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59.第一百五十九章 核心弟子大比(3)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主子,这是卿言老祖派人送来的名册, 请您过目。”天痕双手恭敬地捧着一份玉简, 送到曲轻歌面前。

    “放着吧。”曲轻歌正伏在书案前, 提笔写着什么, 闻言,头也未抬地说道。

    “是。”天痕将手中玉简轻轻放置在书案一角,以便曲轻歌一抬头就能看见, 接着就开口报告曲轻歌名下势力的事宜:

    “自主子成为核心弟子之后, 按例主子可拥有元婴战奴护卫两名, 金丹战奴十二名, 筑基战奴四十八名, 练气战奴二百名。其中金丹之上的战奴需主子得空前去亲自挑选, 属下身份卑微,无法为主子代劳此事,余下的筑基之下的战奴属下与弟弟正在精心挑选中, 待选好之后还请主子前来过目。”

    “除了战奴之外,主子一切月例均晋升为年例, 具体如何同样还需主子得空前去核心执事堂一问,宗门另外赐予了主子两处外门集市店面, 与主子原先的那一处并作三处,一处内门集市店面,与扩大主子驻地, 地域如何, 也需主子亲自前去圈地, 属下无能代理主子做此事。”

    “可。”曲轻歌点头应承下来,等宗门内的核心弟子大比结束之后,她应该会有点时间处理这些事。

    天痕虽然报告了一堆,但实际上在曲轻歌晋升为核心弟子后的一切待遇改变,他们兄弟二人所能为曲轻歌做的并不多,毕竟这是宗门赐予曲轻歌的待遇,不是他们的,他们自然无法越俎代庖,帮曲轻歌将一些事物搞定。

    曲轻歌也知这一点,所以就算她自己要麻烦了一点,也并未说什么。

    同时她心中还在打算着,多了人与财,正好她还能借此将自己的势力发展壮大,今后她为势力提供庇护的同时,也让这些势力为她保驾护航。

    “你若无事,便先退下吧。”察觉到天痕还站在她面前恭敬侍立,曲轻歌干脆摆了摆手,让他退下。

    “是,属下告退。”天痕对着曲轻歌行了一礼,转身告退。

    在天痕走后,曲轻歌又伏在书案上继续写写画画,直到月上枝头,她才从纸张中将自己的头颅□□,扭了扭因长时间伏案而略有僵硬的肩头,曲轻歌将手中写好的纸张一一整理好,装订成册。

    她方才正是在梳理前几年再外历练时的所见所闻,心得感悟,其中为最为珍贵的自然是她自身所创的那些招式剑诀。

    不同于其他人爱将修炼中的感悟感想通过意念,记录在玉简之中,受前世影响,曲轻歌更加喜欢用自己的笔墨记录下这一切,她认为这样才能帮助她加深影响,从而起到温故而知新之用。

    在记录的过程中,曲轻歌也会常常反思,若是再来一次,她遇到某件事会怎么做,或者在某场战斗中哪一个时候,她应该出这一招而不是另外一招,又或者是重新完善了一遍自己所创立的招式法诀。

    曲轻歌自从踏上修真之路后,自认也是刻苦勤奋、聪敏好学、博览群书,修习了不少功法招式,可在实战之中,她却更加喜爱使用自己自创的招式。

    其一是为了在实战中继续完善改进招式,其二是因为自创的招式她天然带有一股熟悉性,在实战之中使用起来更加灵活,其三也是受了父亲的影响,她父亲自身便是个功法创造的天才,前世曲轻歌初学的功法均是父亲说自创或者改良过的,后期的曲轻歌的武学也有自创的成分,所以自觉不自觉地,曲轻歌也染上了喜爱自创招式的习惯。

    但从今日白日的观战之后,曲轻歌看着其他优秀的核心弟子们也同样会自创部分招式法诀,但他们更多的还是在学习精进前人的功法,结合百家之长,取长补短,从而使自身手段千变莫测,实力大增。

    正因看完今日之战,曲轻歌心中才有所感悟,她觉得自己也该将其他先辈的功法重视起来,在其中不断学习借鉴,用于完善学习自身。

    正所谓学无止境,她未来的路还长远着呢,她需要的是一路上的不断充实自己,慢慢往上爬,无需急忙慌地想要自己立起来,站在高处。

    经过白日间的战斗,曲轻歌仔细观察过,她如今最大的对手有七位,分别是金丹巅峰的风刑师兄,金丹后期的雪樱师姐,金丹后期的元嘉师兄,金丹中期的烈风师姐,金丹后期的御开骐师兄,金丹中期的牟烈师兄,金丹巅峰的冷封昊师兄。

    这七位都是此次参赛中实力最为顶尖的那一拨,当然其他参赛者的实力也很是强劲,但既然曲轻歌剑指巅峰,自然只会瞄准站在最顶端的那一层人。

    此次核心弟子大比说是允许元婴弟子参战,但其实根本不会有哪一个元婴核心弟子愿意掉份到来欺负宗门内的小朋友,修真界中突破元婴最年轻是四十九岁,正是凌云宗的玄寒宗主,其他人就算再天才,基本上也都是五十往上数,才突破的元婴。

