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66.第一百六十六章 逆天郝运 (营养液一万二加更)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经过第一场比试后背损坏的战台很快就在阵法的修复下恢复原样,上面一丝痕迹都无, 似乎从未被损坏过。

    第二场比试是牟烈师兄对战兰若师兄。

    牟烈师兄乃是金土双灵根, 拥有蛮牛之体, 且与曲轻歌一般, 乃是天生神力,是一位战斗力及其强悍的体修,而兰若师兄则是一位剑修, 修得是极情剑道, 以多情胜无情, 出手便是能影响人心中之情的极情剑意, 用到极致, 兰若甚至能直接消磨掉对手的战意, 直接不战而胜。

    这世上只有一种人能不受极情剑道的影响,那就是拥有赤子之心之人,这种人心性及其单纯, 心中怀有坚定的信念,并不容易受外物说动。

    不过今日兰若遇上牟烈也算是遇上克星了, 这牟烈恰好就是那拥有赤子之心之人,所以兰若对上牟烈, 尚未来得及使出何绝技之时,就被人毫不留情地一拳轰到台下,直接淘汰出局。

    这一场比试结束得及其快速, 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呢, 兰若就输了。

    “唉!只怪我运道不行。”兰若无奈摇头苦笑, 转身落寞离去。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第一场便是曲轻歌上台,她的对手是一名筑基巅峰的师弟,名唤郝运——好运。

    这位师弟是真幸运,他的运气简直强势得有些诡异,第二轮轮空之人便是他,而他第一轮对手是修为比他低的水坤御,被他险险胜了,而第三轮的对手却突然要突破了,赶紧闭关去,直接弃赛了,他不战而直接晋级,现在这一轮的对手正是曲轻歌。

    所有人都对这一场比试给予高度的关注,大家都想知道,究竟是好运师兄的运气略胜一筹呢,还是曲师姐的实力更为强大,可破那诡异的运道。

    看着对面那位长着娃娃脸,一脸羞涩腼腆的少年,曲轻歌却不期然想起卿言师叔玉简中提起的这位的信息,可能是其的事迹太过神奇了,所以他的信息是所有核心弟子信息中最为全面的一个。

    他是曲轻歌上一届的核心弟子,金木双系上等灵根,无任何特殊法体的天赋不是最强的,在他当年那一届只能算是中等偏上的资质,其修炼的努力程度虽也算勤奋,却也不是最高的,可是在每次刷人的考核之中,他却总能以各种不可思议的方法通过考核。

    列如上一届的文考便是答卷式的选择题,难度跟曲轻歌这一届差不多,郝运却只会做一半,却最终得了个满分,事后听他所,他另外一半完全是靠蒙的,结果居然全对!

    有了文考的拉分,他就算武考成绩只能算中等偏上,也硬生生留了下来,在最终考核之中,更是因为机缘巧合得了个机缘,结果在最后一刻的时限之内,将自己推到了及格线上,顺利成为核心弟子。

    这气运简直是无人能挡的趋势!

    但是,对于曲轻歌和郝运之间的战斗,凌云宗三层却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心态,他们很想看看,究竟是双灵体的鸿运当头厉害,还是郝运的紫气冲天厉害。

    “曲轻歌。”曲轻歌抱拳行礼。

    “郝运。”郝运对着曲轻歌羞涩一笑,也同样行了个标准的礼节。

    “比试开始!”

    两人在裁判长老宣布比试开始变动了起来,曲轻歌是直接冲上前强攻,而郝运则是左躲右闪地,瘦弱的身姿柔软地不可思议,他总能以各种奇特的角度躲避开曲轻歌的攻击,让曲轻歌奈何他不得。

    “雪之剑意——雪虎之势。”凌厉的剑气化为矫健的雪虎虚影,雪虎凶狠地向着郝运扑袭而去,郝运本想祭出防御法器防御,却突然脚底下打滑,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居然险之又险地避开了雪虎的扑袭,引起看台之上的人们的惊呼。

    曲轻歌蹙眉,犹不信邪地指挥着雪虎转身向着地上的郝运扑咬而去,却不想刚刚被郝运祭出来的防御法器失去了主人的控制,径直从空中落下,正好砸中雪虎的头颅,直接将雪虎虚影给砸没了。

    “卧槽!这也行!”曲轻歌修养好,忍下到嘴边的粗话,但是看台上的人可没那么多顾忌,直接爆了。

    “水之剑意——重水环!”绚丽的水蓝光波亮起,无数凌冽的巨剑虚影围绕着曲轻歌,呈环形向外不断劈砍而去。

    重水环是全方位的攻击,曲轻歌就不信这下子郝运躲得过,郝运确实也躲不过去,正当他一位自己会输了时,台上突然亮起一道护罩将曲轻歌笼罩在其中,尽数挡下曲轻歌的所有攻击。

