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58.第一百五十八章 核心弟子大比(2)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曲轻歌这一局压了楚殇赢,一共压了一万下品灵石, 因为楚殇是新面孔, 修为又只在筑基巅峰, 所以他跟对面的那位金丹师兄相比, 赔率要高一些,足有1.6。

    场中楚殇与那位金丹师兄已经交手了好几招了,双方你来我往, 各有输赢, 却还处于初期的试探阶段, 并未使出什么精彩的招式。

    楚殇使的冰霜无情剑, 出剑招招无情, 寒气森冷, 而那位金丹师兄修的烈火刀法,出刀招招爆烈,炽热狂暴。

    两人每次的兵器碰撞都犹如冰与火的碰撞一般, 迸发出激烈的火花,引起看台之上的人们的阵阵喝彩。

    “啊啊啊啊……楚殇师兄好棒!楚殇师兄加油!”坐在曲轻歌身旁的妹子激动地都要跳起来了, 曲轻歌不由得斜了斜身子,以免被身旁这位激动的妹子手中的彩娟误伤。

    “这位师妹, 你还好吧?”因为曲轻歌倾斜的幅度有点大,一不注意就撞到了另一侧的人。

    那位无故被撞的弟子本想发怒,转头见到撞人者是一位漂亮可爱的小姑娘, 反而不好意思生气, 只能对着曲轻歌腼腆地笑笑, 礼貌地询问道。

    “抱歉,撞到你了。”曲轻歌见意外撞了人,也觉尴尬,赶紧坐正身子,任由身侧的妹子各种疯魔,也不再乱动。

    不过曲轻歌忍了那个疯魔的妹子,却没想到另一侧被她误撞了的少年倒是缠上她了。

    “在下乃是天羽派掌门名下五弟子,名唤单玉龙,不知这位师妹叫什么名字?”

    只有那些宗门的掌门长老之辈才可上高台之上观看比试,像单玉龙这种小一辈的内门弟子虽也有前来凌云宗观看比试的资格,但只能坐在观众席的看台之上看比试,所以会在这里遇到一个别门别派的人,曲轻歌倒是不感到意外。

    “曲轻歌。”出于礼貌,曲轻歌还是回答了人家的问题。

    “曲师妹的名字很好听。”

    “谢谢。”

    “我年长曲师妹几年,曲师妹唤我一声单师兄就好了。”

    “辈分不对。”

    “为何不对?在下可否冒昧地问一句,曲师妹今年年岁几何?”单玉龙看着曲轻歌稚嫩的面容,好奇问道。

    “十二。”曲轻歌觉得这位仁兄有点烦人。

    “我都十八了,曲师妹确实比我小了六岁。”

    “曲师妹是凌云宗内门弟子吗?”

    “不是。”

    “那曲师妹是外门弟子咯?”

    “也不是。”

    “那曲师妹在宗门之中是什么类别的弟子?”

    “……”好烦。

    “我怎么看不出曲师妹的修为,你是否在身上带了可隐藏修为的法宝?”单玉龙上下打量了曲轻歌一下,一脸的探究。

    “嗯。”明知故问。

    “曲师妹是哪一位尊师名下的弟子?”

    “尚未正式拜师,只是由着宗门长辈们囫囵教导着罢了。”曲轻歌的回答已经变得有些敷衍了。

    “平时修炼很是辛苦吧?”单玉龙明显很喜欢与曲轻歌搭话,总是没话找话地与人家闲聊。

    “一般。”谁修炼不辛苦?

    曲轻歌觉得自己耳边好像有一只苍蝇在一只不停地嗡嗡直叫,赶又赶不走,拍又拍不死,她真怀疑之前单玉龙那个腼腆的笑容是假的,能露出那种笑的人一般不是性子安静羞涩的人吗?就像关文彬一样。

    但以她的修养又不可能对人家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来者是客,作为凌云宗的核心弟子,曲轻歌不可能让客人感到不悦,这并不礼貌,也会丢了凌云宗的脸,所以再不耐烦,她也只能默默地忍耐着这位烦人的仁兄。

    随着单玉龙对曲轻歌单方面的骚扰,对战台之上的楚殇与那位金丹师兄之间的战斗也已经接近尾声了。

    在那位师兄使出一招大范围的强大火系攻击招式——烈火漫天之后,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炽烈大刀犹如横扫千军一般,卷袭了整个对战台,台上顿时陷入了一片熊熊大火之中,使人无处可躲。

    而楚殇居然拼着重伤,从火中突围,快速接近到金丹师兄的身旁,直接一击玄冰斩,森寒的冷冽剑气甚至一时间压制了火焰的气焰,台上遍布的火焰顿时暗淡了一些,与楚殇对战的金丹师兄脸上凝重,双手握紧手中大刀,突然猛地跳起来,接连从不同角度挥出三道霸气凛冽的刀气,向着楚殇围攻而去。

