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35.第二百三十五章 失恋的监考官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既然三位贵客都如此想要我们妩月姑娘, 那么就照着先前选姑娘的规则,价高者得吧。”艳娘眼珠子一转, 给出了这么一个提议。

    “好。”楼上雅间之内的那位王爷扬声叫到,他一把掀开雅间的珠帘, 从里面走了出来, 低头俯视着底下的情景, 专注的目光却并非落在妩月姑娘或者艳娘身上,而是对准了曲轻歌。

    曲轻歌皱了皱眉, 她不喜被人如此放肆地盯着看, 可如今事关核心弟子考核之大事,她只能暂且忍下,思量了一番自己储物戒之内所存的金银, 估摸着自己并不差钱,也随之点了点头,应下这个提议:“可。”

    在场之中只有欧康脸色并不好看, 他身上倒是有钱,可那是修士们的灵石,哪里来的世俗界的银两?

    “我可否用其他值钱之物代替银两?”他忍着窘迫, 涨红了脸, 转身对着艳娘询问道。

    “这……”艳娘犹豫了一番, 想到欧龙尊上赐予她的诸多灵宝, 有心想帮助欧康, 正想答应却又犹豫地看了一眼曲轻歌的方向, 明显对她有些惧怕。

    “怎么?莫非我身上之物还不能值你一点银钱?”欧康不知从何处拿出可一颗成年男子拳头大的千年夜明珠, 璀璨的宝光几乎晃花了在场之人的眼,众人对于他身无分文的说法又转换了一个看法。

    这就是那种从小到大锦衣玉食,不知银钱为何物的娇贵大少爷吧,难怪身上无半两银钱,因为人家需要什么都有人双手送上,根本不需要啊!

    曲轻歌见到这一幕越发不悦地蹙眉,对于被拖延了那么久的时间已经感到很不虞了,她隐藏在衣袖之下的掌心握了握,隐约的按压骨骼声响起,似乎已经按耐不住,想动手了。

    “丫头,随你心意做事,无需担心什么,我能保得住你。”正隐忍期间,识海中突然想起牧野尊上的声音,曲轻歌紧绷的背脊突然松了下来,唇边隐隐透出一抹笑意。

    “我知道了,谢谢牧野师尊。”她含着轻松笑意的声音回答道。

    众所周知,凌云宗的开山祖师有一只本命灵兽名唤牧野,而这位开山祖师可不仅仅是泉宇界的开山祖师,而是整个三千界内的所有凌云宗,包括主宗在内的开山祖师!

    有了牧野发话,曲轻歌还需要忌惮什么吗?!

    周身压抑的气势打开,汹涌可怖的血铁威压如泰山一般,沉重地笼罩在艳娘身上,差点没将她给压趴下,脸色瞬间惨白,汗水淋漓而下,喉间似乎还能感应到一股腥甜,这下子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们飘香阁就是一家青楼,可不是当铺。”面对着欧康隐含威胁的眼神,艳娘强撑着讪笑着婉拒道,她身上可还压着曲轻歌的威压呢,怎么可能敢乱来?

    如今她可是看明白了,曲轻歌是在场之中实力最强之人,只要她愿意,就算是强行抢人他们也阻拦不住,而欧康这个二世祖背后的靠山可没有在这个专门用来考核的小世界里。

    天高皇帝远的,曲轻歌要是真狠心对他们做了些什么,他欧龙尊上也赶不及过来相救,届时她艳娘的小命谁来保证?

    而且能参加此次考核之人哪一个身后没点靠山的?说不得眼前这位脸生的女弟子背后就站着一尊大佛呢!

    “你给我等着,哼!”面对周围如蝼蚁般的人们指指点点的目光,欧康这个心高气傲的大少爷再也忍不住,对着曲轻歌与艳娘放了一句狠话之后,便拂袖离去。

    “现在,你知道该如何判定了?”曲轻歌最后向着艳娘问道,那令艳娘感到针扎一般刺痛感的威压逐渐加大,让她知道曲轻歌已经忍耐到极限了,若是她再不能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复,曲轻歌将会不再顾忌,直接动手了。

    “自然是歌儿姑娘赢得了没人归,妩月还不快带着歌儿姑娘去你闺房。”艳娘连忙挂上讨好的笑意,对着将妩月直接退给曲轻歌,打算赶紧送走这个煞神了。

    可惜,今天不知是不是曲轻歌点背,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人来打断她的好事。

    “等等,先前说好的价高者得,怎么还未开始竞价呢?这人就走了!莫非你们是在戏弄本王不成?”

