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79.第一百七十九章 偶遇仇人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降临大央金都郊外半月之久的车架再次缓缓飞起,在金都臣民们钦羡的目光之下, 向着远方而去。

    车架之内, 曲轻弦端端正正地跪坐在其中, 小脸绷得紧紧的, 一派严肃之像,可他那算大眼珠子却还是忍不住滴溜溜直转,好奇地又带着些小心翼翼地四处打量, 曲轻歌看得好笑, 伸手一戳他脑门, 便将人给按倒了。

    这车架之内按着曲轻歌的喜好错落有致地铺满了各种造型的软枕, 曲轻弦这一倒, 顿时整个小小的身子就陷入了软枕的包围之中, 一时之间竟是挣脱不出。

    “哈哈哈……阿弟真可爱!哈哈哈……”

    看着幼弟沦陷在一堆五颜六色的软枕之中,四肢并用地挣扎着,却怎么都挣脱不出, 像一只被人翻过来的小乌龟一般,曲轻歌没什么愧疚心地哈哈大笑, 笑得整个人都斜倒在软枕中,浑身颤抖。

    “阿姐!”好不容易将自己从软枕的包围圈之中拯救出来, 曲轻弦看着还在笑话他的姐姐,顿时恼羞成怒地大叫一声。

    “好了好了,我们弦儿最乖了, 阿姐不过看你太过于紧张, 与你开个玩笑罢了。”觉得在笑下去幼弟真得生气了, 曲轻歌收敛起肆意的笑容,安抚地拍拍幼弟的小脑袋,“这车内只有你我姐弟二人,阿弟实不必如此拘谨。”

    张恒风不像曲轻歌一般需要赶着回去闭关,所以他打算多留些时日,陪一陪他母亲,曲轻歌与他告别之后先带着幼弟回宗。

    距离下一期凌云宗十年一度的开山收徒大典还有两年多,曲轻歌不可能让她弟弟多等几年再去修炼,那是在浪费他的天赋,好在身为核心弟子,她手上有一个额外的举荐名额,可以举荐一名外宗之人进入凌云宗,成为凌云宗的弟子。

    至于被举荐那人会成为何等级的弟子,那就得看其考核成绩如何了。

    是的,即便是被举荐之人,这个名额也只能保证他一定会入凌云宗,却不能保证其会成为哪一等级的弟子,他还得通过一道入门测试,才能最终决定自身的归处。

    不过曲轻歌并不担心自己幼弟的前程,那些所谓的入门测试不过与她当年测试的那些差不多,不外乎就是测灵根与心性。

    她弟弟乃是冰系天灵根,且有她之前使用灵乳为他洗髓,灵根纯度也肯定不低,至于心性,她弟弟有她爹娘悉心教导,更是不用担心,她相信他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车架的速度很快,不过半日光景,他们一行人便来到了隔天堑之前,那隔离着两洲的万里天堑不论见过多少次,都还是那么地让人震撼,坐在曲轻歌身侧的曲轻弦已经被震撼傻了,双眼睁地大大地,呆呆地看着那道及其巨大的天堑。

    “震撼吗?当年阿姐也是通过这道‘隔天堑’进入那登仙之地,踏上修仙之途的。”曲轻歌笑着摸了摸曲轻弦的脑袋,“过了天堑,便脱离红尘俗世。今后,仙途之路,你要自己努力一步步往上爬了。”

    “嗯。”曲轻弦回过神来,转目看着身旁的姐姐,再转回头看着那道天堑,应答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之意。

    “准备过天堑。”随着曲轻歌话语落下,镶嵌在车架顶端的灵晶亮起,散发出璀璨华光,随着华光的亮起,一道乳白色结界从车顶向着四周包围而去,将整座车架与拉车的麒麟马,连同周围随侍的战奴们全都包裹在内。

    等所有人都进入保护结界的范围内之时,端坐在车前驾车的贺兰念香一甩手中长鞭子,清喝一声:“驾!”

    麒麟马吃痛,四蹄生云,发力狂奔,拉动着车架也飞速行驶起来,向着那天堑之障横冲而去。

    车架一进入天堑之内,熟悉的颠簸感传来,曲轻歌稳当端坐,顺便还按住了被颠得东倒西歪的弟弟,粘稠的气压让人喘不过气来,曲轻弦憋得小脸儿通红,曲轻歌见状,按住他的手腕命门,缓缓输入一些灵力给他,让他能舒服一点。

    这天堑金丹期修士便可独自通过,如今曲轻歌修为正好及至金丹,再过一次天堑,早就没了当年那种压迫之感,自觉如平常一般轻松。

    “救命!救命!”“求道友相救一二!前面的道友!”“求道友相救!”

