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34.第二百三十四章 撞破黑幕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凭借着敏锐的嗅觉, 曲轻歌可以轻易地辨认出来第一位姑娘身上的主香是白芷,副香之中有月麟香与丁香, 刚好是由三味香料根据不同的比例配对而成。

    待那女子跳完舞,向着台下行了一礼,抬起清丽的眉眼,柔声问道:“不知哪位客官可猜出小女子身上之香?”

    “是……茴香!”

    “不对,是白芷、丁香还有有一味是什么?”

    “本公子对香无甚研究, 可对姑娘家的研究挺多的,不如姑娘直接报个价, 今夜本公子包了你如何?”

    ……

    台下的众人纷纷兴高采烈地研究起了香味来, 有的人胡乱猜测, 企图能蒙混对,有的人则认真辨认, 还有人懒得认, 财大气粗地打算直接砸钱了。

    曲轻歌在辨认出这一位姑娘身上的香气之后,便立马封闭了自己的嗅觉了, 鼻尖的气味一散去,她被浓烈的香气弄得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 喝了口茶缓了缓心神, 左右看了看。

    她周围那另外五位参与考核者,如今已经有两位与她一样神色放松,另外三位还紧紧地绷着, 抿了抿唇, 压下溢到唇边的笑意, 转头认真地看着台上,假装自己很正经。

    不过曲轻歌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身旁的人却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她,感觉到左袖被人扯了扯,曲轻歌转头一望,却是坐在她身旁的一位青年男子苦着一张娃娃脸,犹豫地看着她:“这位……师姐。”

    在对于曲轻歌的称呼上,他纠结了一下,曲轻歌骨龄比他还小上个三十几年,可修为却比他高一小阶,犹豫了一番,最终为示尊重,他还是以修为论辈分,直接称呼曲轻歌为师姐:“在下名唤柳溪宇。”

    “曲轻歌。”曲轻歌也礼貌地点头回应,她看着柳溪宇被浓烈香气折磨得有些扭曲的面容,对于他的来意大概有个猜测了。

    果不其然,柳溪宇可能是觉得曲轻歌比较好说话,随即挠挠头,略微几分不好意思地询问道:“不知师姐可否将那女子身上是何香味告知与在下,在下……一心沉迷阵道,倒是疏忽了对于药草的辨认功课。”

    曲轻歌心下略感意外,没想到这人还真的不认识这些香料!

    熏香的香料很多都是能入药的,所以一般在修士们初学炼丹之道时,就一定会接触到,曲轻歌更不必说,她是精修炼丹的,对于香气的辨认只会更加灵敏准确,而不会出现像身旁这位仁兄一般,面对各种浓烈香气一脸的懵。

    “我为何帮你?”曲轻歌直接用上了传音之术反问道,两人接下来就仗着传音入密之术,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交流起来了。

    “师姐不知接下来的关卡吧。”柳溪宇语气肯定地说道。

    “……”曲轻歌沉默。

    “莫非师姐的师长们未与你说过考核规则的吗?”柳溪宇之前其实只是猜测,可一看曲轻歌沉默的模样,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几分讶异之色。

    “……”曲轻歌继续沉默,她能说自己是措不及防之下被坑进来的吗?好丢人,才不要说话。

    “此一关说是选香,实则是检测气运,在入此界之时,我们不会得到任何提示,只能靠着自身的本能,随意在此界之内乱逛,而正是因为气运之顾,所以我们能恰好地进入辉月国,恰好地来到辉月国的主城,恰好地遇上飘香阁的选香大会,恰好地能坐在此地,如今最后一个恰好……就看上台的姑娘们中,有没有我们所需要的那一味香了。”

    “那下一关呢?”心知这是一个知内情之人,曲轻歌开始打听起了关于考核的具体信息。

    “下一关,关键就在我们所需的姑娘们身上了,至于具体是考核什么?这就要等着时间的揭晓了,不过我可承诺,师姐帮了师弟这一次,在下一关之内,师弟也愿相助于师姐。”

    这就相当于组队邀请了,虽然曲轻歌不大清楚下一关是什么,但其实猜也能猜得到,之前凌珩便与她说过,主宗考核不外乎考心性、实力、气运,她心性之关已过,气运如今正在考核,这最后一关,可不就是实力了。

    既然是要考实力,如今能多一位同盟者也不错,两个人并肩作战,总比她一个人孤单奋斗要好。

    “白芷、月麟香与丁香。”既然要结盟,曲轻歌也不介意拿出一点诚意来。

    “这个不是我要找之人。”柳溪宇听后,遗憾地摇了摇头。

    第一位姑娘后来被台下的一位公子说中了身上所熏之香,被那公子抱得了美人归,接下来第二位身着鹅黄衣裳的俏丽女子上台,她对着台下灿烂一笑,随即扬声唱了一曲悠扬小调,清丽婉转的歌喉如黄鹂一般,她身上的香气比之方才那位素衣姑娘还要稍微清淡一些,可却多混合了两味香。

    “杜衡、郁金、茴香、水安息、独活。”曲轻歌如实将这五味香料报出来,让柳溪宇悉知。

    柳溪宇还是摇摇头,两人便只能继续等着。

    等到第三位女子上台之上,曲轻歌还没反应呢,他们两人身旁的一个少年突然跳了起来,报了三味香名,将那蓝衣姑娘带走。

    扫了两人离去的身影一眼,哪怕人被领走了,曲轻歌还是照旧报出了那位被领走姑娘身上的香料名称,不曾想柳溪宇听完后遗憾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两味吻合,可惜了,还差一味。”

    这个竟是有多味香气的吗?

