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39.第一百三十九章 心魔(营养液九千五加更双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哦,既然你都知道, 还敢来此?不怕我们对你不利吗?”鲛人皇有趣地看着曲轻歌, 凌厉的双目却紧紧盯着她, 意图看出她所隐藏的真实想法。

    “我本无意于鲛人皇位, 且当初三公主对我有恩,我不可能恩将仇报。”曲轻歌也干脆明了地表明自己的态度,看出她双眼中的真诚, 鲛人皇和乌麒麒脸色总算稍稍缓和了一点。

    “可是, 如今族中拥戴你的人可不少, 你真的舍得, 放弃着唾手可得的权利?”鲛人皇的声音低沉柔和, 勾魂入魄, 带着丝丝的引诱之意。

    曲轻歌双眸迷茫了一瞬,识海中银蓝色精神海翻滚了一下,高高的浪潮拍打在她的元神之上, 元神中的小人被饶了清梦,不悦地动了动, 低吟了一声,娇软甜糯的声音软软响起, 回荡在识海之内,却唤醒了曲轻歌被迷惑的意思。

    犹如被一盆冰水兜头泼下,她瞬间清醒过来, 心中暗暗警惕, 面上却不动神色, 她听到,自己说出口的声音带着些微的恍惚,却很坚定:“我会离开,本就是外来之人,我会找个外出历练的理由离开此地,从此以后……永不归来!”

    鲛人皇的目光定定地看着曲轻歌,半晌才彻底缓和下口气,道:“希望你能做到。”

    如果可以,鲛人皇也不愿意用这种态度对待一只鲛人幼崽,但是在权利面前,没有男女老幼之分,所以他们只能用这种令人不齿的方式,变相地驱赶一只幼小的鲛人。

    “如若无其他事的好,请容轻歌告退。”曲轻歌态度不卑不亢,双眸中的神色却冷了下来,犹如万年寒冰一般,冻结一切。

    说完,她也不等鲛人皇和乌麒麒如何反应,直接转身便离开。

    她虽然能理解这两人的心,也能明白皇权的无奈,同时也确实是打算趁此机会离开此地,但是这并不代表她险些被人用魅音之术控制了,而不愤怒。

    她愿意离开鲛人族,是出于她本身就不属于鲛人族,也是对乌浪浪的情谊,而不是被迫的强制选择。

    若她真想要这鲛人族,凭她此时的血脉身份,她的心计,与凌珩师叔的武力震慑,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海皇秘境最高的修为限制是元婴期,同样的,在其中生存的生灵们修为最高的也都是在元婴期,而鲛人皇作为鲛人族修为最高之人,修为正在元婴巅峰。

    凌珩修为在元婴中期,即将突破后期,曲轻歌相信,以剑修强悍的战力,同阶之中,无人可敌,所以这鲛人族,在凌珩恢复修为之时,早已不能威胁到二人。

    但是这鲛人皇也是好样儿的,一位堂堂的元婴期大能,居然对她一个小小的筑基小修士使用鲛人族的魅音之术!

    古有传闻,深海鲛人歌声可魅惑万物,其天赋技能一般的魅音之术更是修真界之中令人闻之色变的存在,如今却被使用在曲轻歌身上,她该说很荣幸吗?

    若不是她得到了海皇传承,血脉高于鲛人族,有着天然的等级压制,不然早就中招了。

    海皇统领万海,万千海族均受海皇掌控,别说一个小小的鲛人族,就算是曲轻歌有意做海中之皇,只要给她时间成长,未必不可行。

    “怎地出去一趟,如此怒气冲冲地回来?”今日难得没在修炼,而是在曲轻歌寝殿之中无聊地逗弄两只小精灵的凌珩一抬眼就见曲轻歌沉着脸回来,虽然她面上表现得并不明显,但那周身的怒火都快燃烧起来了,一瞧就知道气得不轻,不由得出言问道。

    “无事。”曲轻歌并不想拿那些糟心事来烦凌珩,躲开凌珩探究的眼神,话音一转,说起了两人离开之事。

    “趁此机会,我们明日便可光明正大地离开鲛人族,待秘境开启时间结束,我们也就再也不会回来了。”说着,曲轻歌想起乌浪浪,不禁情绪有点低落,自此一别,她们今后便无再见可能了。

    “要去与友人道别吗?”凌珩清冷的双眸看着曲轻歌,他们明日才走,今日还有时间可让两人道别。

    “罢了,天下无不散只宴席,既然要走,也别再徒增留恋。”曲轻歌摇了摇头,不愿再多言此事,转而也跟着逗弄起了两只小家伙。

    她半趴在桌子上,伸手戳了戳他们的圆团团,软乎乎的小身子,托腮问道:“水灵,冰灵,我们就要走了,离开这里之后你们就能随意出来玩了,开不开心?”

