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89.第一百八十九章 惊人隐秘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每隔一小段距离,药田中就站着一位身着纯白色衣袍的药王岛弟子, 他们正伸手掐诀, 或是召唤出雨露、或是召唤出清风、或是召唤出阳光, 甚至召唤出烈火, 降临在欣欣向荣的各种药田之内,滋润其中的灵药们。

    感觉头顶上覆上一层阴影,正在照顾药田的弟子们抬头一看, 正好看到长德领着其他宗门的客人们向着岛内而去, 不由得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 一切都是如此地美好。

    “贵岛真是漂亮。”曲轻歌不由笑着感叹道, 潋滟的桃花眼闪亮亮的, 白皙的笑脸微红, 一派天真的神色。

    “谢曲仙子夸赞,我们药王岛上别的不说,就是那海岛的风光还真是别处没有的, 且就算有其他风景优美的海岛,也无我岛上这成片的药田……”长德脸上挂着自豪的笑意, 一幅自得的模样,向着曲轻歌介绍着药王岛的景色。

    曲轻歌一幅听得入了神的模样, 似乎丝毫没注意到长德看着自己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食欲!

    容月儿只是扫了他们两个人一眼,便转头一心欣赏地下风景,不愿再多看一眼, 她总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两只摇着大尾巴的狐狸硬要把自己装成小白兔, 去套路对面的狐狸, 不过是一只狐狸的身份似乎被对面的狐狸察觉了,另外一只狐狸还是被认为是小白兔而已。

    仙鹤一路拉着凌云宗众人向着药王岛上所准备好的待客之所行去,这是一座古朴雅致的大院落,里面还套着十几个小院落,凌云宗这十人加上所带的战奴与护卫,全部住下了都绰绰有余了。

    “此地便是岛中为诸位贵客们所准备的院子了,其中安排了侍女照顾诸位的饮食起居,希望此行能让诸位贵客宾至如归。”

    长德引着凌云宗众人走进院落之内,简略地为他们介绍了各小院落的布局,随后见凌云宗众人没有什么事吩咐,他便掏出一枚传讯玉符,双手捧着递给容月儿,诚恳说道:“此行若有何招待不周之处,请诸位尽管来找我,此乃我的传讯玉符,不论何事,我都会立马刚来为诸位解决的。若诸位贵客无其他事情吩咐,那长德便先告退了。”

    “有劳长德道友了,你请慢走。”容月儿有礼地回了一礼,起步迎送长德离开。

    “晚上我岛内会在主殿之内设下晚宴,还请诸位贵客务必前来赴宴,商祺仙子应该知道主殿该如何走,若不认识路,可随意指派一名侍女为你们带路。”临走前,长德向着容月儿等人交代了晚上的宴会,将容月儿等人点头应下之后,才转身离去。

    曲轻歌他们等到自己所带来的战奴们赶到,让战奴们替换了原本药王岛所安排的侍女,十人一齐聚集在一个屋内,看似在商议该如何分配院子,实则……

    “轻歌,你是否发现了有何不妥之处?”容月儿率先问道。

    “嗯,我并不太确定,只能提醒你们,最近不要一个人落单行动,我们所居住的院落也尽量紧挨着些,好有个照应。”曲轻歌一扫之前伪装而出的天真神色,神色凝重地说道。

    “曲师姐这是……装的?”一位初次见到曲轻歌青年弟子惊愕地看着曲轻歌瞬间变脸,有些反应不及。

    “呆子,曲师姐的大名你没听说过吗?能获得当年核心弟子大比第二名的曲师姐怎么可能如此天真,你莫不是傻?”另一位明显与那有些呆呆的青年弟子相熟的娇丽女弟子一个巴掌照着那呆青年的脑袋糊下去,恨铁不成钢地嫌弃道。

    “师妹你打我作甚?当时我在闭关,又没有去看。”呆青年委屈地摸了摸后脑勺,像是一只受了欺负的温和大狗狗一般,那可怜兮兮的模样,竟是有点惹人心疼。

    “你……你别露出那副可怜相了好嘛!”一见到自家嫡亲师兄这副模样,瞬间气势汹汹的俏师妹就气弱了,捂着额头,有些无力道。

    “之前不过是临时想出的试探之计罢了,对了,除了弦儿与元德之外,我还未知晓你们的名字呢?”曲轻歌见眼前这对师兄妹只顾着打情骂俏,不得不出言将话题拉回来。

    没错,直到此刻所有人都聚在屋内,曲轻歌才发现元德也在此行的弟子之中,当年那位十六岁的少年早已长成成熟稳重的俊逸青年,可其傲娇的本性不改。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冷冷的,可有一旁更加冰冷的曲轻弦做对比,还是能让人看出此人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冷漠,不好接近。

    “我叫江幻雁,定枫尊者门下亲传弟子,这个呆子是我同师大师兄,名唤戴值,别号呆子。”江幻雁拍着身旁明明身材高大,却给人呆软好欺印象的温雅青年,介绍道。

    “我叫司徒清雅,司徒尊上门下亲传弟子,司徒家旁系子弟。”端庄有礼的贤淑女子抿唇一笑,端得是秀丽无双,一派大家闺秀之气魄。

    修真界中,能被称之为‘尊上’的修士一般都是合体期以上的大能,修士修为达至金丹便可被尊称为‘真人’,元婴期尊称为‘老祖’,化神期尊称为‘上人’,炼虚期尊称为‘阁下’,分神期尊称为‘尊者’,而合体期之上便统一尊称为‘尊上’,这是修真界内对于修为高端之人的最高尊称!

