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76.第一百七十六章 曲家大嫂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来了世俗界一国首都,按照惯例, 曲轻歌他们得先去见见这个国家的皇帝, 不为别的, 只为了他们还生活在世俗界的亲人。

    所以周围的战奴径直抬着软轿向着皇宫的方向行去, 此行出来,曲轻歌只带上了那位名唤贺兰念香的女性元婴护卫,其余战奴除了练气战奴未带上之外, 金丹与筑基战奴都带了一半出来, 余下人手, 被她留在宗门照看势力。

    这些被带出来的战奴大部分都是男性, 在外充当着曲轻歌的护卫与仆从, 至于那些美貌侍女, 则全都是与玉袖一般的金丹灵傀,并非真人。

    一行人来到皇宫内的留仙殿落脚,外头的安武帝正领着文武百官守候在外, 安静地等待着仙师的落轿。

    一左一右,两位长得一模一样的灵傀侍女上前, 优雅轻柔地撩起软轿前的薄纱流苏帘帐,露出内间端坐的二人。

    安武帝小心翼翼地抬眼一瞧, 轿内一大一小,一男一女,两人淡然端坐, 神情是如出一撇的矜持冷漠, 他们身着款式有些相像的蓝白衣袍, 女孩子的似要更加华丽一些,气质也是同样的高贵雍容,翩眇如仙,见轿帘掀开,两人同时抬眼向他望来,眸中清清淡淡,深邃莫测,给人无限的压力。

    “小皇大央朝帝君,见过两位仙师。”安武帝拱手一揖,便恭敬行了一个礼。

    在君王的带领下,他身后的文武百官们也随之弯腰行礼,齐声道:“臣等,见过两位仙师。”

    “免礼。”曲轻歌随意开口道,她的声音不大,却奇异地传遍在场每一位官员的耳边,哪怕是那些站在最后头的,常年习惯听不见前头说话声音的朝臣们也听了个清清楚楚。

    “谢仙师。”又是一礼,众人才直起腰来,端身立直,想在仙师面前保持一个好形象。

    “敢问仙师,您们此次前来我大央,乃为何事?”说是这么说,其实安武帝心中早有猜测。

    刚才不过惊鸿一瞥,安武帝就看出两位仙师中年幼些的女孩与当年那位回来探亲的曲家轻歌长相有些相似,心中一算年纪,虽然觉得眼前这位比实际年纪要长得稚嫩些,不过仙童长得慢是正常的,他便安然地将现在的这位与当年的那位对上号。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他的问话出来之后,那侍立于轿边的一位蓝衣侍女便出言道:“我家主上此行乃为归家探亲,此段时间稍有叨唠,还望帝君海涵。”

    “海涵不敢当,不敢当。仙师请便,在我大央国土之上,随您行事。”安武帝大气地说道。

    他身后的文武百官听到那句探亲之言,早已将目光转向同样站在前头的镇国将军曲乔山身上了,在场的莫不都是人精,轻易地便从曲乔山身上看出了隐隐的激动之色,能让一向都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曲将军当众露出激动神色的,幼年些的那位仙师的身份是谁,还真不难猜。

    张恒风与曲轻歌两人虽然只相差两岁,但两人的成长还真是两个方向的,张恒风明明今年才十五岁,却人高马大的,长得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而曲轻歌十三岁,却仍像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一团孩子气。

    所以单从外貌上看,两人的年龄差距被无形地拉大了不少。

    “轻歌,大央已到,我急着回家与家人相聚,我便先行离去了。”张恒风一改刚才在车中无人的慵懒模样,仪态万分地向着曲轻歌道别。

    “好。”曲轻歌点点头,看着张恒风瞬间化为一阵狂风,消失在轿内,她也同样站起身,对着轿外正看着自己的曲乔山微微行礼,道:“爹爹,轻歌也先行回家等候您下朝了。”

    随即同样化为一滩流水,消失在轿内,同样消失的还有她身旁的贺兰念香,其余人等稍后会随着曲乔山前往镇国将军府。

    此时,镇国将军府内,曲家众人就那么守在屋外,看着那庞大豪华的车架消失在郊外,随后又是架鎏金软轿向着皇宫方向飞去,待软轿的身影也消失在皇宫的围墙之内,他们才回过神来。

    曲轻弦的书童一看天色,立即惊叫一声,“坏了!耽误了那么久,小少爷今日上学怕是要迟到了。”

    “无事,你先去书院为弦儿告假,今日弦儿就不去书院了。”周丽娘按住听到迟到消息有些不安的曲轻弦,向着他的书童吩咐道。

    “是,夫人。”书童领命,转身向外走去,身后隐隐传来主母与小少爷的对话声。

    “娘,此时赶过去还不会落下太多,怎么就给孩儿告假了?”

