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37.第一百三十七章 海皇传承(收藏八千双更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结束一日的战斗,曲轻歌与凌珩一同回到城中去, 刚进城内, 两人就敏锐地发觉了城内气氛的不对劲, 走在街上的行人都行色匆匆的, 脸上均带着不易察觉的紧绷之色,似乎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一般。

    曲轻歌与凌珩对视一眼,立即加快脚步向着居处而去。

    果然, 在他们这些小鲛人们所居住的小屋之外, 乌黎正负手立于其上, 他的身旁正站着乌浪浪与其余还活着的四个小鲛人, 看情况应该是在等候晚归的她。

    在曲轻歌他们的身影一出现之时, 乌黎便发现了他们, 清冷的眸子转头望来,眸中是一片凝重之色,“既然人已到齐, 那我便开始宣布此次战事了。”

    战事!一听到这两个字,曲轻歌立即敏感地竖起耳朵, 关注度也开始高度集中,这是她前世打战打出来的下意识反应, 一听到‘战事’一词,便直觉有战该打了。

    果然,只见乌黎清冷的眸子缓缓扫视了周围六人一眼, 那些战奴被他忽视了, 继续低沉道:“尔等会来此异界战场, 不外乎是为了族内传承。“

    这下子,一听到‘传承’二字,所有人都热切地盯着乌黎,期待着他接下来的话语。

    “诸位皆知,族内传承考核与贡献点息息相关,但是具体的考核标准你们却并不清楚。”乌黎清冷的声音缓缓说着引动人心的话语。

    “如今我便详细告知于你们,若是将整个传承分为百份,每百点贡献点便可兑换一份传承。我知你们其中有人已经拥有足够的贡献点,但单凭此还不够,贡献点不过是一个衡量标准罢了,你们若想得到真正的传承核心,便需通过最后的考核。”

    “敢问乌黎前辈,最后的考核是为什么?”曲轻歌直接向着乌黎提问道。

    通过之前的观察结合乌黎话语中的意思,她已经大概明白乌黎需要他们去做什么事情了,这是他在有求于他们,才会那么详细地说明传承考核的标准,就为了对他们以利诱之,以利驱之。

    “上战场!”乌黎也不在意自己的意图被人看了出来,这些小家伙们能认清事实更好,省得他还要多费口舌。

    ————————————

    荒凉凄清的平原之上,只余枯木沙土,一丝生气也无,天空暗沉沉的,透不出一丝光亮,压抑得人心中沉甸甸的。

    天际之上破了一个漆黑的大洞,无数的修罗族如同下饺子一般不断往下掉落,他们刚一落地,便嘶吼着,利齿暴突,双腿快速奔跑,向着巍峨高大的城门冲去。

    远远看去,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修罗族将高大的城池包围,此时的这座雄伟无比的城池犹如一座孤城一般,只能靠自己保护自己,无人会前来救援他们。

    “咻!”一颗巨大无比的,燃烧着炽热火焰的巨石被投掷在密密麻麻的修罗族之中,巨石之上刻画着繁复的金色铭文,在巨石刚一落地之时,金色铭文猛地闪耀起炫目的光芒,整颗巨石瞬间如同被点燃的火/药,“轰!”的一声,爆炸开来。

    巨大的火花直冲上天,半空升腾起一朵蘑菇云,混杂着无数修罗族的残肢断臂,散落一地。

    “咻!咻!咻!……”接二连三的金纹巨石被不断投掷而出,还未靠近那充满了美味的血肉味道的城门,就有大量的低级修罗族命丧黄泉。

    “进攻!”随着乌黎的一声令下,曲轻歌他们几人纷纷随着周围的守城战士们一齐跳下城墙,向着修罗族们拼杀而去。

    他们的周围护持着许多人,这些都是他们的战奴与城内的战士们,一行人犹如一支利剑一般,突击入修罗族大军之内。

    “杀啊!”“吼!”“该死的畜生,去死吧!”“肉…好饿…”“啊——救我!”“好好吃,肉肉肉…美味的肉,吃掉吃掉!”

    鲛人的大吼声,修罗的嘶吼声,混杂在一起,所有人都举起手中的武器,或者挥舞身上最有攻击力的爪牙,神情狰狞激愤,激烈的厮杀中,血肉横飞,断肢残体遍地,无数的生命转瞬间消亡殆尽,就因为这是一场战争!

    修罗族们一边大肆残杀鲛人,一把抓起战利品塞进嘴中大口啃咬,脸上还露出满足痴迷的神情,被这一幕所刺激到的鲛人族们气得纷纷发出自己最强的攻击,多杀死一只修罗族是一只,多杀两只还是他们赚了!

