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43.第一百四十三章 引毒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遇见曲轻歌是洛欧他们没想到的意外,也是惊喜, 他们几人在主事的风刑师兄一倒下之后, 几乎变成了一盘散沙, 大家的实力相差不大, 没有一个能力压众人的人出现,导致他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主事的人,大小事务全都是所有人商量着来, 这无形中也加剧了他们处境的艰难。

    没人是傻子,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最好还是选出一个主事人来带领大家渡过难关为好, 可是却谁都不服谁, 最后还是只能这么拖着, 一边各做各的事, 一边又相互照顾着彼此。

    如今找到了曲师姐,他们也能稍稍松一口气了,曲师姐的实力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 而且因为在亚鲲飞鱼那一战之中,他们在危机时刻是靠着曲师姐丢给他们的护身宝物才能存活下来, 所以曲师姐可谓是他们所有人的救命恩人。

    且这个救命恩人可不同于前面那个混蛋,这是他们的同门师姐, 可以信任之人,经历过之前的那场背叛之后,此时的他们在看曲轻歌的目光中的感恩之意变得更加浓厚几分。

    这一头听完了这些弟子们的遭遇的曲轻歌, 没有对他们的情况说些什么评语, 反而是转头问起了重伤昏迷的风刑:“风刑师兄现今身在何处?你们先带我过去看看吧。”

    “风刑师兄被我们安顿在内屋中, 曲师姐请随我来。”欧阳文林站起来,引着曲轻歌跟着她一起去看望风刑,其他人也站起来跟着一起去,他们还寄希望于曲轻歌能帮忙救治好风刑师兄的伤势。

    看着这里的环境就能知道内屋并不算大,但内里却被收拾地很洁净,刚一进去,曲轻歌一眼就能看到脸色惨白地躺在床上的风刑。

    原本身姿伟岸的高大青年如今消瘦得几乎不见人形,凹陷的两颊带着憔悴之色,气若游丝,若不是看到他那微微起伏的胸膛,曲轻歌几乎都要认为床上躺着的是一个死人了。

    她面露担忧,毕竟也是精修炼丹之人,懂得一些医术,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风刑这身重伤再不得到有效救治,恐怕会命不久矣,就算有幸救了回来,其根基也会受到不可修复的损伤,这让骄傲如他怎么受得了。

    “曲师姐,您能救救风刑师兄吗?我们没用,身上所带之物效用不够,只能稍微缓解风刑师兄的伤势,助他多拖延些时日罢了。”说着,乐绫愧疚地低下头,风刑师兄会变成如今这样,他们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若是师兄出了什么事,他们所有人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我先看看再说。”曲轻歌无心安慰这些师弟师妹们,径直上前查看风刑的伤势。

    她伸手虚搭在风刑的手腕上,稍稍探入一丝带着治愈功效的水灵气,却没想到风刑体内狂风肆虐,剧毒侵蚀,一察觉到外来的灵力,直接就猛扑过来将其绞杀吞噬,壮大己身。

    瞬间收回被绞断的灵丝,曲轻歌皱了皱眉,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方才光是这短短一瞬间的探查,她就能轻易发现风刑师兄的整个躯体都被从内部破坏的差不多了。

    “如何?”凌珩见曲轻歌面露难色,便知情况不乐观,再怎么说这都是与他同宗的弟子,如今人变成了这样,出于道义他也该过问一句,这一句问话也是他们身后的洛欧他们所关心的。

    “风刑师兄不仅身受重伤,灵力混乱,几近暴动,且还身中剧毒。”曲轻歌语气沉重地说道。

    若这几项之中单单只是一项,别说曲轻歌,就是仅凭洛欧他们身上压箱底的宝物也是能救得回来的,可是这一下子所有情况都混杂在一起,情况就变得棘手了很多,以洛欧他们的能力,无法解决这种程度的伤势,所以风刑只能这么拖着。

    凌珩也上前查看了一番,不过他没探入灵力,他的灵力蕴含着刚烈的杀伐之气,探入风刑体内只会雪上加霜,但元婴修士的眼力毕竟不一样,这一看之下还是让他看出了些门道来。

    “毒是早就中了的,应该是亚鲲飞鱼的毒素,你毒系免疫,所以没有什么感觉,自然想不到他为何中毒,他的伤势大多都是传承反噬造成,他只接受了一半传承,中途便被迫阻断,这道传承的反噬太过霸道,使得他本就有旧伤的身躯再添新伤,命悬一线。”

    “还请师叔帮忙救治风刑师兄。”曲轻歌立即站起,肃然对着凌珩行了一个大礼,恳求道。

    “不必如此,救助同门本就是我的本分。”凌珩随手虚空一扶,一道无形的力量将曲轻歌躬下的身子扶起,“且要救他,还需靠你。”

    “我?”曲轻歌不解。

    “不错,如今最好的办法便是先帮他解了体内之毒,再为他治疗伤势,最后带他前去那传承之地,接受完未完成的传承,待这一切完成,他体内的灵力混乱他自己就能调息解决。而若想为他解毒,便需将毒引入另一人体内,可这样做另外一人也会中毒……”

    凌珩的话还未说完,一旁的欧阳文林便急着抢白道:“凌珩师叔,弟子自愿为风刑师兄引毒。”

    当初是她闹着要钓鱼才引来的灾祸,如今害得同门们与自己流落困境,风刑师兄身中剧毒,重伤垂危,都是她的错,此时只要能救风刑师兄,就是要她的命,她也双手奉上。

    “无需如此,只要有一位身具毒灵根之人肯为风刑引毒,两人便都会没事,且那毒还有助于毒灵根者修炼。”凌珩摆摆手,否决了欧阳文林的提议。

    “可是如今我们上哪去找身具毒灵根之人,又如何求得人家同意帮助我们?”性子急的乐绫在屋内团团转,焦躁道。

    凌珩清冷的目光落在曲轻歌身上,似乎在询问她这些弟子们不是她所带领的弟子吗?怎么连领头人的灵根属性都不清楚?

