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98.第一百九十八章 会议结束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单凭你一人之言,空口白话地说海族没有与那修罗族勾结就没有, 如何能叫人信从?怎么说你们都得拿出点证据或者是诚意吧!”

    莫池才不管曲轻歌所言是否属实, 他只是不愿看到凌云宗之人好过罢了, 且他心中还有另外一层打量, 这个曲姓弟子乃是凌云宗弟子,如今又成那海族公主,免不了会借着海族给凌云宗带去许多利益。

    不说别的, 光是用她的名头跟海中的诸位霸主打声招呼, 便可让凌云宗往来于大海之上的商货船只不受海底妖兽的袭击, 获得巨大利益, 这么大的一块饼, 别说他, 在场之中谁都想咬一口,只是只有他肯站出来争取罢了。

    “你要什么证据?或者说诸位掌门想要什么证据?”曲轻歌直接冷下脸,语气莫名, 真当她看不出这人心中的那些小算盘?当她前世那几年的官是白当的吗?

    “公主勿恼,本宫倒是觉得莫池道友所言有理, 你们海族拿不出有力证据,证明你们的清白, 我等与你们合作,也心中不安,毫无信任可言的双方合作, 其中有多大的隐患, 我相信公主一定能想得明白的。”公孙铃语轻言细语地出声, 却并非是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而是站在莫池掌门那一边,给曲轻歌等人施加压力。

    美目无意间又撞见玄寒专注地盯着曲轻歌的目光,再看那鲛人少女身上除了鱼尾之外仅着一件抹胸小衣遮体,周身/诱/人的曲线毕露,那大片露在外头的娇嫩肌肤莹白如玉,碍眼得很,这小蹄子是想要勾引谁?

    哪怕公孙铃语心中嫉妒得恨不得生吃了曲轻歌,可脸上的神情依旧淡雅冷然,如同那九天玄女一般,高贵清冷,不染尘埃。

    可是,这位‘仙子’真的不染尘埃吗?

    苍宜春脸上的笑意变得玩味起来,手中折扇一展,轻轻掩盖在嘴前,身子向着玄寒那边倾斜而去,‘小声’私语道:“公孙大妈又为了你这俊俏小公子吃飞醋了。”

    “……你不出言,无人当你哑。”玄寒默默侧了侧身子,离苍宜春远了点,试图向人表示自己并不认识此人。

    “唉!我说,你这护短狂,你门下弟子都被人如此不要脸地合伙欺负了,你看在眼中,竟然还坐得住?”苍宜春看着玄寒淡然的模样,手中折扇都忘了摇,惊奇道。

    “此时身份不合适,若有需要,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这次玄寒倒是肯正面回答苍宜春的问题了,不过那是传音而去的答案,他口中并未出声。

    那头的公孙铃语听到苍宜春的‘窃窃私语’,转目狠狠瞪来,脸色隐隐泛青,这个场合她不适合对着这个人发作,只能对着这个总是让人不爽的苍宜春翻了一个白眼,娇哼一声,转头不再理他。

    而有了苍宜春变相的提醒,曲轻歌也恍然知晓了公孙铃语从一开始就针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

    公孙铃语如今修为乃是化神中期,却已经六百余岁了,而玄寒宗主修为同样为化神中期,可年纪不过二百出头,那女人足足比她家宗主岁数大了三倍,这年纪,做人家的祖宗都使得,苍掌门所言的‘大妈吃小公子飞醋’还真是客气了。

    场中有了莫池与公孙铃语打头阵,其他心中有所思量的门派也渐渐出言,甚至就连那些中小门派之人都想上来插一脚分一杯羹,曲轻歌就那么不言不语,冷漠地看着那些人堪比修罗族贪婪丑恶的嘴脸。

    不像她身后的两位散修海族,哪怕多年来修养再好,都被气得脸上隐隐发黑,若不是碍于公主的命令,他们早就对这些贪婪的人族不客气了,即便如此,他们周身那澎湃如潮水巨浪的气息也隐隐溢散而出,场中的气氛渐渐染上几分沉重。

    直到大家都渐渐感受到这股沉重气息的蔓延,才惊觉自己竟是被利益所惑,忘记了那位公主身后可是站着两尊大佛的,一时间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人人都那眼瞧着曲轻歌的脸色,看她是何反应?

    “你们说完了?”曲轻歌见他们终于安静了,也不管身后两位对这些人隐隐透出的威胁,悠闲地出言问道。

    随即她像是站累了一般,径直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一把椅子,也不管他人的目光如何,直接自己就坐下了,一手胳膊肘撑着座椅扶手,掌背折叠,撑住歪斜的脑袋,像是看了一场好笑的笑话一般,玩味地看着那些端坐在殿内的尊贵掌门与长老们。

    “你们是否忘了一件事,此时是你们人族求着我海族寻求合作,可不是我们海族上赶着求人族的合作,海族常年生活与海中,修罗族大部分族人并不适合入海,只要我们海族遁入深海之内生活,人族的死活又与我们何干呢?”

    所以说白了,海族大部分妖完全可以避过这场灾祸,他们甚至还能全族迁移,搬到其他没有修罗族的世界中去,最终被独自留下的人族就要经受陆地之上的妖族与修罗族的共同进攻,可谓是腹背受敌!

