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22.第二百二十二章 用生命恶作剧的无欢子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两人携手来到正堂内, 见上首之处坐着曲爷爷曲奶奶,下首两边一边是曲家爹娘, 一边是卿言夫妇, 再下首处就是曲轻辙与曲轻弦还有曲子湛。

    在靠近卿言夫妇的位置上,留了两个座位,这是给曲轻歌与凌珩的。

    曲大嫂还在月子中, 曲家刚出生不久的那对双生子也还太小了,所以便没有出来见客。

    席间上气氛很是热络, 推杯换盏, 好不热闹。

    “爹,当今上位之人, 是哪一位皇子?”曲轻歌听见父亲说起朝政, 心中一顿, 面上不动声色地装作好奇地问道。

    “先帝皇五子,楚王卫怀。”曲乔山顺口回答道,在他看来, 女儿已经是仙师了, 世俗界之事与她干系不大, 她估计也真的是一时好奇而已, 所以根本不怎么在意。

    “哦。”果然, 曲轻歌也是态度随意地答应了一声, 似乎满足了好奇心之后, 就不感兴趣了一样。

    只有坐在她身旁, 一直关注着她的凌珩发现了, 她那一瞬间,翘起来的唇角。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被人遗忘了,接下来的时间里,曲轻歌就一边吃饭,一边竖起耳朵听着长辈们的话语,偶尔插进去跟人家聊几句,身旁的凌珩也全程保持彬彬有礼的模样,态度既不冷淡,也不怎么热情。

    其实凌珩自小受玄寒影响,本就不是什么热情的性子,甚至还有些冷淡,这次也是为了曲轻歌,爱屋及乌之下,才对着她家人温和了几分。

    曲轻歌心底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也没勉强他一定要对着自己爹娘怎么样怎么样,因为这实在太过强人所难,她也不愿意委屈了凌珩。

    “这道芋头焖鱼骨排很好吃,是我幼时所爱,你试试?”曲轻歌用公筷夹了一筷鱼骨排放到凌珩碗中。

    凌珩从善如流地夹起鱼骨排沾了酱料咬了一口,被事先炸成金黄色的鱼骨排表面有些酥脆,内里却因为与芋头的闷炖,而带上了几分芋头特有的浓香与清淡的鱼肉汁水,将鱼腥味彻底清除,外酥里嫩的口感,配上咸香的酱料,“确实美味非常。”

    凌珩将曲轻歌夹给他的鱼骨排吃完,又夹了一块,细心挑掉鱼刺,放入曲轻歌的碗中,曲轻歌对着他甜蜜地笑笑,就着鱼骨排吃了一大口饭。

    她喜爱吃饭,不怎么喜欢喝软乎乎的粥,觉得吃了没什么饱食感,所以凡是她回家期间,曲家餐桌上就没怎么见到粥的身影。

    这些食物都是毫无灵气的凡物,其中自然也是含着些微杂质的,吃了除了能享受那美味的味道之外,对修士并无异处。

    不过两人如今修为深厚,身体新陈代谢也快,就算吃了蕴含杂质的食物,也能很快自行排出体外,并不影响什么的。

    “先前我听过一则趣事。”葵素似乎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捂嘴笑个不停。

    “什么趣事?说来听听。”周丽娘好奇问道。

    “听说,修真界内有位已经飞升的前辈,其初始并不喜爱修炼,他师尊为了引诱他努力修炼,特地断了他的吃食,只给他辟谷丹,说是吃食吃多了会杂质堆积,影响他的本就增长得略慢的修为。”

    “后来呢?那位前辈做了什么?偷东西吃?”曲轻弦还是个少年人,好奇心难免重了一些,见葵素话语停留在关键处,不由得急切问道。

    葵素抿唇淡笑不语,卿言悠然出口街上:“他确实去偷了,可奈何他师尊神偷广大,总能及时在他吃到东西之前拦住他,眼看美味之物近在眼前而无法入口,这对于那拿吃当第二生命的人来说,不亚于折磨。所以后来……”

    说到这,卿言也有些哭笑不得:“他为了一口吃的,发奋修炼,直到成功凝婴后他师尊才准许他去吃别的东西,然后……听说那一日,他们宗门之内凡是买吃食的店铺都被扫荡一空。”

    “哈哈哈哈……至于吗?就为了一口吃的。”曲轻弦彻底绷不住冰冷的面具了,喷笑出声,少年清朗的笑声引得桌上之人齐齐哄笑起来。

    曲轻歌也笑得眉眼弯弯,她侧头问凌珩:“凌珩,你说,那位前辈是谁啊?”

