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40.第一百四十章 分别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经过凌珩的提点,曲轻歌也意识到自己陷入了金丹心魔劫之中, 但还是那一句话, 解铃还须系铃人, 要想破开这个劫, 她就只能再回一趟家中,在家人们的身上找到破解之法。

    那一日两人谈话的最后,凌珩语气冰冷地告诉曲轻歌, 她的异度空间需要等到她突破化神期才能被打开, 修士修为越到了后期, 越是进阶缓慢, 常常一个闭关就是百年千年的。

    以曲轻歌的修炼速度, 若无意外, 最少也要两百年才能进阶化神,她能等得起,可是她的家人们等不起, 特别是曲爷爷曲奶奶,两人年事已高, 就算曲轻歌能弄来延寿丹等延年益寿的至宝,也只可帮他们延寿百年, 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想明白一切的曲轻歌不由得有点消沉,但她自制力强,喜怒不形于色, 外人看不出她最近的情绪不对头, 也不知她暗地里到底做下了什么决定。

    “不能用海皇给予的宝物, 但我至少还有鲛人皇给的,也不亏了。”曲轻歌上下抛动着乾坤珠,神色早已恢复了原先的模样,只有凌珩与她自己知道,有什么还是不一样了。

    “还有十日,我们便该出去了。”凌珩淡淡地提醒了曲轻歌一句,紧接着便盘膝端坐在蒲团之上,闭目调息,在识海中演练剑法剑诀。

    在之前他看见曲轻歌得到了鲛人传承之后大变的模样,还以为她永远都变不回来了,当时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怎么跟玄寒沟通,让他带着曲轻歌回去的时候帮忙掩饰一二。

    毕竟坤宇界的人妖之战将要爆发,此时若是爆出凌云宗的核心弟子是个海族,就算她原先是人族,只是因为意外才变成海族的,可是谁会相信?

    那群贪婪之人最后肯定会打着各种正义的名义,去伤害这个孩子,他们凌云宗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决不能被外人欺负了去!

    好在之后他发现曲轻歌是能自己变回来的,这样的话就好办多了,她身上的血脉也能说是一种特殊的机缘,修真界机缘千千万,谁又能数的清呢?只要咬死了这一点,再加上凌云宗的震慑,无人能动曲轻歌。

    曲轻歌知道凌珩是何意,他们二人虽然修的都不是无情道,可是修士为了防止心魔,一般都会刻意压制己身情绪,久而久之就导致了他们的情感较常人淡薄,而凌珩认为曲轻歌在这个秘境之中已经投入太过感情了,甚至因此引出了金丹心魔劫。

    虽然这个执念是曲轻歌今生从一开始就有的,但若没这场事作为引子,曲轻歌也不一定会那么早就爆发心魔,不过心魔提早发现了也好,趁早解决还能避免曲轻歌越陷越深,最后不可自拔。

    其中的福祸相依,也算是一饮一啄,自有天定了。

    但也到此为止了,再不舍,曲轻歌也迟早要走,且心魔已出,她不能再轻易动情了,大喜大悲之下都容易给心魔可乘之机。

    东西本就都在储物袋之中存着,曲轻歌也没什么好带走的东西,索性第二日一早便与凌珩一起离开了鲛人族族地。

    在他们两人逐渐远去的身影背后,鲛人皇与乌麒麒都立在最高的那座宫殿之上,目送着他们离开,目光沉沉,复杂难辨。

    “我是不是做错了?”鲛人皇低声问道,他本是个爱民如子的王,可是如今却为了儿女而将一位幼小的鲛人变相赶出了族地,心下不禁有点迷茫。

    “我们也是无奈,之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

    鲛人族的完整传承者自古以来出现的几率就小的可怜,因为这一点,所以鲛人族并不是每一任鲛人皇都是完整传承者的。

    现任的鲛人皇就不是,他得到的是九成的传承,他当年是一连着好几届传承仪式都没出过完整传承者的,所以作为当年兄弟姐妹之中最为强大的一位,如今的鲛人皇才能登上皇位。

    原本他的儿子成了完整传承者,他还狂喜自豪不已,可是没料到的是,这一次的传承仪式居然一下子多出了两位传承者,这下子就有点麻烦了。

    乌浪浪是他的女儿,也是乌麒麒的妹妹,他们都只会为她高兴,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是多出了歌儿这个变数,再加上有心人的捣乱,鲛人族就开始渐渐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其实鲛人族或者其他海族的皇位并不像是人族皇位那般,一定要等到皇帝死了,其直系子嗣才能继承,这海皇秘境之中有修为限制,是所有生活在此地的海族都知道的一件事,而他们也不是出不去这个秘境。