    若是一着不慎,很有可能全军覆没,哪怕是有了其他界的援军,那也会损伤巨大,伤亡惨重,说不得泉宇界就会因此灭顶之灾,而掉落世界品级,甚至落入不入流世界行列。

    说是如此说,可熟悉曲轻歌的人自然知道她是绝对不会放着人族不管的,可在场之中熟悉曲轻歌的那一小部分人却都是站在她这一边的,自然不会去拆她的台。

    而余下不熟悉她的人自然不可能知道她所言只是为了吓唬他们的,所以倒是被她这番言论唬住了,一个个面面相视,心中想到那后果,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还请公主殿下别为了那几个蠢货气恼,我天魔宗自然是信任你们的,此番我们该一齐为了如何对抗修炼与那些陆地之上的妖族所商量对策,而不是内部争吵闹矛盾。”天魔宗的掌门阎堀趁此机会出口调和气氛,既缓解了曲轻歌的怒火,也为他天魔宗在海族来人面前争取了些好感。

    曲轻歌自己不用说,肯定是偏向凌云宗的,可那几位海族之人可没什么人族的正邪观念,只要谁能得了其的好感,那自然就能得到他们的相助,很简单的换算题,他还是会算的。

    “不错,我等既然要结盟,那自然会全心信任自身的盟友,若有谁意图破坏离间我等盟友间的关系,少不得要让人怀疑几下其真实用意。毕竟,妖族内有修罗族的背叛者,也难保人族这边没有。”

    玄寒猛地站起身,冰冷地扫视了一圈之人,郑重表明凌云宗的立场,摆明了要给曲轻歌撑腰,若有谁再敢以身份或者修为压迫曲轻歌,那便是想要与他凌云宗作对!与整个人族作对!

    好处没拿到,还差点惹得一身腥,之前蹦跶得最欢的那几个也消停了下来,话题在几位身份最高之人的引导之下,渐渐回归了初衷。

    “妖族支系庞大,数量众多,哪怕是陆地之上的妖族之内,也并非是所有族系都在与那修罗族与虎谋皮,可此时战役已起,我等必须先行派出部队抵抗住妖族的进攻再行商议其他事宜。”凌云宗的某位太上长老说道。

    “是极,妖族这边还是妖族自行解决为好,这部分之事,便劳烦公主了。”佛宗的悟心大师对着曲轻歌有礼地点头。

    面对态度良好之人,曲轻歌自然也会回报以自身的礼数,对于悟心大师的拜托,她也干脆地应答:“这是自然,陆地之上的妖族那边海族自会去排查,如果确定,我们会对其劝和,我相信,妖族内部肯定不排除不明状况被其他狡诈妖族所怂恿的无辜妖族,我等不能错放过任何一位罪人,也绝不冤枉任何一位无辜者。”

    “至于修罗族这一边,就遵照我们之前所布下的防线准备即可。”

    最终的会议经过各种波折之后,总算圆满结束,各宗之人散会后均立马赶回自家宗门,曲轻歌自然是带着两位海族散仙,跟着凌云宗之人一同回去,而那些被她所救下的药王岛幸存者,则被留在佛宗之内,好生安顿。

    回程途中,曲轻歌有幸做上玄寒宗主的座驾之内,或者说凌云宗之人全都坐着宗主的座驾回宗,由三十六匹麒麟马所拉的庞大车架犹如一座小型宫殿一般,里头有书房有卧室有厨房有花园,装下几十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曲轻歌此时正与玄寒宗主于书房之内对弈,那两位海族散仙被她请去休息去了,可她却并未恢复人形,而是依旧保持着鲛人外形,与玄寒边交谈,便对弈。

    她细致地为宗主讲述自己再药王岛之上的事与逃生过程,其中不可避免地讲到了自己在海皇秘境中鲛人族的传承秘境之内的所见所闻,也算是解释自己对于修罗族的了解来自于何处。

    一边口上说着,她还一边趁着宗主在认真听自己的讲述而分心之时,接连‘吃’了对方好几颗黑子。

    等玄寒回过神来之时,却见自己手下的黑子已经被白子围困地溃不成军了,他无奈地摇摇头,索性丢了手中的棋子,道:“我输了。”

    “嘻嘻…多谢宗主承让。”曲轻歌笑嘻嘻地拱手说道,兵不厌诈,她并不觉得自己让玄寒宗主在分心之下输了自己有什么心虚之感,反而自得不已。

    玄寒也愿意包容宗内弟子的这点小机灵,也并不计较,一局棋局下完,曲轻歌的事也交代得差不多了,此时他该考虑如何派遣宗内弟子前去前线作战,与布置凌云宗对抗修罗族的战线防护了。

    凌云宗在外游历的弟子们已经被紧急召回了,此时除了距离宗门太过遥远的弟子们还在赶回来的路上之外,其余弟子已经大部分都回归宗门,等候宗门安排指示。

    曲轻歌作为凌云宗的核心弟子,自然也是跑不了自身的责任的,这也是她会跟着玄寒一齐回去的原因之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