    “球球~轻歌,我们要去哪里?”水灵两只小短手抱住曲轻歌戳她小肚皮的手,睁着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好奇地问道。

    “去我家。”曲轻歌笑着说道。

    “轻歌的家事怎么样的?球球~”冰灵飞到曲轻歌肩头,落在上面,伸出小短手碰了碰曲轻歌的耳鳍。

    曲轻歌双耳敏感地颤了颤,却没有阻止冰灵好奇的动作,宠溺地任由着他玩闹。

    之前在见到她模样大变之时,这两只小家伙就对她身上变化的地方产生了极大的热情,有事没事总喜欢挨挨碰碰的,觉得很好玩。

    “我的家啊,其实我有两个家,一个是住着我家人的家,一个是住着与家人们一样重要的师长朋友们,第一个家生养了我,第二个家养育了我。那两个地方,都很美丽,虽然没有像海中那样大,有那么多水,但人世间的繁华,山林间的宁静,也是具有与大海不同的美……”曲轻歌缓缓述说着自己的‘家’,不仅两个小家伙听得入神,就连凌珩也被曲轻歌的话语吸引了注意力。

    毕竟,他也是从其中一个家里出来的人,与曲轻歌不同的是,他不知生他的家在哪,但是这个自小养大他的家,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正在一人两精灵都在静静地听着曲轻歌对于家的描述之时,感知灵敏的几人都听到了寝殿之外传来的动静,凌珩瞬间恢复了一连木讷之相,站在曲轻歌身后,两只小精灵也瞬间躲入曲轻歌发间,只有曲轻歌依旧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无聊地轻点桌面。

    “咚咚咚……阁下,陛下命我为您送来出行之物。”屋外传来婢女轻柔的敲门声与话语,自从曲轻歌得到了完整传承之后,整个鲛人族除了皇族之外,其他人都尊称她为‘阁下’。

    曲轻歌淡淡地瞥了屋门一眼,道了声“进”。

    得了允许,屋外的婢女恭敬地推门而入,对着曲轻歌行了一礼,不敢多看她,垂着头双手奉上托盘中的宝物,柔声道:“阁下,这是陛下命我送来的宝物。”

    “放下吧,你可以出去了。”曲轻歌扫了一眼那托盘之上流光璀璨的宝物,心中暗笑着那鲛人皇还真有意思,打一棒赏一颗甜枣。

    东西她会收下,一来也算是补偿自己方才的所受的委屈,二来也是为了安那多疑的鲛人皇父子的心,自古以来君王均多疑,她前世便知该如何应对来者君王的猜忌。

    “是。”婢女恭敬地应答,将托盘放置在桌上,对着曲轻歌行礼告退,转身离去。

    “东西不错,可用来为你融造储物之器。”凌珩清清淡淡的声音从曲轻歌身后传来。

    “乾坤珠,鲛人皇真大方。”曲轻歌支起身子,拿起那颗璀璨的灵珠,轻笑着说道。

    乾坤珠顾名思义,内含乾坤,无极无限,每一颗乾坤珠都是一颗拥有无限空间的灵珠,算得上储物宝物之中的至宝,如凌珩所说,用这颗乾坤珠来锻造她的储物之器,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她可还未忘记,宗门承诺过等他们成为核心弟子之后,会为他们专门锻造一件专属的储物宝器。

    而且,曲轻歌唇边勾勒出一抹满意的弧度,既然鲛人皇送来的是一颗乾坤珠,那么就说明乾坤珠内一定还藏有众多宝物。

    果不其然,当曲轻歌的神识探入其中的时候,便被里面堆积成山的各种千年万年的珍珠、珊瑚、碧玺、灵药、灵矿、灵宝等物闪了一下眼,但之前她早已见识过更闪亮的宝物库,所以大致看了一眼内中的东西后,便将神识退了出来。

    看到这些东西,曲轻歌不由得痛心地想起自己的异度空间之内的宝物,只能看不能拿的滋味,简直折磨得她抓心挠肝的。

    回想起她前几天刚得到海皇传承,回到自己的寝殿之中后,便迫不及待地将其他人都打发出去,独自一人留在内殿里点开了久违的系统界面。

    原本简洁的系统界面经过两次升级之后,内容丰富了很多,边框上甚至还有些繁复的装饰性花纹,原本鉴定术的图标又变了个样子,曲轻歌伸手轻点鉴定术的图标,只见它闪了闪,弹出了两道选项,其中一个标着‘物品鉴定’,另一个标着‘人物鉴定’。

    曲轻歌点了点人物鉴定的选项,图标闪了闪,紧接着弹出一个提示界面:

