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86.第一百八十六章 外宗请柬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诸位尊上均是实力高强之人,可惜弟子愚钝, 无法全然修习诸位之所长, 为大局考虑, 所以弟子只能选取几位弟子认为, 与弟子最为适合之人。今,弟子先在此拜谢诸位尊上的厚爱。”

    曲轻歌拱手对着安静停在自己头顶之上等候她选择的大能□□们行了一礼,先礼后兵, 为那些不被她所选中之人找了个台阶下。

    “此次弟子所选师尊为六位, 为白柔尊上、牧野尊上、乔诺尊上, 景晨尊上、清欢尊上, 擎天尊上。”随着曲轻歌的点名, 六颗水晶球从众多水晶球之中脱颖而出, 落在曲轻歌身前的地面上,一声清脆的水晶碎裂声响起,随即那封存在水晶之内的小人从中飞出, 化为六道仙气缥缈的身影。

    余下的水晶球则飞回到智慧之树的树枝之上,安静栖身。

    “弟子曲轻歌, 拜见六位师尊!”曲轻歌看着面前的六道身影,恭敬地跪下行了一个拜师礼, 这便算是确认师徒双方的关系了。

    “好孩子,起来吧。”白柔尊上素手轻拂,曲轻歌感到一股托力将自己扶起, 随即身子不由自主地站起。

    抬头看着这六位与真人同样大小的师尊, 不用于之前从水晶球里看到的缩小版, 打量着正常大小的他们,曲轻歌更能将他们的容貌看清。

    白柔尊上便是之前第一位在她面前展示水之剑道的蓝衣女子,牧野尊上则是第二位为她展示冰之剑道的蓝发男子。

    余下的乔诺尊上主修《九天毒经》,且此部功法便是他飞升前所创,还有什么师尊比得上自己所修功法的原创者呢?

    乔诺尊上是一位瞧着颇为阴邪的邪魅男子,他衣着打扮上与紫溟师叔有些相似,均是一身紫衣银饰的异族装扮,上衣有穿跟没穿没什么两样,可配合着他俊美妖异的面容,与幽紫色的眸子,却是将他整个人衬托地妖娆邪魅,犹如山林魑魅一般,邪异阴鸷。

    景晨尊上瞧着不像是位修士,反而像是一位光风霁月的贵公子,他擅长炼丹,不论是灵丹,毒丹,甚至是诡丹他均精通,相比于灵丹与毒丹,曲轻歌更想知道诡丹具体是何物?

    清欢尊上人不如其名,她是一名威风凛凛的女将,虽主修枪法,与曲轻歌练剑的不同,可她炼体造诣及其高,精通各种身法武艺,最为重要的是,她之大道,乃是战之道,正和曲轻歌所选之大道,曲轻歌自觉自己能从她身上学到许多。

    擎天尊上是一位瞧着颇为瘦弱的青衣青年,周身气质文雅温和,与景晨尊上差不多,他不像是一位修士,反而像是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

    可看过他展示才能的曲轻歌却心中明白,此人擅长绘符,即便是没有符纸符笔,他也可运用灵力凌空画符,且其还精通阵法,运用各种符篆配合不同的阵法,给强大于自己数倍的敌人与致命的攻击!

    六位师尊,各有所长,可其活了成百上千年,而曲轻歌加上前世也不过三十九个年头,连人家的零头的比不上,哪怕拿她身上最强的那一项去跟任意一位师尊最弱的那一项相比,也是比不过的,所以曲轻歌还有得学。

    “今后便由吾等随身教导于汝,还望汝认真学习,勤勉修炼。”明显成为六人之首的牧野尊上严肃地对着曲轻歌说道。

    看他那凶狠的眼神,满满的威胁,明明白白地写着‘不好好学习就给我去死!’的意思。

    虽然这只是曲轻歌自己的脑补,也许人家没这个意思呢?可是曲轻歌仍然认为自己的猜测跟牧野尊上的本意差不离。

    “弟子定当珍惜诸位师尊教导,自强不息,勤奋学习。”曲轻歌郑重承诺道,这也是在表明态度,对于修炼,她肯定会拿出十二分的努力,以求勇攀高峰!

    “希望你能记住今日所言,若你有错,我等必会严惩不怠!”言罢,六道身影瞬息间化为六道流光,融入曲轻歌眉心之中,团团围绕着她的元神,盘膝端坐于她识海之内。

    银蓝精神海意识到有外物入侵,翻腾不休,掀起高高巨浪想将其打翻,可却连任何一人的衣角都沾染不到,最后竟是无可奈何,只能任由他们盘踞于识海之内。

    曲轻歌一惊,下意识想封闭自己的思维,不让人探看,耳边便传来一道柔软如水的亲和嗓音:

    “无需多做防备,我等自从本体分出之后,便彻底与本体分割开来,一丝联系都无,且若无你同意,我等也无法探查你之思绪。我等之任务便是教导于你,待你成才之后便会回归智慧之树中,等待下一位弟子,届时我等关乎于你的记忆便会被清零,你之隐秘丝毫都不会流出。”

