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64.第一百六十四章 雷与冰之战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下午二十八人配对为十四场比试,化为五组一轮, 共三轮进行比试, 曲轻歌很幸运的, 直接就是在第一轮第一对战台, 所以比试一开始,她就得上台了。

    这次曲轻歌是规规矩矩地从一旁的台阶之上走上台,对面的容月儿也是, 双方在对面站定, 听裁判长老说完比试规矩之后, 又相互行了一礼。

    抬头一看, 曲轻歌娇小的身子不过只到人家胸前, 容月儿的身量比之一般男子还要高挑一些, 曲轻歌年幼,身量尚未长好,两人对比起来格外的明显, 高的更高,矮的更矮, 让看台之上的人不由得将目光投注在第一对战台之上。

    “曲轻歌。”曲轻歌率先出言,报上自己的名讳, “商祺。”容月儿随之回道,商祺是容月儿的道号,她嫌弃自己的名字太娘气, 没气势, 所以对外介绍自己都用道号。

    “这不是容道友的长女吗?”沧澜派的掌门故作一脸惊奇地指着场下帅气的女子说道。

    “演技真浮夸。”苍宜春折扇轻捂住嘴, 身子向着玄寒那边微微倾斜过去,‘小声’地跟玄寒嘀咕道。

    玄寒冷冷地斜了苍宜春一眼,清冷的眸中意思很明显,你的演技也很浮夸。

    沧澜派掌门凶狠地瞪了苍宜春一样,暗暗运了几口气,随即又将目光转向容家家主冷峻的脸上。

    “确实是小女,莫池道友有何指教?”容家家主容瀚一脸冷漠地点头,看着容月儿的目光冰冷无情,一点都没有看到自己亲女的温情。

    “今日午时犬子不长眼,惹了你家长女不悦,被毒打了一顿。虽说我儿有错,但那事与你家长女无关,你家长女却硬要多管闲事,打得我儿如今都起不了身,不知容道友该怎么给我个交代?”莫池神色阴冷,口气咄咄逼人。

    “这是借机发作来了。”苍宜春又以扇掩面,跟玄寒‘小声’地交头接耳。

    玄寒这次没反应,专注地看着台下的比试,假装不认识苍宜春。

    “苍宜春!”莫池恼怒地低喝一声,苍宜春立即无辜地转头看来:“莫池道友,你有何事吗?”

    不等莫池说什么,这一边的容瀚就给出了一个交代,只听他冷漠地说道:“那就等比试结束之后,让小女给你儿赔礼道歉吧。”

    “下跪赔礼道歉。”莫池张狂地得寸进尺道。

    周围的其他掌门看着莫池的目光带上一丝异样,神色颇为不赞同,这人做事也太过了,让人下跪与直接折辱有什么区别?

    “可。”可是作为容月儿亲爹的容瀚却毫不犹豫地答应这个侮辱人的条件,可见是没将自己的嫡长女的尊严放在眼里。

    玄寒神色一冷,“什么时候?我宗弟子要受你们这些‘外人’管教了?”

    ‘外人’二字,玄寒咬得很重,化神期修士的威压毫不留情地释放而出,一贯清冷淡漠的眉眼犹如被激怒的凶兽,变得冷厉可怖,“还是说,莫池道友与容道友想挑衅于我凌云宗?”

    这一句可就严重了,搞不好可会引起宗门大战,其他掌门与另外五家的家主赶紧上来打圆场,容瀚和莫池也被玄寒的强势逼得低了头,此事才就此揭过,而道歉之事也不了了之,只有坐在玄寒身旁的苍宜春知道,动了真怒的玄寒看着容瀚的目光都冷了三分。

    高台之上的这场争端刚刚结束,台下的曲轻歌她们的对战也刚刚开始。

    “比试开始!”裁判长老扬声宣布开始比试,可是曲轻歌和容月儿两人却都没第一时间便动手,反而聊了起来。

    “小美女,待会姐姐我可不会留情,你要小心了。”容月儿提醒了曲轻歌一句,她一贯是个怜香惜玉的性子,面对曲轻歌这种长得软绵绵的妹子,那是没什么抵抗力的,不过比试还是得赢的。

    “轻歌自当全力以赴。”曲轻歌也绝不会放水的。

    “好!哈哈哈哈……我喜欢你这爽快的性子。”容月儿爽快地大笑一声,手一伸,长木仓在手,电光闪烁,雷霆万钧,向着曲轻歌凌厉攻去,竟是一出手就使出全力!

    曲轻歌足尖一点,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着容月儿横冲而去,巨剑挥舞,血色煞气覆盖在玄黑重剑之上,裹挟着毁天之势狠狠劈砍,也是出手便全力以赴。

    两人的身影快如闪电,不过转瞬间,便交手了不下上百次,眼力稍慢点的人都只能勉强听到兵器交戈之声,却不见人影晃动。

    容月儿长木仓自刺,曲轻歌侧头躲过,手中一挑,重剑拦腰横扫,容月儿举木仓横档,却被曲轻歌的巨力震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她咬牙硬抗,突然一脚后踢,猛地踢在木仓尾之上,长木仓一转,木仓尖向着曲轻歌脖颈间袭来,曲轻歌脖颈间突然附上一层冰晶护甲,木仓尖在上头划出一道白痕,却破不了冰晶护甲的防御。

    不过木仓身上笼罩的雷电去透过冰晶护甲落在曲轻歌身上,外层有着冰晶护甲挡着加上曲轻歌体质强悍,倒是没什么感觉,但她识海中却响起冰灵的护痛声:“球球~好麻好疼!呜呜呜……”

