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92.第一百九十二章 渡劫雷劫(营养液一万五千五加更)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葛…嗝!…葛青。”曲轻歌所伪装的葛青傻兮兮地笑着回答道。

    她之前发现那位被媚离仙子所‘勾/引’的药王宗师兄居然是一位披着人皮的修罗族,虽然心中惊诧万分, 却仍是不愿看到同为人族的媚离葬身外族之人口中, 成为填补其能量的口粮。

    这才在情急之下, 再次换上了幻面, 施法将身上的衣物变为男装,还开封了一坛酒,往自己身上泼洒, 用灵力逼出脸颊之上的两抹红晕, 装作醉酒迷路的样子, 冲上去阻止那修罗族即将出手的恶行。

    好在可能两个人对于那修罗族来说有点棘手, 一被葛青打断之后, 那修罗族便迅速将裂开一半的人皮穿了回去, 脸上带出一抹恰到好处的友善笑意,对着媚离道:“这位小兄弟似乎是迷路了,夜晚寒冷, 丢他一人在外也不是我们岛内的待客之道,还请劳烦师妹帮我将他送回他宗门的居住院落吧。”

    “这是自然。”媚离已经被葛青的面容所勾起了兴趣, 自然不会放过一个那么好地跟对方相处的机会,她主动上前伸手扶住葛青, 与那位药王宗的师兄一人一边,带着醉醺醺,走路尚且不怎么稳当的葛青回到沧澜派的院落前。

    感受到一路上媚离那双扶在自己身上的玉手似有若无地摩擦, 曲轻歌心底微微发紧, 感觉自己全身简直像是爬满了蚂蚁一般, 哪里都难受。

    见他们一行人即将到达沧澜派的院落,曲轻歌装作回到熟悉的环境,情绪瞬间兴奋起来的样子,挣脱了媚离与那位师兄的搀扶,兴高采烈地向着院落大门跑去,高兴地大喊一声:“我回来了!”

    那声音极大,瞬间就惊动了院落之内的人,见院子里面亮起灯火,身为魔宗弟子的媚离也不敢一人待在正道宗门的驻地之内,谁知道那里面有没有几个死脑筋一心想要除魔卫道的傻弟子见到她后,会不会对她动手呢?

    她只有一个人,可打不过对方那么多人!

    心中默念着来日方长,媚离目光恋恋不舍地在葛青脸上扫了好几眼,听见已经有脚步声靠近,她匆忙对着葛青行了一礼,道:“既然小公子已经回到了贵宗院落内,那我便不再多打扰了,就此告辞!”

    话落,她立马转身离开,一刻都不敢多停,而原本站在曲轻歌身后的那位药王宗师兄早在不知何时,便已经消失不见了。

    “嘭!”地一声轻响,沧澜派的院落大门猛地被打开,开门的弟子不耐烦地看着外面孤零零站着吹冷风的葛青,低声喝道:“你谁啊?!为何在我门派院落外大喊大叫?”

    “我……我谁?我是葛青啊!嘻嘻嘻……”听到开门弟子的问话,葛青迷迷糊糊地指着自己说道,随即又傻笑起来。

    嗅到他身上浓郁的酒气,那弟子嫌弃地皱起眉,心中不耐,表面上却还要耐着性子询问道:“这位道友乃是何门何派之人,若是迷路了,我们可派人送你回去。”

    开门的弟子还是有一点眼力的,他看不透葛青的修为,且葛青身上的衣着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货色,却又不是这药王岛弟子的服饰,那么他最大的可能就是其他宗门的弟子。

    看他那副样子,应当是在晚宴上年少贪杯,结果喝醉了,神志迷糊,所以找不到自家宗门在哪了。

    “我…嗝!…我忘记了,嘻嘻嘻……”面对只会傻笑的葛青,那开门的弟子心中无奈,身后见他迟迟不归,而走来查看的另一位弟子见状问道:“怎么回事?”

    “师兄,这人……”才起了个话头,一旁突然传来一道惊愕的嗓音:“师弟,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两人转头看去,见凌云宗的商祺仙子匆忙跑了过来,扶住那位摇摇欲坠的少年,关切地问道:“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怎么醉成这样?!”

