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36.第二百三十六章 无炉炼丹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脚下的通道寸寸尽碎, 若是不跑快一点,就会掉入那无底的深渊之中,所以曲轻歌只能拼命往前奔跑, 快一点!快一点!再快一点!

    眼前的通道渐渐缩短,后面的通道渐渐消失, 终于!在最后一脚踏出之时,曲轻歌脚下用力一蹬, 整个人飞扑出去,穿过尽头的入口,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眼前的黑暗瞬间散去, 周围一亮,她下意识地闭了闭眼睛,缓和了一下被日光刺痛的双眼,耳边突然听到一股劲风传来,曲轻歌当即就地一滚,躲开了向着自己袭来的几支凌厉的箭矢。

    双眼尚未睁开,她就凭着感知, 抬手一甩, 隐藏在衣袖之中的匕首瞬息间飞射而出, 随着一声闷哼, 一道灰色的身影从一旁的草丛之中闪身而出, 他拧眉拔出刺入自己右肩的匕首, 随手丢开, 看着曲轻歌的眼中划过一丝忌惮之意, 不敢恋战,匆忙转身离开。

    可惜,刚来到此地便被偷袭了的曲轻歌可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偷袭自己之人。

    她甚至连重剑都没抽出来,直接用冰系灵力在手中凝结出一把冰雕大弓,利落地拉弓搭箭,对准那道仓皇而逃的身影,指尖力道一松。

    尖锐的冰晶箭矢就带着破空之势,凌厉迅速地向着那道身影直射而去,那人身形一动,似乎想躲开,可周身却被曲轻歌元婴期的契机所锁定,竟然身形一顿,一时间动弹不得,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寒冷的箭矢穿透他的心口,将他一招击毙!

    几个跳跃起落间,曲轻歌就来到了此人身旁,蹲下身从他身上拿走了他的升龙令,扣在自己的令牌之上,顿时上面原本的一就变为了十九。

    “这算是开门红吗?”她低笑一声,眼睁睁看着那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原地,倒也没去搜人家的储物宝具,因为明白根本搜不出什么东西的。

    可能是因为元神进入,现实中的物品带不进来,所以凡是进入战龙渊的修士们身上的储物宝具都暂时失效了,其中的物品根本取不出来。

    身上除了一身修为、本身所带之物:如原本就穿在身上的衣裳与像曲轻歌一般随身隐藏在身上的匕首等物,与蕴养在丹田之内的本命法宝之外,根本无任何其他可用之物。

    不过……

    “我的系统背包倒是能打开,是因为系统与我的灵魂融合了的关系吗?”曲轻歌尝试着打来了一下系统背包,从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垂眸看着手中小巧的白瓷药瓶,转手将药瓶收入了衣襟之中,却是没有再收回系统背包里了。

    “此地既然是考核之所,那定然有监考官,我还是与其他参考之人一样,装作无法动用储物用具吧!别随意乱用系统背包了,省得被人怀疑上什么。”

    曲轻歌所料不错,在战龙渊之外,有一处站满了人的巨大山谷,山谷上空密密麻麻地显出了许多镜面,那些镜面之中的画面正是诸位正在战龙渊之内参与竞争的修士们各自争斗的景象。

    其中在某个小小的角落里,正好显示出了曲轻歌刚刚击杀偷袭者的一幕,有几位注意到这一幕的人看完之后不由得嗤笑出声。

    “那小子可真大胆,一个筑基巅峰去偷袭人家元婴后期,不要命了这是?”

    “这不是已经没命了?”

    “哈哈哈哈……也是,他似乎快出来了,等会看我们怎么取笑他。”

    “你可别太过了,小心被打。”

    “开开玩笑而已嘛,他又不是开不起玩笑之人。”

    “咦?那位元婴前辈似乎开始采摘起了灵药?这是要作何事?”正当其他人还在说笑中,有一位少年修士却注意到了镜面中曲轻歌的举动,不由得惊疑出声。

    “这还要问吗?战龙渊之内无法打开储物宝具,那存在其中的药物自然也拿不出来,若是没了救命之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可就要越发凶险几分了。”他身旁的同伴,不在意地扫了一眼,随口回答道。

    “哦,一时没想到。”少年修士挠了挠后脑勺,憨憨地笑了起来,那稚嫩的脸庞此时瞧着略显傻气,惹得他的同伴们也一齐失笑起来。

    曲轻歌此时确实正在采药,她既然决定了不暴露系统背包,自然就会坚持到底,索性她精修炼丹之术,而这战龙渊之内遍地都是各种奇花异草,随意采摘都能采到几株三四阶的灵药。

    凑一凑正好能练制几炉高级回春丹,应付一下不怎么重的伤势也尽够了,即便是受了重伤,吃下一颗,也能暂时缓缓。

    当然,除了回春丹,曲轻歌还打算多练制一些别的丹药,以备不时之需。

    花费了大半日的时光,找齐了不少灵药,曲轻歌直起身左右看看,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包裹住这些灵药的东西,无奈之下只能直接自己用冰系灵力制造出一个冰箱,将这些灵药全都塞进去,以保存其中的灵力不会流失地太快。

    但是,曲轻歌低头看看几乎有自己腰间高的冰箱,这么大个箱子怎么拿?