    那楼上的王爷见原本说好的以银钱拍那妩月姑娘的事就这么黄了,这事他倒不怎么在意,反正他也对那姑娘没什么行去,反而那位令他所感兴趣的女子即将离开,让他心怀不甘之下连忙出言将他们叫住。

    “然后呢?”曲轻歌冷着脸抬头看着那出言叫住她们的人,原本天生娇软的嗓音此时冷若冰霜,几乎要将人冻结成冰。

    事实上她脚下的那一小片地区真的开始结冰了!!!

    艳娘神色一变,快走几步上前用自己的裙摆挡住地上的薄冰,仰头笑着对着那位王爷说道:“方才是艳娘的不是,一时听差了,先前确实是这位姑娘先说出的香味,所以胜者该是她才对。”

    “本王可不管什么胜者不胜者的,这妩月姑娘让给歌儿姑娘也无妨,不过……在下对歌儿姑娘一件倾心,还请歌儿姑娘给本王一个倾慕佳人的机会。”

    那王爷看着曲轻歌的目光是一片极为专注的绵绵情意,缱绻动人,他长得俊秀风流,又是个王爷,周身气度不凡,若是换成个普通女子被如此表白,哪怕一时间没喜欢上他,也是忍不住脸红心跳,心神动摇的。

    可惜,曲轻歌偏偏就不是那个普通女子,“我已经有家室了。”

    一句冷漠至极的无情话语,直接将那位王爷给打击成石头,连底下的人都散了还没回过神来。

    “王爷……王爷……”他身旁的随从小心翼翼地推了推他,见他还没回过神来,不由得无奈地唤了个称呼:“尊者,尊者,靖安尊者,您没事吧?”

    “啊?哦!本王没事,本王没事,不过就是心碎了而已,能有什么事呢?”靖安尊者恍恍惚惚地摆了摆手,一手捂住心口作西施捧心状,觉得自己已经心痛得不能动心了。

    没想到自己三百多年来的第一次动心,居然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心疼,好疼,非常疼!

    “尊者您先别忙着心疼,先决定一下这以权谋私的艳娘该如何处置?”靖安尊者只想一个人静静,可惜他的随从却不能容许他继续哀悼自身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的初恋,硬要他对于接下来的人员处罚给出个章程来。

    其实随从心底也是很崩溃的,碰上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主监考官,整场考核他所操心的事比主监考官的还要多,天底下有哪一个副监考官做得像他一样惨的吗?

    “艳娘按宗门规矩处置就好,欧康取消参考资格,直接淘汰!至于欧龙尊上的作为……你整理整理,送到宗主案头吧。好了,无事你便退下吧,本尊要安抚安抚自己受伤的小心灵。”靖安摆了摆手,一脸虚弱地依靠在阁楼栏杆之上。

    看得一旁的副监考官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进了辣椒一般,火辣辣地疼,一位堂堂大好男儿,偏偏要做出一副娇弱样,谁受得了?

    “哦。”他冷漠脸应了一声,然后就退下处理事务去了。

    他发誓,他以后绝对不要再来做监考官了,不论正副!

    不知这边所发生的奇葩事,曲轻歌跟着妩月缓缓来到她的闺房之内,推开屋门,迎面所见的便是一个等身的巨大镜面,妩月回身对着曲轻歌柔柔地行了一礼,低声道:“此镜便是最后一关的考核入口,曲师叔拿着此令牌进入其中便可。”

    “这令牌是做什么用的?”曲轻歌接过妩月递过来的一枚铜制令牌,垂眸打量了几眼,见那令牌之上竟是刻画着腾龙之纹,中间空白处写着一个小小的‘壹’字。

    “此乃升龙令,师叔进入战龙渊之后,不论遇见何人,不论是敌是友,不论是否为同门之人,只需直接动手直接将其抹杀便可掠夺其手中令牌之上的积分,积分越高者……弟子只能说到此了,余下之路,还请曲师叔自行探索。”

    妩月轻柔地为曲轻歌讲解到一半,似乎被什么东西警告了一般,话语顿了顿,随即对着曲轻歌歉意地行了一礼,侧身向着镜面做出邀请之势,等着曲轻歌自行进入其中。

    “多谢你。”得到这一点提示已经够了,曲轻歌对着妩月感激地点头致意,随意迈步踏入那镜面之中,耳后似乎还能听得到妩月的最后一声叮嘱,眼前却早已换了一个世界。

    “战龙渊乃是元神进入其中,曲师叔无需担心自身性命之危!”

    咂摸着妩月最后的一句话语,曲轻歌心道这战龙渊与鲛人族的传承异世界倒是相似,均是一处只能让元神进入的历练之所。

    进入镜面通道之后,周围视线一暗,眼前只有一条金色的光道联通着对面的世界,后面的镜门已经消失不见了,曲轻歌别无选择,只能试探性地往前走了几步。

    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什么不对的,曲轻歌转头一看,瞳孔瞬间一缩,随即脚下下意识地迈开大步,加速跑动起来,向着前方狂奔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