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83.第一百八十三章 玩闹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曲轻歌闻声转目看来,七年闭关, 她如今已是双十年华的女子, 可是因晋级金丹过早, 身体生长比之常人慢了三倍, 所以如今的模样看起来像是一位不过十四、五岁的娇嫩少女。

    可就算长得再慢,这些年间她的个头也高了不少,至少她闭关前的个头不过到玉袖的肩膀, 如今已是跟玉袖差不多高了, 身段发育也如十五岁少女一般, 有了玲珑身段, 初具女子的妍丽娇媚, 不再是一团孩子气了。

    看到这样的曲轻歌, 曲轻弦还有点懵,不过他跟着他师尊,除了学那功法仙术之外, 还学了人家一身的寒霜冷漠,脸上早已是常年面无表情地冰冷了, 除了此时面对姐姐还有丝丝柔和之外,面对外人那就是冰雪交加了, 大有一幅不把人冻成冰块不罢休的架势。

    所以哪怕他此刻骤然瞧见与记忆中大不相同的姐姐,有点发懵,但是也无人发现他的轻微走神。

    曲轻歌此时正在打量已经长大的胞弟, 十四岁的少年外貌很符合他的年龄, 甚至其修长挺拔的身姿比之同理的少年还要出众几分, 可他那满头的霜白青丝,与同霜渊尊上一模一样的冰蓝色雪眸,还有他那几乎要将自己化为一尊冰人的模样,看得曲轻歌一阵心塞。

    “你这样……如何回家见爹娘?”曲轻歌一手按揉着抽痛的额头,有些无奈地说道。

    这雪发蓝眸的模样,知道的理解这是修习了特殊功法的奇效,不知道的,例如她爹娘,小弟回家后怕不是会被当成妖怪打出去吧?

    曲轻歌自己变成鲛人之身别说眸色和发色,她连腿都没了,外貌也会发生一定的变化,可问题是她能任意变回正常人族的模样,她小弟可不能,弦儿这模样瞧着是定型了,就算他们爹娘能理解,可爷爷奶奶也受不住啊!

    “我可以用些障眼法。”之前还不觉得,此时经由姐姐提醒,曲轻弦也发觉自己外貌可能…也许…大概…八成…不大能被家人接受。

    “你心里有数就好,过来,让阿姐看看我们弦儿长大了多少?”事实不能改变,纠结也无异,曲轻歌扬起亲和的笑意,抬手像招小狗一般招呼曲轻弦过去她身旁。

    她身后的玉袖已经帮她将发鬓梳好,簪上相应的发饰之后,便躬身行礼退下了,不再打扰他们姐弟相聚。

    对外人冷漠,对自家阿姐乖巧的曲轻弦闻言乖乖地走到她身旁,还贴心地蹲下身让他阿姐能更好地伸手抚摸他的头。

    曲轻歌素手轻撩起曲轻弦垂在身前的一缕银丝,入手犹如上好的冰蚕丝绸缎一般,冰凉顺滑,她细细打量着曲轻弦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俊美五官,轻叹口气,道:“我家弦儿也长大了,这满头的发丝披散着也不雅,你还未及冠,不可带发冠,待阿姐为你做条发带,为你束发吧。”

    言罢,冰灵与水灵从曲轻歌袖中飞出,两只小家伙高兴地飞舞一圈,“球球~闭关那么久,闷死精灵了。”“球球~轻歌轻歌,我们终于能出来玩儿了!”

    “冰灵,水灵,可否与我一些冰水之精?”曲轻歌纵容着两只小家伙四处玩耍,这几年也是闷坏了他们。

    “好的呀,球球~”两只精灵答应一声,随即两人双双交叠飞舞,小小的手心中喷洒处点点晶莹的蓝色光带,曲轻歌伸手一抓,便将那蓝色光带抓住,双手如穿花蝴蝶一般,灵巧地编制起来。

    很快的,一根闪着晶莹辉光的蓝色发带就在曲轻歌手中成型,她让曲轻弦转过身,伸手松松拢住他满头银丝,用手中新成型地发带系住,一个简单的发鬓就系好了。

    “阿姐的法衣制作学得不怎么样,可为阿弟做一条发带还是可以的,此发带乃是用冰之精与水之精共同编制而成,虽只有三品法器的级别,可系着它,不仅水火不侵,且还能为你聚拢灵气,帮助你修炼。”曲轻歌轻抚了一把曲轻弦柔顺的发丝,觉得手感颇好,又顺手多摸了几下。

    这时,殿外一道传讯纸鹤飞来,那纸鹤之上印着一道特殊的火凤印迹,知道那是谁发来的传讯,曲轻歌抬手接住,注入一丝灵力,果然其中便穿来一道娇俏的活泼嗓音:“轻歌,听说你出关了!我与月儿在内门集市上订了上轩阁的厢房,我们出来聚一聚,你可不许不来!”

    曲轻歌捏了一道传讯符给张莲儿回信,曰:轻歌定即刻赶到。

    “阿姐既然要去会见友人,那弦儿便先行告辞。”曲轻弦见姐姐有约,自认为贴心地想离开,却被曲轻歌喝止:“你给我站住!”

    “阿姐?”曲轻弦脸上难得露出一点迷茫,不知道姐姐这是整得哪一出?

    “谁让你走了,此次聚会你与我一同去。”曲轻歌冷着脸对曲轻弦道,“你这修炼修到了足不出户的地步,我也是涨见识了。”语气稍有些嘲讽。

    “阿姐,我认真修炼,修为才会提高,怎地还错了?”曲轻弦很明显根本不知道他姐姐干嘛莫名其妙发火。

    曲轻歌恨铁不成钢地轻戳曲轻弦的眉心,无奈道:“如今你心境与修为尚可相配,可若再这么下去,你迟早有一日会因心境不足,而受心魔侵蚀!”

