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81.第一百八十一章 抢徒弟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日头西斜,原本在山脚下的孩子们已经爬到了半山腰之处, 有好几个体质弱一些的孩子已经坐在了半路上歇息, 不过还有三个孩子还在坚持着继续往上爬, 一直都保持着均速的曲轻弦赫然当先为首, 身后落下了上百个阶梯之处才是第二个还在坚持的孩子,第三个孩子则落下得更加遥远了。

    爬山与赶路都一样,最忌讳半路停下, 因为一鼓作气, 再而衰, 三而竭, 一旦你走到半路坐下了, 到时候想在站起来, 可就难了。

    其实只要你一直不放弃地往前不断前进,哪怕你的速度慢如乌龟,可你也是在前进着, 且一旦身体缓过了那股疲惫的劲头,接下你变回发觉身子又涌上来一股子劲儿, 连之前那股让你腿脚酸软的疲惫都减轻了许多。

    曲轻弦只打娘胎始便是喝着曲轻歌所给的灵乳长大,体质虽然不比天生神力的曲轻歌, 可也弱不了几分,再加上其后天的锻炼与家人对其根骨的打磨,体质更是远超同龄人, 足可以跟一位后天三重的武者相媲美了。

    所以哪怕是蹬这犹如直上云霄的天梯, 只要他能认真坚持下去, 也不是什么难事。

    要知道曲轻歌当年说蹬的天梯,那可是要一边蹬一边的答题,还得忍受加诸在身上越来越重的重压,真可谓是伤身又伤神,没见张莲儿蹬完整个人都恍惚地不知今夕是何夕了吗?

    如今曲轻弦他们说蹬得这个天梯除了长了一些,也没其他的什么考验了,看来宗门是想要测试他们的恒心与信念。

    等到日落天暗之时,曲轻弦已经走完了将近七成的路途,他小脸有些苍白,额际的汗水早已将发丝打湿,粘腻在身上,很是不舒服,他却顾不上擦一擦,依旧坚持着往上走,眼神坚毅,背脊挺拔如松。

    “这孩子跟你当年一样的倔强。”耳边传来一道清冷的声线,这次是冷冽肃然的女声,自小被其照顾着长大,曲轻歌自然知道那人是谁,她转身对其微微行了一礼,道:“弟子轻歌,见过清河师姑。”

    “我只是好奇前来看看,无须多礼。”清河顺手轻抚了一把曲轻歌的头,曲轻歌也没躲开,任由这位待她如母的师长动作。

    “弟子当年不是倔强,只是为了心中之念,不愿轻言放弃而已。”曲轻歌知道清河所说的当年之事就是他们被周秦杰师叔惩罚跑圈,结果其他人都倒了,就剩自己还在坚持那事。

    “你家爹娘必定是心性极为坚韧之辈。”清河看了看曲轻歌,又转头扫了曲轻弦一样,赞扬道。

    “家父家母自是极好的,可惜我无法过多陪伴于他们身边,侍奉膝下。”曲轻歌想起家中双亲,不自觉眉眼带笑。

    看着这孩子笑得开心的模样,清河不经意间轻抚了一把自己的小腹,脸色不变,她翻手拿出了一条紫檀念珠手链放到曲轻歌手心之中,道:“我今日即将闭关突破化神,听说你也准备闭关巩固修为,此静心念珠赠与你,可助你沉心静气,专心修炼。”

    “轻歌多谢清河师姑赠宝。”曲轻歌没有推辞,伸手收下清河师姑赠与的念珠,笑着道谢。

    她知道,若是推辞了,那才是让长辈伤心的举动。

    果然,见她乖巧收下,清河薄唇一抿,素来严肃的脸上倒是显出一分笑意来,她又摸了摸曲轻歌的头,低声道:“如此,我便先走了。”

    随即她纤细窈窕的身影化作无数露珠,消失在原地,曲轻歌捏着手中的念珠愣愣地看着清河消失的地方,清河师姑这是,专程来给她松念珠的吧?

    这个下插曲并不引人注意,众人耐性地等在寒风萧瑟的山顶之上,齐齐注视着天梯之上的孩子们一点点往上爬,一夜将将过去,曲轻弦几乎是中了一日一夜均未歇息,饶是曲轻歌也有些心疼了。

    待到天方初亮,世间的第一缕晨光突破黑暗落入人间,那山顶之上才一脚踏上来一道小声音,随即摇摇晃晃地慢慢爬上来一位锦衣小童,他苍白着脸色,眼瞎乌青,双眸却明亮有神,闪着坚毅的色彩。

    在看到在山顶之上等候了自己一日之久的胞姐之时,稚气的小脸上露出开心的笑颜,气若游丝道:“姐姐,我上来了!”

