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36.第一百三十六章 冰系秘术(营养液九千双更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将喉间腥甜咽下,曲轻歌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 只觉得周身剧痛, 刚刚在她被击地横飞出去之时, 无数尖锐的碎冰猛地扎入她的身躯, 破开无数伤口。

    湿润的血,渐渐染红衣裳,在一片雪白中, 猩红的血色格外显眼, 犹如零落雪地的红梅一般, 带着凄美之色。

    雪兽虽然也被曲轻歌的巨力伤得不轻, 但它破损的高大身躯在大量冰雪的补给下, 已经恢复了大半, 此时的它还能耀武扬威地在曲轻歌面前,对着她不断挑衅。

    曲轻歌紫色双眸死死盯着那只又开始渐渐自我修复的雪兽,眸中紫气翻滚, 蠢蠢欲动,雪兽由冰雪构成, 一旦有什么损耗,周围瞬间就有无数冰雪为它补充, 根本就无法轻易将其杀死。

    如果想成功杀死它,除非曲轻歌能一次性将其轰杀到无法复原的地步。

    突然,曲轻歌心中一悸, 一股冷意从背脊直窜而上, 浑身寒毛炸起, 背脊几乎僵直,身体的本能驱使着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全力向一旁躲去。

    “轰!”巨响震天,积雪飞溅,落了曲轻歌满头满脸,湿透了她本就被血染得半湿的衣裳,使得她狼狈不堪,血水滴答落在洁白的雪地之中,晕染开一小片血红之地。

    曲轻歌此时却不由得庆幸,庆幸自己那近乎于本能的警觉性又救了她一命。

    只见她原先战立的地方已经被另外一只突然冒出来的雪兽身影所占据,如果曲轻歌躲得再晚一点,那就是一个被活活压死的命。

    “嗷嗷嗷……”两只雪兽对着她一齐怒吼,巨大的声音震得曲轻歌耳膜生疼,身上的衣裳还黏腻得她难受,索性一把将衣物给撕了,又只剩最底下的抹胸肚兜了。

    没了衣裳的束缚,曲轻歌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她身姿灵活地躲避着两只雪兽的不断夹击,偶尔挥剑回击,一时间,双方像是僵持了下来一样,曲轻歌奈何不了两只雪兽,两只雪兽同样打不到娇小灵活的曲轻歌。

    许久攻击不到敌人的烦躁让两只雪兽不由得暴躁起来,它们怒吼着,突然伸手捞起一把雪,大掌用力一握,就是一颗坚硬的雪球,向着曲轻歌猛砸而去。

    曲轻歌闪身躲开,却不防斜侧里又是一颗大雪球袭来,这次匆忙躲避,还是被雪球擦着手臂飞过去,一大片青紫的淤青顿时就浮现在白嫩的手臂之上,曲轻歌抿紧唇,将所有痛楚自己咽下,沉默地挥舞着巨剑,一剑剑劈站开不断袭来的雪球。

    似乎是尝到了甜头,两只雪兽一齐站在原地捏起了雪球,捏好了一颗就猛地向曲轻歌投掷而去,曲轻歌将重魂剑在身前舞成一道剑网,那些袭来的雪球全都被她砍成两半,落在地上,砸碎成碎雪。

    “轰!”一束白色激光猛然划破空气,瞬间射穿曲轻歌的身躯!

    当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的时候,曲轻歌就知道,自己中计了!居然还有第三只雪兽!

    被偷袭成功的曲轻歌,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猛地向地上砸落,她掉落在积雪堆了,强大的冲击力在雪地中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坑洞,丝丝缕缕的青烟从里面飘散而出。

    三只雪兽成功会晤,一同走到曲轻歌砸出的洞前,高大的身躯围城三角之势,低头查看。

    “咳咳……”曲轻歌轻咳出声,她跪倒在坑底,一手撑着地面,试图爬起来,一手按在被贯穿的侧腰,大量的血抑制不足地从里面喷涌而出,混杂着被轰碎的内脏,她的背部是一大片烧伤的痕迹,焦黑外翻的皮肉看起来有些狰狞得可怖。

    这次,曲轻歌再也忍不住,痛苦地紧皱起眉峰,泛白的脸色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心底忍不住有点自嘲,居然因为一时大意,让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势,这……恐怕是她今生每次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了吧!