    曲轻歌脸上不动声色地假装喝茶,实则是端起茶杯又细细地嗅了一回自己所需要的香,还是只有一味茉莉,并未变过。

    按耐下浮躁的心思,曲轻歌决定静观其变。

    她与柳溪宇一直等到了第十三位姑娘上台,才找到了柳溪宇所需要的那三味香,正是:“玫瑰、月季、甘松。”

    看着柳溪宇兴高采烈的模样,曲轻歌心绪却已经平稳了,并不受影响,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只能说明缘分未到。

    一直轮到最后一位姑娘上台,原本最前头的六人已经只剩下三人了,其中曲轻歌赫然在列,不过好在这最后一位姑娘上台之后,嗅到那股夹杂在十几味复杂香味之中的茉莉香,她心底便安稳了下来。

    “茉莉、木香、迦南香,此人我要了。”

    “安息、和罗、高良姜,此人我要了。”

    “兰花、藿香、乌沉香,此人我要了。”

    三道声音的同时响起,让曲轻歌猛地转头与身旁之人对视起来,至于那另外一道来自于楼上雅间的声音,则被他们二人给一同无视了。

    “是我先报出的香。”曲轻歌与那人对视了一眼,便立即转头向着守候在一旁的艳娘说道。

    艳娘脸色为难,有些举棋不定的样子,也确实,修士听觉灵敏,曲轻歌报香之时其他两人也跟在一起报,在常人听起来似乎是三人一同报的,实则是曲轻歌的声音要快上一线。

    可这点察觉,在场之中的普通人们可是察觉不出的,艳娘也不可能单单凭借曲轻歌的一句话,就将那姑娘给她不是?

    察觉到艳娘的态度摇摆,曲轻歌心中略微一沉,神色也跟着暗沉下来,她冷声开口,声音中不自觉带上几分凛然气势:“说吧,你要如何判定?”

    这似乎是曲轻歌第一次‘仗势欺人’,独属于元婴后期修士的威压被她精细操控着,猛地落在金丹中期的艳娘身上,压得她背后衣裳都被冷汗浸透,可周围的看客们却一个都没察觉到。

    “这……这……”艳娘的神色有些讪讪,她极力维持着自己的身躯不在曲轻歌的威压之下颤抖,小心翼翼地偷瞄了她身侧那位与她一同报出香名,如今脸色隐隐有些难看的男子。

    “你看他做什么,嗯?”

    曲轻歌的威压这次连带着也落在了她身侧的男子身上,同一个大阶之中的威压压制虽然没那么严重,可曲轻歌一身的气势可是从战场之上历经尸山血海而历练出来的,哪里能是她身旁这位硬生生被天材地宝堆积起修为的人可以比的。

    不错,从之前的打量之中,曲轻歌便能轻易看出除了她之外,其余能坐在前头的五人之中,有一人周身灵气虚浮,根基不稳,此乃是修为不够稳固之顾,至于其为何会修为不稳固,观他周身还未被消耗完毕的宝物灵光,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一个被硬生生灌溉起来的元婴修士,怕是实力还不如艳娘这个金丹修士吧?

    那被曲轻歌用威压压住的男子脸上愤恨,看着曲轻歌的目光像是恨不得生吃了她一般,曲轻歌冷冷地侧头扫了他一眼,那犹如看死人般的目光更是惊悚骇人,吓得那人立即收敛起放肆的目光,不敢再多看一眼。

    不过哪怕表面上是收敛了,可他心底还是对着坏他好事的曲轻歌恨之入骨,明明他爹一切都为他安排好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丑陋的母夜叉!

    曲轻歌的容貌虽然被她刻意改动过,可却绝对不丑,不过是那人心中恨她,故意丑化而已。

    “喂!我说,我家王爷也是说对了香名之人,你们倒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将我家王爷无视了个彻底!”底下突如其来的对持场面引得楼上雅间的客人心中不悦,随着他不慢地一挥手,便有狗腿子的下人出来为他出头。

    “哎哟,艳娘也不曾想到会有三位贵客一同猜中妩月姑娘身上之香,这可真真是一件令人难办的事儿。”艳娘脸上挂上了熟悉的媚笑,对着周围之人赔了个不是,引得好些怜香惜玉之人连连安慰。

    之前心念电转间,艳娘也明白自己不能如此光明正大地偏袒欧龙尊上的独子欧康,哪怕她收了欧龙尊上不少好处,可这是核心弟子考核,若是让宗门知道了她竟敢如此胆大包天,一定轻饶不了她。

    可若收了东西不办事,欧龙尊上也肯定饶不了她,这是一个两边都为难的局。

    所以她如今只能尽力周旋,再给欧康一个机会,若是他还不能抓住,那可就怪不得她,秉公处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