    脸色黑了黑,曲轻歌就知道这个坑货系统天天都在想着怎么弄能量,没办法,她实在很想弄清新得的血脉的信息,只能咬咬牙,点了‘是’。

    顿时,系统界面划过一道流光,屏幕瞬间变为一片空白,只余中心一道蓝色的进度条,正在快速填满,进度条之上还标注着‘人物扫描中,还请稍等片刻…’的字样。

    没等多久,曲轻歌就听到了从脑中传来的提示音:

    系统界面变回了之前刚出来时的模样,这时曲轻歌才发现了在采集、鉴定、背包等功能的图标之前,又多出了一个人头像一样的图标,她伸手轻点,图标瞬间放大,化为了一个人物信息界面。

    这个界面被划分成了左右两边,左边的背景是青青草地,上头站了一个立体的小人儿,小人儿长相与曲轻歌人类的样子一模一样,她安静地站在草地上,睁着一双潋滟的桃花眼,脸上挂着一抹微笑,紧紧地看着界面外的曲轻歌。

    在小人儿的身旁,还有一个小界面,上面显示着一些关于人族曲轻歌的身体信息:

    【姓名:曲轻歌(小名:喵儿)

    性别:女

    种族:人族

    身份:坤宇界凌云宗核心弟子

    修为:筑基巅峰

    法体:水灵体、冰灵体、毒灵体(残缺99/100)

    力量:99999+(正常成年男子数值为10)

    敏捷:500(正常成年男子数值为10)

    体质:1200(正常成年男子数值为10)

    精神力:9999+(正常成年男子数值为10)

    气运:???

    功法:《容》、《天葵神水决》、《寒玉玄冰》、《九天毒经》

    技能:炼丹(四阶)、绘符(四级)、炼器(三级)、阵法(二级)、制衣(一级)……】

    右边的背景是一片深海,其中的小鲛人正是曲轻歌此时的模样的缩小版,小鲛人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睛看着曲轻歌,一副天真的神色,在她的身侧,也同样有一个信息界面:

    【姓名:曲轻歌(化名:歌儿)

    性别:女

    种族:海族

    血脉:海皇血脉

    身份:海皇传承者

    修为:筑基巅峰

    力量:99999+(血脉加成)

    敏捷:1000(血脉加成)

    体质:3000(血脉加成)

    精神力:9999+(血脉加成)

    气运:???

    功法:《容》、《天葵神水决》、《寒玉玄冰》、《九天毒经》

    天赋技能:异度空间、鲛皇啸、魅音之术、鲛人毒爪、御海……】

    界面上所显示的人族与海族的个人信息并不一样,曲轻歌认真看完之后,却对海族信息界面上所说的异度空间最感兴趣。

    众所周知,高阶妖兽与血脉极高的兽类,都能开辟出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异度空间,其中会存放着他们一生的珍藏。

    曲轻歌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她想着既然那是自己的天赋技能,那么久说明这是如同一种本能一般,能轻易为她所用,她心念一动,果不其然,识海中感应到了一个隐隐的联系,她顺着那个联系找到了自己的空间,神识刚一探进去,就差点被里面塞的满满当当的天材地宝们闪瞎了眼。

    在曲轻歌探入异度空间之时,耳边同时传来了海皇熟悉的爽朗笑声:“哈哈哈……小娃娃,这些小玩意儿是我送与你的见面礼,你可喜欢?”

    曲轻歌听见这句话,不由得愣了好一会儿,心中不知该如何感恩海皇的大方,这些宝物在海皇眼中可能不算什么,但在她眼中可是价值连城的至宝,她甚至看到了里面有自己最梦寐以求的塑根花,还不止一株!

    这让她不由得激动万分,塑根花!那可是十阶极品塑根花!能为没有灵根之人完美塑造灵根的塑根花!

    在她的眼中,这几株保存完好的塑根花的价值甚至胜过了其他天材地宝加起来的总和,有了这花,她何愁家人不能与她长久相伴!

    可是,当曲轻歌神识探入得更深,想去拿那几株塑根花的时候,却被空间猛地弹了出来,强大的排斥之力震伤了她的神识,她惊呼一声,捂住疼痛的头软倒在地上,神色愣怔,带着不敢置信。

    殿内的动静被殿外的凌珩察觉,他赶进来扶起曲轻歌,用灵力帮她检查了一下,紧接着就冷着脸,低声问她原因:“怎么回事?为何会突然神识受损?”