    所以每当他们修炼到元婴巅峰即将突破化神之时,就会卸下身上的所有责任,交与合适的继承者,并向着海皇告别,接着静静等待秘境开启之时,乘机离开此地,去寻求更广阔的天地。

    而他们的后代们也会与他们一样,修炼到了一定程度就离开,这也是海皇秘境之中多年来一个超过元婴期的海族都没有的原因。

    鲛人皇也是要在此次秘境开启之时离开的人,乌麒麒作为他的继任者自然会接替他的位子,而乌浪浪年纪还小,等今后乌麒麒到了能离开之时,乌麒麒的后代中若是还没出现完整传承者,那么皇位就该由乌浪浪继承。

    可是曲轻歌年岁与乌浪浪差不多,她又明显比乌浪浪修炼勤奋,超过乌浪浪是迟早的事,不论是海族妖族还是人族等种族之内都是讲究个强者为尊的,届时如果曲轻歌有意皇位,乌浪浪不一定抢得过。

    所以,他们作为乌浪浪的父亲与兄长,只能昧下良心,提前为她送走这个隐患。

    愧疚之下,鲛人皇与乌麒麒搬空了自己一半的私库,送与那只幼小的鲛人,算是补偿了。

    “歌儿!”正当曲轻歌与凌珩刚刚游出鲛人族驻地之时,两人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急切的呼唤。

    曲轻歌听到这一声熟悉的呼唤,猛地回头看去,只见乌浪浪正想着她这边快速游来,因为冲得太急,乌浪浪一下子就扑到了曲轻歌娇小的怀中,曲轻歌抱着乌浪浪往后退了一段距离才稳住身形。

    “浪浪,你怎么来了?”曲轻歌惊讶地问道。

    “你还敢说,要走也不知道说一声的。”乌浪浪紧紧抱着曲轻歌,将头埋在她的肩头,曲轻歌看不清她的神情,却能听出她语气之中的哭腔,“走了也好,远远地离开,再也别回来了,这里……不适合你。”

    “……对不起。”曲轻歌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只说了一句道歉之言。

    抱了一会,乌浪浪就放开了曲轻歌,她将一条美丽的粉紫色珍珠项链戴在曲轻歌的脖颈之上,脸上带笑,眼中却含泪:“一直看你空荡荡的脖子不顺眼.你看,戴上了项链多好看啊!这项链可是我亲手做的,你不许随意摘下。”

    “好。”曲轻歌笑着点头应答。

    她伸手摸了一下脖颈间温润的珍珠项链,突然转身绕到乌浪浪背后,伸手拢起了她的长发,在前头挑起了两缕,灵巧地辩在一起,接着拿出一个乌浪浪从未见过的精美发饰固定住,那发饰有点像一对张开的金色翅膀,中间镶嵌着一颗心形的红宝石,精致美丽,是乌浪浪会喜欢的样式。

    耳边的提示音被曲轻歌忽视掉了,她专注地打量了一下乌浪浪,笑着说道:“这样子真好看,你也不用因为头发太长觉得不方便了。”

    “谢谢,我会好好珍惜的。”乌浪浪摸了摸头上的发饰,脸上露出开心的笑颜,她轻推了曲轻歌一把:“好了,你的同伴应该等急了,你们走吧!我就只是来送送你。”

    “好……再见。”曲轻歌脸上露出最温柔的笑,对着乌浪浪道完别,转身就要离去。

    在曲轻歌转身的瞬间,乌浪浪突然问道:“歌儿,无论如何,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对吗?”

    她的声音有点点颤抖,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一般,曲轻歌前行的动作顿了顿,没有回头,只是坚定地回答了她:“对!”

    直到曲轻歌和凌珩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乌浪浪最后望了一眼他们离去的方向,才转身回去。

    “那是个值得深交的友人。”凌珩看着曲轻歌不断游动的背影,突然说道。

    “我知道。”曲轻歌头也不回地答了一句,她失神地看着眼前广阔的海域,不由得想起在异界战场乌浪浪‘临死’前的最后那一句话,她说的是:歌儿……接受完传承之后,你便离开鲛人族吧,回到你的族内,不要再回来了。

    曲轻歌不由得自嘲一笑,妄她还以为自己装得有多好,到头来还是被人给发现了。

    “凌珩师叔接下来要去往何处?”

    “我已得龙族传承,此次秘境之行收获颇丰,无需再费心寻找机缘。余下十日,便随着你到处走走吧,你要去往何处?”凌珩反过来询问曲轻歌。

    “与同门们分开那么久,我也该去尽尽自己的责任了。”曲轻歌想起那些跟着她刚进来几日就失散的同门们,觉得最后剩下的这一点时间,她最好还是去找找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