    三道刀气接连斩过楚殇的身躯,引起看台之上的一片惊呼,就连曲轻歌都被惊了一跳,她不自觉地握紧椅子扶手,双眸紧紧盯着楚殇所在的那一个的对战台。

    被刀气斩过的楚殇并没有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身上也没有流露出一丝血液,反而一个虚晃,消失不见了。

    “幻影?”曲轻歌感兴趣地低声念道。

    果然,当楚殇的幻影消失的时候,未等那位金丹师兄反应过来,他的脖颈之上就架上一把锋利的长剑,耳边传来一道冷漠的嗓音,“你输了。”

    “哈哈哈……好小子,居然骗过了我。也罢,是我一时大意,我认输。”脖颈上被一个筑基师弟架上了长剑的金丹师兄也不恼怒,反而爽快大笑着认输,态度之大气,让人不由得心中升起敬佩之情。

    “第七号对战台,第一轮胜利者是楚殇!”

    随着作为裁判的执事弟子的宣布,看台之上又掀起一阵狂热的欢呼声,曲轻歌身旁的那位妹子已经激动地快要跳出看台了,曲轻歌一边应付着单玉龙,一边还得看着那位妹子,准备在人真的掉下去时及时捞人。

    毕竟是自己宗门的人,她当众丢脸了,也是让外人看了笑话罢了。

    夹在两位麻烦人物中间的曲轻歌有点心累,她甚至觉得自己来看比试就是个错误的选择,前一轮明明没她什么事,她老老实实等到下一轮再来不就是了,干嘛一定要来这看台之上受罪。

    好在接下来的比试没有了楚殇,身旁的这位妹子消停了下来,而单玉龙可能真的找不到话头来搭话了,也可能是被场下的比试所吸引了,也渐渐地安静下来,专心看比试。

    大宗门核心弟子间的对战,就算是第一轮,也是很有看头的,本就是精英间的对决,就算部分威力强大的招式被禁用,但他们光凭普通的招式,也能使出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威力。

    倒不是那些人对这招式进行了什么改良或者精进,而是他们往往更善于抓住巧妙的时机,适当地施展这些招式,更能运用某种特殊的小技巧,来让一招平凡无奇的招式变成点睛之笔的亮点,常常让许多观看之人心下恍然大悟,原来这一招还能这样用,使得原本平平的招式对决也变得精彩纷呈。

    一人轮空,余下一百零八人的比试,十个对战台的同时进行,也不过只需要六轮就能让所有人都比试完毕。

    上午比三场,下午比三场,不过一日的时间,第一轮比试就完美落幕,抉择出的五十四位参赛者加上前一轮的那位轮空者,一共五十五人,当场由其他宗门的掌门们帮忙抽签,选出对战人选,公布于众,并宣布在第二日开启第二轮的比试。

    每被抽出一对对手,他们的名字就会被显示在空中悬浮着的巨大水晶屏幕之上,由上至下的排列顺序,最后一位每被抽中的弟子则好运被轮空,直接晋级下一场比试。

    别认为这种轮空式晋级办法很不公平,俗话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修真界之人除了注重人的天赋,品性之外,还注重一个人的气运,不过气运这种东西虚无缥缈,还变化莫测,很难从一个人身上看出其气运的大小与变化。

    但众所周知的是,气运差之人哪怕前期天赋好,走的比旁人快,之后也会因为种种倒霉的意外而拖慢修炼速度,进而被天赋不如自己之人迎头赶上,而前期天赋差但是运气好之人,后期总能因为种种奇缘而修为突飞猛进,最终站在众山之巅,傲视群雄。

    但是最后能成为一方大能者,且最后还能飞升的人,无一不是绝世天骄,每一位绝世天骄都是身具顶级天赋与冲天气运之人,他们修真的道路之上虽多有磨难,但每次总能化险为夷,且因祸得福,获得大机缘。

    所以哪怕气运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更感受不到,可还是被修真界之人所重视着,这种比试上的轮空晋级,何尝不是一种测试的方式。

    第二轮的比试轮空的人就不是曲轻歌了,她排在第六对战台,在第二轮开始比试,对手叫邵鸿雪,是一位金丹后期的核心弟子。

    当曲轻歌从空中悬浮着的水晶屏幕之上看到自己的对手之时,她下意识地在人群中搜寻着她的对手,好在那些弟子们在对战完之后都未离开,而是站在场中,利用这极佳的视野观看其他人的比试,心中暗暗估量哪一位对自己最有威胁。

    曲轻歌很快地就在人群中找到了邵鸿雪,那是一位体态高挑纤细,长相俊逸风流的青年,不负他鸿雪之名,唇红齿白的青年身着一袭红色纱衣,精致的脸上画着妖娆的妆容,眼尾暗红的眼影勾勒出缱绻的妖娆,更衬得其肤色雪白莹润,竟有一种闪闪发光之感。

    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远远地自己,邵鸿雪猛地转头看来,正好对上曲轻歌打量的目光,他对着曲轻歌诱/惑一笑,如玉葱指轻点红唇,还当着曲轻歌的面,伸出小舌,轻舔了一下。

    曲轻歌:“……”

    她今天算是出门不幸吗?尽遇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