    眼珠子一转,她双眸瞬间一亮,随即手心之中出现了一团水球,水球逐渐变大,却不是因为其中的水分增加了,而是中心逐渐出现了中空之地,随着水球的逐渐变大,最后一颗拳头大小的水球化为了一颗巨大的泡泡。

    泡泡在曲轻歌的操纵之下,缓缓地将地上的冰箱包裹入其中,然后慢慢地悬浮了起来,从中延伸出一条水丝,系在曲轻歌的手腕之上,被她轻易地牵引着走。

    “这也行,好想法!”镜面之外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出言赞叹道。

    那进入战龙渊之内的修士们所遇到的第一件麻烦事不是来自于其他修士的袭击,而是如何装运物品,原本习惯了随身有个储物宝具的人,如今一时没了这个方便的宝物,行动间的不方便之处便体现了出来,令人烦恼不已。

    曲轻歌找了一处隐蔽的山洞,在洞口周围探索了一番,直到确认这是个废弃的人造山洞之后,才放行地踏入其中,山洞里头有些简易的石头桌椅,不过全都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灰。

    这点小问题不过是一道除尘术的事,在将山洞内部变得整洁干净之后,曲轻歌便将封存着灵药的冰箱放置在石桌之上,自己随意找了一张石椅坐下,开始分拣起了等会需要练制的灵药。

    在曲轻歌分拣灵药之时,她的身侧出现了两道修长的身影,正是擎天尊上与景晨尊上。

    “轻歌,先将制作符纸的木灵草分拣出来。”擎天温和地指点道。

    “好。”曲轻歌从一大堆胡乱堆在一起的草药中细细分拣出木灵草,在此过程中,她也将其他的灵药分拣归类了一大半,等木灵草全都分拣完了,她的身旁也堆积出一小堆木灵草了。

    无需擎天尊上多言,曲轻歌便自行将掐诀,利用控物术将木灵草根须之上所沾染的灰尘抖落干净,随即心念一动,庞大的神识汹涌而出,将所有木灵草全都包裹起来,进行第二次清理。

    待每一株木灵草之上都被清理地干干净净之后,曲轻歌用神识将散开的木灵草全都集聚在一起,伸手对着那一大团木灵草做出抓握的手势。

    随着她的手势,一双虚无的大掌将所有木灵草笼罩起来,用力挤压,捏碎成浆,经过反复地揉搓之后,所有的木灵草都被压榨成细细的木浆,曲轻歌一手托着那木浆团,一手并指成剑,就地取材,从山洞内的石壁之上削出几块四方平整的石板,然后将木浆均匀地抹在上面。

    最后将几块刷着木浆的石板放在山洞的通风口处,等待它的自然风干。

    而她则从丹田之内引出毒系丹火,利用神识将所有灵药一一处理妥当之后,再按照顺序投入其中,因为没有炼丹炉,所以曲轻歌只能将药材全部丢入丹火之中直接练制。

    这样火焰与药材直接接触的练制办法,对于火候的控制尤为重要,一不小心过热了,所有药材都得被烧成飞灰,这是曲轻歌第一次用这种办法炼药,经验不足,心底有些没底,所以不得不求助景晨尊上出来相助。

    “温度再小七度半……低了,回升一度半……放琼浆……立即降低温度!”景晨专注地指点着曲轻歌,曲轻歌也认真地按着师尊的指点来炼药,精神专注到连额际被高温闷出的热汗不知不觉地滑到了下巴处,滴落在衣襟之上都不知道。

    等到一场紧张无比的无炉练丹成功结束之后,曲轻歌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时她才发觉身前的衣襟早已被汗水湿透,顺手给自己施了一个清洁术,周身就又变得清爽舒适了。

    “不错,第一次尝试无炉炼丹便能成功,无论练制而出的丹药品质如何,你都做得很好了。”景晨并不吝啬于对曲轻歌的夸奖,弟子做得好,他欣慰之下自然高兴。

    “景晨师尊过奖了。”曲轻歌笑了笑,心底对于自己此次练出的丹药品质并不满意。

    高级回春丹满炉是九粒,结果此时出现在曲轻歌掌心之中的丹药只有两粒,还全都是三阶下品丹药,这种杂质过多的丹药曲轻歌自己是绝对不会入口的,所以也只能作废丹处理了。

    “你可以先存着,此地不会练制丹药的修士必定不少,届时你能看看可不可以拿这些丹药与他们换取一些积分。”见曲轻歌想将那两颗下品丹捏碎销毁,景晨连忙出言打断道。

    “这种劣质品,他们会要?”曲轻歌疑惑反问。

    “你这倒是饱汉不知饥汉饿了。”一旁的擎天见曲轻歌一脸想不通的模样,不由得摇头失笑,弄得曲轻歌更加一头雾水,见此,他不由得出言为这个从不为各种修炼资源烦恼过的小弟子解释道:

    “若是平常之时,他们身上大把的灵药灵丹,实在不行还有灵石能买到好的丹药,确实看不上你这两颗下品疗伤丹药。可如今他们在此地自身所带之药能看不能拿出来用,自身又不会练制,遇到险境受伤之时无法自行快速恢复伤势,到那时为了活命,他们可就别无选择了。别说是你这下品丹,就算是不入品的半废丹,他们也得乖乖地吞下去。”

    曲轻歌恍然大悟,富裕太久了,还真忘了贫穷时的感觉了,虽然因为有系统这个灵石大胃王在,她常常觉得自己很穷,可从她入了凌云宗之后,也确实从未短缺过什么修炼资源,这一切还是多亏了宗门的看重。

    手中的低级丹药既然不能丢,那就该好好地保存起来了,同样的,曲轻歌用冰凝结出一个小药瓶,见两颗丹药丢进去,然后盘膝打坐入定,细细地在脑海中归纳总结自身方才练制丹药之时的错处。

    如此一回想之后才发现,她的练制手法简直错漏百出,生疏无比,若非有着景晨师尊的从旁指导,她这一次的练制,别说是下品丹了,可能连颗废丹都练制不出。

    总结归纳了炼丹经验之后,曲轻歌才重振精神,再次开始了自己的炼丹之旅。

    一连三日,曲轻歌完全无心出去狩猎他人,一心沉迷于炼丹之中,直到她所采摘的那一堆灵药被她给消耗完了之后,她才肯罢休,一大堆的药材,最终练制而出的丹药一双手就能捧满了,看着手边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冰晶药瓶,曲轻歌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成就感。

    “行了,别傻乐了,赶紧将丹药收好,你的符纸也差不多能用了,接下来该开始绘符了。”景晨优雅轻笑着用手中的折扇敲了敲曲轻歌的头,随即对着擎天点了点头打过招呼之后,就闪身回到曲轻歌识海之内了。

    接下来就是擎天的教学主场了,曲轻歌在擎天师尊的指导下,将风干后变成符纸胚胎的木浆纸切割成一片片大小相等的长条形,这便是制作好的空白符纸了。

    符纸不同于宣纸雪白、平滑,略微带着粗糙质感的纸张有些泛黄,却能很好地锁住附属在上头的灵气。

    几块石板之上的纸张切好后合在一起,差不多有一刀多一点点,也就是一百多张,足够曲轻歌绘制许多实用的符篆了,其中的储物符,就是如今的曲轻歌最为急需的。

    储物符乃是五品中级符篆,曲轻歌还未学会,如今想要自行绘制,只能现学现画了,这也是擎天要跟在曲轻歌身旁指点的原因。

    “轻歌,你看好我的手势。”无需符笔,也无需符纸,更无需灵墨,擎天直接伸指成笔,以灵为墨,以天为纸,在虚空之中凌空绘符,一道道金色的符纹随着他的绘制,而逐渐出现在曲轻歌的面前,构成一张完整的储物符。

    曲轻歌专注地看着擎天师尊的动作,手中也不自觉跟着他的手势比划起来,隐隐有一丝细细的水流跟着构成一道符文,可惜还未成型,便已经因为失败而消散了。

    “很好,继续联系。”转目见到曲轻歌手头上的动作,擎天满意地点了点头,催促着让曲轻歌继续着刚才的画水练习,直到曲轻歌练得熟悉了,他才允许曲轻歌动手在符纸之上绘画符篆。

    曲轻歌手头上只有符纸,没有符笔与墨水,很显然,她无法做到像擎天那样什么都不需要,所以事到如此,她也只能无奈地出去山洞一趟,随意找了一只妖兔狩猎了取血取毛,当场表演制作符笔与墨水。

    看得山谷之中的人叹为观止,“这位女修好生厉害,无炉炼丹也就算了,居然还会自己制作符纸符笔!”

    “确实厉害,有了炼丹与制符两项技艺傍身,她在战龙渊之内的日子势必会好过不少。”一旁的一位老者轻抚这白须昂首赞同道。

    “光会炼丹与制符能有什么用?别忘了战龙渊之内可是靠实力取胜,这种旁门之道,不过是一时方便罢了,等试炼到了后期,她遇上那几位天骄,届时才知自身浅薄。”另一边的一位年轻女子不屑说道。

    “……”老者淡笑不语,反正他是看好这位女修的,试炼最后的结果如何,等时候到了,自然会见分晓。

    其实这镜面看似将里头之人毫不保留地全部都暴露在山谷众人的眼中,实际上还是为在战龙渊内的试炼之人留下了些隐私的,譬如曲轻歌在炼丹之时,因炼丹之术的私人传承性,所以镜面之上的画面会变得非常模糊。

    外头之人只能看得出曲轻歌在炼丹,透过那模糊的画面再结合战龙渊之内的情况,也能大概猜得出她是在无炉炼丹,可具体的练制细节,就看不清了。

    而景晨与擎天两位尊上不过是一缕分神,只要他们愿意,除了曲轻歌之外,其他修为不如他们之人自然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所以倒是无人得知曲轻歌在炼丹绘符的过程中,居然还有人专门地从旁指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