    不远处突然传来嘈杂的求救声,曲轻歌眉心一蹙,搂紧怀中幼弟,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回主上,距我们较远处有一艘小型云舟半途损坏了,被困在天堑之内,无法继续飞行。”贺兰念香听到曲轻歌的问话,当即探出神识前去查看,随即回头恭声回答道。

    “玉袖。”曲轻歌沉吟了一会儿,扬声呼唤道。

    “奴婢在。”玉袖应声走到车架门边,恭顺行礼道。

    “进来帮我照顾弦儿,我出去看看。”

    “是。”

    曲轻歌将曲轻弦交给玉袖照看,自己起身出去查看外头的情况,车门一打开,车外的狂风便吹拂进来,哪怕有着结界的保护,天堑之中混乱的气流与粘稠的环境还是让人有些不适,曲轻歌却似感受不到分毫一般,站在车架边缘,向着出事地望去。

    远远地,只见一艘小型云舟尾部结界破碎,连带着船体都损毁了一部分,一般云舟的推进力都要依靠其船身尾部的推进阵法来产生推进力,使得云舟前行,若阵法被毁,那船也就行动不了了,正因如此,这才导致地云舟无法再行动。

    那破损的云舟甲板之上站着许多人,正在绝望地大声呼救,为了求救声能被路过之人听到,那些人用上了不少灵力,那些呼救声才能远远地传到了曲轻歌他们这边来。

    当曲轻歌出来查看之时,已经有另外一座华美的车架向着其赶去,从中抛出了绳索,绑住了破损的船体,意图拉着他们一起渡过天堑。

    可惜一辆车架根本拉不动一艘云舟,那小型云舟再怎么小,也有百丈之巨,不是一辆不过数十丈,还是靠兽力拉车的车架能拉得动的,他只能维持着云舟不被天堑内的乱流卷入不知名的地方,却无法带着其前行。

    一时间,不仅是那破损的云舟,连带着那意图救人的车架也被困在了天堑之内,若那车架不及时放弃云舟,那等拉车的四匹翼马力竭,那车架可就也得落得跟那云舟一个下场了。

    曲轻歌就在一旁负手看着,也不忙着去救人,她不表态,周围的战奴们也不敢催促主上下决定,众人就那么安静地等着。

    直到那边的车架意识到光靠翼马的拉力是拉不动云舟之后,从中竟然闪出十几道人影,每一道人影手中均甩出一条绳索,缠绕在云舟身上,人为地拉动云舟,能在天堑中自由行动的的只有金丹修士,所以那些拉船之人不用猜,均是金丹期修为以上。

    有了金丹修士的人力相助,落难的云舟总算是被拉动了起来,可那前进的速度也慢得可怜,没个三四日瞧着是出不去了。

    有一位在外拉车的金丹修士看到远处的曲轻歌他们的车架,立马回头向着车架内部的人说着什么,距离太远了,他们也没用上灵力扩声,曲轻歌倒是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不过看其内部之人接下来的动作,也不难猜出,他们无非就是想拉帮手。

    那边的车架之内走出一位身着绛紫锦衣的冷峻青年,青年身边还跟着一位身着白衣,弱质芊芊的秀丽女子,他们向着曲轻歌的方向一同行了礼,运上灵力,扬声道:“某陆羽此载客云舟落难,想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以我等之力不足以救援,还请道友帮一把手,事过之后,某定有重谢!”

    没在意那个男子,曲轻歌锐利的双目定定地注视着紧挨在男子身旁的女子,哪怕隔着那么长远的距离,也看得其微微缩瑟,躲入男子怀中,唇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冷声道:“既道友恳求,救你们一把又何妨。”

    听着对方说话的意思像是自己在卑微地求着他们一样,锦衣男子眉心不悦地蹙起,却因他们确实有求于人,便只能忍下这口气。

    那一头得了曲轻歌的指令,贺兰念香已经驾着车架向着破损云舟靠近,从车架中同样抛出绳索,固定在云舟船体之上。

    曲轻歌的车架足足有十二只麒麟马拉车,麒麟马乃是修真界脚力最好的马种,力气比之对方那翼马要强大得多,一有了曲轻歌他们的相助,云舟立马被拉动了起来,向着外界快速地行去。

    两辆车架拉着一艘破损的云舟,艰难地穿过了天堑,落在了天堑另一面的茫茫大海之上,破损的云舟无法继续在空中飞行,但可在海中行驶。

    得救之后,船长领着船员们向着曲轻歌他们表示感谢,曲轻歌对着他们微一点头,算是接受了他们的感谢,随即也不理锦衣男子意图上前来攀谈的动作,冷着脸,转身进入车架中,命令全速回宗。

    看着那远去的庞大车架,白衣女子一脸为男子打抱不平的愤愤模样:“爵,那人好生傲慢无礼。”

    口中如此说,清丽的眸中却闪过一丝羡慕与嫉妒,她与男子不过乃是一中型宗门之人,怎么比得上那些大宗子弟尊贵。

    “那些大宗子弟全都是这个德行,被宠坏了,没教养得很。”名唤爵的男子拍了拍女子纤细的背脊,似再安慰,可口中的话语也是酸涩得很。

    “阿姐,那个穿白色衣服的大婶是什么人,怎么看着你的目光那么凶恶?”偷偷躲在车上看了一切的曲轻弦在姐姐坐回车上之后,好奇地询问道。

    “一个脑中有毛病的老妖妇罢了。”曲轻歌淡淡道。

    今生曲轻歌尚未见过那人,可她前世对其可是印象深刻得很,前世仇,今生还是得算一算的,不是吗?

    眸中划过一丝幽紫,与此同时,已经被曲轻歌他们远远抛在身后的白衣女子面上微微闪现一层淡紫,只一瞬间,很快淹没下去,快得无人能发觉这点异样,在那抹淡紫闪过之后,白衣女子的秀丽的容貌不易察觉地,暗淡了一点点。

    冯婉幽,前世盛德帝卫恒的皇后——左相嫡女冯祺菀的姑祖母,她背后最大的靠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