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30.第二百三十章 一力降十会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整个西头村内, 除了原本白伯所住之地还有点人气之外,其余地方都荒无人烟, 四处黑雾弥漫, 阴森森的。

    村内游荡着一个个毫无所觉的幽魂, 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已经死了的事,仍然正常地过着普通人的日子,安乐而幸福。

    曲轻歌提着巨剑拖着白伯步入西头村之时,所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村里的村民们似乎都没看到他们两人一般,一个个自如地从他们体内穿梭而过,双方明明同处于一个世界,却又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爹……娘……”身后传来白伯略带哽咽沙哑的嗓音,曲轻歌回头一看,就见白伯正盯着一对年轻男女双眸通红, 神情动容。

    仔细一瞧,那对年轻男女的容貌与如今的白伯确实有几分相似, 他们两人说笑着, 手中拿着装满了蔬菜瓜果的菜篮子向着曲轻歌他们两人走来, 白伯双手抬起, 似乎想去抱抱那对男女,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径直穿透自己的身躯, 用现实告诉他人鬼殊途。

    曲轻歌倒是可以施法让那对男女看到白伯, 可是如此一来, 势必会打扰到他们的安定生活, 何必呢?

    “走吧,我们去邪魔的老窝。”她拉了拉白伯的衣袖,倒是没再强硬地扯着人家走,刚才从山上走来的那一路,也将她确认了邪魔的作用后的兴奋劲头给打散了,如今冷静下来的她倒是没了那股急切的劲头,还能等着让白伯看看双亲的音容笑貌。

    被双亲的幽魂透体而过的白伯苦笑了一声,失落而低沉地询问了曲轻歌一个问题:“你知道,为什么他们死后魂体不会落入轮回,而是还存在于此地,过着常人般的生活吗?”

    “是为了给这些苦痛的人一世安稳吧?”曲轻歌话语说得蓦定,白伯也肯定地点了点头,他转身又留恋地看了一眼双亲携手离去的背影,唇边不自觉染上几分温暖的笑意。

    “是啊,给他们一世安稳。身为白家之人,他们生前需要时时刻刻承受着被结界抽取生命力之苦,还得面对着邪魔们是不是的侵扰,死后怎么说都得给他们一世安稳的生活,再让他们去投胎转世,才不枉这世上走一遭。”

    看着两行清透的泪滴从白伯眼中流出,曲轻歌沉默不语,她虽然没亲身经历过这种痛苦,但也大概能理解一二,正因如此,她更懂得这种事,旁人的安慰是没有用的,还不如让白伯一个人静静地去沉淀情感呢。

    “走吧,我带你去邪魔的魔窝。”伤心只是一时的,很快白伯就自行恢复过来了,这次换成是他拉着曲轻歌向前走去,曲轻歌稍微挣了挣,将手抽出,随即脸色如常地跟在白伯身后往前走着。

    两人一同穿过西头村,来到另外一处山头。

    站在山脚下,仰头望着那一片黑雾笼罩的荒芜山头,白伯抬起手给曲轻歌指着那山头之顶的一个洞穴,“邪魔的窝便在那洞内,一般时候,因为封印之故,他们不怎么会出来,不过每逢初一十五,结界最弱之时,他们便会集结起大批力量,出来作乱。”

    “昨日才十四,按理来说邪魔并不会出来,但你的身子已经差不多虚弱到将近油尽灯枯之时,对于封印结界的力量输送也将近断绝,他们感应到结界的削弱,所以才会提前出来,可为何晨时日升,他们便会撤退离去,趁着你与结界联系断绝之时,赶紧冲破封印不好吗?”

    曲轻歌提出疑问,她也不等白伯回答,直接自己继续推论:“我记得,刚才日光一照耀进来,那些邪魔便紧紧裹着黑雾仓皇逃走,所以他们是怕阳光?!”

    “准确地来说,他们害怕一切光属性的力量。”白伯补充道,“邪魔是恶,属于暗黑种族,相对应的,他们厌恶与害怕光明一系的力量。光/明之力会削弱他们的实力,减弱他们的寿命,使他们虚弱。而清晨的阳光便是这世间最为纯正的一股至阳至纯的力量之一,所以清晨的阳光对于邪魔一族的伤害力也最大,他们才不得不躲避。”

    “怕阳光啊……”曲轻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

    白伯倒是没有注意到曲轻歌话语中的深意,他用手一边比划着上山的路线,一边对着曲轻歌说道:“你要找邪魔的麻烦,首先得先爬山那山顶洞内,才能找得到他们的身影,如今趁着白日,若是出了何事还能退回阳光之下,倒不至于没有个退路。”

    天师们虽然能运用灵力,却无法像修士们一样御剑飞行,甚至凌空而飞,他们所学顶多就像是武者的轻功一般,能水上凌波,能飞檐走壁,但要直接飞就不可能了。

    “无需如此麻烦地爬山。”曲轻歌转身对着白伯挥了挥手,“你先退后一点。”

    白伯不明所以地退后了几步,被曲轻歌再次挥了挥手之后,又后退了一些距离,直到曲轻歌满意地点点头才停下。

    曲轻歌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一双手套带上,握了握拳,感受了一番手上的力量,这是元嘉师兄赠与她的临别礼,一双四品灵器的护手手套,带上之后,可增加五成的力量。

    一手握拳蓄力,曲轻歌目光坚毅地看着眼前的荒芜山头,她如今身上所恢复的那一点点灵力自然无法让她御剑带着白伯一起飞上那洞口中去,但是……

    她不是还有着一把子力气吗?