    感应到投注在自己身上的三道视线,曲轻歌神色坚毅,眸中带着疯狂的决绝,那只按在伤口处的手渐渐变为了冰蓝色,森寒的冰霜渐渐蔓延至她的身上,将她那道被贯穿的伤口整个冻结,血液被凝结在体内,不再向外涌流。

    毒灵气在体内流转,带着刺激性的毒素让曲轻歌精神一震,似乎全身又充满了力量。

    握紧手中的巨剑,曲轻歌鱼尾用力一摆,整个人腾空飞出雪坑,面对着迎面罩过来的三只巨掌,她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水遁到其中一只雪兽身后,霜寒剑气凌厉挥出,化为一只巨型雪虎。

    雪虎张大巨口咆哮一声,有力的四肢往地上用力一蹬,矫健的身姿瞬间化为一道白色残影,向着雪兽猛地袭去,将其扑到在地,利齿狠狠撕咬在雪兽的脖颈之上,雪兽不断挣扎,巨掌抓着身上的雪虎往外拽。

    最终雪虎还是不及雪兽的力道,被生生捏散,但是雪兽的半边脖颈也被雪虎撕咬成碎片。

    “嗷嗷嗷!”另外两只雪兽见到同伴从惨状,顿时就怒了,嘶吼着向着曲轻歌猛地袭去,其中一只长大巨口,从他口中隐隐酝酿出一个光团,自觉感到危险,曲轻歌利用水遁术再次闪身躲开。

    “轰!”她回眸一望,原先她所立的地方被一道熟悉的激光轰过,这次却什么都没击中。

    清澈的紫眸中倒映着那道划破天地般的激光,曲轻歌识海突然一阵翻涌,智慧之树慈祥和蔼的声音似乎飘飘渺渺的,在她耳边响起。

    《容》,容之一道,可容纳天下万物,将其收入修习者脑中、体内、灵魂上,融会贯通,从而将功法、招式、甚至是天地间千万种不同的能量何为容为己身,为己所用。

    突然间的福至心灵,曲轻歌学着那雪兽一样,张开口,周围充沛无比的冰灵气受到牵引,不断向着她聚集而来,渐渐的,曲轻歌的口前,真当凝聚出了相似的光团,光团犹如带着强大的引力一般,疯狂地吸收着周围的冰灵气,将其不断压缩,其中的能量翻滚不休,却不伤曲轻歌分毫。

    直到光团的能量积蓄道顶点,曲轻歌心下明白,是时候了,不过是轻轻一吹,一道瞬间划破天际的强大激光瞬间贯穿一只正向着她袭来的雪兽,将它的腹部轰出一个大洞,透过那个洞,曲轻歌甚至还能看见洞后的茫茫雪地。

    趁热打铁,她剑锋一转,对准另外一只雪兽,挥剑袭去,重魂剑化为一道巨大的巨剑虚影,携一往无前之势,向着雪兽劈砍而去。

    巨剑虚影猛地砍下,却扑了个空,曲轻歌瞳孔一缩,立即向着周围望去,三只雪兽居然一同都消失了身影!

    不!不对,不是消失,而是隐身了!

    感到前方袭来一阵劲风,曲轻歌侧身躲过挥来的巨掌,那巨掌却只是出现了一瞬间,就再次消失无踪,身后又是一道细微的破空声,曲轻歌全身化为一滩清水,消失在原地。

    那摊人形的清水猛地被轰散,水花四溅,在半空中又被周围寒冷的空气冻结成冰珠,颗颗掉落在地上。

    没想到这些雪兽们居然还能隐身,视线大大受阻,让曲轻歌的战斗变得艰难起来,本就重伤的身躯又在雪兽的袭击下再次受了几次伤害,曲轻歌甚至能感觉得到,她腰间原本被她用冰封住的伤口被雪兽重击得有些龟裂。

    回想起自己之前在第一层的暗黑中用神识感应蝙蝠妖兽,曲轻歌索性闭上双眸,摈弃视觉,不再受双眼的干扰,将神识散出,探寻周围的一切细微情况。

    在神识纤毫毕现的扫视之下,那三只利用雪地隐藏身形的雪兽顿时就无所遁形了,找到了目标,那攻击起来就简单多了。

    曲轻歌睁开双眸,假装自己依旧看不到雪兽们的身影,任由他们在自己身上多添几道不轻不重的伤势。

    但是,在暗地里,曲轻歌全身的灵力却全都调动起来,冰灵力全速按着《寒玉玄冰》功法运转起来,丹田内的三才大阵同时极速转动,将大量的水灵力与毒灵力转化为冰灵力,随着冰灵力的渐渐增多,曲轻歌身上缓缓散发出一股隐隐的威势。

    全身灵力注入重魂剑之中,镶嵌在剑身之上的宝石亮起耀眼的光芒,伸手一抛,重魂剑猛地飞上高空,剑身剧烈振动,周围的冰灵力受到牵引,迅速汹涌而来,凝结于巨剑剑身之上,以重魂剑的剑身为核心,一层层的冰晶覆盖上而上,剑身越变越大,最终变为一把百丈之高的冰雪巨剑。

