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23.第二百二十三章 正式下聘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华丽的车架在众目睽睽之下, 缓缓停留在曲家门口, 看见这一幕的人均瞬间恍然大悟。

    经过曲轻歌先前的几次高调探亲,基本上全金都的人都知道了曲家闺女是位女仙师的事,后来那位女仙师还回家将自家小弟也带走去做了仙师,更是让人羡慕万分, 暗恨自己家怎么没人如此有福分,不然如今在大央之内风光无限的就是他们家族了。

    甚至那些极品大国来使见了曲家人之后,态度也是客客气气的, 比对他们国君都恭敬。

    也亏得当初的楚王, 如今的诚武帝是个明白人,他心底清楚, 随着曲家那两位去做了仙师的小辈在修真界的发展,他们曲家在这大央是留不长久的,所以曲家是断断不会有那个反臣之心的。

    正因如此,相比于其他人, 诚武帝更加敢用曲家人,还能得个善用人才的好名声。

    如今眼见那车队缓缓进入曲家, 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这曲家准备嫁闺女了!还是那位已经成为仙师的闺女!

    早已经得到通知的曲乔山特地告假一日, 留在家中接待玄寒的到来, 仰头见到玄寒所带聘礼的那份大阵仗, 也是被惊了一下,不过他毕竟也是见过不少世面的, 本身也是个沉稳的性子, 所以很快地又淡定了下来。

    曲轻歌陪在父亲身旁, 因为来者只有一个作为凌珩养父的玄寒,而并无其他女眷,所以周丽娘等人并不方便出来迎接,便在屋内一边陪着两位老人,一边等候着。

    凌珩也提前回到玄寒身旁,此次他便是跟着玄寒一起前来下聘,一来表示男方的诚意,二来也是让女方相看男方、考验男方人物品貌的意思。

    车架太大,曲府放不下,所以玄寒也是自行凌空踏步而下,挥手人拉车架的战奴架势着车架远离,而后面的聘礼队伍则一一落地,各色聘礼将曲家的花园整个塞得满满当当的。

    特别是那对庞大神骏的大雁,几乎沾满了整个花园四分之一的大小,曲乔山原本满脸笑容的神色在看到那对大雁的身后僵硬了一瞬,微不可查地抽了抽嘴角,最后还是勉强自己移开视线,继续端起热情的笑容接待玄寒。

    “凌云宗主大驾光临,末将有失远迎,还请莫怪。”

    “无妨,我此来乃是为了帮爱子提亲于你家小女,亲家公无需如此多礼。”玄寒淡然说道,他双手虚扶起曲乔山即将要行的大礼,与他一同步入正堂之内。

    几人一入正堂,堂中的曲家人便迎了上来,曲轻歌的婚事,曲轻辙等小辈是没资格在场的,所以在场之中的人,也就是曲家爹娘、曲家爷奶和已经成为曲轻歌干爹干娘的卿言夫妇了。

    双方在卿言夫妇的调和下相互见过礼,曲家人一开始稍微有点拘谨,还有些被玄寒如此年轻得过分的容貌吓到,不过转念一想修士的年龄,便也释怀了,在玄寒清冷但有礼的言行下,曲家人也渐渐放开了那点拘谨,与玄寒细细商谈起了两个孩子的婚事。

    大婚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短时间内肯定无法完成,而曲轻歌则需要准备前往主宗修炼了,所以两人便只打算先订婚,随后的大婚再看他们两人的时间安排。

    曲家在世俗界,而凌云宗在修真界,两边要办订婚宴,在邀请亲戚朋友上头肯定有所冲突,最后双方便商定,一边办一场,世俗界的就请世俗界的亲友,而修真界的就请修真界的亲友,在两场婚宴之上,双方长辈都会出席的,这也意味着曲家人即将正式踏入修真界了。

    曲轻歌听到这个提议之后,心中一动,她爹娘兄嫂的武艺在她不间断的灵物加持下,早已全都突破了先天期,寿元得到增加,虽然有她后天灌溉的因素,可他们修炼努力,修为也颇为扎实,未来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而曲大哥的长子曲子湛经过曲轻歌的测试,已经被确认为冰水双灵根,当时曲轻歌得知这个结果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回想起她、小弟和子湛,好像曲家内有灵根的修士都与冰水属性脱不开关系。

    不过她也就稍稍感叹了一下而已,无论如何,曲子湛能有灵根,对于曲家来说都是一件大喜事,他今年已经五岁了,而凌云宗下一届的核心弟子选拔正好即将开始,曲轻歌已经动了将他送进去的心思。

    至于今后子湛能有什么造化,就看他的努力了,曲轻歌只能给他提供一个机会,至于这个机会他能不能抓住,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而整个曲家可以以她这次订婚作为契机,逐渐步入修真界,渐渐发展为一个修真家族,这便是曲轻歌为曲家所规划的路线。