    这可没被封印!

    在白伯被震撼地目瞪口呆中,一声巨大的爆破声伴随着无数的巨石飞溅,眼前的这座荒芜山头就这么从底部一点点地崩裂。

    地面距离地震动起来,连站在后方的白伯都差点站不稳,他摇晃了几下,才勉强靠着一根枯树站稳了身子。

    巨大的深邃裂痕从底部一路延伸到山顶,一拳未完,曲轻歌紧接着又重重地轰出一拳,强悍的力道通过手套的增强,变得越发强大,仅仅是几拳下去,着邪魔的老窝就被曲轻歌也轰塌了大半!

    且还是从山脚底部开始崩溃的,山上的邪魔受惊之下再也顾不上外面日头正烈,全都在黑屋的包围之下涌了出来。

    “吱吱吱……”他们愤怒地对着曲轻歌嘶吼着,对着这个破坏他们家园的家伙简直恨之入骨,也不管阳光照射在身上所带来的灼烧感,成群结队地拍打着翅膀,向着曲轻歌围攻而去。

    “来得正好!”曲轻歌大喝一声,猛地抽出巨剑,足下一蹬,就向着那密集的邪魔冲杀而去。

    周身浓郁的煞气与血气比之从邪恶之中诞生的邪魔都不遑多让,两者凑在一起,一时间竟然让底下的白伯分不清楚,到底谁才是那更令人恐惧的邪魔。

    玄铁重剑在曲轻歌手中如游龙一般灵活多变,那似乎不是一柄能将人压垮的重剑,而是一柄轻灵的软剑,随着曲轻歌的心念砍杀向一只只邪魔的致命之处。

    邪魔的血液是黑色的,伴随着无数邪魔的损命,天际似乎也下起了一场小型的黑雨,散发着浓重的腥臭气味。

    留在底下清理漏网邪魔的白伯,看到黑色血雨的这一刻,才真正地明白了自己所带回来的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杀神!

    无数的血色光团从死去的邪魔体内飘出,自动融入曲轻歌体内,她所杀的邪魔数量越多,体内的灵力与神识便恢复得越多,手中的招式也从纯粹地靠着蛮力而动,到后来渐渐带上了几分灵光。

    “弑血!”曲轻歌一剑挥开围攻着自己的邪魔,将玄铁重剑收回储物袋之内,口中低喝一声。

    一柄散发着凛然煞气的剑从她丹田之内窜出,落入她手中,血色雾光包裹在巨剑之上,随着曲轻歌的每一次挥舞,劈砍出一道道凌厉的剑气,纵横交错,交织成了一片剑网。

    如同镰刀收割小麦一般,一茬茬地将邪魔的性命收割而走!

    天际间的黑色血雨越下越大,不得已,白伯只能一边抵抗着邪魔的攻击,一边往后退去,他身上沾满邪魔的血,大部分却都不是他自己杀的,而是他头顶之上那个化身杀神的人所杀。

    未免被陷入疯狂杀戮之中的曲轻歌波及到,白伯只能退出曲轻歌的专属战场,不敢再离她太近。

    感受着体内的灵气恢复得差不多了,曲轻歌便开始施展出了自身所创之剑诀,周身灵力涌动,清透的水流缠绕上弑血剑的剑身,弑血剑感应到曲轻歌的凌天战意,兴奋地嗡嗡直震。

    “重水环!”无数巨剑虚影以曲轻歌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凌厉锋锐的水系剑气疯狂地刺出,将曲轻歌周围所有邪魔一举击杀。

    转瞬间,曲轻歌的周围就被清空出一大片地域,无数的血色光团凌空飞出,向着曲轻歌飞速撞去,曲轻歌毫无反抗,任由那些血色光团将她包围。

    这次她能很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入她体内,在恢复她的灵力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增强着她的血脉之力,使得她体内本就比之旁人浓郁数倍血脉之力越发精纯,浓厚!

    先前白伯便说过,邪魔的繁衍能力及其强大,所以他们的数量也非常之多,几乎无穷无尽的邪魔从被曲轻歌破坏的山头之内涌出,像是一股黑色的潮水一般,试图将曲轻歌吞没。

    而曲轻歌便犹如那逆水行舟之人,仅凭一己之力,在狂猛的黑色潮水之中逆行,利用手中之剑,逐渐清理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