    “阿弟,你做得很好。”曲轻歌也欣慰地笑着,上前几步正要将疲惫至极的曲轻弦抱入怀中之时,眼前白影一闪,她弟弟的身影瞬息消失不见。

    曲轻歌条件反射地瞬间抽剑挥砍,凌厉的霜雪剑气化为威猛的雪虎,向着在她面前劫走她弟弟的来人猛然扑咬而去。

    待到砍出这一剑之后,曲轻歌才恍然回过神来,脸色一变,在宗门之内,十几尊化神大能眼皮子底下,根本无歹人能劫走她弟弟,除非是宗门内隐藏的另外一尊大能,这下糟了,一不小心居然对着长辈动上了手。

    果然,她那凶狠的雪虎一撞上来人,便被随意地一掌挥散了,来人显出身影,曲轻歌这才看清,那是一尊冰雪一般的人儿。

    一袭雪白广袖衣袍于空中肆意飘飞,三千青丝寸寸成雪,凤目蓝如冰,眉目如画,神情霜寒,他怀中抱着已然累的昏睡过去的曲轻弦,也不嫌那孩子一身的风尘仆仆,染污了他一袭洁白衣裳,清清淡淡地垂眸看着站在山上的曲轻歌,冷声道:“此子与吾有缘,可入吾门下,成为吾关门大弟子。尔若想念,可携此令前来看望他。”

    话落,他便带着曲轻弦化为无数雪花,消失在原地,独留一抹冰晶令牌缓缓飘落,掉入曲轻歌手心之中。

    曲轻歌神色有些无奈,这人一上前来就不由分说地抢人,哪有这么收徒的,可感知到其气势如渊似海,她又有些为幼弟能得这么一尊厉害师尊青睐而欣喜。

    一晃眼看好的徒弟被人抢走了,身后的那些分神大能们却一个都不敢多吭一声,转而默默关注起余下还在蹬梯的孩子,见此,曲轻歌也知那人身份非同寻常。

    她转目见到宗主还在那,便抬步走过去,还未开口,玄寒便看出了她想说什么,直接出言为她解惑:“霜渊尊上乃是我宗太上长老,同你一样,乃是冰系灵体,主修冰系功法,合体期修为,之前其常年待在凌雪峰之上闭关修炼,我也不知其为何会突然现身于此,不过你胞弟能成为其座下关门大弟子,也是他的一场造化。”

    得了宗主的话,曲轻歌才能安下心来,她瞧了瞧余下的那些还在蹬梯的孩子们,对着玄寒宗主与诸位师门长辈行了告退,随即御剑离开。

    既然她弟弟都被人抢走了,她留在那里空等也没什么用处了。

    凌云宗内太上长老即将收徒,且还是收那唯一的关门大弟子,那自然会有一场极为隆重的拜师大典,可惜曲轻歌无法再拖延一些时日,等待参加幼弟的拜师大典了。

    她即将闭关,在临闭关之前,将十枚储物袋与一个白玉盒托付到玉袖手中,其中白玉盒内所存之物乃是她为弦儿准备的拜师礼,是一株九阶万年雪参,这乃是那鲛人皇给予她的最好的一株灵药,即便是放到那渡劫大能面前,也是一件不俗之礼,足以让霜渊尊上高看弦儿几分。

    原本这株灵药曲轻歌是想留作自己将来突破修为之用,但此时弦儿拜了个好师尊,她立即毫不犹豫地将此药拿了出来,灵药没了可再寻,可若师尊跑了,那可没地儿哭去,虽然她知道这定下的师尊是绝不会半路跑了的,可他们也得拿出自己的礼数不是?

    省得让那些短视之人看轻她的弦儿,让她的弦儿受些不必要的委屈,即便只是些不痛不痒的流言蜚语也不行!

    那十枚储物袋之中分别装着一些修炼物资,不外乎就是一些灵石,灵丹等物,这乃是曲轻歌为曲轻弦所准备的零花钱,她吩咐玉袖一年给弦儿送一枚储物袋,一共准备了十年的量,估量着自己十年后应该就能出关了。

    玉袖双手接下主人交代之物,恭敬应答,她目送着主人步入闭关室之内,大门紧闭,禁制开启,自此,除非内中之人自主破关而出,否则谁也无法踏入其中半步。

    随着曲轻歌的闭关,她的整个驻地之内都沉静了下来,隶属于曲轻歌名下的战奴们全都努力又有序地管理着她名下的势力,稳当地扩展,争取在主上出关之后,能得其一句嘉奖。

    而曲轻弦那里,在隆重的拜师典礼之上,因为他所拿出的那冰系至宝——九阶万年雪参,而轰动了整个凌云宗与前来观看拜师大典的宾客,大大地为其师尊涨了脸面,从而使得其小小年纪,便在各人之处挂上了名号。

    知道内情的,还知道他身后站着一尊核心弟子,不知情的,还以为是霜寒尊上为了给他做脸,特地事先为他准备的。

    其实霜寒还真难得贴心地为曲轻弦准备了一份妥当的拜师礼,不过那乃是一株八阶八千年雪莲,比不得曲轻歌给他弟弟准备的九阶万年雪参珍贵。

    在曲轻歌闭关期间,初始几年曲轻弦在霜渊尊上之处修炼,并不被允许随意乱跑,后来他便每年定时去姐姐闭关的地方上看看,看其出关了没?

    虽然每每得到的消息都是曲轻歌还在闭关未出,但他每年都能接到玉袖送去的一枚储物袋,其中装着大量的灵石丹药等物,可惜曲轻弦完全继承了其姐姐修炼时的性子。

    就那么整天埋头苦修,像一块海绵一般,连绵不尽地吸收着各种知识,根本没时间,也没闲心出去乱晃,更别说花钱了。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曲轻弦的修为蹭蹭蹭地不停上涨,可是在宗门之内的知名度却哐哐哐地直往下掉,几年过去,早已没人还记得当年那在拜师大典出尽风头的曲轻弦了。

    他现在往外走去,保准十个人有九个半不认识他,当然,这也跟曲轻弦修习了霜渊尊上的功法之后,外貌大变有关,甚至不仅仅是外貌,就连性情也有了显著的变化。

    只是不知待曲轻歌出关之后看到大变样的弟弟时,会是何种心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