    她会在关键之处帮助曲家发展,却绝对不会什么都帮,大包大揽地想拉扯着所有人一起飞,而是放手让他们自己成长,至于能成长到什么程度,那就看各人努力与机缘了。

    “自此,我们两家结为秦晋之好,成为一家人了。”一切差不多商定好之后,饶是一贯冷清的玄寒神色间也不由得显露出几分欣喜的笑意。

    “能与宗主成为一家人,是我们曲家所乐见之事。”曲乔山脸上的笑意这一整天就没下去过,小女儿能找到一位如此优秀的知心人,他这位父亲心底是不舍又欢喜的,纠结得很。

    全程曲轻歌与凌珩就像是两个赔笑的,就乖乖端坐在一边等着长辈们安排就好,似乎这件事就跟他们关系不大了一般。

    不过等到真正的宴会筹备的时候,这两人作为主角,肯定会忙得恨不得早点修炼到分神期,多分出几个分/身来帮忙了。

    原本世俗界内的回礼男女双方是需要合八字的,不过修真者个个都是能掐会算的,比世俗界那些老神棍准确多了,所以便由玄寒拿着两个的八字亲自掐着一算,得出一个‘天造之和’的喜庆意头之后,这一步便被省略了。

    最后他们又大致确定了一番两边宴会所需要邀请的人,世俗界这边自然是曲家的亲朋好友,还有身为凌珩长辈的玄寒和曲轻歌长辈的卿言夫妇。

    至于其他从修真界来的,会来参加世俗界这边宴会的宾客,那就是曲轻歌与凌珩两人各自的挚友了,这个要他们自己写信去邀请而来。

    修真界那边的宴会,世俗界这边只有曲家人与曲轻歌的外婆家会去,其余亲友因为不方便,便不去了。

    双方决定先举办世俗界的订婚宴,再回凌云宗内举办修真界那边的,因为曲轻歌在一月之内便得前往主宗,所以一切从急,世俗界的定在八月十五,修真界的定在八月二十五,正好曲轻歌四月初一能与邻居一起出发去主宗。

    玄寒送来的聘礼被曲家收下了,不过大部分都被塞进曲轻歌那里,要不是曲轻歌好说歹说,他们根本不会留下那部分专门为他们所准备的,对于他们有益的灵物。

    看到这份非常有心意的聘礼,曲轻歌心中也感念玄寒宗主对于他们家的厚待,想到玄寒多年来困苦于‘长不大’的折磨,再联想到她新得的道具中的生命之泉,曲轻歌心头一动,蠢蠢欲动地想立即将那生命之泉献给玄寒宗主。

    不过想到那道具的效用也不知如何,别到时候给人希望又让人绝望,最后曲轻歌打算先在自己身上做个试验,确定好具体功效之后,再将那物献给玄寒。

    这次所采集而出的生命之泉足足有一大壶,足够她与玄寒宗主用的了,正好她突破元婴之后,身体所定格的年纪还是有些小,趁此机会,她还能让自己再长大几分,最好能与现在的年纪相符,定格在她身躯素质力量的巅峰时期——二十二岁。

    “在想什么?”注意到曲轻歌的失神,凌珩凑近她低声问道。

    “现在不能告诉你。”曲轻歌决定事情在没有确认之时,绝不外泄半分。

    “这么神秘?”凌珩也无意探索曲轻歌的隐私,随口问了一句便罢了,他转而抓紧时间提点曲轻歌即将到来的考核:“主宗考核其实大同小异,每一届的内容都不同,可归根结底都是在考验你的实力、心性与气运。”

    “气运?”曲轻歌讶然反问。

    “不错,主宗与分宗不同,其在考验一位修士的实力与心性至于,还考察气运一关,气运之重要我不用与你多说你也懂得。不过你也无需担心,气运只是一个加分项,最主要的还是在实力与心性之上,若你这两项足够强大,即便是气运差道几乎变为霉运,也可顺利晋级为凌云宗子。”

    “宗子是何解?”随着凌珩的讲解,曲轻歌也渐渐听得入了神,偶尔还会提问一下自己不解的问题,让凌珩为她详细解答。

    “宗子你也可以理解为一宗之种子,乃是主宗对于核心弟子的一种尊称,不仅全宗内弟子,包括宗主都需在宗内以此尊称称呼于你,在外听到此称呼,众人也都懂你的身份,会对着你尊敬几分。”凌珩说道。

    “那请问凌珩宗子你最爱的人是谁?”曲轻歌唇边露出一抹轻佻的笑意,还伸手调戏似地勾起了凌珩白皙的下巴,故意做出一副街头混混欺男霸女的恶霸像,调侃道。

    “你说呢?”凌珩眉梢轻挑,潋滟的桃花眼勾勒出一抹勾人的风情,看得曲轻歌这个女子都不禁一阵脸红心跳。

    “那自然是最爱我了。”曲轻歌一脸自信道,这种时候就不能怂,不然以后都得被压得死死的。

    “你倒是自信。”凌珩低笑出声,那低沉悦耳的笑声听得曲轻歌的耳朵痒痒的,恨不得多挠几下才舒服。

    “我让你看看我究竟自不自信。”曲轻歌一把抓起凌珩的衣襟扯向自己,将唇印上。

    凌珩一手撑在曲轻歌身侧,以防自己的身躯压到她,微微启唇,配合她的啃咬勾/缠,任由她在自己身上胡闹,宠溺万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