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90.第一百九十章 晚宴争吵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究竟怎么回事?”虽然配合着曲轻歌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可说实话, 容月儿到现在还没完全弄明白他们只是来参观个渡劫大典, 怎么就突然变得四面楚歌起来?

    “之前在海皇秘境之中我有幸进入过异族战场, 与那修罗族人交战过, 认得他们的气息。你也知道我天生五感强于他人,对于特殊的气息之类的更是敏感,先前一靠近那长德, 我便察觉其气息不对, 似乎与那修罗一族有些相似, 可光凭气息并不能确定其就是修罗族, 或者与修罗族有关, 所以我故意靠近他, 想再确认一把。结果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曲轻歌唇边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对于修罗族,她最恨的便是乌浪浪‘死’在她面前的那一幕, 就算那并不是真的,可生生看着友人为救自己惨死, 是个人都永远无法忘怀,也从那时起, 她便牢牢地记住了修罗族那独特的气息,阴暗的,嗜血的, 带着永远填不尽的贪婪食欲, 令人作呕的气息!

    一靠近那长德, 她便有些条件反射的反胃,那熟悉的令人厌恶的气息云绕鼻尖,让曲轻歌差点忍不住当场抽剑砍死长德。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跟我卖关子?”容月儿捏了曲轻歌的小脸一下,直接把她脸上的笑给扯扭曲了。

    曲轻歌拍开容月儿不安分的手,无奈道:“我发现了长德对我有食欲,他看着我的眼神,并不是看着同为人族的正常目光,而是一位饥饿之人看到满桌美味佳肴的贪婪之色,很遗憾!我就是那桌上的菜。”

    “哈哈哈……你是菜,那我们是什么?肉吗?”被曲轻歌这诡异的形容逗笑了,可容月儿脸上笑着,心底却隐隐沉重。

    经过曲轻歌这么一说,她其实也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前一次她来这药王岛之时,乃是十几年前了,那时岛中是一片祥和之色,可这次前来,岛内还是同样的祥和美满,似乎此岛就是一处人间中的世外桃源一般。

    人们和谐共处,没有争斗,没有矛盾,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可别忘记了,药王岛本身是个宗门,一个宗门内,无论再和谐,所以弟子都不可能没有矛盾,没有竞争,哪怕是良性的竞争,这也是存在的。

    所以一件事物,有时候没有问题,便是最大的问题!

    修真界之内的争斗远比表面上的竞争还要残酷,抢夺机缘,杀人夺宝…等事例屡有发生,修士们为了获得修炼资源,登上那绝顶之位,各种勾心斗角,阴谋诡计。

    也就是她们这些出生大宗门的弟子命好,从初始就得了宗门大力栽培,才无需自己去为了一点点可怜的资源而费尽心机。甚至有时还得灭绝人性。

    知道容月儿笑得那几下只是为了缓解气氛,曲轻歌也不理,继续说下去:“我一发现那长德有问题,便立马通知了我师尊们……”

    当时曲轻歌察觉了长德的异常,心中还隐隐猜测出了什么,心惊之下立马联系识海中的六位师尊,这种大事也立即引起了师尊们的重视,擎天师尊更是当场将神识散出,一部分锁定在长德身上,一部分散布在曲轻歌周围,帮她警戒。

    曲轻歌不过金丹修为,就算她的神识已经强大到可以与元婴相媲美的地步,可在人家的地盘上不知还隐藏着多少高阶高手,她这点神识若敢探头,绝对是被人绞杀的下场。

    即便是碍于大庭广众之下,对方不好动手,那也会打草惊蛇,为他们此行增加几分危机,她身后还有自家弟弟与几位师弟师妹们需要保护,不能因一时冲动将他们推入险境。

    之前一直到将他们送到此处院落之内,对方一直都没有异动,直到他们将原本院中的侍女换成自己所带的战奴,且他们一行人还聚在屋内谈话,这才引来了窥探,而发现了有人偷听的擎天尊上也立马将此事告知曲轻歌。

    好在那道窥探身影是在曲轻歌将人赶出去后才出现的,之前她对师弟师妹们的那一番警告话语倒是未被人给听了去。

    如今他们也算是初步打消了对方的怀疑,现在该想的是,下一步该如何动作。

    “我们先保持正常客人的本分,默默观察,若是观礼之后还未发生任何变故,我们就正常地离开,回归宗门之后将此事告知宗主与长老们。不过也要随时准备撤离,一有不对我们就跑,毕竟此地以我等之力,根本无法撼动,硬碰硬只会白白枉送性命,得不偿失。”

    曲轻歌更能审时视度,她一眼看清他们此行其实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凶险,毕竟对方在此地隐藏多年,不至于为了一次渡劫大典而贸然暴露己身,所以只要他们不露出什么异常,就有很大几率能顺利脱身回宗,等回宗之后,有了宗门庇佑的他们,还怕什么?

    “我自然懂得,我们此行最重要的是要将此机密带回去,告知宗门,好让门中有个准备,若是那修罗族有何阴谋,我们也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容月儿肃然点头。

    等她们二人从屋内走出,面上便又是一对表面和谐,背地里暗暗较劲的同门师姐们,两人为了膈应对方,还特地选择了一南一北两个小院落,一幅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

    可若仔细探查,便能知道这两座院落刚好能将中间七位弟子所住的院落包围起来,若是哪一人出了事,她们都能保证有一人能最快赶去救援。

    至于为何说是中间七座院落?