    曲轻歌手中巨剑横扫,森寒剑气瞬间冻结一片地域,在冰霜所覆盖的区域之内的修罗族动作瞬间迟缓起来,凌珩趁此机会一剑横扫,银色剑气瞬间划过,顷刻间斩杀数十只修罗族。

    那些被凌珩剑气划过的修罗族们前进的动作顿了一顿,突然从中裂开成两半,被平削而断的躯体内掉落在地上,还在跳动的温热内脏流了一地,黑红血液染湿了地面,有些只剩下半截尸体的脚下还惯性地往前跑了两步,又轰然倒下。

    仔细一看,那些修罗们躯体的断裂口都是在其胸前的弱点处,凭此一点,足可见凌珩出剑之精准,威力之强大。

    围在他身旁的部分鲛人族有些被他的凶残吓到了,不自觉地离他远了点。

    那些修罗族们虽因爱吃血肉,在其他种族眼中是只剩食欲的怪物,但他们并非真的像怪物一般毫无理智,他们也会感到痛,也会感到恐惧,在见识了凌珩的强悍实力,也有些修罗畏惧地退后了一些距离。

    一时间,凌珩和曲轻歌周围空出了一个真空地带,就像是被战争的双方孤立了一般。

    乌浪浪双手在身前划了一个圈,两道清澈的水流顺着她的动作,形成了一个水圈,薄薄的水膜覆盖其上,在一只修罗向着她袭来之时,她猛地一推身前水圈,顿时,从水膜之中倾泄出无数凌厉的水刃,狂风骤雨般疯狂攻击向乌浪浪身前的修罗族们。

    如此密集的攻击,很是容易就击中了修罗们的弱点,好几只修罗在乌浪浪这一击之下倒地身死。

    无数人在为了彼此的生存激烈地拼杀,他们身上那股在生死间所爆发而出的强大战意刺激了隐藏在曲轻歌灵魂深处的兵魂,它顿时激动地发出阵阵嗡鸣声,丝丝缕缕的血气从剑身之上逸散而出,想要出去大杀四方的意图格外明显。

    感应到弑血剑强烈的意念,曲轻歌眸色一暗,唇边却勾起了一抹肆意的笑颜,感受着这熟悉的生与死的紧张氛围,其实就连她也有些激动了。

    “弑血,抱歉让你憋了那么久,今日便出来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威力吧!”

    随着曲轻歌灵力的引导,一道血影突然从她身上落到重魂剑身之上,重魂剑嗡鸣一声,剧烈振动起来,接着仿佛被什么压制了一般,安静了下来,只是原本玄黑的重剑之上覆上了一层浓郁的带着无尽杀戮之气的血色虚影。

    手中一重,那熟悉的重量是当年作为普通人的曲轻歌所无法掌握的,但确实如今的筑基修士曲轻歌所能握起的,曲轻歌转头看向凌珩,看出曲轻歌的意图,凌珩对着她微微昂首,这是同意了放手让她自己去战斗的意思。

    “师叔,劳烦将我丢入修罗族密集之处。”一道传音落入凌珩耳中。

    凌珩随着曲轻歌的话语,双手抱起她纤细得似乎一手就能让人掌握的腰,高高举起向着修罗族之内猛地投掷而去。

    “歌儿!”乌浪浪见到这一幕惊呼一声,还未来得及对将曲轻歌扔出去的凌珩发怒,就被接下来的一幕震惊得哑口无言。

    曲轻歌落在修罗族之中,无数闻到血肉味的修罗族疯狂地扑了上来,曲轻歌举起巨剑猛地往地上一砸,瞬间砸死几只修罗,立于那几只修罗的尸体之上,她双手握紧手中巨剑,《天葵神水诀》疯狂运转,大量的水灵力涌入手中的重魂剑之中。

    血影巨剑之上泛起水波,恍惚中,似乎有阵阵汹涌的潮水声响起,围在曲轻歌周围的修罗们感到危险逼近,刚想着后退躲开这个危险的食物,却见曲轻歌已经动了起来。

    原本就巨大无比的巨剑瞬间又变大数倍,血红虚影更是放大到了数丈之巨,被曲轻歌双手牢牢握住,她鱼尾之上的水龙突然发出一声龙吟,围着她快速转了起来,曲轻歌的身子也以鱼尾为轴心,变成一个旋转的陀螺。

    水之秘术——水龙卷!