    这是两人确定关系之后,曲轻歌第一次开口叫他‘凌珩’,而不再是先前那样显示生疏与辈分的凌珩师叔,凌珩听得心头受用,“再叫我一声,我便告诉你。”

    “凌珩……凌珩凌珩凌珩,叫多少声都没问题,你该说答案了吧?”曲轻歌一连叫了好几声,她嗓音天生的娇软甜糯,这么叫着人,就跟在撒娇一般,令人无比愉悦。

    “先前卿言说过,美味的吃食是那位前辈的第二生命,而他的第一生命,那便是恶作剧。”

    三个字,直接让曲轻歌反应过来那位是谁了,要说这世间能将恶作剧当成人生目标的,也就是那位性子奇葩的无欢子前辈了。

    因为先前也被这位大能整过,曲轻歌对他印象深刻得恨不得当场抽出重剑狠狠拍扁那人,所以凌珩稍微一提点,她就知道是谁了。

    见曲轻歌神色了然,凌珩便知她这是猜到了,两人作为桌上除了曲子湛曲轻弦之外辈分最小的人,只能乖乖守在桌上听着长辈们为着他们俩人的事商议安排。

    卿言夫妇既然准备人曲轻歌为干女儿,那么他们便算是曲轻歌的娘家人了,不过因为两人与凌珩同为一宗之人的缘故,在玄寒还未来的情况下,他们也能作为婆家人跟曲家人对话。

    不管是世俗界还是修真界的人,似乎都很喜欢在餐桌上商议事情,两位小辈的婚姻大事,就这么在双方长辈的三言两语之下,基本订了下来。

    为了避免订婚宴上因为身份不好安排的尴尬,曲轻歌需要在订婚前先正式认卿言夫妇为干亲,如此,到时候他们二人才好名正言顺地坐在主桌之上。

    余下的具体订婚宴事宜,则需要等玄寒来曲家正式下聘后,才好再行商议。

    ——————————

    大央朝,金都,诚武五年。

    三月初六,万物复苏、春回大地的季节。

    今日的天气似乎格外的晴朗,在上午街市上人流最为繁华之时,凌空无数仙鹤开道,悠然飞行而过。

    “娘你快看,那是什么?”一位总角小童拉着母亲的衣角,小手指着高空之上大声惊呼道。

    孩童清脆的嗓音穿透力很强,顿时周围除了孩子的娘亲,其他人也顺着他所指方向仰头望去,顿时震撼地睁大了双眼,哆嗦着惊呼道:“龙!龙!好多的龙!仙师,是仙师降临了!”

    底下的百姓们逐渐注意到了这一幕,纷纷好奇地顺着他们的视线仰望过去,顿时反应也跟着那几位最先看见的人一样,心底一颤,神情呆滞,震撼万分!

    只见远远的天际之上,一支气势恢宏的车队凌空而行,打头的便是由两头蛟龙所拉着的一辆华贵尊雅的车架,追随在车架之后的,是一队长长的礼车。

    车上整齐摆满了系着大红绸带的箱笼,由无数身强体壮的护卫护持着,向着金都的方向飞来。

    有眼尖的百姓看到那些箱笼之上所贴的双喜字,顿时就差不多猜到这是一支即将要办喜事的队伍,只是不知这喜事是要下聘,还是要迎亲。

    “这是要下聘的。”城中的媒婆抬眼仔细瞅了许久,这才语气肯定地说。

    “阿婶为何如此肯定?”一旁路过的书生好奇地问道。

    张媒婆仔细打量了一眼书生,见到他腰间的鱼戴,也大致猜出他的身份,随即热情笑道:“这位秀才公还未成亲吧。”

    “正是。”秀才书生脸上露出几分羞涩,腼腆答道。他年纪尚小,不过十四五岁,确实还未成亲,不过家中已经在给他张罗亲事了,也不知他未来的妻子是何人。

    “您瞧瞧,后头车上那么大的两只大雁,不是要下聘是要干什么?”张媒婆为那书生指了指,“再说了,没有男方迎亲不带花轿还带了这么多的宝物的。”

    至于她为什么知道呐盖得严严实实的箱笼里是宝物?这不是笑话吗?谁家仙师这么大张旗鼓地送来一堆破铜烂铁。

    而为何断定这便一定是男方来人,却不是女方来人?大家都不瞎,还是那句话,没花轿,而且嫁高娶低,没有那家身份如此尊贵的女仙师会下嫁凡人,两者间的生命根本就不对等。

    书生顺着张媒婆手指的方向望去,脸上顿时露出惊叹的神色,手中折扇一拍掌心,高声感叹道:“好一对神骏的仙雁!”

    整个金都之人,上到国君,下到百姓,全都因为这队弘大的仙家车队而轰动了,大家都在议论纷纷,究竟是那家贵女得仙师青眼,居然用如此大阵仗,前去下聘。

    这规格,这阵仗,便是娶了公主都绰绰有余啊!

    不过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那金枝玉叶的娇贵公主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