    那乃是因为曲轻弦被他姐姐抓去和她居住在一个院子内了,余下的院落自然就少了一人居住。

    药王岛的晚宴布置地极为盛大,此行受邀前来观礼之人,除了凌云宗的人之外,还包括了其他二阁、三宗、四派、五门、六家之人,基本上能来的全部都来齐了。

    正邪不两立,那安排晚宴之人也知为了晚宴的正常进行,正道宗门与邪道宗门最好还是别安排在一起了,所以直接造成了正道的坐在一边,邪道的坐在另一边。

    时人以左为尊,正道宗门来客正好被安置在左边,这让见到诸多邪道宗门之人而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正道之人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而邪道之人离经叛道,倒是不怎么在意坐哪边比较尊贵一点,这在他们看来都是正道之人自己给自己定下的各种繁杂的条条框框,他们才不愿去遵守呢!

    不过相互对持而坐的双方□□味依旧浓重,只是大家为给药王岛一个面子,才没闹起来而已。

    “哈哈哈……我药王岛上墨韵尊上即日将渡天劫,特邀诸门派前来观礼,老朽在此,便多谢诸位的赏光前来了。”药王岛岛主,墨天举起手中杯盏,苍老的脸上挂起亲和的笑意,向着诸位来客敬酒。

    “墨天岛主客气了,能来药王岛上观礼,乃是我等之福分才是。”九音阁的凌月仙子带头端起酒杯,回敬墨天岛主。

    “你们能来,那确实是你们的福分。我等可来,乃是因与药王岛情谊深厚,自然有何事都会被邀请,可不能将来一次药王岛当成什么天大的福分,见识浅薄并非尔等之错,可若见识如此浅薄还出来丢人现眼,那可就是你大大的不是了。”正坐在九音阁对面的万鬼阁的鬼娃仙子轻掩红唇,嘲讽地娇笑道。

    “你……”凌月仙子脸色一变,正想回嘴之时,佛宗的了尘大师轻缓地道了声佛号,劝慰道:“两位女施主,我等上门乃是客,为主人颜面,请勿起争执。”

    “哟~小和尚长得可真俊,可要来姐姐怀抱,让姐姐来好好疼爱你啊!呵呵呵…”不想了尘的出言劝慰竟是引来了合欢们媚离仙子的调戏。

    就算遭遇露骨的调戏,了尘也神情未变,依旧还是那副圣洁悲悯的模样,正色回应道:“出家人不可犯色戒,还请媚离施主慎言。”

    “怎么?媚离仙子屋内那一堆男宠还满足不了你,让你饥渴地见到个男人就勾搭,这是有多缺人?”一向与合欢门不对头的玲珑门季雅仙子也按捺不住,出言讥讽道。

    合欢门与玲珑门内同是修女居多,可一个修魔一个修道,合欢门靠采阴补阳之术修炼,而玲珑门下弟子却靠与其他大宗门联姻来保持地位,一方看不起对方当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另一方看不起对方行为放/荡,两者间的恩怨由来已久。

    这头见又吵起来的了尘转头看了一眼首座之上对于下首来客的争吵无任何表示的墨天岛主,又见那几位仙子没有罢休的意思,正想再出言劝和一句,肩头便按上来一只手。

    侧头一看,却是与他相邻而坐的天羽派核心弟子高立轩,“高施主有何事?”

    “唉?你这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高立轩好奇地看着了尘,怎么都无法相信,这位呆头呆脑的和尚就是下一任佛子的有力候选人?

    “明白什么?”了尘一脸莫名。

    “兄弟,你这一看就是在山上待太久,待傻了,难道你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女人的事,男人少管吗?特别是在几位美女吵架的时候,你最好还是不要掺合进去为妙,免得一不小心被她们当了那炮口下的灰尘,轰成渣渣!”高立轩摇头晃脑地对着初次下山,某些方面尚有些‘天真’了尘说着一通歪理。

    说完他还奇怪地转头四处看看,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可又找不到那道视线所在,算了,可能是因为他长得太帅了,人家才忍不住多看几眼吧。

    “原来以此,了尘受教了,多谢高施主赐教。”了尘仔细思索一番,发觉确实是在他方才出言劝慰之后,才引来了另外两位女施主的争吵,顿觉高立轩之言有礼,随即一脸感激地道谢。

    “师兄。”坐在高立轩身旁的一位锦衣少年拉扯着他的衣袖,弱弱地叫道。

    “作甚?”高立轩成功忽悠了一个大和尚,正处于自信心爆满的状态,见他家小师弟叫自己,还心情甚好地转头笑眯眯地问道。

    “您看看大师那张正直的面容,良心不会痛吗?”正义的小师弟看不过去高师兄又去乱忽悠人,义正言辞地指着了尘真诚感激的面容,对着高立轩痛心疾首道。

    “呃……”高立轩看看了尘,呆萌地眨眨眼,又看看自家师弟,突然夹起一根鸡腿塞进自家师弟口中,笑得‘慈祥和蔼’地说道:“师弟你肯定饿了吧,来多吃点,小孩子吃得多才能长高高哦~!”

    “唔唔唔……”被塞了一嘴鸡腿的小师弟只能含泪吃下整只鸡腿,不敢再对师兄的所作所为发表任何意见。

    “噗嗤!”两师兄弟闹出的笑剧还是引来了旁人的关注,听到笑声,高立轩眼神凶恶地转头看去,就见一位陌生的昳丽少女正看着自己笑得开心,原本涟漪妩媚的桃花眼都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儿,格外的漂亮可爱。

    “嘿嘿嘿……”高立轩挠头对着昳丽少女憨厚一笑,随即立马转头埋头吃菜,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可心底却划过一丝疑惑。

    为何他心中总觉得那陌生少女身上有些熟悉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