    “球球~冰灵不怕不怕,我来给你治疗。”水灵安慰的声音随之响起,曲轻歌却无心顾忌他们两只小家伙,专注地与容月儿对战。

    容月儿施展出自创的雷霆枪法,雷霆涌动,蓝紫光芒大涨,道道雷电如龙走游蛇一般,于战台之上流窜,一时间,整个战台之上都布满蓝紫色雷电,曲轻歌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雷电自带有麻痹效果,而且人体是导电的,一碰到雷电再怎么强大之人都会全身麻痹,这一点曲轻歌在渡雷劫时就已经尝过那滋味了,委实不太好受,所以在与容月儿对战之时,曲轻歌根本不敢用水系灵气,这只会助长对方的威势而已。

    不过,水不能用,她不是还有冰吗?

    曲轻歌眸中划过一丝冰蓝,在无人察觉的角落里,一道来自深海的气息将她笼罩,容月儿皱了皱眉,敏锐地察觉到周围的气温骤降,点点冰霜以曲轻歌为中心,在台上蔓延开来。

    “快看哪里!”看台之上的一个少女指着一个方向,惊呼一声,周围听到他惊呼声之人全都向着他手指方向看去。

    只见原本石质的对战台之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那第一对战台俨然已经成为了一片冰雪的世界。

    容月儿的雷电只能在虚空中犹如无根浮萍一般盘旋,无法渗透在地面之上,容月儿与曲轻歌,一个天一个地,两人犹如野兽占领地盘一般,牢牢霸占着属于自己的地盘。

    “雷龙咆哮!”容月儿长木仓奔袭,狂雷怒吼,化作狰狞的雷龙虚影,雷龙张开大口,雷电光球凝聚其中,猛地咆哮一声,雷电光球化作狂暴的冲击波,向着曲轻歌直冲而来。

    “雪之剑意——苍莲坠!”一朵晶莹剔透的霜白莲花自曲轻歌脚下升起,快速升到她的头顶,曲轻歌双手握剑,剑尖直立云霄,猛地用力劈砍,强悍的剑气带起雪莲,雪莲化作一颗炮/弹,向着雷电攻击波猛然撞去。

    “轰——!”耀目的光芒刺得人看不清台上的情况,整个对战台一阵剧烈的地动山摇,尘土飞扬,烟尘弥漫,强大的冲击波扩散开来,将一切吹散。

    “滴答!”流水滴露于地的声音,鲜红的液体顺着剑尖滴露在地上,晕染出一片血红。

    曲轻歌一只手有着被雷电严重肆虐的痕迹,焦黑的手臂之上,裂出道道伤痕,鲜血从中涌出,却没流一会儿,就被一层薄薄的冰层覆盖冻结,再也无法流出一滴血。

    看台上的人都有些震惊,并为曲轻歌感到疼痛,她竟是粗暴地直接用冰将伤口冻结起来,虽说可以延缓伤势,但她却要时刻忍受着伤口的剧痛和寒冰的寒冷,而曲轻歌脸色除却苍白了一点之外,居然一丝痛苦之意都无,显然是早已习惯了。

    容月儿明亮的双目紧盯着对面有些狼狈的小女孩,伸手缓缓拭去唇边血迹,她身上有好几道冻伤的痕迹,被冻裂的伤痕同样涌出鲜血,但她却并不做理会,反而脸上的笑意越加扩大,肆意畅快:“哈哈哈……爽快!再来!”

    随即身影一闪,又向着曲轻歌强攻而去,曲轻歌也一样,巨大的重剑在她手中轻若无物,灵活地如指臂使,长木仓与巨剑相撞,谁也不让谁。

    “锵!锵!锵!”兵器交戈之声不断响起,两道身影不断地碰撞又分开,快如残影。

    雪虎的怒吼,雷龙的咆哮,冰雪凛冽,狂雷肆虐,冰与雷的激烈碰撞,激发出道道绚丽的火花,让围观之人看得目不转睛,心中惊叹于二者的强大,特别是今年不过十二之龄的曲轻歌,小小年纪不仅修为已至金丹期,还是个战力强大的剑修,何等的让人敬佩!

    快节奏的战斗因同样强大的两人而变成了持久战,曲轻歌已经消耗完了一个丹田的灵气,体内三才大阵不断旋转,疯狂地抽取毒系与水系丹田内的灵气,转化成冰系灵气,用于补充枯竭的冰系丹田。

    容月儿的灵气也消耗地差不多了,她没想到曲轻歌的灵气储量居然那么多,该说不愧是冰灵体吗?不过……

    “到此为止了,雷神冲闪!”强横的雷光从容月儿眸中升起,她全身覆满闪烁的电光,整个人几乎变为雷霆的化身,受雷电磁力的影响,她的发丝在身后狂舞,如同发怒的雷神一般,威严赫赫。

    不过是一眨眼间,雷霆般的身影一闪而过,快如闪电,猛地穿透曲轻歌的身躯!

    “啊!轻歌!”看台上的张莲儿尖叫一声,满目惊骇。

    收起暴雷之体的力量,容月儿喘着粗气,感到脸上的异样,迟疑地伸手摸了一把脸上,摊开手一看,那是一滩清澈的清水。

    “你很厉害,我差一点就要输了。”一道熟悉的娇软声音从身后传来,那是她刚刚才听过的曲轻歌特有的软糯嗓音,脖颈上架上一把巨剑。

    “水灵体!不对!是水冰双灵体!”不知从何而来的一道惊呼声响彻场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