    巨剑被曲轻歌轮成了一个大圆,随着她身形的不断转动而疯狂旋转,血红剑气化为一道道凌厉的旋风,带起汹涌的水流,化为一道庞大无比还在高速移动的水龙卷,水龙卷产生的强大吸力将无数的修罗族吸入其中,不幸落入其中的修罗族无一不被疯狂的肆虐的剑气绞杀成一片片碎肉。

    原本还混着着水蓝水流的水龙卷这下子是彻底变为了红黑色,被修罗族的血肉所染成的黑红,这道恐怖的黑红色旋风,成为了战场之上无数人的噩梦。

    当曲轻歌水灵气用尽,终于停下秘术的施展之时,她的周围已经没有一个活物了。

    随着龙卷的消失,被其卷上高空的尸体们也纷纷落下,堆成了一座尸山,而持剑立于尸山之上的曲轻歌,成为了令修罗们恐惧,鲛人们畏惧的存在。

    曲轻歌沉默地垂着头望了一眼底下的尸山,不敢兴趣似得回头向着在场之中剑意最盛的凌珩望去,她自从变成鲛人后变成紫色的眼眸此刻变得漆黑无比,犹如两颗暗淡的黑珍珠一般,深邃幽暗,冰蓝的发色被过于浓郁的血染黑。

    咋一看,此时的曲轻歌倒像是还未变成鲛人之前,人族时的模样。

    凌珩静静地抬眼回望曲轻歌,清冷的眼眸让情绪将近失控的曲轻歌顿时如同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一般,顿时清醒过来,这才反应过来,她太久未用弑血剑,居然忘记了它身上所带的煞气与戾气是多么的强大,强大到足以影响到她坚如磐石的心性。

    毕竟万千将士们用命凝结而出的兵魂,其上同样凝聚了万千将士们的怨气与戾气,所以历代掌兵者都要求心性坚定之辈,不然那人还未成功融兵入体,就已经被兵魂的戾气影响得变成一个杀人傀儡。

    刚刚回过神的曲轻歌突然觉得一股寒气从背脊直窜而上,她想动,想躲开,身子却僵硬得动弹不得,她被一股强大的契机锁定了!

    “歌儿!”

    电光火石间,曲轻歌终于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抵御住了那股契机,却只是愣愣地伸手接住那软倒在自己怀中的身躯。

    “浪…浪…”她神情迷茫,有些迟疑地轻唤出怀中之人的名称,抱着少女的手掌感应到一阵濡湿,举起一看,却不是黑红色的,属于修罗的血,而是鲜艳的红,红的刺眼的,属于乌浪浪的血。

    在乌浪浪的背后,插着一只漆黑的利角,血止不住地从中涌出,沾湿了她大半个身子,瘫软的身子全靠曲轻歌双手的支撑才没滑落下去,她一手无力地耸拉在身侧,一手搭在曲轻歌肩上,渐渐失去聚焦的双眸注视着她呆愣中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

    乌浪浪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冲动地扑上来,虽然他们此行参加这场战役也确实是来送死的,但她从未想过自己是为了救人而死。

    “也……好……”乌浪浪一张口就吐出一大股混杂着内脏碎片的血,流在她与曲轻歌身上,将两人身上都弄脏了。

    “先别说话。”曲轻歌紧紧拧着眉,脸色紧绷得如同寒铁,在战场上失去同伴,这是她前世最常遇见的事,一开始她还会悲痛大哭,但却无济于事,最后她学会了这样子绷着脸,只有这样,她才能控制住自己不露出丝毫的脆弱,才不会想哭。

    曲轻歌想帮乌浪浪疗伤,却被她阻止了,乌浪浪用尽最后的力气,抓紧着曲轻歌,将头凑近她耳边,低声说道:“别白……费功夫了,反正……又不是……真的死,一会儿还……得再见的。歌儿……接受完传承之后,你……”

    最后的那句话语细若蚊吟,曲轻歌却听得清清楚楚地,她脸上一变,刚想对着乌浪浪开口说些什么时,怀中的乌浪浪已经彻底软下无力的身子,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此地。

    “碍眼的人,你不该存在于此。”一道粗嘎的嗓音从天际的黑洞之中传出,犹如轰雷一般,响彻天际。

    曲轻歌神色一冷,眸中划过一丝决绝,突然鱼尾用力一摆,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着那黑洞猛射而去。

    凌珩便这么站在低下看着曲轻歌的作为,并不上去插手,这是属于鲛人的传承历练,不可能事事都由他这个‘战奴’插手,否则曲轻歌只能算考核失败了。

    所以他只能待在底下看着,看着在曲轻歌的身影没入那黑洞之后,一点星芒突然亮起,紧接着“轰——!”的一声震天巨响,黑洞之内发生了一场不亚于化神修士自爆威力的爆炸,黑洞一阵剧烈颤抖,紧接着瞬间闭合,消失不见。

    这场修罗与鲛人的战役,最终以牺牲最后所剩的所有小鲛人为代价,胜利了。

    曲轻歌一死,凌珩这个追随她而来的战奴自然也会自动被传送出去,他清冷的身影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至此,鲛人族传承之地的考核,正式结束!