    而突破金丹最年轻的是十二岁,正是曲轻歌本人,上一位保持者是凌珩,十三岁突破金丹,五十四岁突破元婴,现今七十八岁,得了龙族传承后,修为刚刚突破元婴后期。

    ————————————

    一夜很快过去,第二日一早,看台之上就坐满了人,比试还未开始,欢呼声便连城一片,充分让人感受到众人的热情。

    曲轻歌依旧还是端坐在看台其中,第二轮比试会唱名,他们这些参赛者只需等候在一旁,等时机差不多了,叫到自己再上台迎战便可。

    “曲师妹昨日休息得可好……”紧挨着曲轻歌坐着的那位还是昨日聒噪的单玉龙,他一来到场中,就到处寻找了许久,一发现曲轻歌的身影便立即凑了上来,逮着她就是一顿叽里呱啦的说话。

    曲轻歌碍于礼貌,只能抱着十分的耐性应付他,又开始怀疑起今日出门是否不利了,可她今日临行前明明给自己算了一卦,不算坏啊!

    可能是她学艺不精,算得不准吧!

    今日开场的第一轮没有曲轻歌什么事,她心安理得地坐在看台之上观战,昨日第一轮楚殇顺利晋级,可是水坤御却倒霉遇上烈凤师姐,被人一招给秒了,直接淘汰,所以新晋的三位核心弟子就只剩下昨日大放异彩的楚殇和尚未在众人面前路面的曲轻歌了。

    看着周围那些弟子们对于核心弟子们的尊崇狂热,曲轻歌也能明白宗门定时举办核心弟子大比是何意。

    除了是让核心弟子们相互切磋,相互促进,同时向修真界展示凌云宗的实力之外,也是再为这些核心弟子们造势,要不然所有核心弟子们常年不是在努力修炼就是在准备去修炼的路上,实际上与宗门内的其他弟子们交集本不算多。

    但既然核心弟子乃是一宗的象征,宗门的实力代表,未来挑起宗门的支柱,就不可能游离于宗门之外,总有一日他们需要回馈宗门对于他们的培育,逐渐接收宗门事物,为宗门的发展贡献出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

    所以在此之前,他们需要名气,需要用实力在宗门弟子间打起名气,这就跟曲轻歌初次领兵一般,她需要用实力建立起自己的威望,才能让手底下的士兵们信服她,在战争中大家才会听从将领的指挥命令,同样的道理照搬到凌云宗之上也是一样。

    “第一对战台第一轮对战者风刑、石巫山请立即上台!”随着执事弟子的唱名,台上一阵狂风席卷而过,狂风散去,露出其中风刑长身玉立的高大身影。

    紧接着一颗天外陨石猛地从天而降,砸落在对战台之上,强劲的冲击力震得整个对战台都震了几震,却只限于对战台之上的范围,冲击力余波被对战台之外所笼罩的防护罩所阻挡。

    陨石从中裂开,一身着褐色短打,发丝规矩地束在脑后,结成一个圆鬓,面向憨厚,肤色黝黑,犹如一位普通农家汉子的男子从中走出。

    “行礼。”今日的裁判者乃是宗门内一位元婴期的长老,随着其肃然地一声令下,风刑与石巫山相互行了一礼。

    “被对手打落台下,认输,倒地不起超十数,昏迷等,均算输,不得使用超元婴威力之物,不得使用任何禁术、秘术,否则便算作弊,作弊者除了会被直接判定淘汰之外,还会遭受宗门严惩,大家均是同门,下手不可伤及对手性命与根基,否则严惩不贷!如此,尔等可还有什么异议?”

    “回禀长老,风刑并无异议。”

    “回禀长老,石巫山并无异议。”

    风刑与石巫山同时向着充当裁判者的的长老肃然说道,那长老见两人将自己的话语认真听入耳中,满意地点点头,随即扬声宣布:“比试开始!”

    随着长老的话落,风刑身影一闪,便化为一阵狂风,向着石巫山猛地袭去,石巫山并不躲闪,双手握□□叉横于身前,坚硬的岩石覆盖在他双臂之上,让本就粗壮的双臂更是显得颇具力量。

    狂风撞上岩石,飓风卷席着沙石,却始终破不了对方的防御,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曲轻歌这次无视了身旁聒噪的单玉龙,专心看起场下比试,对应着本人,她脑中开始回忆起昨日卿言师叔托人送来的信息玉简。

    玉简中包含了此次参赛之人的信息,那些只能算是基本信息,深层的宗门不允许人随意探寻。

    曲轻歌还记得自己所看过的石巫山的信息,他乃是金丹后期修士,岩系天灵根,实力仅次于曲轻歌所罗列出来的最顶级那七人之下,善于使用各种岩系术法,自身也创造出了几项极为厉害的岩石招式,可他却是个体修。

    因为岩石的特性,他的防御力强悍到变/态的程度,一般的元婴修士的攻击甚至破不了他的防御,而体修的身份也赋予他强大的战斗力,这是一个棘手的对手,哪怕是风刑,也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应对,稍有不慎,也是会败于此人之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