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44.第二百四十四章 厉鬼蝶舞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在曲轻歌将鬼麒麟采集完毕之时, 凌珩与柳溪宇二人也从岩浆底部飞了上来,二人走到曲轻歌面前, 也不理地上那整整齐齐分类号的鬼麒麟尸身, 凌珩径直对着曲轻歌说道:“你的升龙令给我一下。”

    “要干什么?”曲轻歌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地将自己的升龙令递给凌珩。

    凌珩伸手接过,然后握着手中一株红火色的灵植便印在令牌背面,瞬间, 令牌之上亮起一道鎏金炫光, 随即又暗淡了下去,变回原样, 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一般。

    可在场之人都是眼力绝佳之辈,自然看得出来那枚升龙令之上的数值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曲轻歌伸手接过凌珩递回来的升龙令, 仔细翻看了一遍,不过是这么短暂的一瞬间, 这枚升龙令之上的积分就长了五千,而曲轻歌的排名也成功从十二名挤到了第十名!

    “这灵宝可增加积分,你便自己留着好了, 给我作甚?”曲轻歌略带埋怨地念道。

    “曲师姐此言差矣,我等可入得此内, 乃是曲轻歌之攻, 区区获得灵宝之积分,那自然是该给曲师姐的。待到下次, 若是用得我的升龙令所开启的传送门, 内中灵宝之积分, 我是说什么都得要的。”

    凌珩还未出言,柳溪宇反到是先劝说起了曲轻歌,曲轻歌本也就是随口一说,既然柳溪宇如此言语,她便也不再多言,但自此上三人便约定好,以后用谁的升龙令开启的传送门,为弥补其损失,所得灵宝可增加的积分都给他,无力多少。

    初步确定好积分的分配方案之后,他们才有心情继续查看起了此次收获所得,曲轻歌精修炼丹,自然是三人之中最会辨认灵植之人,虽然凌珩手上的灵植名气大到就算她不说,其他人也能认得出来。

    此物乃是修真界内大名鼎鼎的可生死人肉白骨,具有逆天治愈之效的十阶圣宝——九灵仙芝!

    九灵仙芝属火,生长于炽热岩浆壁之上,其周围除了守护灵兽,还有一朵伴生异火,名为九灵赤火。

    九灵赤火因为是十阶灵药的伴生异火,所以其火焰内也附带上了浓郁的药性,用此异火来炼丹,不仅能提高丹药药性,还能增加炼丹成功率,且不论是何种异火,都附带有强大的攻击性,修真界内每一位丹修都对其梦寐以求、渴望不已。

    很明显,曲轻歌看着九灵赤火的目光之中带上了几分渴望,在场之中就她一个学炼丹的,此火对于她的作用与吸引力当然是最大的。

    “此异火可否让于我?我可以用其他灵植、灵器或者灵石与你们换。”他们一起合作所得的收获一开始都是说好了三人平分,凌珩那边倒是无所谓,曲轻歌若是要,他肯定会给,所以这句活曲轻歌主要是说给柳溪宇听的。

    柳溪宇也明白这一点,心中思量了一番,他虽然也对此蕴含药性的异火有些心动,但那不过是见到宝物的自然喜爱而已,并非非它不可,既然如此,他反到不如那此跟曲轻歌换取自身更为需要的灵物来得划算。

    打定主意,柳溪宇便对着曲轻歌点头道:“可以,只是不知曲师姐有无八品之上的练阵灵材,或者是关于阵法的书籍。”

    “我这里有几个上古大型法阵的拓印玉简,还有赤精磁、万金晶、天外陨铁、万年珊瑚、万年珍珠、万年海蚌壳……等八品练阵灵材,至于关于阵法的书籍,那些品质不高,柳师弟你应该也是看不上的,我便不拿出来献丑了。”

    曲轻歌回想了一番自己身上有的,符合柳溪宇要求的东西,一一报出来给他选择。

    不得不说,听完从曲轻歌口中被一件件报出名称的灵宝之名后,即便是柳溪宇自认见多识广,也不得不微微咂舌,看着曲轻歌的目光顿时跟看一座移动宝库也差不多了。

    不过几近纠结之后,柳溪宇还是决定要那上古阵法的拓印玉简,就跟曲轻歌相比于九灵仙芝,更想要更加适合她的伴生异火一般,柳溪宇也是更加渴望能对他的阵法之道有所提升的上古大阵。