    “弦儿不用再去书院了,今后……都不用再去了。”说到后来,主母温婉的声音似乎有些低沉,书童不懂得那是什么意思,索性他已经走到外头了,便让车夫套马,他要赶去书院为小少爷告假。

    正当曲轻弦也同样疑惑母亲那一番奇怪的话语之时,就见眼前突然冒出一团清澈的水球,被吓得睁大了双眼的曲轻弦一时间又懵了,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悬浮着的水球,一动都不敢动。

    曲家其他人也被这一幕吓了一跳,一时没反应过来,只站在一旁看着这颗突然冒出的水球围绕着曲轻弦调皮地转了一圈,吓得曲家小弟浑身越发僵硬,圆圆的小脸不自觉地皱起,那小表情都快哭了。

    “嘻嘻嘻……”水球中传来一道娇软甜美的嬉笑声。

    听出这特殊的声线是谁,周丽娘顿时放下心来,不由嗔怪道:“你这顽皮鬼,还不快现身,吓哭你弟弟我看你怎么哄。”

    水球随着周丽娘的话语瞬间变大,化作一人高,流水散去,露出其中身着蓝白衣裙的昳丽少女,少女上前一把将男童抱起,晃了几下,似乎在哄他:“阿弟别哭,阿姐就与你开个玩笑。”

    “姐……姐?”曲轻弦揉揉酸涩的眼珠,看清抱着自己的昳丽少女正是一年期突然离家的姐姐,顿时就忘记了之前差点被吓哭的经历,对着曲轻歌扬起灿烂的笑脸,乖巧唤道:“姐姐回来啦!”

    “嗯,阿姐回来带阿弟去玩。”曲轻歌一手稳当地抱着幼弟,一手亲昵地点点他的眉心,笑容温柔。

    “真的是喵儿回来了!喵儿快过来,让奶奶看看我们家喵儿长高了没有?”曲奶奶顿时喜出望外,连声招呼着曲轻歌过去。

    曲轻歌抱着曲小弟走到爷爷奶奶身旁,笑着唤道:“爷爷奶奶,孙儿回来了。”

    转头又看向站在一旁含泪看着自己的周丽娘,甜甜唤道:“娘亲,孩子回来了。”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周丽娘掏出帕子轻轻抹着泪,曲轻歌看得眸中酸涩,赶紧低头掩饰,脸上覆上一双温热的小手,轻轻替她擦着不存在的泪水,乖巧安慰道:“阿姐别哭,阿姐回来了,该高兴才是。”

    “是啊,该高兴才是。”曲轻弦一语惊醒沉溺在激动欢喜又有些伤感情绪中的众人,周丽娘赶紧回过神来,招呼着曲轻歌道:“快别站在屋外人挤人了,进屋里去,你一路行来,舟车劳顿的,用早膳了吗?桂枝,去厨房吩咐再准备几样菜品上来,要快。桂叶,去校场唤我娘回来,说她外孙女儿回来了。”

    “是,夫人。”跟在周丽娘身后的两位大丫鬟屈膝一礼,便立即转身去办事了。

    “哈哈哈……哪里需要叫,看到那在天上飞的车,我就知道是我家宝贝外孙女儿回来了。”人未到,声先至,与曲轻歌相似的柔软嗓音远远传来,随之从门外拐角处大步走来一位健壮女子。

    女子手提大刀,身上还流着热汗,可见刚才是在晨练,刚刚赶着归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位同样人高马大的壮年男子。

    “外婆,大舅。”见到来人,曲轻歌顿时眉开眼笑地唤了一声。

    “唉,我的乖孙女。”周外婆乐呵呵地上前几步,一把将曲轻歌连同她怀中的曲小弟一把抱起,晃了几下。

    见到这相似的抱人一幕,周丽娘手帕轻掩唇角,压下那道唇边的抽搐,这下子她知道女儿这粗鲁地抱人法是从哪里来的了。

    祖孙几人在屋外亲香了一会儿,曲轻歌和她怀中的曲小弟才被放下,自己走。

    曲轻歌被拉着进入堂屋之中,安坐在铺了软垫的座椅上,曲小弟还是被她抱在坏里,随着她的落座坐在她的大腿上,对面坐着一位熟悉的年轻妇人,知道她是谁,但曲轻歌还是向着她娘问道:“娘亲,这位是?”

    “她是你大哥月前刚过门的媳妇,当朝礼部尚书家的独女,安童玲,你大嫂,快唤人。”周丽娘为曲轻歌介绍道。

    “大嫂好。”前世的大嫂,曲轻歌唤起来很顺口,亲和的态度让安童玲有些受宠若惊。

    “妹妹好。”安童玲对着曲轻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她之前还以为夫君那位去做了仙童的小姑子很不好相处,至少也是高高在上地不易亲近,没想到她人居然如此随和,这大大安慰了安童玲那颗不安的心。

    一家人相聚没一会儿,曲乔山就急匆匆地赶回来了,这个点能回家,不用猜也知道,是安武帝为了讨好曲轻歌,而提前下朝让他回家,一家人团聚的。

    跟随着曲轻歌回来的战奴们被大管家恭敬地安排在将军府中住下,并未出现在曲家人的眼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