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20.第二百二十章 正式拜见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华丽的车架这次连皇宫都懒得进, 直接就停留在曲家上空, 车架大门打开,从中凌空飘出两列素衣侍女, 恭敬地立在两侧, 恭候车内之人下车。

    元婴期可不借助任何器物,凌空而飞, 曲轻歌与御剑飞行的曲轻弦两人率先下车,曲轻弦径直向着底下早早被惊动而出的家人们扑去,而曲轻歌则先转身从后头的车厢之内迎出卿言与葵素夫妇, 凌珩自觉跟在曲轻歌身后, 四人一齐凌空踏步而下。

    主人们下车之后, 侍女们留下一半,另外一半回到车中, 架势着庞大的车架掉头离开,去郊外找个地方停留。

    不知为何,修真界之人很少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高级储物器具, 特别是在世俗界,曲轻歌虽然不明白那是个什么道理,但这并不影响她入乡随俗,所以每逢她坐车回家期间, 都会让人将那辆过于庞大的车架停在郊外空地之上,而不是直接收入储物戒之内。

    “爹娘!爷爷奶奶!”曲轻弦刚刚落地, 就被迎面扑来的母亲抱了个满怀, 他收敛了周身过于冰寒的气息, 安抚地回抱母亲,乖巧地一个个叫人。

    也是他们赶巧了,世俗界内的兽潮刚刚退去,曲乔山镇守边关有功,又受了些不大不小的伤势,所以便报病不去上朝,留在家中养伤,所以曲家姐弟两人一回家才能看到父母都在。

    至于曲大哥则上朝去了,曲大嫂刚刚生下双生子不久,还在坐月子,不方便出来见客,所以此时园中之人便是曲爷爷曲奶奶,周丽娘曲乔山和一个锦衣小童,曲子湛。

    曲子湛这是第一次见到两位传说中的姑姑小叔,见他们长得高高大大的,周身气度不凡,不由得有些怯怯地怕生,躲在奶奶周丽娘身后小心翼翼地探头张望。

    “爷爷奶奶,爹娘。”在曲轻弦的背后,曲轻歌带着两位长辈与凌珩一同飞下来,笑着跟家人们打招呼。

    “轻歌,这几位是?”曲乔山作为一家之主,见到子女待会几位生人,不由得出言问道。

    “此位是卿言师叔,此位是葵素师叔,这两位是我宗门长辈,也是自小教导我的尊师,待我如亲女般亲厚,孩儿幼时便多受师叔照顾,此次师叔们因有事要找爹娘,所以便跟着孩儿一同归来。”曲轻歌向着家人们介绍两位师叔。

    “原来是贵宗师长,曲某真是失敬失敬,多谢二位师长对于小女的悉心教导与照料,曲某感激不尽。”一听说是女儿的尊师,曲乔山等人脸上立马带上热情而又不失恭敬的神色,对着卿言夫妇行了一个大礼,感激他们对于自家女儿的教导与照顾。

    “这都是应当的,轻歌这孩子我们也很是喜爱,此次冒昧前来拜访,是为了一事想请求二位应许。”葵素温婉一笑,抬手虚扶,曲乔山行到一半的大礼就被阻止,一股轻柔的力量将他扶起,让他不由自主地直起身。

    “两位师长对我家孩子的照顾,我夫妻二人感恩不已,若有吩咐,便请直言,只要不是什么违背原则之事,我等自当尽力而为。”周丽娘恭敬敛手一礼,她行礼太快,葵素来不及扶,只能无奈受了这一礼。

    “无需担忧,我等自当不是那为难人之人。”卿言温润地出言宽解曲家夫妇二人,随即略微惆怅地叹了一口气,感叹道:“只是我夫妻二人成婚多年无子,高阶修士子嗣艰难,膝下空虚多年难免寂寞。”

    他顿了顿,见曲家夫妇面露同情之色,口风一转,真诚地请求道:“自从有了轻歌这孩子之后,我夫妻二人心中喜悦良多,轻歌自幼是我夫妇看着长大的,我们心中实在对她喜爱得紧。所以我们想请求二人应许,让轻歌给我们二人做个干亲,今后我们定当将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

    一听是这种事,周丽娘与曲乔山二人脸上顿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口便答应了下来:“这可是好事啊!能让两位师长收为干女儿,是我家孩儿的福分,说来愧疚,我夫妇二人对于这孩子付出甚少,如今她能多有一对爹娘疼她爱她,我们如何能不愿意。”

    曲家爹娘痛快的态度让卿言夫妇大喜过望,一时间双方就着曲轻歌自小的趣事儿聊得热络,连曲家爷爷奶奶也加入进去,大家站在曲府的花园内,说的热火朝天的,连屋子都忘了进。

    曲轻歌无奈地站在一旁听了一耳朵自己从前的黑历史,警告地瞥了一眼偷笑的曲轻弦,吓得他立马又摆出自己的招牌冰山脸,不敢再笑了。

    “你是谁啊?”不想再听长辈们聊自己的糗事,曲轻歌笑着在紧跟在她娘亲身旁的小团子面前蹲下身,柔声逗弄道。

    她自然知道这是她大哥的长子——曲子湛,虽然今生姑侄两人是第一次见面,可曲轻歌还是从他身上发现了不少变化。

    这一世父母双全的曲子湛虽然也与她前世一样,性子有些小羞涩,不过却双眸明亮,带着几分灵动之色,而不是跟她前世一样,总是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般,一见到她就跟耗子见了猫,战战兢兢的害怕不已。

