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16.第二百十一六章 霸气告白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小丫头干得漂亮!”乔诺轻佻地吹了声口哨, 高声叫好,被牧野冷冷瞪了一眼, 才收敛下来。

    其实原本悬浮在曲轻歌周身为她护法的六位尊上,见到曲轻歌差点被灵气撑爆体, 本来已经准备出手帮助她疏导灵气了, 不曾想她自己来了这么一出,也就识趣地隐没在她已经扩张好的识海之内, 不去打扰两个小年轻交流感情了。

    感受到汹涌的灵气从两人间相接的唇瓣间传输入自己体内, 再看曲轻歌苍白的脸色和不正常的体温,不过转瞬间, 凌珩便大概知晓了她是怎么回事, 她这是灵气太多, 撑着了, 而他则就近被她当成疏导灵气的人选了。

    清冷的眸中划过一丝无奈,凌珩伸手扶住曲轻歌的双肩, 想让她先起来,不曾想曲轻歌以为他是要推开自己, 竟然双手抓住凌珩的手腕,牢牢按在地上,双唇更重地压在他唇上。

    以她的蛮力,凌珩一时之间竟然还挣不脱, 他又不愿意挣扎太过剧烈, 怕伤了身上的少女, 只能无奈地保持这个女上男下的姿势, 转而主动微微抬头,伸舌入侵她的嘴唇,撬开她的贝齿,抓住她躲避的小舌,与她唇齿缠/绵的同时,也主动地吸收起了少女体内多余的灵气。

    这下子换成曲轻歌被凌珩吓着了,双眼圆瞪,按着凌珩的双手不由得松了松,被他趁机挣脱,一手强硬地环上自己的腰身,一手按住后脑,不让她逃开。

    受得冲击有点大,曲轻歌的脑子有些晕乎。

    在她两辈子加起来四十四年的人生里,她所知道的亲吻就是两人嘴唇相贴,可没想过居然还有那么深入的接触。

    得益于她女将军的身份,前世军营里那些兵痞子就算爱开黄腔,也开不到她身上去,加上她伪装得好,所以至今为止都无人发觉,其实曲轻歌是不怎么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的,毕竟世俗界风气再开放,对于男女之间的大防也是管得比较严厉的。

    不过也难怪她对这种事过于单纯,曲轻歌前世前半身是闺阁小姐,娇生惯养,金枝玉叶,在未嫁人之前这种污秽的事不可能传到她耳朵里去,就算她被卫恒哄骗过感情,可两人那时也顶多就是说说情话,拉拉小手,再多就没有了。

    而后半辈子她就算从军,有着父亲留下的资源和她自己的武力值撑着,一开始起点就比别人高,没人敢随意在她面前乱说话。

    这一世更惨,曲轻歌的生活几乎除了学习、修炼就是闭关、历练,一心扑在提高实力上,怎么可能有闲心分出一点心神在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上,所以也就导致了曲轻歌如今意外地纯情的情况。

    “专心炼化灵气!”在曲轻歌失神之时,耳边传来凌珩的传音,她立即收敛飘飞的心神,沉下心神推动三才大阵压制灵力的增长。

    凌珩也将自己的灵力透过两人相接的唇齿,探入曲轻歌体内,帮助她镇压安抚那些暴躁的灵力,使得温顺的灵力能被她更好的吸收。

    两人身上的功德金光随着他们身躯的靠近,远远一看,似乎也交融在一起,不分彼此。

    随着膨胀的灵气的疏导,经脉丹田力的胀痛得到缓解,曲轻歌不正常的体温降了下来,苍白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周身躁郁的气息也渐渐平复下来。

    修为在她的有意压制下,也从虚高的化神,降落下来,但是因为她体内的灵气量实在太多,最终她的修为也只能被她给压制在元婴后期,无法再低了。

    在两人的头顶之上,劫云感应到底下稳定的气息,不曾想那道气息突然被一个什么物体给笼罩了,瞬息消失不见,无论怎么找都找不着了,顿时让它气恼不已,最后只能晴空打了几个响雷泄愤,随后不甘地散去了。

    “咳咳……你们两个还想亲到什么时候?”

    一个略显尴尬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惊得曲轻歌瞬间从凌珩身上爬起身,不曾想凌珩环在她腰间的手还没放开,还被她起身的动作惊得下意识搂紧,使得她刚起身到一半又摔回去了。

    两人一起转头一看,周围居然围了一圈看热烈的大能,以曲轻歌灵敏的耳力,她都能听到有些人在小声议论她干得好,喜欢就该直接扑倒,有些人在嫌弃凌珩,恨铁不成钢地说他怎么就不知道把握时机反攻什么的,还有些人在感叹现在的小年轻太性急了,这大庭广众地。

    你们敢不敢说得大声一点,大家最低的都是个元婴修士,也就是我一个刚晋级的,全都耳力好得很,不用传音之术,把你们说得在小声我都能听得到好嘛!