    最后两人达成协议,因为在战龙渊之内物品拿不出来,曲轻歌便先与柳溪宇口头约定,等出了战龙渊,她再将玉简交给他。

    至于那柱九灵仙芝,三人有志一同地让曲轻歌将其暂且冰封起来,等到出了战龙渊之后,再行特殊处理之后分成三等份,三人均分。

    灵芝类的灵药,与其他灵药相比较起来,最为特殊的便是其药力分布的均衡性,不像其他灵药若是被伤了分毫或者短缺了那一部分,便会损毁其药性,灵芝类灵药只要经过一定的处理之后,便可以随意切成各种大小的若干份,并不影响其药性的。

    分完赃…不,分配完此次所得收获之后,曲轻歌三人便出了此地,前往下一个标注着宝物所在地的地方出发。

    在发现了在其中获得的灵宝也可用来增加升龙令上的积分之后,柳溪宇便与曲轻歌他们商量着重新规划了一条路线,此路线比之前一条更加弯曲了一些,多饶了几个弯,去也涵盖了更多的宝物所在地。

    未免被人抢先,他们还不约而同地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很快便来到了下一个地点,还是同样的空荡荡的密室,还是同样的升龙令凹洞,这次轮到柳溪宇将自身的升龙令按在上面。

    三人熟门熟路地进入传送门之内,迎面而来的便是一阵脂粉香气,紧接着耳边一声声娇媚的轻笑声响起。

    精致的亭台阁楼,奢华的装饰,漫天的红罗飘带,轻纱漫舞,伴随着各色男男女女的暧/昧调笑声,好一派极乐放纵之景。

    “哎哟,三位爷怎地来得如此晚,快随奴家前来就坐吧,蝶舞姑娘就该上台了。”热情迎接上来的老鸨脸上画着浓艳的妆容,一脸热情的媚笑着凑了上来。

    “爷有点事耽误了,少废话,赶紧带我们上楼,免得错过了蝶舞姑娘的表演。”

    曲轻歌感到自己不受控制地说出了此话,可那音色明明还是她身为女子时的娇软,并未有什么刻意的改变,但是那老鸨就像是没听出来一般,一脸赔笑地对着曲轻歌他们说道:“是奴家的不是,是奴家的不是,三位爷请随奴家上楼吧。”

    老鸨亲自带着曲轻歌三人上了二楼雅间,请他们就坐。

    身躯无法自控,曲轻歌三人只能被动地随着那老鸨的牵引,坐入席中,他们想要转头看一眼对方,却动弹不得,心中忌惮心起,暗中试探起了体内的灵力,待感应到那潺潺如溪流般的暖意之后,才稍微安心了一点。

    既然能动用灵力,那自然就可施展传音入密之术,“想看看怎么回事。”曲轻歌的嗓音在其他二人的耳边响起。

    “嗯。”凌珩淡声回应,他的指尖稍微动了动,一缕剑气悄悄地缠绕其上。

    台下灯光一暗,各种谈笑声也随之安静了下来,紧接着靡靡之音奏起,绚丽精致的花型灯笼一一亮起,凌空飘下几条大红绫罗,其上缠绕着一位身着大红秀金莲抹胸舞裙的绝色女子。

    女子轻巧落于舞台之上,随着幽幽音曲,优美地舒展起了柔美的身姿,她一脚抬起,清脆的铃铛声响起,薄纱裙摆向下滑落,露出了底下一节白嫩的小腿,与裸足之上所带的金色铃铛。

    她轻灵地踩着舞点,在台上跳起来了魅惑之舞,所有观众均看得如痴如醉,有人连手中酒盏掉了,美酒洒落一地都不自知。

    凌珩突然站了起来,拍了几下手,似乎是在鼓掌,可他张了张口,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曲轻歌注意到他身躯有些微微的颤斗,他似乎正在拼命抵抗着那股操控力。

    为何要如此抗拒?

    这个问题还没在曲轻歌脑中转几圈,她就见凌珩突然放松下身躯,又坐了回去,而身旁的柳溪宇却站了起来,鼓了几下掌,扬声喝彩赞扬了那跳舞女子几句,紧接着态度傲慢道:“此女我今夜包了,妈妈记得让她洗干净一点,送进我房间内。”

    “好的柳爷,奴家一定将一位干干净净的蝶舞姑娘送上您的床榻之上。”那老鸨似乎是已经预感到自家商品今晚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了,脸上的笑意幅度大得粉都要掉了。