    “抱歉!我师弟没给两位道友添麻烦把?”容月儿牢牢扶住葛青,转头对着沧澜派的两位弟子歉意道。

    “无碍,商祺师姐还是快点将令师弟带回去休息吧,他这喝得那么多,明日怕是该头疼了。”开门的弟子无所谓地摆摆手,示意醉酒的葛青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什么麻烦。

    “如此,我便想带着我家不争气的师弟回去了,下次有空我再前来登门拜访贵派。”容月儿于对方寒暄几句,便半扶半抱着葛青往回走去。

    “其实那位师弟醉成这样,能自己走到这里也算是了不起了。”后来的弟子见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隔壁的院落大门内,自言自语地呢喃了一句。

    原来凌云宗与沧澜派两门之间的院落正好就在隔壁,而醉酒的葛青正站在两个院落中间叫喊,若不是他们沧澜派这边开门开得快,其实也不能算葛青走错地儿,这位沧澜派的弟子才会有此一说。

    “师兄,你在说什么呢?”开门弟子无奈地转头看想自家师兄。

    “没什么,快点回去睡吧,今晚好累,就不修炼了。”他师兄摇摇头,搂紧了身上的外衣,转身回去了。

    那开门的弟子见人都走了,也摇摇头,将门关上,跟着他师兄回去休息了。

    另一边的曲轻歌被容月儿带回去,一进大门,遮挡了身后之人的视线之后,曲轻歌立马一扫之前醉醺醺的迷糊状态,眼神变得清明,她对着容月儿感激地笑笑,还调皮地躬身行了一礼,郑重道:“多谢月儿解围之恩。”

    “你去哪了?怎么突然就装成这副模样,还传讯让我出去接你?”容月儿跟在曲轻歌身后,随着她走进她的院子内,边走边问道。

    “先前不是与你说了我遇上一位故友了吗?我此行便是去与那位故友重逢了,可回来的半路上遇到……”曲轻歌简略地将那披着人皮的修罗族的事说了一下。

    容月儿听后眉心紧拧,沉声道:“这药王岛之内究竟还隐藏着多少披着人皮的修罗族!怕不是整个药王岛之人都是修罗族吧?”

    “这倒也未必,今日我接触了那么多药王岛之人,可也就长德与方才那人身上的气息有问题,其他应该还能确定是人族。”曲轻歌反驳道。

    “你如何能确定?”不是容月儿要怀疑曲轻歌,而是曲轻歌的判定从始至终都是凭借着那他人感知不到的气息和暗地里的试探,说实话,光凭这些东西根本无法取信他人。

    “我相信我的感知!”曲轻歌点点自己的鼻头,对着容月儿坚定地说道。

    还有一句话她未与容月儿说的是:她相信着有着海皇血脉的鲛人感知!

    深海鲛人的感知力比之人族强大数万倍,若如此强大的感知力都能出错,那她也只能认栽了。

    容月儿看着如此自信的曲轻歌,一时无言,其实她心中还隐隐有个忧虑,若是回到宗门后,没有可靠证据,宗门不相信他们的说辞怎么办?

    “无需杞人忧天,你别忘了她识海中还带着六个老家伙,今晚之事,那六个可都见着了,有他们出面作证,便是最好的证据了。”容月儿识海之内传来一道淡淡的安慰话语,瞬间点醒了思维陷入困区的她。

    “算了,我们现在想再多别的都无用,还是想想该如何在看完墨韵尊上的渡劫大典之后,顺利脱身回宗吧。”

    ————————————

    空旷的平地之上,布满了各种大型防御阵法,天际阴暗,浓厚的乌云沉甸甸地笼罩而下,轰隆隆的雷声闷响让人颇觉烦躁,纯白雷龙在乌云中翻腾不休,蠢蠢欲动地想往下戏耍。

    乌云笼罩之下,一人身着广袖素衣,独身负手立于气势汹涌的雷云之下,三千鸦羽长发披散于身后,被风吹拂着不断在其背后飘舞,广袖也不断猎猎作响。

    面对雷云的威胁,他俊雅温润的面容上一派淡然神色,似乎即便是天崩地裂,也无法撼动他分毫。

    此人便是药王岛太上长老——墨韵尊上,而他此时正准备渡过修士最难渡过的一道劫数,渡劫雷劫!

    周边数百里远之地,凌空站满了诸位前来观看渡劫雷劫之人,曲轻歌等人也身在其中,她与容月儿带着凌云宗的几位一同前来的亲传弟子立在药王岛所准备的飞行法器之上,与那雷劫之地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凌空观看墨韵尊上的渡劫之行。

    “轰隆隆……”雷声轰轰,劫云还未劈下,便开始渐渐缩小。

    这并不是劫云在消失的预兆,反而是其在积蓄力量的表现!

    渡劫雷劫,乃是所有雷劫之中,仅次于飞升九九天劫的□□天劫,若能成功渡过,那便意味着修士踏过了前期的所有劫难,只差最后一步飞升天劫,便可成功飞升仙界,羽化成仙!

    而若失败,便直接身死道消,渡劫的修士只能被迫兵解,转世重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