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61.第一百六十一章 轻歌对战鸿雪(营养液一万零五百加更)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在周身之人惊讶到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中,曲轻歌的身影化作一滩水流, 消失在座位之上, 转瞬间, 第六号对战台之上出现了一道娇小的身影。

    “这……这……”被这一变故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的单玉龙指指原本坐着曲轻歌的空座位, 又指指对战台之上挺身而立的曲轻歌,他睁大眼睛,转头看着老神在在的祁雲, 脸上的神情惊骇到几乎扭曲。

    “轻歌本就是我宗核心弟子, 怎么?她没跟你说过吗?”祁雲手中折扇轻展, 优雅地轻轻扇动, 转头对着被震惊傻了的单玉龙温雅地一笑, 周身气息愉悦, 心情甚好。

    “根本就没说过。”这一句话不是单玉龙所说的,而是一位坐在曲轻歌身后的弟子说的,不仅仅是单玉龙被曲轻歌惊到了, 他们周围这一片眼看着曲轻歌用水遁上台的人,也被吓傻了好嘛!

    谁能想到看台之上居然隐藏着一位核心弟子, 跟着他们一起在看戏,还一起在谈论地下其他核心弟子的对战情况, 甚至一起谈论这一局该压哪一个人赢。

    核心弟子在每一个宗门之中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曲轻歌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就跟世俗界中的帝王微服出访, 混迹在平民之中, 然后一个意外平民们都知道了帝王的真实身份那样子……让人惊骇。

    “她是不是厌烦我?”自从知道了曲轻歌的真实身份之后, 单玉龙便犹如霜打的茄子——怏了,连脸上的神色都暗淡了许多。

    “并非如此,她可否告知过你真名?”祁雲见这人实在有点可怜,他也不愿曲轻歌莫名其妙与一个人交恶,便好心提醒道。

    “自然是有的。”单玉龙想了想,点点头,情绪持续失落中。

    “轻歌的大名从始至终都挂在公示榜上,你抬头一瞧便能看到,怎么能算她有意隐瞒?”祁雲折扇轻点空中悬浮着的那个巨大的水晶屏幕,那屏幕之上曲轻歌的大名确实从始至终都挂在上头,只是曲轻歌甚少在宗门内露面,所以大家不认识她罢了。

    单玉龙抬头一看,果然,曲轻歌三个大字正挂在水晶屏幕之上,她名字的对面是邵鸿雪,两人的名称都是红色的,显示着其正在对战之中。

    可是一般人谁能想到坐在自己身旁的十二岁少女是凌云宗金丹初期的核心弟子?

    看台之上的官司曲轻歌是不知道的,她落入对战台之上后,对面也飞来一大片繁花,在姹紫嫣红的繁花之中,一道修长的绯红身影显露出了身形。

    “没想到奴家此次的对手居然是个漂亮的小妹妹呢!”男子阴柔磁性的声线与他的容貌一般,带着丝丝魅/惑,他看着对面娇小的曲轻歌,红唇轻佻地一勾,露出一个媚/笑,艳丽的凤目之中迤逦出不逊色于曲轻歌桃花眼中的风流多情。

    “记住,奴家叫邵鸿雪哦!小妹妹,告诉奴家,你叫什么?待会奴家好让你死个痛快明白。”邵鸿雪媚/笑着用手虚空轻点曲轻歌,似乎在娇嗔一般,若是换个男子在此,就该被他弄得浑身酥软了。

    “曲轻歌。”看单玉龙就知道了,曲轻歌并不擅长应付这些奇奇怪怪的人,所以她只能冷着一张小脸,冷声报上自己的名讳。

    在裁判长老说明比试规则,并让他们二人战前行礼之后,便宣布比试正式开始了。

    曲轻歌对战邵鸿雪,在赌局中赔率高达10:1,邵鸿雪成名已久,而曲轻歌不过是个刚刚出现的新人,大家自然对于邵鸿雪更有信心一些。

    因为双方都对对方不熟悉,所以初始出手都是试探性攻击。

    邵鸿雪双手持金红双扇,华丽漂亮的大舞扇之上延伸出两条绯红绫绸,随着邵鸿雪的出手而顺着他的动作舞动起来,一招一式间,如同在跳舞一般,带着动人心魄的美感,但华丽的招式之中却暗藏杀机。

    相比于邵鸿雪的美,曲轻歌出手这是一往无前的战!

    凌天的战意从她身上喷涌而出,与邵鸿雪的看似柔和的气势相抗衡,两者间气势上居然不相上下,甚至隐隐的,曲轻歌那种从尸山血海之中历练而出的铁血煞气,还隐隐压了邵鸿雪的媚气一头。

    她犹如一柄利剑一般,手持与自己娇小的身子及其不符的巨剑,灵活地挥剑出招,云卷云舒,风起云涌,她使的是凌云宗之中最为基础的《凌云剑法》。

    凌云剑法可攻可守,变化多端,若用得好了,也并不逊色于一般的高阶功法。

    邵鸿雪是法修,且其的灵根是极为特殊的木系变种——花灵根,他本身还拥有特殊法体——花媚之体,与他对战除了需要应付各种层出不穷的花之外,还得应付他的媚术。

    曲轻歌挥剑砍散迎面袭来的几支玫瑰花,剑刃与花束的碰撞,居然发出一声金石相击声,但便是再怎么坚韧,那都只是花木之流,最终那几支玫瑰花还是落得残花四散,无情地零落于地的下场。