    “曲轻弦。”曲轻弦在自家姐姐的眼神示意下,施舍般冷冷地吐出两个字,然后就没下文了。

    不过众人听着他与曲轻歌极为相似的名字,与跟曲轻歌有几分相似的长相,再回想起先前霜渊尊上收徒时的盛大,也能知道这位是谁。

    “元德,霜寒尊上门下亲传弟子。”元德也是一幅冷淡的模样,但人家至少还知道自报家门,看道号便知,他家师尊与曲轻弦家师尊乃是同出一源,皆是以霜字辈命名道号。

    说起道号,曲轻歌想起自己再过几月,年满了二十周岁之后,也该由宗主亲自赐予道号,也不知届时自己会得到一个什么道号?

    核心弟子的道号由宗主代表着宗门为他们亲自赐予,这算是一种传承仪式,代表着他们的成人的同时,也是宗门准备将重担交到他们手中之意。

    余下的三位弟子分别是安齐林,连锋尚,何郁亮,他们各自的师尊均是分神期的尊者,听完他们的介绍之后,即便是连曲轻歌都不由得咋舌,他们还真是没一个身份简单的。

    “为了不误导你们,也为了不让你们不慎之下露出马脚打草惊蛇,我便先不详细说明我所发现的异常,毕竟这只是我一人的怀疑而已,尚且不确定真相。可你们也一定要记得不要放松警惕之心,防人之心不可无,此行还望师弟师妹们多多注意,我们最重要的是安安全全地回归宗门,而不是探索其他宗门内的隐秘。”

    曲轻歌最后警告了一声,才让这些人散了,出去各种选择合心意的院落居住,连带着曲轻弦也被她赶出去,独独留下容月儿与她两人。

    “此时没外人,轻歌妹妹可跟我说说你究竟发现了什么吗?”容月儿转身坐在桌前,端起桌上的水壶为自己和曲轻歌倒了一杯水,明明没见她的嘴唇动作,却有声音传入曲轻歌耳中。

    “修罗族。”曲轻歌同样用传音入密之术给容月儿传达了一个词。

    “你说什么?”容月儿瞳孔一缩,惊诧之下,话语不慎脱口而出,反应过来的她瞬间懊恼,正想如何补救,就听曲轻歌情绪激动地说:“师姐也太过分了,竟是撇下师妹自己与那药王岛之人谈话,出尽了风头,明明知道师妹乃是第一次来此地,不免有些不注意之处,也不提醒师妹一二,师姐是不是就为了看师妹出丑?”

    “你莫要胡说,我何事自己出风头了!”瞬间反应过来曲轻歌在干嘛的容月儿顺利接上她的话茬,装作被戳破小心思的恼羞成怒。

    “若不是,那师姐之前为何不早点让师妹出来,非要等到师妹的车架都落了地,才想起师妹来?”曲轻歌将一个娇蛮爱出风头的小姑娘演绎得如木三分,连同她搭戏的容月儿都不得不感叹,她这个挚友的演技简直……绝了!

    “你要这么认为就这么认为吧,我不与你争辩,可你得注意,此行我们乃是在上门做客,该有的礼节别失礼,否则回宗之后我看你如何与宗主交代!”容月儿似乎被曲轻歌的胡搅蛮缠弄烦了,直接冷下声,摆出师姐的架势。

    “哼!我自会注意,不用师姐多管闲事。”最终的话语终结在曲轻歌气呼呼地抱胸坐在容月儿对面的座椅上,她还幼稚地撇开头,表示自己不愿搭理容月儿。

    屋内一时静默下来,那偷偷躲在屋外偷听之人见探听不到什么有用之物,嗤笑一声“女人”,声音极其不屑,随即消散在虚空之中。

    “那人走了。”擎天尊上提醒道。

    “嗯,多谢擎天师尊相助。”曲轻歌在识海中回应道。

    “无碍,修罗族之事关乎整个三千界的安危,此时既然被我等遇上了,我们自然要出手相助。”擎天好脾气地回应,他是曲轻歌的六位师尊中神识最为强大敏锐之人,所以当曲轻歌第一眼察觉到长德的不对之处后,便立马请他出手相助。

    这些安身在核心弟子识海之中的尊上们虽然只会在其真正濒死之时出手相助,可若遇上那种关乎整个修真界的生死的大事,他们也会例外出手相帮,此乃大义,人人有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