    ————————————

    碧蓝色的水波荡漾,一道纤细的娇小身影在水的包容下沉沉浮浮,水中星星点点的光团向着她缓缓靠近,一碰到她的身躯,便融入了她的体内。

    渐渐的,原本稀少的光团变得越来越多,犹如漫天繁星一般围绕着拿到身影,簇拥着她,带着她向着更深的海底深处而去。

    曲轻歌是在一阵舒适温暖的包围中缓缓苏醒,她一醒来就迷茫地发现自己在无尽的深海之内,周围包围着无数的光团,闪亮亮的,照亮了漆黑的深海。

    前方的光团拥挤在一起,构成了一条长长的光之道,曲轻歌被周围的光团沿着这条光之道送完了更深的海底,直到来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海底宫殿之中。

    不同于鲛人族宫殿的精致奢华,这一座宫殿更加大气宏伟,其上的建筑也显得更加的古老。

    曲轻歌落在宫殿门口,似乎是察觉到有客来临,宫殿大门自动缓缓打来,夜明珠的光芒照亮整座宫殿内部,曲轻歌轻摆鱼尾,缓缓游了进去。

    “你来了。”一道雷鸣般的威严声音在她头顶上炸起,曲轻歌猛地抬起头,就见一个巨大无比的王座之上端坐着一位看不清面容的男子。

    男子的身形非常高大,几乎有百丈之高,曲轻歌站在他面前,连人家的脚趾头都比不过,哦!不对,男子的下半身是一条金色的庞大鱼尾,不是脚。

    他虽然身形庞大,但并不臃肿,反而赤/裸的上身所袒露出的是健壮优美的身材,腰间整整齐齐的八块腹肌因为被放大数百倍,反而更能让人看清其流畅的线条弧度,若是将他缩小到与人相同的高度,其身材也能算是修长健硕的。

    “你是谁?”曲轻歌仰头仰得脖子都快断了,都看不清他的头,不得已摆动鱼尾游到与男子脸庞持平的高度,脸上露出好奇的神情,天真地问道。

    她能看出,是这位男子让那些光团特意将她引来的,再观其长相,此人必定与鲛人族有极深的渊源,回想起她此时正在接受鲛人族传承,她也能大致猜出这位男子是鲛人族的先辈,既然是长辈,那必然就喜爱天真单纯的后辈。

    别看曲轻歌一上来就摆出这幅模样,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其实心念电转之下,她早已想明白一切。

    “哈哈哈……小娃娃真有意思,吾乃海皇擎苍。”男子爽朗地大笑起来。

    他是什么人?活了不知多少个年头了,曲轻歌那点小伎俩还瞒不过他的双眼,但是既然小辈有意卖乖,他也不介意多宠几分,毕竟这么多年了,能走到他面前的,也不过那渺渺几人而已。

    他……也是有些寂寞了。

    海皇擎苍!

    曲轻歌脸上抑制不住露出震惊之色,她从未想过自己居然能见到这位大能,那可是真正的海之皇者,掌控天下万海的海皇擎苍!

    可是……

    “您不是早已飞升了吗?”曲轻歌似乎有些不解,歪头疑惑地问道。

    “不过一缕神魂而已。”擎苍被曲轻歌可爱的模样萌到,伸出一根手指头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她的头,见她下意识蹭了蹭,眼中的笑意不由得更加深了几分。

    “恩?你这小娃娃……不是我海族中人吧?”擎苍看着曲轻歌,突然发出了一声疑惑,见曲轻歌脸色骤变,他自己倒先不在意地摆摆手,“也罢,你能到此地来也是你的造化,此物便予你吧,也算是见面礼了。”

    说着,擎苍从指间逼出一滴精血,向着曲轻歌甩去。

    曲轻歌措不及防之下被这滴精血包裹住,这精血粘稠无比,如同尚未干透的浆糊一般,被包裹在里面的曲轻歌只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被这粘稠的精血堵得几乎无法呼吸。

    丝丝缕缕的血气从曲轻歌毛孔之中钻入她体内,而她此时的注意力却只落在升级后沉寂已久的系统提示音。

    一阵难以忍受的灼热从体内升起,以摧枯拉朽之势,肆虐于曲轻歌体内,曲轻歌咬牙忍痛,身子像是被人打碎了重新组成一般,炽热与剧痛相交,又疼又辣还酸涩不已的感觉,堪比她幼时使用灵乳提升资质时的痛楚。

    这一边身躯之上的折磨还在继续,那一边在曲轻歌的识海之中,银色的精神力不断翻滚,一股海蓝色的能量不断注入曲轻歌的脑海之中。

    “轰!”地脑中一声巨响,突然有无数的陌生记忆齐齐涌入曲轻歌的识海,掀起滔天巨浪,几乎将她的元神淹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