    “小妹妹可真不爱惜这娇美的花儿,花儿是用来怜惜的,可不是用来摧残的。”邵鸿雪手中舞扇轻摇,脚下舞步不乱,红绫曼舞,划出华丽的红痕,口中嗔怪着曲轻歌不怜爱他的花儿。

    “爱花之人自会怜花,无感之人自然无情,我不过是个俗人,可怜惜不起这娇贵的花儿。”曲轻歌冷声回答,她心中只有战意,哪里来的怜惜之情?

    “好好好……那如此,你这俗人也该尝尝花儿的怒火了。”爱花如命的邵鸿雪被曲轻歌这冷漠的话语激怒,气极反笑,周身花气涌动,眸中似有一朵繁花虚影在缓缓旋转。

    “繁花落尽。”随着一声阴柔的低语从哪诱/惑的薄唇之中透出,毫无预兆的,第六对战台之上下起了花瓣雨。

    “哇——!好美啊!”看台之上的人惊呼道,双目痴迷地盯着这一场梦幻的花雨。

    飘飘扬扬的美丽花瓣构成一幅如诗画卷,淡雅的芬香随着花瓣雨弥漫在场地之上,引诱着人沉迷其中,曲轻歌却敏锐地察觉到其中的丝丝危险之意。

    试探该结束了!

    眼神一利,巨剑之上水波荡漾,层层涟漪从剑身上透出,晶莹透亮,厚重的水流之意从水中显现,手中剑招灵活一转,剑光闪现。

    水之剑意——重水环!

    层层叠叠的水蓝色巨剑虚影围绕着曲轻歌劈出绚丽的剑波,呈环形的剑波猛地将落在曲轻歌周身的花瓣扫荡开来,水流冲散花瓣,却冲不走那淡雅的芳香。

    “怎么……?”曲轻歌眉心一拧,察觉到她剑招使出的威力居然不如预期所想。

    “拿水来浇灌奴家的花儿,小妹妹也是有做惜花之人的潜质的。”缱绻的低语从耳后传来,温暖的气息中带着淡淡的花香。

    什么时候?!

    她身后站着一个邵鸿雪,那对面哪一个?

    曲轻歌猛地抬头望去,原本站在自己对面的邵鸿雪身影一阵虚晃,随即化为无数花瓣消失无踪。

    幻影?不!那是幻术!

    曲轻歌双眸一睁,猛地想利用水遁化为水流消失在原地,却为时已晚。

    “花瀑冲击。”舞扇一挥,掀起无数汹涌的花瓣,花儿们凝聚在一起,如同汹涌的瀑布一般,来势汹汹,旋转着化为锥形,向着曲轻歌猛地冲击而去。

    柔软的花瓣这一刻便犹如邵鸿雪所说的,被曲轻歌这个不懂得惜花的人惹怒,化为锋利的利刃,将曲轻歌包裹其中,无数花瓣利刃划破曲轻歌的身躯,留下道道血红的伤痕。

    不过转瞬间,曲轻歌浑身便变得伤痕累累地,狼狈地摔落在地上,她想爬起来,四肢却不听使唤,一阵阵的麻痹感传来。

    花中有毒!可她……怎么可能会中毒?

    “小妹妹上课没认真听讲吗?水生木,奴家可是花媚之体,本身就是一朵花儿,你这点水,不过是在给奴家滋润花儿罢了。”邵鸿雪得意的娇笑声在曲轻歌耳边回荡。

    天上的花瓣雨还在飘飘扬扬地下着,不过一会儿,曲轻歌身上就落满了花瓣,那些花瓣接触到她的身子,顷刻间便顺着她身上的伤口,融入她的体内,随着融入的花瓣越多,曲轻歌感到自己的身子变得越加沉重。

    原来那花瓣雨实在这里等着她呢!曲轻歌心中自嘲一笑。

    “乖!小妹妹长得那么可爱,奴家可舍不得破坏了你这张花容月貌的小脸蛋儿,你乖一点,奴家就温柔地送你下台。”邵鸿雪柔声安抚,看着曲轻歌的目光温柔到极致,如同在看着自己最深爱的爱人一般,宠溺缠绵。

    一朵蔷薇花随着邵鸿雪的话音落在曲轻歌的面前,快速地抽条生长,翠绿的藤蔓之上收敛起满身的花刺,轻柔地卷起曲轻歌的身子,如同邵鸿雪所言一般,他打算温柔地送曲轻歌下台。

    浑身酥/麻的曲轻歌无力地挣扎了几下,却还是被蔷薇花藤温柔又不失力道地捆绑起来,悬空举起来,送往台下。

    眼看着曲轻歌就要落下台了,哪怕明知结果,看台上的人们还是为这一幕看的揪心,亭亭立于台上的邵鸿雪红唇勾起胜利者的微笑,作为裁判的长老已经准备要宣布获胜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