    晶莹剔透的剑身在雪原光芒的折射之下,变化出绚丽梦幻的光泽,但剑身上所散发而出的威严森寒剑势却让人不敢小视它的威力。

    庞大冰雪巨剑锋利的剑尖朝下,如同传说中悬在头顶上的王者之剑一般,散发着毁灭一切的威势。

    察觉到威胁,三只雪兽一同现身猛地攻向曲轻歌,可是已经为时过晚。

    “冰皇之陨。”一声淡淡的,如同轻叹一般的话语飘散在空气之中。

    那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原本悬浮在高空之中的冰雪巨剑犹如受到了什么指令一般,突然如同被割断了那跟拉扯着它的线,猛地从高空之中坠落,带着毁天灭地一般的恐怖气势。

    庞大的剑身在极速坠落的过程中,不断与周围的空气产生摩擦,灼热的高温与剑身森寒的寒气交织在一起,犹如爆破一般的炸雷声不断响起,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

    不过是转瞬间,冰雪巨剑便猛地落在地上,与地面激烈碰撞!

    “轰——!”一声惊天的巨响,整个战魂塔似乎都被震动了几下,惊得塔中正在历练之人纷纷吓了一跳,惊疑不定。

    庞大的冰雪巨剑碎裂成无数冰晶,尖锐的冰块碎片炸裂开来,大雪纷飞,一个深深的巨坑出现在巨剑陨落之地,原本覆盖其上的冰雪早已消失,只余下漆黑的底面与那隐隐的裂痕。

    “滚出去!”曲轻歌刚刚握住被她召回的重魂剑,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轰雷般的怒吼,紧接着一股狂风袭来,将她整个人吹出塔外。

    曲轻歌还未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一暗一亮,她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外飞去,耳边传来阵阵惊呼声,紧接着一个温热的修长身躯突然将她拦腰抱在怀中,减缓她落地的冲势,带着她安全落回地面。

    刚刚站定,她也堪堪回过神来,感到周围突然多了很多人,环顾四周就见大家众脸懵逼地相互看看,显然是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在战魂塔之中历练得好好儿的,结果突然就被甩了出来。

    耳尖地听到了几声抱怨的低语,曲轻歌顿时心虚地装出一副虚弱的模样,将头埋入抱着她的凌珩师叔怀中,一副一切与我无关的架势。

    其实她心中明白,此时可能还真与她有关,也怪她,被雪怪围堵得心中憋火,结果居然一气之下,使出了新领悟的冰系秘术——冰皇之陨!

    秘术的威力无疑是无比强大的,这不,曲轻歌差点将人家的地板都给打穿了,能不被恨上吗?如今只是被人赶了出来,而不是当场打死,已经很好了。

    却没想到因她一人之过,还牵连了正在塔中历练的他人,害得他们也跟着她一起被战魂塔赶了出来,这就让人有点愧疚了。

    果然,曲轻歌的猜测没错,在被突然赶出的众人还聚集在战魂塔之外议论纷纷的之时,守卫着战魂塔的护卫们上前一步,紧绷着脸,冷硬地扬声说道:“战魂塔因承受不住强者之击,今已受损,需暂且关闭一些时日修复塔身,还请诸位谅解。”

    “嗡!”的一声,人群的议论声顿时炸开了,守卫的解释让他们全都惊了一跳,纷纷相互讨论打听究竟是哪一位强者实力这么强悍,居然能将坚固无比的战魂塔都给打坏了!

    看出曲轻歌的不对劲,凌珩干脆抱着她一路从战魂塔走回他们的住处,将曲轻歌轻轻放置在床上,清冷的双眸盯着她清澈的双眸,低声问道:“这么回事?”

    “……我用了个秘术。”曲轻歌迟疑了一下,也知道自己闯祸了,低着头小声说道。

    “秘术是能随便用的?”凌珩的声音顿时低了几个度,冰冷的气势像是发怒前的预兆。

    识时务者为俊杰,曲轻歌立马一脸真诚,乖巧地认错道:“我错了师叔,我不该任意乱用秘术,还将战魂塔给弄坏了,害得那么多人无辜被连累。”

    曲轻歌一向都是敢作敢当的,认错也认得很诚恳,不过她自认有错,她身前这位看似在教育他的师叔可不那么想。

    “下次小心一点,别伤着自己就好。”凌珩摸摸曲轻歌的头,他只关心这孩子的安危问题,至于秘术不秘术的,那并不重要,只要曲轻歌能完全将其掌握,这不过是威力大一些的招式罢了,无需过多防备限制。