    曲轻歌趴在凌珩身上,与周围那些看热闹人士大眼瞪小眼,气氛一阵静默。

    谜一样的尴尬……

    “走走走,都走都走!修罗族都打完了,一堆人围在这里干什么?几千岁的人了还看人家小年轻的亲热,害不害臊?赶紧走赶紧走,回去闭关修炼去,别围在这里挡路。”最后还是一位凌云宗的散仙长辈看不过去,赶苍蝇似地将那些外人赶走。

    “说得你个老鬼自己没看一样。”一位与那凌云宗的散仙长辈关系较为亲近的天羽宗散仙嫌弃似地说道。

    “哪儿那么多话呢?得了功德你们不回去好好炼化炼化,尽瞎凑什么热闹?!”凌云宗的那位散仙长辈广袖一甩,就将那嫌弃他的人给扇飞了。

    其他人见人家长辈都要恼了,也不再继续看热闹,各自告辞之后,便闪身离开了。

    转眼间,药王岛之上的人都走了个干净,只剩下几位凌云宗的长辈和还在地上的凌珩与曲轻歌。

    两人在诸位长辈们的目光之下尴尬地爬起,站定之后凌珩为避免长辈们误会曲轻歌行为不端,还想退开几步,与曲轻歌拉开一点距离,出言为她解释几句,却被曲轻歌扯住袖子不让走。

    他心下叹息,觉得自己今天无奈的次数真的很多,却总是没办法对着少女生气,随即只能正了正神色,反手握住曲轻歌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后挡住,自己则对着诸位长辈双手作揖,行了一礼,正色道:“还请诸位长老见谅,凌珩因心悦曲师妹,才一时失态,情不自禁未注意场合便做出此事,害得宗门名誉有损,今日之责,全由凌珩而起,也该由凌珩承担。”

    刚才曲轻歌晋级闹出的动静那么大,大家还能不知道事情真相?不过凌珩这么一说,就等于是将锅都自己背的意思了。

    “哈哈哈……凌珩小子不必如此惊慌,不就是亲嘴被人看了嘛,又不是……”一位锦衣矮胖的中年男子笑呵呵的地调侃到一半,就被一旁的素衣高挑的妍丽女子一巴掌拍在脑后,将那未尽的话语被迫吞回去。

    “胡咧咧什么?任务都完成了,赶紧回宗养伤了!”

    女子打完人转身就驾云而去,男子顿时什么都顾不上了,赶忙也施术腾空而起,追着女子的身影一同飞远,边飞还边求饶道歉:“老伴啊!老伴,我知道错了,别生气了,老伴……”

    走了一队,其他人也陆续对着一脸欣慰笑意地对着凌珩表示了支持之意,紧接着就离开回宗门去了。

    最后一位离开的是霜渊尊上,他将手中的一个圆盘交给凌珩,却是对着曲轻歌说道:“你已晋级元婴,雷劫随时会落下,此乃天机盘,可短暂掩盖天机。带着它,可让天道探查不到你,暂时也不会降下雷劫。”

    说完,他也化为了一阵暴雪,消失在原地,一时间,整个岛上就只剩下了曲轻歌和凌珩两人。

    凌珩见曲轻歌沉默地看着自己,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低声道:“走吧。”说着,他召唤出飞剑,就像要带着曲轻歌离开,却又被她扯住。

    “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曲轻歌抓着凌珩的手不自觉用力,紧张地受不住力道,将他的手都握红了还不知自。

    “什么话?”凌珩一脸不解,执意装傻到底。

    “就是你刚才跟长老他们说的话。”曲轻歌不再叫凌珩师叔也不再用恭敬的语气跟他说话,反正凌珩刚才都叫她师妹了,也算是自降辈分了,如今他们不再是师叔侄关系,两人间的阻碍在她看来也是不存在了。

    凌珩见躲不过,又是无奈一叹,再次揉了揉曲轻歌的头顶,语重心长道:“那是应付长老们的话,你还小,尚且不懂得……”

    “谁说我不懂了!”曲轻歌高声打断凌珩的话语。

    她那双潋滟的桃花眼从未有一刻是如此明亮,深呼吸一口气,曲轻歌上前一步踮起足尖,双手捧住凌珩的脸,双眸认真地注视着他的双眼,两人两双相似的桃花眼相互对视。

    时间似乎在这一瞬间静止了,风停止了流动,草儿停止了摇摆,青山映衬绿水,花红照映柳绿,曲轻歌的眼眸之中倒映着凌珩的俊颜,凌珩的眼眸中也倒映着曲轻歌的丽颜。

    他瞳孔微微一缩,耳边回荡着曲轻歌那娇软的嗓音,所诉说的那郑重而真诚的话语,久久不散。

    “凌珩,我心悦与你,曲轻歌爱慕凌珩,你听懂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