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28.第二百二十八章 邪魔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小心!”身后传来一道苍老的惊呼声, 曲轻歌正想出拳将眼前这个恶心人的玩意儿给击飞,就感到身后传来一股力道, 将她从门口向屋内拉去。

    意识到拉着她的人是谁,曲轻歌及时卸去了身体的力道,才没有误伤白伯。

    顺着那股力道后退几步进入屋内,房门在她眼前被猛地摔上,曲轻歌眼见着白伯用他苍老的身躯死死抵着屋门,转头见到她还愣在那里,不由得焦急地大喊道:“快跑!快跑!跑进山里去, 咳咳咳……越过咳咳…白线, 这些邪魔就不能伤到你了, 快跑!老朽咳咳咳……抵挡不住了!”

    说得太急, 白伯还艰难地咳嗽了几声,他强撑着大声催促着曲轻歌快点离开,却用自己苍老的身躯抵着门, 不让外头的邪魔进来。

    “嘭!嘭!嘭!……”房门被邪魔撞击得摇摇欲坠, 那破旧的木板门根本抵挡不住邪魔几击,不过两三下,屋门就被邪魔猛地撞开, 屋外几只邪魔齐齐跳了进来。

    那是一种浑身漆黑,骨瘦如柴,长着蝙蝠大耳的怪物, 它们铜铃般的黄褐色琉璃大眼足足有成人的拳头大小, 背身漆黑双翼, 尖齿利爪极为锋利,周围环绕着一种邪恶的黑色雾气。

    随着雾气的蔓延,屋内的光线也渐渐地黯淡了下来。

    曲轻歌在屋门破碎之时立马闪身上前接住被击飞的白伯,一手搭在他的脉搏之上,心中一沉,看着那些邪魔的目光也变得阴沉起来。

    白伯本就虚弱无比的身子经过刚才的那场爆发,已经彻底衰败了,如今只剩下一点点地灯芯还在支撑着他的生命,若是无法及时补充他损耗的寿命,那他也就仅剩下几个时辰的光景了。

    这是曲轻歌所无法接受的事实,看着怀中老人苍老虚弱的脸庞,她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救他!就算他不想活了,也得等她救完人之后再说。

    从系统背包之中拿出那把被元嘉师兄改良过的左轮手木仓,对着迎面袭来的邪魔就是一通射击。

    被用高级灵材刻画上了玄奥铭文的手木仓威力明显大增,从中射出来的子弹外层纷纷裹上了一层熊熊燃烧的火焰,击打在邪魔身上,不仅瞬间突破了他们身上漆黑鳞甲的防御,还将他们的身子射出一个燃烧着烈焰的洞口。

    被烈火灼烧的邪魔痛苦地倒地哀嚎,曲轻歌趁机将白伯背起来,跨过脚下的邪魔,向着屋外跑去。

    不远处的村子里,传来一声声哀嚎,曲轻歌犹豫了一瞬间,感受到背上的重量,神色挣扎了一瞬,最终只能咬咬牙,背稳了昏迷的白伯,转身向着山林深处跑去。

    曲轻歌心底很清楚,如今失却了灵力的她不是那么多邪魔的对手,她现在自保都尚算勉强,更不用说救那么多人,白伯是她的救命恩人,而那些村民们不过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最终在两者的天秤之上,曲轻歌选择了救白伯。

    “吱!吱!吱!……”邪魔的叫声尖锐而刺耳,又有几只跑到这边的邪魔发现了曲轻歌逃窜的身影,感受到曲轻歌身上蕴含着的浓郁灵力,几乎所有发现她踪迹的邪魔都沸腾了。

    它们纷纷嘶吼着呼唤同伴,拍打着翅膀,向着曲轻歌逃跑的方向快速追去。

    曲轻歌背着白伯在树林间灵活地快速奔跑,偶尔回身给快接近它们的邪魔一木仓,将其打落,心中默默赞了一下元嘉师兄的炼器技术,又回身多射了几木仓。

    弹无虚发,每一次子/弹的射出都能击落一只邪魔,曲轻歌专门瞄着邪魔的翅膀射击,不求杀死他们,只求拖延住他们的脚步。

    她按照着白伯先前吩咐的那样子,带着他向着山里跑去,却始终都找不到他所说的白线在哪,所以只能一直往前跑,不断地跑!

    “吱吱吱……”斜侧里突然扑出来一只邪魔,曲轻歌被扑得就地一滚,手臂上有些刺痛,举起来一看,竟是被抓出了几道血淋淋的伤痕,转头见白伯被摔落在一旁,另外一只从后头追上来的邪魔向着白伯身上猛扑而去,张开利齿,做势要咬他!