    虽然这也跟她当时身上煞气太重,小孩子对于这些气息太过敏感有关,但也不得不说是一种小遗憾,她似乎从未亲近过这个孩子,无论前世还是今生。

    “我叫曲子湛,是曲轻辙的长子,子湛见过轻歌姑姑,姑姑好。”哪怕面对生人有些羞涩,但是曲子湛的家教还是非常好的。

    他团着小手,端端正正地给曲轻歌行了一个见面礼,小小的孩子偏要学那大人做派,可爱的包子脸严肃得很,逗得曲轻歌一直笑个不停,她伸手摸摸子湛的小脑袋,认真回答道:“子湛真乖,我是你姑姑,子湛也好啊。”

    “你幼时也是爱肃着一张小脸学大人,与这孩子一样,可爱得紧。”

    曲轻歌正逗着孩子玩儿,冷不丁身旁一道清淡的低沉嗓音传来,吓得她差点没蹲住,狼狈地摔地上去,好在被人给拖住了,她不由得凶狠地瞪了不知何时,一同与她蹲在曲子湛面前的凌珩一眼。

    殊不知这本就没带什么气势的一瞪,配上她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反到像是在娇嗔一般。

    “轻歌,这位公子是谁?”一直时不时关注着曲轻歌的曲张氏见到曲轻歌与身旁那位长得一表人才的公子之间的亲昵互动,不由得双眼一亮,语含期待地问道。

    曲张氏如今都是六个孩子的曾祖母了,除了曲乔山这一房的长子曲轻辙夫妇为曲家生了三个大胖小子之外,曲二叔一家的孙辈也陆续出生了,曲家其他小辈她还不怎么担心,可唯独曲轻歌成了她的一块心病。

    老一辈的长辈们就喜欢看到儿孙们找个知心人成亲,生几个大胖娃娃,再和和美美地过一生。

    她知道曲轻歌的情况特殊,可这并不妨碍她期望着孩子能有个美满的婚姻家庭的愿望,曲张氏觉得自己如今就只剩下一个心愿,那就是可以在有生之年看到曲轻歌大婚,如此,她便是立刻死了也甘愿。

    可因为曲轻歌常年不在家,她又怕说了会给孩子增加负担,所以也就没提出来过,如今见到愿望有实现的苗头,她怎么可能不兴奋。

    被曲张氏这么突如其来的一问,所有人的注意力顿时全都集中在曲轻歌与凌珩身上,逗弄小孩子被抓个现行,两人尴尬地轻咳一声,站起身来,曲轻歌看了看凌珩,正想开口为爹娘做介绍,不曾想凌珩倒是自己出声了。

    “曲伯父曲伯母,在下名唤凌珩,乃是凌云宗宗主养子,此行前来,是为了恳请您二位将轻歌许配给在下。”凌珩对着曲家爹娘拱手行礼,郑重恳求道。

    其实一般男方上门提亲,自报家门之时,是需要报年纪的,不过凌珩的真实年纪恐怖比曲轻歌爷爷奶奶都大,他怕说出来太吓人,就隐下不提了。

    在修真界内,修士们因为寿命悠长,道侣间年纪相差较大的实在不少,像他与曲轻歌这种不过几十年的都算是少的了,多得是相差百岁数百岁之上的双修道侣,甚至上千的也有,不过较少而已。

    可着年龄差放在世俗界,这就有点惊悚了。

    凌珩此言一出,曲家女眷与曲爷爷全都双眸一亮,唯独曲乔山与曲轻弦脸色发黑。

    之后曲轻歌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反正就是她爹与弟弟对着凌珩各种阴阳怪气,她娘亲、奶奶与爷爷者热情万分,双方在一瞬间形成了水火之势,将凌珩夹在中间,也难为他还能保持风度,而不崩溃了。

    闹到最后居然就连卿言夫妇都加入进去,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对于家人是最没办法的曲轻歌一见局势不对,就立马借口累了,没义气地抛下凌珩溜回自己闺房了。

    她的屋子曲家人是绝对不会乱动的,所以那么多年下来,曲轻歌的闺房一直都在那个地方,从未变过。

    她压下心中对凌珩的哪点愧疚之意,利用这点空闲时间查看起了先前从墨韵身上采集而出的六件道具。

    之前因为太忙了,反到总是抽不出时间来查看这六件采集而出的道具,如今正好抽空看一下,地仙级的大修罗身上,究竟能出来什么东西。

    随手在屋内布下一道禁制,曲轻歌从系统背包之中一一拿出六件道具,仔细打量了一下,很好!没一样认识的。

    “开启系统鉴定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