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65.第一百六十五章 得交良友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架在脖颈之上的重剑让容月儿动弹不得,无奈地轻叹口气, 虽有些失落, 但胜败乃兵家常事。

    她最后用完暴雷之体的力量之后, 体内的灵气已经所剩无几了, 从刚才的战斗中她也知道曲轻歌力气奇大,就算没有了灵气她的战斗力也不弱,所以这一战怎么算都是她输了。

    “我认输。”容月儿也干脆, 既然确定自己没有胜算, 也不做无谓挣扎, 直接潇洒认输。

    “获胜者——曲轻歌!”裁判长老扬声宣布, 看台之上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与欢呼, 为这场精彩的战斗献上自己的喝彩。

    “轻歌小美人, 姐姐都认输了,你这剑该放下了吧,若是不小心伤着我了, 你不心疼吗?”一脱离战斗状态,容月儿又开始不老实地口花花, 曲轻歌将重剑收起,面上也露出笑意:“自然还是心疼的。”

    “突然发现轻歌小美人很合姐姐胃口, 怎么样?交个朋友?”容月儿转身看着身前的曲轻歌,面上显出真诚的笑。

    “荣幸至极。”曲轻歌点头答应,容月儿大喜, 伸手一把搂住曲轻歌的肩头, 带着她往台下走:“哈哈哈……走走走, 我们一起去庆祝庆祝,人生能得一良友,当浮一大白!”

    临走下台前容月儿还不忘向着看台上抹了个飞吻,帅气一笑:“谢谢可爱的师妹们来看姐姐的比试,你们继续慢慢看,我们就先走了。”

    “啊啊啊啊……”震耳的尖叫声直冲云霄,自觉被飞吻击中的女修们各个脸红心跳地双手捧脸,兴奋痴迷地尖叫,而男修们看着容月儿的目光简直再看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现在我知道贵宗为什么要将这弟子藏得那么紧了。”折扇敲敲脸颊,苍宜春摇头失笑,“恐怕这位弟子的毒系灵根纯度数值也不低吧?”

    玄寒轻轻昂首,面色矜持,他并未过多言语,但看他身后那些凌云宗之人骄傲的面色,便知苍宜春的猜测并不错。

    恐怕就连曲轻歌自己都不知道,双灵体天赋对于大宗门来说究竟有多受重视,修真界之中几百年都难出一个的满值灵体,结果在曲轻歌身上直接就出现了双灵体,这天赋早已足够被称之为绝世天骄了,从曲轻歌以十二岁之龄便顺利晋级金丹就知道了,这天赋的可怕之处。

    只是凌云宗为了曲轻歌的成长,这才死死瞒着这个消息,可以说,这次的比试,曲轻歌才是第一次真正出现在众人面前。

    其他稍小一些的宗门可能不知道满值灵体的特殊性,只认为拥有这种体质的修士天生灵气亲和满值,修为进阶比旁人快了一些而已。

    其实不然,这些满值的亲和力不过是这种灵体的基础属性,这种灵体后期的成长才是重中之重,就像曲轻歌之前连续用出的那两次灵体属性化一般,满值灵体的妙用无穷尽,至今都未被人给探索完毕。

    且最为特殊的一点是,凡是拥有满值灵体的修士,无一不是受上天宠爱的天之骄子,他们身上所自带的鸿紫气运才是整个修真界之人所看重的。

    同时拥有天赋与气运的满值灵体,简直就是铁板上定钉的一方大能,只要前期护持得好,其后期就绝对能乘风破浪,一往无前!

    其他宗门的掌门于世家的家主不由得都对于凌云宗产生了些羡慕嫉妒,可惜他们怎么没遇上那么好的苗子?

    但再这么可惜,曲轻歌也不是他们家的,所以他们只能咬牙恨恨地看着凌云宗一行人得意炫耀的模样,却苦于不能拿鞋底子抽他们一顿解气。

    下午接下来的比试因为曲轻歌被容月儿拉着去喝酒而没看成,只知道最后风刑师兄他们这些曲轻歌关注之人都是胜了的,不过楚殇却被淘汰了,不过作为一位筑基期的新晋核心弟子,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几乎所有人都认可了楚殇的实力。

    说是喝酒,容月儿还是有分寸的,知道曲轻歌年纪还小,所以给她喝的都是度数低得跟没有一般的果酒,那果酒酸酸甜甜的还带着果子的清香味,小孩子应该爱喝,不过她自己倒是喝的是白酒。

    “来…喝,今晚我们一定要不醉不归!”容月儿朗笑着向曲轻歌敬酒,曲轻歌举起酒杯与她相碰,清脆的酒杯相击声之后便是两人同时仰头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哈哈哈……爽快,再来!”容月儿笑声肆意,曲轻歌却看着她这一杯又一杯地下肚,略微皱了皱眉。

