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60.第一百六十章 核心弟子大比(4)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风刑善用青锋长刀,石巫山的兵器则有些特殊, 是一对厚重无比的双环。

    黄铜色的双环之上, 除了握手处缠绕着布巾用于防滑护手之外, 其余之地均围绕着双环的环体, 整齐竖起了一片片尖锐的突刺,若是不慎被砸上那么一下,肯定会破开肉质, 极为不好受。

    石巫山全身都覆盖着一层坚硬的土黄色岩石, 见他的身子牢牢地防御得牢不可破, 风刑周身则超绕着一股旋风, 疯狂旋转的凌厉旋风将一切靠近他的事物全都绞成碎片, 无力地落在地上, 这也是一种防御的手段。

    双方均不约而同地往身上套了一层防护,随即青锋长刀与黄铜双环的碰撞,则变得尤为激烈, “锵锵……”之声,不觉于而。

    两人的战斗速度很快, 肉眼稍有不注意,便无法看清战局, 风刑本就是风系变异天灵根,以速度见长,而石巫山虽长于防御与力量, 但速度也并不逊色, 能成为核心弟子之人, 哪一个都不是好相与的,哪怕是他们的最弱项,也是强大到常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程度。

    狂风呼啸,岩石滚动,大风卷席着碎石,巨岩轰击着风流,两者互不相让。

    “哈哈哈……爽快!金环乱舞!”石巫山畅快地大笑一声,手中招式一变,双环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即双环神奇的合二为一,变为一个大环。

    石巫山双掌上下呈相合之势,大环在中间不断盘旋着,环身上的突刺被旋出一道道凌厉的虚影,犹如飞速旋转的切割刀一般,锋锐可怖。

    两只大掌猛地紧密相合,随即又长长分开,刚被何在掌心的大环化为一只只锋利的小环,石巫山双手往前一推,无数小环疯狂旋转着,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向着风刑猛然袭去。

    金环乱舞可是石巫山的成名绝技,那数量极多的小环极为锋锐,能从四面八方各种刁钻的角度攻击敌人,许多人都败在这毫无章法,疯狂攻击的小环之上,面对这一招,风刑搞不好也得落下个重伤的下场。

    看台之上的曲轻歌双目一睁,想要更加清晰地将这一招看清的同时,心中也暗暗为风刑捏了一把汗。

    面对无数汹涌而来,气势汹汹的凌厉小环,风刑脸色沉着,猛地握住长刀尾部,轮成了一个半圆,烈风随着长刀的挥舞形成一道圆形风盾,护持在风刑身前,小环与风盾的激烈碰撞,擦出四溅的火花。

    可是除了正面,后方与左右两侧都传来了威胁,一时间被包抄的风刑只能在小环的攻势之下利用急速的身法左突右闪,躲避小环的追击,身上却还是被划出了好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肩头再次被一只突围而来的小环狠狠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衣帛的撕裂声伴随着部分碎肉被得逞的小环带走,剧痛刺激着神经,过多的失血让风刑脸色微微发白,眼神一利,突然整个人化为一阵狂风,转瞬间出现在石巫山背后。

    “狂鲨绞!”风刑猛然一声大喝,青锋长刀高高举起,蕴含着滔天之力,往前猛然一挥,狂虐的刀气向着石巫山的后背袭去,虚空中出现一只庞大的暴风狂鲨虚影,狰狞残暴的狂鲨张开如锯齿一般的利齿,鱼尾有力地一摆,猛地向着石巫山扑咬而去。

    “吼!”狂鲨怒吼声震天,咬合着锋利的锯齿,不断地扑咬石巫山。

    “岩层护甲!”石巫山全身都化为岩石人,整个人身子因岩层的覆盖,而膨胀了数倍,俨然是一尊岩石巨人。

    巨人的铁拳与暴风狂鲨的利齿撞击在一起,双方都有损伤,曲轻歌锐利的视觉,能让她轻易看到岩石巨人被狂鲨咬裂的手臂缝隙之中渗出了丝丝血色。

    岩石巨人专注于与狂鲨正面对战,却没想到正在他被狂鲨吸引了注意力的档口,风刑的身影已经靠近了他身侧,青锋长刀一个横扫,便轻易将变得厚重迟缓了一些的岩石巨人扫落台下。

    “嘭!”地一声重重砸在台下的岩石巨人还有些懵,似乎是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就换了个地方了。

    “第一对战台第一轮,风刑胜!”充当裁判的长老扬声宣布道。

    台上的风刑衣裳染血,却不损其分毫风姿,他一手持刀而立,对着长老优雅地行了一礼,随即转身跳下战台离开,前去疗伤。

    “这石巫山实力虽强,甚至可说其拥有不逊色于风刑等人的实力,可其心性耿直,于对战中很少会使用计谋,所以才在与那些天骄们的比试中,总是略输一筹。”不知何时落座在曲轻歌身侧的祁雲缓声说道。