    曲轻歌神色一凝,随手举起身旁的大石向着那只邪魔猛砸而去,强大的力道施加在大石之上,将那只邪魔远远击飞。

    在邪魔被击飞的同时,曲轻歌脚下一蹬,也快速地向着白伯跑去,凌空又是几只邪魔飞过来袭击她,被她用木仓解决了几只,终于跑到白伯身旁,耳尖一动,曲轻歌猛地扑倒在白伯身上,后背传来一声布巾撕裂声,伴随着一阵剧痛,还有邪魔的惨叫声。

    之前击中她手臂的和这只抓伤她后背的邪魔全都惨叫着到底,从划破曲轻歌皮肤的那只手掌开始,整只手连带着干枯的身子都在一点点地被腐蚀殆尽,却是曲轻歌体内的毒素发挥了作用。

    从毫无修为修炼到元婴期,曲轻歌早就服用了不知多少剧毒,她本身已经成为了一个毒原体,别说是血了,就是一滴汗水,都能毒死一个成年男子,那毒的强度不可谓不霸道。

    可能是畏惧于曲轻歌身上的毒素,那些邪魔竟然一时间犹豫着不敢上前,趁此机会,曲轻歌一把捞起白伯带着他继续往前奔跑。

    猎物逃跑这个事实刺激了那些邪魔,他们再不犹豫,尖叫声拍打着翅膀,继续追杀曲轻歌等人。

    “轰!”曲轻歌向右一跳,躲开从后方袭来的一颗黑雾弹,侧头扫了一眼,见那被黑雾弹击中的树木瞬间融化成一滩黑色的液体,上门还弥漫着青烟,顿时心中一凛,又闪身多来另外一颗黑雾弹。

    “吱吱吱……”追击在曲轻歌身后的邪魔怒吼着,从掌心之中凝聚出更多的黑雾弹,猛地袭击向曲轻歌。

    曲轻歌左躲右闪,一边带着白伯逃命,一边找着那白线的位置,最后还得躲着那邪魔层出不穷的攻击,气得她都想骂娘了,但脑中浮现她娘亲的脸,她又默默将涌到口边的粗话吞回去。

    “向着东边……走。”不知何时,趴在曲轻歌背后的白伯苏醒了过来,他伸出布满着皱纹的手,为迷途的曲轻歌指引着方向。

    顺着白伯的手指之处,曲轻歌这才发现原来太阳已经渐渐升起,她竟是带着白伯在这山林之内跑了一夜!

    她反手搭上白伯的脉搏,感受着那虚弱到近乎于无的脉息,心中一紧,她得快点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足下一蹬,曲轻歌凌空飞起,运气许久不用的轻功身法,在树林间腾挪飞跃,足尖在树枝之间借力,背着白伯猛地一个加速,将身后那些紧追不舍的邪魔短暂地甩来了一段距离。

    “白伯,你忍忍,多撑一会,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曲轻歌疲惫地大口喘着气,焦急地催促道。

    背后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弱了,她不能再让白伯昏迷过去了,不然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放我下来吧,丫头。”当苍老的嗓音叫出‘丫头’这一个称呼之时,曲轻歌背脊明显一僵,但她脚下不停,依旧带着白伯向着东边太阳升起之地冲去。

    “您放心,我一定会救您的!我能就您的!”害怕白伯没了求生之念,曲轻歌不断反反复复地念叨着自己可以救她,耳边却也不断地传来白伯疲惫而越见虚弱的苍老嗓音。

    “老朽知道……老朽活不了多久了……其实老朽这一生,说长也长,说短暂也短暂,似乎从继承过师傅的衣钵之后……”

    如今连说话对于白伯来说都是一种负担,但他依然还是坚持着继续说着,似乎在交代遗言一般,带着丝丝解脱之感:“老朽就没有一天是安生的,身为天师白氏一族最后的传人,老朽需要一辈子都守护着此地……用老朽的寿命……”

    “其实……我也才不过活了不到三十个年头,可却已经变为了这副残躯。丫头,你并非凡人,应该也能探查到吧,我的身子生机流逝得很快,这并非是因什么歹人所害,乃是因我白氏一族为了维护此地的结界,才不得不如此做。”

    “你是个心肠好的,不要因为村中的村民而愧疚,因为……那些不过是白氏一族的幽魂罢了,整个西头村,唯一的活口就我一个而已。”

    白伯又喘了几下,似乎有些力竭了,曲轻歌想要让他不要再继续说了,却阻止不了他。

    “待我死后,此地的邪魔便困不住了,你记着!尽快去晨星主城,找大祭司……禀明此事,他会保护你的。”最后的微弱嗓音消失在那前头逐渐出现的白线之上。

    日出的光线照耀而下,地平线之上渐渐出现了一条白色的光带,曲轻歌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之前怎么找都找不到白线在哪了,原来只有日出之时,才能看到白线的身影!

    被日光照耀到,那些邪魔便犹如被什么灼热之物烫伤一般,尖叫着在黑雾的包裹下往后退去。

    曲轻歌早已停下了拼命奔跑的脚步,落在地上,将白伯平放在地上,感觉脸上有点凉凉地,她随手擦了一把,却是透明的泪水,原来她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

    站在树林中的曲轻歌,一边是逐渐升高的晨光,一边是仓皇退却的黑雾,她犹如伸出光与暗的交界线中央,神色晦暗不明。

    “我原本……是打算着先自己试试,再将此物献给宗主的,不曾想如今事发突然,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伴随着曲轻歌的话音落下,那充满着浓郁生命气息的泉水被灌入了老人干枯的嘴唇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