    曲轻歌感觉自己瞬间得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她猛地转头瞪向凌珩,却见凌珩正一脸淡然地回望着她,不知为何,曲轻歌竟从那张清冷的俊脸上看出了几分无辜委屈之色。

    心中的火气顿消,想着他不也没被控制着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曲轻歌顿感自己无理取闹,又转头继续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了。

    在柳溪宇不由自主地说出想要那舞女之后,又有几位富商模样的中年男子不悦地站了起来,表明想要包下蝶舞,几人因为一言不和,顿时争闹了起来。

    正吵闹中,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响起,紧接着原本还在台上旁若无人地舞动的蝶舞身上突然燃起了幽蓝色的鬼火,她惨叫着,疯狂挣扎地在舞台上翻滚不休,周围的绸带都被她身上的鬼火点燃,整个舞台顿时燃烧了起来。

    人群顿时混乱起来,他们慌张地到处逃窜,意图远离那可怕的火焰,有几位靠得近的,身上溅上了几点火苗,顿时也落得跟台上的蝶舞一个下场,周身燃起烈火,惨烈的叫声四处响起。

    曲轻歌三人所在的雅间似乎变成了一个隔绝地带,整座花楼都被鬼火点燃了,唯独他们这里还是一片洁净,一丝丝火苗的影子都见不到。

    时间如同被按下了快进键一般,周围的一切人事物景象突然加快变化。

    曲轻歌他们就那么坐在被按下了暂停键的雅间内,冷眼地看着,看着原本繁华精致的花楼变为了一栋焦黑的荒废之地,看着官府的衙役前来收拾走了地上的尸骨,唯独台上那具焦黑丑陋的女尸无人敢去触碰,怕沾染上什么污秽之物。

    从他们的交谈间,他们知道了外界在传闻那生燃鬼火而死去的蝶舞姑娘是遇上了什么厉鬼索命,肯定是做了什么孽事,才会遭此报应。

    此地从原本的烟柳繁华之地,变为了鬼煞之所,再也无人胆敢踏足一份。

    虚空中一道穿着残破红衣的焦黑身影一直在不断地舞动,断断续续的嘶哑歌声从她口中传出,竟是说不出的诡异恐怖,真真是应了那句鬼煞之地的传闻。

    十年时光转眼即逝,那蝶舞所化的女鬼就一直徘徊在荒芜的花楼之内,一直地舞动,一直地歌唱,歌声中断断续续地诉说着她的悲惨往事。

    “千金娇躯,家道中落,流落烟尘,沦为舞妓,一遭献舞,倾国倾城,小鬼作祟,鬼炎燃身,死于非命,凄凄凉凉,转眼百年,独落成鬼……你们说,到底谁是凶手?”

    她唱到最后,突然抬起了被火燃烧到融化得不成人样的双眼,充满怨恨疑惑地直直盯着曲轻歌三人。

    “谁是凶手?你自己不是心中有数吗?”曲轻歌一手撑在侧脸,神色冷漠地反问道。

    蝶舞一楞,随即又恍恍惚惚地跳了起来,幽幽怨怨的嘶哑歌声再次响起,“佳人绝色,贵人爱慕,小鬼心妒,引来鬼火,焚烧佳人,毁其容貌,烧其皮肉,夺其性命,坏其名声!”

    “啊啊啊啊啊……好疼,好烫,为什么要烧我,为什么要烧我!好疼啊啊啊啊……”唱到最后,蝶舞突然浑身激动地颤抖了起来,她痛苦地抱紧自己,凄厉的惨叫声不断地响起,陷入了疯魔之中。

    “为……为什么?”她茫然地抬起了头,双眼中流出了血泪,泪水滴落在地面之上,燃起了黑色的火焰,蝶舞却还不知自,她口中张张合合,缓缓地说出了那个身份令人震惊的凶手:“我是你……”

    “亲姐姐啊啊啊啊啊……”一声凌天的愤怒尖叫,一股黑雾突然将蝶衣包裹起来,她化为了一只周身焦黑的狰狞厉鬼,浓浓的烟雾从她身上冒出,从那各处的龟裂之中,还隐隐能看出道道汹涌的火焰从中冒出。

    厉鬼暴怒地尖叫声,庞大的身躯撑破了残破的花楼,手脚并用地向着某个方向快速爬去,凡是她所过之地,均被她粗暴地毁坏,燃起熊熊烈火。

    “追上去!”在蝶舞变成厉鬼离开后,曲轻歌他们身上的禁锢就消失了,他们三人猛地站了起来,御剑追着蝶舞爬出去的方向追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