    听完白柔尊上的解释后,曲轻歌放下了心,倒不是她有多信任这几人,而是因他们每一位都是早已飞升多年的大能,没必要欺骗她这个金丹期小修士。

    “此六位尊上不仅会负责日常教导于你,还能在你遇到致命危险之时,出手救援于你,可也仅限于真正的危难之时,日常历练哪怕你身受重伤,他们也是不会管的。”玄寒不知何时站到了曲轻歌身后,淡然地为她解释所选师尊的作用。

    相比于那些实力高强的战奴,这些先辈们的分/身,才是每一位核心弟子的真正护卫,也是他们最大的一张底牌,他们所代表着的是修真界内最强的那一批战力。

    试问还能有谁能在数位顶尖大能面前伤到其所想护持之人?

    “走吧,我带你出去。”既然弟子选好了师尊,那也没必要继续在此地逗留了。

    魂灵一般的智慧树前开启了一个与先前颇为相似的树洞,玄寒拉着曲轻歌跳入其中,又是一番颠簸之后,两人便回到了凌云书阁之内。

    “核心弟子凭借身份令牌,可任意在凌云书阁之内查阅各种书籍,今后若有空闲,你可常常来此地看望我老人家。”临走前,智慧之树如此对着曲轻歌交代,曲轻歌愉悦地点头应允。

    再次被宗主用袖里乾坤之术带回到其书房之内,桌案上还残留着那未下完的残棋,曲轻歌垂眸看了一眼,识海中响起清欢师尊稍显冷硬的清丽嗓音,“落子于左二进三之处。”

    执起一抹黑子,落在清欢师尊所指点之位,曲轻歌心中一喜,原本尽显败势的残局居然瞬间恢复生机,那枚黑子犹如尖兵部队一般,径直从白子的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

    “你名唤曲轻歌,我便叫你轻歌吧!”清欢尊上言道,“棋局如战场,你同我一样,乃是一位将领,应当懂得这个道理,若被困险境,那你所需做的便是集中最为尖锐的力量,寻找敌人的薄弱之处,如利剑一般突破重围,方可获得新生。”

    “弟子明白了。”元神中的小鲛人严肃着一张可爱精致的小脸,一幅受教模样地点点头。

    所谓的教导,从拜师的那一刻,便开始了。

    见曲轻歌开始下起了那局残棋,玄寒也捏起一枚白玉棋子,优雅地落在棋盘之上,棋子内局势再变,原本即将突出重围的黑子再次隐隐被包围,曲轻歌不紧不慢地落下黑子,不在意围攻而来的白子,一心想要突围。

    双方互不相让,清欢只会在关键之处提点一二,并不打算为曲轻歌下完全局,最终棋盘之上已是无处可安放棋子,此局才算是完结了,竟是平局!

    “宗主棋艺精湛,轻歌还差良多。”曲轻歌却直接拱手认输,她那是有高人相助,才能得的平局,光是靠她自己,仍是一局败棋。

    不过清欢尊上不愧是一方顶级大能,光是简简单单地几句提点,便让曲轻歌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一盘棋下完,已是颇觉受益良多。

    两人还在交谈,屋外突然飞进来一道流光,玄寒抬手接住,那道流光在他手心间化为一份黑底烫金请柬,他拆开请柬,细细其上内容,曲轻歌安静地端坐在一旁等候玄寒宗主处理正事。

    “宗内有空闲时间的核心弟子还剩几个?”看望那份请柬之后,玄寒侧头向着一处隐蔽之地询问道。

    “回宗主,加上您面前的曲轻歌阁下,还有容月儿阁下,方博远阁下……等五人。”暗处被玄寒询问的隐蔽之地没有人影现身,但是却有一道嘶哑的低沉嗓音传来。

    玄寒轻扫了曲轻歌一眼,思索片刻,随即下令道:“唤容月儿前来。”

    “是。”那声音应答之后,便消失不见。

    “你且先在此地等着,待容月儿来了,我有事吩咐。”玄寒对着原本下完棋后想要告辞离开的曲轻歌说道。

    “是,宗主。”曲轻歌点头应下,继续端坐在桌案之前。

    桌上原本的棋局已经被玄寒挥手撤下,摆上了青瓷茶具,香炉中袅袅烟香升起,他净手焚香,动作优雅流畅地端起茶具,细细烹茶,曲轻歌就那么安静地看着玄寒宗主煮茶,两人间的气氛沉静安然。

    “见过宗主,不知宗主唤我前来是为何事?”

    不过短短半刻钟,容月儿便接到宗主的传唤赶到,她刚到之时,玄寒手中的茶也泡好了,他倒出三杯,推了两杯给曲轻歌与容月儿,清冷道:“坐。”

    容月儿依言在曲轻歌身旁落座,两人背脊挺直,肃然端坐,等待着玄寒的任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