    “智慧同样也是实力的一种,若空有一身实力而无足够的智慧去将其完全发挥,即便是输了也怨不得旁人。”曲轻歌却冷静地回答道。

    “呵呵呵……许久不见,曲师妹成长了许多,或者我现在该叫你曲师姐了?”祁雲轻笑一声,俊逸的容颜如同云中霁月,这一笑,如同拨开云雾,初窥风华。

    看着此时的曲轻歌,祁雲心中确实略有感慨,当年那个走路尚且不稳的孩子如今已然成了实力高强,身份尊贵的少女,这其中的变化,自然离不开少女的刻苦努力,让他心中深感欣慰。

    听出对方口中的话语含着玩笑之意,曲轻歌也不在意,听了祁雲的话后,她正了正神色:“师兄此言折煞我了,当年乃是祁雲师兄引我入门的,于情理上,师兄于我有再造之恩。即便是此时轻歌身份不同了,但还请师兄唤我一声轻歌,我则仍然唤师兄一声师兄,可好?”

    “哈哈哈……自然是极好的,轻歌心意之赤诚,我自然是懂得的。”祁雲脸上本就真心的笑意变得越发愉快,如春花绽放一般,为他的容色增添了几分光彩。

    风姿飘然的白衣青年竟引得周围之人微微骚动,坐在祁雲身旁的曲轻歌能感知到许多女修炽热的视线偷偷地落在祁雲身上,甚至有小部分看着在他身旁的她都带上了几分敌意。

    曲轻歌无奈,自己这身子的年纪放在世俗界也顶多算是个半大孩子,尚未达到十五及笄可仪亲的时候,怎么就开始因为男人而遭人恨了?

    并非曲轻歌一人因祁雲而遭人嫉妒,其实落坐在曲轻歌身旁的祁雲也感受到了几股不善的目光,特别是坐在曲轻歌另一侧的单玉龙,看着祁雲的嫉妒目光都要冒火了,不动声色的,祁雲温润的眸光变冷了几分,冷冽地扫视了一圈,将那些目光逼退。

    这孩子才十二,那么小,那些人也未免太心急了吧!简直与禽兽无异!

    其实十二岁的女孩早已渐渐显露出了少女的小荷初绽之姿,开始抽长的少女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矮糯糯的小团子,纤细的身姿初具少女的曲线,精美华贵的广绣衣裙完美地勾勒出曲轻歌纤柔的身躯,容貌精致昳丽,特别是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风流含情,眼角一抹淡淡的浅蓝,迤逦出一抹缱绻的风情。

    这是曲轻歌得了海皇血脉之后所发现的一点,她的眼尾有了一点点的浅蓝,并不怪异,反而如同天生的眼影一般,为她的容貌装点一抹艳丽的色彩,衬得她本就偏艳丽的容颜更加妖娆,好在曲轻歌本身气质端正尊贵,生生将这股艳气压下,使她不至于艳色太过,落入庸俗之色。

    这般身姿容色,也难怪会引起其他女修的妒恨,也难怪会早早引起男修门的爱慕。

    “曲师妹,这人是谁?”单玉龙没有被祁雲显露出的厉色逼退,反而心中警铃大作,对于祁雲敌意加深。

    “这是我同宗的一位相熟的师兄,祁雲师兄。”曲轻歌不欲让单玉龙缠上祁雲,只简短地介绍道。

    她自然能看出单玉龙似乎莫名地对祁雲师兄有些敌意,却不知为何?

    “这位师叔不是金丹修士吗?你我都是筑基修士,如何能唤人家师兄?”单玉龙奇怪地问道。

    之前单玉龙看不穿曲轻歌的修为,在曲轻歌承认身上带了隐藏修为的法宝之后,他根据曲轻歌的气质年纪,单方面判定曲轻歌的实际修为差不多在筑基期,这已经是一个极高的猜测了,若非他昨日偶然间看到曲轻歌能御剑飞行,他还会认为曲轻歌不过是个练气修士。

    毕竟她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十二岁的筑基修士在修真界之中并非没有,但是及其稀少,无一不是天赋极高,自小勤奋刻苦修炼之辈。

    当得出曲轻歌是个筑基修士这个结论的时候,单玉龙心中还有些不可置信,可他又无法看清曲轻歌的修为,也得不到论证。

    如果曲轻歌真的是个十二岁的筑基修士,那么她在凌云宗之内的身份定然不低,可惜,单玉龙对于这一点同样看不透。

    就算曲轻歌现在穿着核心弟子款色的制服,但是连宗门内的弟子都不一定认得出隐藏在曲轻歌领口上的凌云腾纹,更何况单玉龙这个外宗之人,所以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晓得曲轻歌的真实身份。

    “辈分如此。”曲轻歌只回答了这一句,随即注意到台下第一轮的比试已经接近尾声了,十位新的晋级人选已经抉择了出来。

    第二轮的比试唱名开始,当第六对战台的那位裁判长老扬声叫到:“第六对战台第二轮对战者曲轻歌、邵鸿雪请立即上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