    “怎么回事?”看台之上的护罩怎么会突然失控?玄寒不悦地冷着脸问道。

    “抱歉宗主,那护罩是之前未合并前的小对战台的护罩,之前明明是关闭了的,刚才不知为何突然上头的铭文短路,一下子又开启了一瞬,现已经修好了。失责之处,还请宗主责罚!”负责维护对战台之上防护阵法的老者摸了摸头上的虚汗,自责地说道。

    这这套阵法已经用了多年,从未出现过任何纰漏,不曾想在今日突然出了这种意外。

    “罢了,也许这并不怪你。”看了眼台上的郝运,玄寒的语气有些异样。

    “多谢宗主体谅。”老者跪下行了个大礼,随后恭敬地退却到一旁。

    当维护阵法的负责人出来解释了一番阵法的错漏之后,看台之上掀起了一阵哗然,许多人看着郝运的目光都不对了。

    “师兄我能将郝运师兄的画像放在灵前供奉吗?”一位身着蓝衣的小童天真地问着身旁的师兄,那照看小师弟的师兄无奈,温柔一笑耐性解释道:“郝运师兄还未羽化,不可如此无礼?”

    “我知道了。”蓝衣小童失落地叹了口气,那位师兄却敏锐地听到了周围也有好几人跟着失望滴叹气,不由得嘴角无语地抽搐。

    不过面对这种逆天的运气,大家真的很想将其供奉起来,也不求什么大吉大利,大富大贵,就求保佑自己一个仙途顺畅就行。

    曲轻歌几乎都要被郝运的诡异运道折腾得没脾气了,在自己被防护罩笼罩之时,她便知道自己的攻击又无效了。

    索性收起巨剑,曲轻歌周身蔓延起绚丽的紫色雾气,那雾气翻滚着,闪烁着晶莹的尘光,带着丝丝缕缕的安宁诱/惑。

    郝运看着面前的毒雾,屏吸严阵以待,却自觉地眼前一阵模糊,一股微软却不容忽视的困意袭上心头,并且困意越来越强烈,双眼酸涩地恨不得当场合上,好让自己能好好睡个好觉。

    “噗通!”一声,郝运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之中突然倒下,神情安详,气息绵长,裁判长老凑近认真检查了一番,才发现他居然是睡着了。

    “这是……怎么回事?”张莲儿好奇地问道。

    “看来轻歌是看出了郝运身上的弱点。”容月儿一手摩擦着下巴,满脸笑意地说道。

    “弱点?在轻歌面前,郝运师兄不是全身都是弱点吗?”张莲儿默默地说了一句扎心的大实话。

    “非也!非也!”容月儿摇头晃脑地否认道:“郝运的实力确实不如轻歌良多,但其有着那冲天气运相助,反而变成了一个‘碰不得’的人物,若是正面对战,轻歌肯定一个照面就能将郝运打趴下,但是与轻歌对战的却并非郝运本人,而是郝运的运气。”

    “运气?那这要怎么打?”运气之虚无缥缈,整个修真界之人都知晓,曲轻歌对战运气,她连敌人在哪都看不到,怎么打?

    “所以我才说,轻歌看出了郝运的弱点。”说着,容月儿话音一顿,向着张莲儿挑了挑眉,下巴指指她的双手。

    “师姐说了那么多该渴了吧,来喝点水。”张莲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殷勤地将手中捧着的灵果汁递到容月儿唇边。

    “还是我家莲儿懂事。”容月儿给了张莲儿一个赞赏的笑意,笑得人家小脸儿通红,低头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灵果汁之后,才接着猜慢悠悠地继续解说:“郝运可以说是成也气运,败也气运,之前轻歌用充满攻击性的招式去攻击他自然打不着人家,不仅如此还会引起郝运身上气运的警惕,将轻歌列为危险之人,今后不再让她靠近郝运。”

    “好在轻歌及时发觉了郝运身上的谜团,所以她最后利用毒系的迷惑性,吸引了郝运的注意力,实则只是使用了一个简单的安眠用的小幻术而已,那术法并未蕴含任何攻击之意与敌意,让郝运身上的气运放松了警惕,所以他就中招了。”

    “所以说,我们只要能用不带攻击性的招式去攻击郝运师兄,那么就能战胜他?”张莲儿双目明亮,语气兴奋地总结道。

    “也不能这么说,郝运既然能成为核心弟子,哪怕其中有部分运气的成分,但他的实力还是不弱的。若是换做他人来与其对战,他身上的气运可能都不会出现干扰,郝运自己就能将对手解决,不过是轻歌给人的感觉太过危险,反到激发了他的气运罢了。”

    说到底还是对手级别太高,郝运身上的气运遇强则强,所以才会变得那么神奇,其实换个对手,就算没有气运的相助,可那人最后能不能打赢郝运都不一定呢!

    这就跟在一群优质的良马之中挑出一匹最弱的良马,但这匹良马也是比其他的中下等的马要强得多的道理一样。

    裁判长老数了十下,郝运还未醒来,便判定曲轻歌获胜了,而郝运则被人抬下去继续睡觉了。

    这结果也是让人很意外了,直到下一场比试进行,众人还在议论上一场比试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