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80.第一百八十章 曲小弟的入门测试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庄严壮丽的大殿之内,首座之上正端坐着玄寒宗主, 周围高台之上还隐藏着几十尊浑厚深远的气息, 殿中立着七对人, 均是一大一小的组合, 曲轻歌携着曲轻弦正在其中。

    他们殿所站的七对人,正是此次要举荐人进入凌云宗的人,凌云宗内除了核心弟子, 修为达至元婴期, 成为宗门长老的大能们名下也拥有这么一个名额, 此次想通过推荐入宗之人共有七人, 连同推荐者, 一共分为十四人七对立于殿中。

    在场之中, 除了曲轻歌这个核心弟子,其余六对都是宗门长老,其中掺杂了他们两个, 倒是显得有些突出。

    “尔等若想入我宗门,便需通过我宗之考核, 念在尔等尚未正式修炼,我们只检测尔等的灵根与心性, 如今,便先来检测灵根吧。”玄寒淡然开口,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一旁随侍的一位执事弟子双手捧着一座小型的测灵尺上前, 摆在前头早就备好的桌案上。

    “按顺序, 一位位排队上前测试灵根与灵根纯度数值。”那位执事弟子扬声道。

    其他孩子们在身旁推荐人的鼓励下都上前去排队等候测试,曲轻歌也拍拍小弟的肩膀,将他往前轻轻一推,低声道:“去吧。”

    曲轻弦抓着曲轻歌的衣袖的手紧了紧,随即松开来,有些羞怯地走上前,排在最后一位,等候测试。

    排在第一位的孩子照着执事弟子的示意,将小手按在测灵尺前的小球上,将体内为数不多的灵气输入其中,很快的,测灵尺之上亮起了蓝绿两道光线,光线不断向上攀升,其中一道缓缓停在半路,另外一道则还在向上,最后在一个稍高一些的地方停下。

    仔细瞧了一样测灵尺之上显示的数值,那名执事弟子扬声说道:“阮宏峻,男,骨龄八岁,水木双灵根,水系纯度为83上等,木系纯度为58中等,天赋上等偏中,修为练气一层。”

    曲轻歌斜了一眼,那位带着这个孩子前来的元婴长老此时正在轻抚美须,虽未出声,但其脸上的自得之色是掩饰不住的。

    接下来每一位孩子的测试结果都不错,最低也是个上等偏下的天赋,这天赋做个普通内门足以,也就是说这些孩子光看天赋全都够资格成为内门弟子。

    不过也是,这些能得到推荐的孩子,无一不是每一位核心弟子或者宗门长老们亲近之人,或者有关系之人,但他们在推荐人入宗前,还会为他们先行测试一下,大概确认其天赋,不然大张旗鼓地推荐一位天赋低下之人入宗门,不仅你面子上不好过,就连这位被推荐的弟子未来在宗门之内的生活也不太好过。

    其实凌云宗规定每一位被推荐者入宗门还得经过一番考核,也是有其用心良苦,除了出于宁勿滥缺之意,想挑选些好苗子之外,也是出于对这些弟子们的保护,那些通过正经渠道进来的弟子们都是通过了各种考核才能成功入门,这些被推荐之人就也该经历一定考核,这样两者间才不会因为不平而产生矛盾,导致不和。

    前面六位弟子全都测试完毕,终于轮到了曲轻歌的胞弟——曲轻弦。

    少了前面几人的阻挡,一时间被独自暴露在大殿之中的曲轻弦敏感地察觉到,那隐藏在暗处的气息全部正在关注着他,这让他心中越发紧张,表面上却反而镇定下来,学着前面的模样,他将手覆上测灵尺前的白玉小球之上,缓缓注入自己的灵气。

    随即,测灵尺之上猛地亮起璀璨的冰蓝色灵光,随着那光线飞快地向上攀升,高台之上的人们包括玄寒都微微提起了心,他们都想看看,身为满值双灵体的胞弟,曲轻弦的灵根纯度究竟有多高!

    再出一个满值灵体的事这些人不敢想,但是这纯度怎么都不该太低吧?

    “曲轻弦,男,骨龄七岁,冰系变异天灵根,灵根纯度为97,极品纯度!天赋为上上等!”

    97!只差3点就又是一个满值灵体!

    果然,曲轻弦没让人失望,随着执事弟子带着一丝激动的话音落下,隐藏在暗处的十几道身影瞬间齐齐闪出,纷纷对着曲轻弦伸出了橄榄枝。

    “小子,你叫轻弦是吧,真是个好名字,吾乃常春上人,凌丹峰护峰长老,虽主修木系功法,但对于冰系也有一定修习,怎么样?要不要入吾门下,成为吾门下亲传三弟子。”一位身着绿衣,面容宽和的清瘦中年男子对着曲轻弦笑得温和可亲。

    凌云宗各峰头的护峰长老乃是比之峰主地位还要高的人物,各峰峰主五十年一换,且元婴修士便可成为峰主,而护峰长老之位乃是永久的,且只有门中的化神修士才能担任。

    “老春头,别想抢人!你一修木法的来抢个冰灵根弟子,这不是误人子弟吗?弦儿,吾乃是霜天上人,凌法峰护峰长老,主修冰系功法,正和你天赋,你可愿成为吾座下亲传五弟子?”