    他不过出去了一会儿,一进来就见这孩子捂着头一脸难受地跪坐在地上,神色还有些悲伤,一检查就发现了她神识被什么东西震伤,外头由他守着,不可能有人进得来伤害她,里面只有曲轻歌一个人,那么这伤就是她自己搞出来的了。

    这个猜测让凌珩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怒,修士的神识何等重要,稍有损伤都是一件大事,见她如此不爱惜自己,他身为关心她的长辈,自然感到痛心。

    可能是近在眼前的希望被打断的难受,也可能是凌珩给人的可靠之感,曲轻歌难得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她紧紧抓着凌珩的衣袖,低低地诉说自己得到的真实传承与那能让亲人踏上仙途的宝物。

    “修仙之途艰险万分,你的所有亲人们,愿意走上这一条路吗?”凌珩听完了曲轻歌的诉说,没对她拿不出宝物之事而发表什么意见,而是直击要害,直接问出了曲轻歌一直以来都在逃避的问题,还特地强调了‘所有亲人’。

    意为提醒她,她只有一个人,顾不过来整个家族的所有人,她的家族也不应该由她一人承担。

    “为何不愿意?修了仙,爷奶爹娘大哥小弟他们的寿命就会大大增加,我们一家人就能长长久久地在一起幸福地生活,为何不愿意!”像是要说服自己一般,曲轻歌也强调了‘愿意’二字。

    但她脑中却控制不住地回想起,每当她一提到让家人也跟着一起修真之事时,爷奶爹娘下意识回避的眼神,爹娘是看向爷奶,而爷奶则是……拒绝之意。

    曲轻歌观察力何等敏锐,怎么可能注意不到这一点,只是她一直在一厢情愿地自欺欺人罢了。

    “你父亲有其他兄弟吗?”凌珩没有理会曲轻歌激动的神色,而是淡淡地又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有。”曲轻歌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

    她家中还有二叔和小叔,而且他们都对她很好,她不可能丢下他们不管,但是也无法让他们也一起修仙,这很现实,她一个人负担不起一个家族的重担。

    可是这样的话,奶奶爷爷甚至爹娘他们都会伤心的,届时,曲轻歌还有可能因放弃叔叔们不管,而落下埋怨。

    但是管了叔叔们呢?叔叔们的妻子孩子,甚至妻子的家族,连接的一大片人,曲轻歌就是想管,她能管得过来?

    所以她只能用许多大世家传承的法子,弃尾留头,只管住自己最亲之人,余下的人只需给些好处,为他们一共庇佑,保证他们一生安康也就是了。

    别怪她冷血,她只是无能为力。

    “塑根花确实能塑造灵根,但后天之物本就不及先天,你父母兄长还好,这个年纪开始修行,如何足够勤勉的话,未必没有得道的机会,但是你爷奶年纪过大,即便有了灵根,还有你倾覆的大量资源,但也基本仙途断绝了。”

    “你胡说!”仙途断绝四个字刺激了曲轻歌,她再也维持不住理智,对着凌珩怒吼一声,隐藏多年的血铁之气重重向着凌珩压去,那是她于战场之上历经生死,手刃无数敌人,用鲜血所凝练而出的强悍气势,杀气凛然,战意凌天,无人能挡。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能想明白的。”凌珩没有因为曲轻歌的失控而动怒,而是心平气和地蹲在她面前,一手挑起她的下巴,与她视线持平,两双相似的桃花眼相互对视,双方都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曲轻歌从凌珩清冷的眸中看到自己此时的模样,那个陷入暴怒之中,双目赤红,神色狰狞,像只没有理智的洪荒凶兽的人,根本不是她!

    她愣住了,颤抖着手轻抚上凌珩的眼角,更加仔细地看着他眸中所倒映的那个……格外陌生的人。

    “抱歉师叔,是轻歌无礼了。”曲轻歌冷静了下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她失落地垂着头,低声向着凌珩道歉。

    眼角冒出了点点小气泡,喉间酸涩,那些好像……是泪。

    因为前世的灾祸,家人一词早已成了曲轻歌的执念,甚至是……心魔!

    嘴上没说,但她心中始终觉得是自己害得曲家家破人亡的,所以她前世今生一直都在赎罪,她决心踏上仙途不是为了追求所谓的大道,而是单纯地为了保护家人而已。

    但是人的贪/欲是无限的,现在的曲轻歌已然能保护得了家人了,甚至给予他们更加荣耀的地位,所以她开始变得贪心起来,她想要家人永永远远地陪着自己,为此造就了另一个执念。

    塑根花之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引子,引发出了她隐藏在心中的执念,也牵扯出了她的心魔,所以曲轻歌才会那么容易就失控,那是被心魔所控的现象。

    凌珩不知曲轻歌真正的心结在哪,但他能看出曲轻歌心有执念,早已心魔缠身,若再不解决,她一辈子都无法突破金丹。

    其实在异界战场之上,曲轻歌就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剑道,按理来说,她应该一出传承之地就该突破金丹的,可是原本一直蠢蠢欲动的修为却犹如被凝固了一般,纹丝未动。

    这种情况,身在局中的曲轻歌自己看不明,但旁观者清,凌珩一眼看穿曲轻歌已经陷入修士突破金丹时最常见的心魔劫,所以今日才有意提点,希望这个孩子能自己破除心魔,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曲轻歌消除心魔,就只能靠她自己去努力,旁人帮不上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