    “心魔?”曲轻弦疑惑,曲轻歌脸都黑了,她弟弟居然修炼到现在连心魔是什么都不懂得!哪怕霜渊尊上是长辈,曲轻歌心底也不得不对他升起十分埋怨,他老人家教弟子怎么除了教导人家怎么修炼之后,其他的常识一律没教?

    连她这个没当过人家师尊的人都知道,为人师者,出了需尽心教导弟子知识技能之外,最重要的还得教导其为人处世的经验,也就是该如何做“人”。

    “待我找个时间去与你师尊谈谈,让你出门历练几年,等你看尽红尘世间之后,只会明白阿姐此番话语之用意。”如今曲轻歌也不知该如何帮弟弟恶补这些东西,只能交由他师尊教导,而她从旁协助罢了。

    “如今你所需做的第一步,便是多出门!”说着,曲轻歌不由分说地拉着曲轻弦御剑向着内门集市而去,曲轻弦力气比不过自家姐姐,他又不敢过分挣扎,哪怕心中不情愿,也只能被强硬拉走。

    凌云宗之内有两个集市,一个乃是最为巨大的外门集市,其中人流包含了整个宗门的内外门弟子,甚至核心弟子或者宗门长老,而另一个乃是内门集市,其中只有内门之上的弟子可入内,外门弟子若无人带领,是进不去的。

    核心弟子间因为数量稀少,根本形不成一个集市,所以核心弟子所在的核心秘境之内只有一个交易大堂,大家可以将一些自己不怎么需要的物品挂在堂中,标明价格或者想兑换的物品,若有另外一人觉得可以,两人便能进行交易。

    曲轻歌倒是还未进去过交易大堂,不知其中长什么样子的。

    转眼间,曲轻歌便带着弟弟来到了内门集市上唯一的一座酒楼——上轩阁。

    金碧辉煌的阁楼之内热闹非凡,其中各种布置无一不是珍品,奢华地闪瞎人眼,曲轻歌与曲轻弦两人却视若无物一般,径直踏入楼中。

    “两位贵客,可有预定?”楼中跑堂的弟子见到有客来临,连忙上来招呼道。

    上轩阁中哪怕是一位普通的跑堂弟子,那也是一名普通的内门弟子,最为最低在筑基期之上,因楼中开出的酬劳价码高,所以即便是内门弟子也乐意在其中兼职,赚些外快。

    此楼并非宗门内哪一位弟子或者长老的产业,正正是宗主玄寒名下的产业,所以在其中工作的弟子也可说是为了宗主办事,不算丢人。

    这些跑堂弟子不同于外门那些酒楼中的小二,他们眼睛可毒辣得狠,一般内门记名弟子都不大认识的特殊标记,他们也是心知肚明的。

    看似谦和,实则锐利的目光扫过曲轻歌的手背之处,见到一抹一闪而过的凌云图腾之后,他心中顿时就有数了,表面上立马端正了态度,以更加恭敬地态度招待曲轻歌他们。

    “带我去张莲儿所定的包厢之内。”曲轻歌直接报了张莲儿的名讳,那跑堂弟子完全无需过多思索,便转身领着曲轻歌她们向着三楼行去:“请师叔与师兄随我往这边来。”

    曲轻歌他们被带领着往三楼‘青竹’厢房而去,一推门进入里面,迎面扑来一枚火红的小炮弹,紧接着是张莲儿久违的欢快嗓音:“轻歌!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莲儿,月儿。”曲轻歌笑着扶住性子依旧咋咋呼呼、跳脱无比的张莲儿,跟她与厢房内端坐饮茶的容月儿打招呼。

    “这位是?”张莲儿扬着笑脸从曲轻歌怀中退出,转目见到乖巧跟在曲轻歌身后的冰冷少年,好奇问道。

    曲轻歌一手抱着张莲儿,一手拉着曲轻弦,三人一同踏入厢房内,将门关上,阻隔了外界之人好奇的目光,她带着几分自豪地介绍道:“这是我胞弟曲轻弦,拜入我宗霜渊尊上门下,因其还未及冠,尚未有道号,你们唤他一声轻弦便可。”

    “早知轻歌妹妹有个俊俏优秀的弟弟也入了我宗门之内,可却一直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如今可算是让我们见着了,可真是个俊美的小公子。”容月儿唇边勾勒出一抹风流帅气的笑意,英气明亮的双眸上下扫视着曲轻弦,带着几分玩笑之意,态度却很和善。

    “月儿你已经饥不择食到连男子都不放过了吗?”曲轻歌自然不会放任弟弟被人‘调/戏’,直接就帮他怼回去。

    “怎么会呢?我对轻歌妹妹的一片真心日月可鉴。”容月儿脸上流露出忧郁之色,似乎在为了曲轻歌的‘误会’而难过不已。

    可惜,被一旁的张莲儿不客气地拆台了,她佯装不悦地咬牙切齿道:“月儿姐姐!你这句话不是刚刚才对我说过的吗?怎么转头又对着轻歌念上了,即便轻歌是我最好的姐妹,在争夺月儿姐姐的宠爱之事上,我也是不依的。”

    “你们两个还给自己加上戏了?”曲轻歌无语地看着眼前两个没个正行的女人,她弟弟可还在呢?作为师姐的形象,她们还要不要了?

    “哈哈哈哈……这不是看到轻歌太兴奋了,忍不住打趣一番嘛。”容月儿肆意大笑,带着曲轻歌和张莲儿也忍不住笑起来,姐妹三个玩闹了这么一通,彼此间的生疏之感算是消弭殆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