    在常春上人的对面,一位身着素白衣裙,冰雪清丽的年轻女子毫不客气地怼完常春上人之后,转头瞬间换成一幅温柔慈爱的模样看着曲轻弦,语气带着微微的诱哄,让人不禁感叹其变脸速度之快,让人望尘莫及。

    “你个霜天老妇,一大把年纪还天天装嫩,座下那么多弟子你教得过来吗?小子,老子乃是凌体峰护峰长老,京华上人,男子汉大丈夫就该痛痛快快地连体,练那些娘们兮兮的法术干嘛?”一位身着兽皮,半/裸着上身健硕的古铜色肌肉的粗狂大汉对着曲轻弦大大咧咧地说道。

    他长得人粗,声音也粗,声如洪钟,这一席话一出,可就瞬间得罪了在场所有人,曲轻歌已经见到有好几位上人那眼刀子飞到京华上人身上去了,偏他神经同样粗得很,硬是没察觉。

    “有种你当着你家闺女的面,将这句话再说一遍。”一道阴柔的妖媚嗓音传来,曲轻歌转目望去,便将一位身着似火红衣,长相如妖孽一般的妖娆……男子,对着京华讥讽一笑。

    被抓住命脉,瞬间秒怂的京华不再开口,任由其他上人为了抢个好资质的弟子,各种明嘲暗讽,剑拔弩张,看不见的刀光剑影频频闪现,反到将曲轻弦这正被抢夺的正主给忘到一边去了。

    见站在殿中的小弟不知所措地都快哭了,曲轻歌身形一闪,将幼弟挡在身后,随即对着周围的长辈们躬身一揖,不卑不亢道:“诸位长老,请听轻歌一言。”

    “说。”瞬间被打断话语的上人们齐齐转头看着殿中的曲轻歌,身上的气势不自觉地压迫在曲轻歌身上,曲轻歌却恍若未觉一般,继续温声又不知恭敬地说道:“我之胞弟天赋是不错,轻歌也懂得诸位长老的爱才之心,可如今考核未定,可否请诸位长老等第二项考核完成之后,再行定夺收徒之事?”

    “不错,轻歌说得有理,如今便先带着这些孩子们去第二场考核之地吧。”从始至终都在看戏,一直等着哪位长老先想起这些孩子们的第二场考核还未完成的玄寒,如今见曲轻歌先将此事提起,便顺水推舟地应道。

    “也可。”虽然觉得拖得越久,似乎会有什么变故,但见宗主都发话了,为了给宗主一个面子,这些人也不再闹腾了。

    玄寒广袖一挥,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曲轻歌与其他推荐者跟玄寒宗主与那些长老们正齐齐立于高山之巅,眼前是一道延绵无尽的长梯,一只延伸到山脚下,而那七个孩子便立于其下。

    “此乃登天梯,每一位欲入我宗门的弟子均需走过此梯,限时一日,一日之内能走到峰顶之人,便可入我宗门,成为我宗弟子。”玄寒清冷的声音传入山脚下,那七个孩子听完之后,犹豫了一会儿,曲轻弦抬头望了一眼看不见顶的山顶,率先开始蹬山,其他孩子见状,也赶紧跟上。

    其他孩子们为了快速,全都用跑地上山,很快就超过了最前头的曲轻弦,曲轻弦见此,也不着急,不紧不慢地均速向上攀爬。

    曲轻歌负手立于山顶之上,垂眸专注地看着底下的正在蹬梯的曲轻弦,心中暗暗为他打起鼓劲。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开始快速往上冲的孩子很快便没了力气,倒是一开始便保持着均速的曲轻弦,开始一点点地追上前头的孩子,并且逐个超越他们,最终又走到了领先的位置。

    “这孩子不错,不骄不躁,行事有度,难能可贵的还是能一直坚持,不受外物影响。”听着身后长老们的赞赏,曲轻歌也犹如自己被人赞赏了一般,唇边勾起一抹欣慰的笑意。

    “你与这孩子相处过多少时日?”身旁一道熟悉的清冷嗓音传来,曲轻歌转头一看,是玄寒宗主!

    她立马侧退一步,对着其行了一礼,“见过宗主。”

    “不必多礼,先前我问你之惑,你还未答。”玄寒淡然地摆摆手,示意曲轻歌不用行礼了,继续追问之前的问题。

    “说来愧疚,今生弟子与他满打满算,也相处不满一年。”曲轻歌面上露出歉意,自嘲一笑,对着玄寒答道。

    她自选了这条路之后,便注定与家人的长久分离,虽然心中有愧,但她跟高兴与自己有能力可以护得住家人,至于无法陪伴家人的歉意,只能在之后尽量弥补了。

    “相处时日虽短,可你对其用心却深,实则不必感到愧疚。”玄寒说了一句不算宽慰的宽慰话语。

    “不一样的,我用心乃是我自愿,可缺少了必要的陪伴,则是我之过。”曲轻歌反驳道。

    “那他会怨你的不陪伴吗?”

    “我不知,所以我只能尽力给予他最好的一切。”曲轻歌摇摇头,她前世从军时不知幼弟会不会埋怨自己的离去,如今踏入仙途时也不知幼弟会不会气恼自己的缺席,可她只想给他们最好的一切,让他们幸福安康。

    “你是个好姐姐。”而我不是个好养父。

    最终,玄寒以这句话结束了此次话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