    “我说过的,他们忘了而已。”曲轻歌默默鼻子,无奈道。

    洛欧他们来回看了曲轻歌和凌珩几眼,这才突然想起曲轻歌在一开始自我介绍之中似乎确实说过自己的是毒水冰三系灵根,可是当时他们所关注的点全都在曲轻歌居然是个三灵根上头,反倒将她的灵根属性给忽略了。

    闹了个笑话,这下子欧阳文林和乐绫也没脸待在屋内了,随意找了个借口就出去了。

    “在场之中适合为风刑引毒之人只有拥有毒灵根的你与我,可我主修杀戮之道,剑气早已融入我的四肢百骸,我的灵力过于暴烈,并不适合为重伤之人引毒,而你主修的水系功法有一定的疗伤之用,为他引毒途中还可为他稳住伤势,所以由你来为风刑引毒最为合适。”凌珩细细为曲轻歌讲解个中缘由。

    有一点他没说,那些毒素早在风刑体内进化脱变,变得更为凌厉霸道,由曲轻歌为风刑引毒,初始虽要吃番苦头,但随后那些毒素对于曲轻歌来说却是大补之物,足够支撑她冲击金丹了。

    “如此,便请师叔教我如何为风刑师兄引毒。”曲轻歌没有丝毫犹豫地答应为风刑引毒,她自然也知引毒之事没那么容易,但风刑师兄于她有恩,为了还他一份恩情,便是多吃些苦头又怎么样?

    “你们几人先出去,切勿让人进来打扰。”凌珩对着洛欧他们挥挥手,让他们去外头守着。

    “是。”洛欧等人向着凌珩和曲轻歌恭敬地行了一礼之后,转身离去。

    “切开你与风刑的手腕,两手相对,伤口吻合,用水系灵力包裹毒系灵力探入风刑体内,引出其中剧毒流入你体内,你再将那些毒素炼化为己用,便可解毒。”

    曲轻歌照着凌珩话语的指导,用鲛人锋利的指甲划开自己的手腕,再划开风刑的,将自己的手腕伤口贴上风刑手腕上的伤口,使两者相互吻合,血液的接触让风刑体内的毒素流入曲轻歌体内,可是曲轻歌也是身带剧毒之人,那点毒素一进来就被蚕食干净,连点渣都不剩。

    “控制住你体中之毒,切勿加剧风刑体内之毒!”凌珩在一旁急急提醒了一句,曲轻歌连忙收敛心神,将自己身上的毒转移入丹田之内,不让它出来祸害风刑师兄。

    她自己则用水灵力包裹着毒灵力,小心翼翼地自伤口处探入风刑的体内,她在毒灵力外面包裹了厚厚的一层水系灵力,生怕风刑体内肆虐的狂风刮破了水灵力外层,让她的毒灵力害到风刑。

    可别到时候风刑没被身上的伤势拖死,反倒被她给毒死,那乐子可就大了。

    凌珩所说的引毒之法看似简单,但实际上稍有丝毫差错,风刑便会立即死亡,所以曲轻歌要操控得非常精细,生怕出了一点差错。

    她努力在肆虐的狂风之中稳住水灵力外层,缓缓释放出毒灵力的气息,吸引着风刑体内的毒素汹涌而来。

    毒系灵力本就是天下万毒的大补之物,修士用毒修炼,反过来毒也可通过吞噬毒灵力来增强己身,使自身蜕变净化成更为强大的毒,所以毒灵力对于毒的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

    很快的,原本牢牢盘踞在风刑体内的毒素开始疯狂地向着曲轻歌涌去,巨量的霸道毒素一入体内,曲轻歌喉间便克制不住地发出一声闷哼,她紧紧抿住嘴,习惯性地硬生生咽下溢到口中的痛苦呻/吟,脸色微微苍白,却分毫未变。

    凌珩看着曲轻歌强自忍痛的模样,不由得脸色不虞,“若是痛,便喊出来,无人敢笑话你。”这孩子自小便是这幅一切苦往肚子里咽的模样,她自己不知心疼自己,可却让关心她之人心疼不已。

    凌珩之前不止一次听到友人卿言夫妇对于曲轻歌这一点的抱怨,却又无可奈何,这孩子性子倔强,又有主意得很,轻易不肯听旁人的劝说,你便是劝了这次,她面上应得好好儿的,下一次她照旧该干嘛干嘛。

    “无事,习惯了。”曲轻歌从喉间挤出几个字,脸色却变得越加苍白。

    她在凌珩面前从不撒谎,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在她看来,凌珩与她有些相似,不仅仅是外貌上的相似,而是性格上的相似,所以她的一些作为她相信凌珩也是能理解的。

    凌珩也确实能理解,他们不愿外露出痛苦之色不过是觉得没必要罢了,反正做了也不会减轻丝毫痛苦,徒然让人看轻罢了,倒不如别浪费力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