    张莲儿也跟着两人一起来了,她一边欣赏着人家容月儿俊美英气的容貌,一边又被容月儿随口撩拨地脸红心跳,一脸娇羞,曲轻歌在一旁都没眼看了。

    三人在外门集市上的金临轩订了间包厢,点了一大桌子菜,菜没吃几口,酒倒是喝了不少,张莲儿与曲轻歌都细心地察觉到容月儿心情不怎么好,却又不是因为输了比试才会如此,且以她的心性也不至于为一场比试的输赢如此计较。

    张莲儿心性还是单纯了些,只能感到容月儿心情烦闷,却不知其为何不虞,反倒是曲轻歌在世俗界见多了世家间的勾心斗角,倒是略看出一二。

    不过那是人家的家事,她跟容月儿相识也不久,倒是不好说什么,索性就陪着她一起喝个痛快,借酒消愁。

    酒过三巡,容月儿已经醉醺醺地趴在桌上安静沉睡了,与曲轻歌一同喝的果酒的张莲儿倒是还清醒着,曲轻歌则压根就没醉。

    见天色不早了,张莲儿与曲轻歌告别之后回了自己的居处,曲轻歌则看着趴在桌上的容月儿犯了难,她并不知容月儿在宗门内的驻地在哪,如今去找人打听也已经晚了。

    最后曲轻歌索性将容月儿带回自己的驻地,在自己的宫殿之内找了一处空房间,驱散其中的瘴气,将容月儿安顿在那里,并吩咐玉袖照顾好她,随即也回去自己的寝殿之中歇下了。

    第三轮的比试便不是多场一起了,而是一对一对比试,所有的小对战台合并为一个巨型对战台,十四人七组比试分为两日进行,曲轻歌在下午第一场,所以上午的比试与她无关。

    不过为了观察未来可能的对手的情况,她还是早早起身坐在看台上了,容月儿坐在她身旁,正满脸带笑地在撩拨身侧的小师妹,一点都无昨日的消沉痕迹。

    上午的两场比试是雪樱师姐对战金丹中期的佳兴师兄,牟烈师兄对战金丹后期的兰若师兄。

    雪樱师姐是木系天灵根,且还是万木法体,一手木法使得出身入化,而佳兴师兄是水木双灵根,却是个符修,各种符篆陈处不穷。

    两人间的战斗是木与符的碰撞,绚丽的光芒闪烁,各种青翠草木,火符,雷符,冰符等齐齐涌现,佳兴师兄甚至辅修了阵法,将符篆运用入阵法之中,使其的威力大增。

    看台之上的人看的眼花缭乱,曲轻歌也从佳兴运用符篆的手法之中学到了不少技巧,看的如痴如醉,沉迷万分,心中有种恍然大悟之感,原来各种不同效用的符篆还可以这么搭配,这么运用,用在这种阵法之上更是发挥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威力。

    雪樱伸手快速掐诀,祭出一条彩绫,她伸手握住彩绫尾端,猛地一旋,将其如盘蛇一般旋转成旋涡状,尽数拦下被佳兴排成四芒星困阵的符阵。

    “嘭!嘭!嘭!嘭!”地几声爆响,被彩绫缠住的符篆被刺激地提前引爆,一时间封存在符篆之内的灵气爆发,雷蛇涌动,火舌吞吐,将战台直接毁了一小半,最后这攻击的余波被笼罩在战台之上的防护罩尽数拦下,无法波及道看台之人。

    伸手弹出几颗种子,木系灵气快速催生出这些种子,种子们急速地生根发芽,最终化为一株株凶猛的战斗系灵植,其中一株长着大口的食人花灵植对着佳兴威胁地长大巨口,露出其中锯齿般的嘴,让人胆颤。

    面对几株灵植的围攻,佳兴沉着应对,一边躲避一边甩出灵符反击,就算不慎让那一株灵植抓住空隙,攻击到他身上来,也尽数被他早早贴在身上的防御符篆挡下,但是没挡下一击,佳兴身上防御符篆的光芒就越加暗淡,不断有失效的符篆从他身上掉落,一旦所有符篆用尽,佳兴便只能束手就擒了,眼看着也是即将落败的趋势。

    果然,在扔完身上最后一张攻击符篆之后,佳兴身上的防御符篆也只剩下淡淡地一层了,最多不过能为他挡下最后一击攻击,不等雪樱指挥灵植攻击他,他直接跳下战台,算是认输了。

    “雪樱获胜!”裁判长老照例扬声宣布道,雪樱脸上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说真的,如果可以,她很不想跟佳兴比试,被仿佛无穷无尽的符篆支配的恐惧,只有真的体会过的人才能懂。

    佳兴算是比试到现在,全场唯一一位没有受过伤的参赛者,就连雪樱都被佳兴的符篆伤得不轻。

    因为他那仿佛乌龟壳一般的防御符篆总是让人无从下手,只能去一层层地消耗掉,可是在完全消耗掉人家的‘乌龟壳’之前,你可能就已经顶不住他不断甩出的符篆而落败了。

    也幸好雪樱的万木之体能为她源源不断地提供庞大的灵气,她才能生生耗到佳兴的符篆用完,不然也是一个落败的下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