    而且别看曲轻歌先在不小心弄坏了人家的战魂塔,凌珩自己在修炼途中也毁坏了不少历练之地。

    他们剑修战力惊人,在战斗中难免有些控制不住的时候,毁个把房屋是难免的。想当初,凌珩就差点将凌云峰之上的主殿给拆了,这才被玄寒宗主嫌麻烦,丢到了大三千界的主宗去的。

    看着此事就此轻轻揭过,曲轻歌松了一口气,她不由得庆幸,一出战魂塔,她原先在里面所受的伤势就都痊愈了,不然让师叔看到她那副凄惨的模样,难保继她之外,凌珩师叔不会一怒之下将战魂塔整个拆了。

    之后因战魂塔受损之事鲛人族的驻扎城池内很是热闹了一阵,但大家都是时刻忙碌于与修罗族战斗与提升自身实力,议论声不过热闹了一阵,便很快消失不见了。

    此时的曲轻歌正与凌珩两人游走在城外,狩猎低级修罗族。

    随着时间的日久,他们这批新进的小鲛人们的人数也渐渐在减少,乌浪浪他们这一组除了她与曲轻歌,其他人都死于与修罗族的战斗之中,被传送出去,曲轻歌还记得,明明心知大家不是真正的死亡,但是当温他们离开的时候,乌浪浪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很是哭了几场。

    这个世界,说是虚幻的,可是里面的一切都那么的真实,真实到让人辨不清现实,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的亲身经历,试问与你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同伴身死于你面前,你该如何面对?

    无法面对的!

    曲轻歌知道,乌浪浪也知道,这种事情,是永远也无法让人坦然面对的!

    犹还记得,八日前,当曲轻歌一剑刺入一只男性修罗族的胸口致命之处时,耳边传来的乌浪浪凄厉的叫声:“温!”

    她立即转头望去,却只看到少了一半脑袋的温和那只正双手抓着他,疯狂地大口啃咬的修罗,血淋淋的尸体被不断吞食,那只正在大快朵颐的修罗巨口中一片腥红的血肉,赤红的丑陋脸上满是陶醉的神情,他吃得连雪白的锋利牙齿都被染红了,那画面……恶心又可怖。

    最后那只修罗是被已经恢复修为的凌珩一剑从头顶砍成两半而死的,可是这却并不能挽回已经‘死亡’的温。

    没了温,原本的五人小队就只剩下曲轻歌和乌浪浪两人了,她们是队伍中唯二的两个女孩,也是实力最为强大的两人,所以她们才能活到现在。

    就在她们两个以为从今以后两人要相互扶持着一起继续战斗之时,前日,乌黎通知他们今后要自己独立行动,所有小队解散。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些小鲛人们队伍解不解散都没什么意义了,十支队伍,一共只剩下四支,其中两支还就剩下一个人,也就曲轻歌跟乌浪浪这一组和另外一组还勉强剩下两人,加起来不过六人。

    五十人最后剩下六人,这足以让人见识到战场的残酷之处。

    小队解散对于曲轻歌来说更为有利,凌珩早已完全将龙族传承吸收完毕,实力不仅恢复鼎盛时期,还隐隐有要突破的趋势。

    曲轻歌自己本身实力就不弱,有了实力更加强大的凌珩师叔的相助,他们两人所能独立斩杀的修罗族数量非常可观,在异界战场之内获取贡献点的途径就只有猎杀修罗族,而贡献点与鲛人传承息息相关,这让曲轻歌对于猎杀修罗族之事总是表现得很热衷。

    “这次来了十三只,九男四女,我对付十只,余下三只你自己解决。”凌珩淡然扫了一眼被血肉所吸引而来的修罗族,熟练地分配任务。

    “恩。”曲轻歌闻言,点头轻应一声,身形一闪,瞬间就出现在一只男性修罗族的身后,巨剑剑锋精准地自其背后刺入,强大的力道将他整只贯穿,剑尖从其胸前的印记里透肉而出,阻断了他的生机,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溅起一片尘土。

    侧边袭来一只速度奇快的女性修罗族,柔美的脸上是一片狰狞之色,猩红的眸中带着对血肉的渴望。

    曲轻歌躲都没躲,水蓝鱼尾向上一摆,晶莹水珠溅起,缠绕在她鱼尾之上的水龙低鸣一声,猛地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着那只女修罗袭去,正在攻击曲轻歌的女修罗回防不及,身前弱点大大暴露,龙头张口一咬,利口轻易破开修罗族傲人的防御,撕裂其的血肉。

    水龙一口从女修罗体内咬出一颗内核,才缩回曲轻歌腰侧,探头将口中的内核交给她,紧接着又继续缠绕在她的鱼尾之上,一动不动,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一般。

    其实那都是真实存在的,自从凌珩成功吸收龙族传承之后,便也多了一些龙族的本领,他见曲轻歌鱼尾之上的灵物正好是龙形,索性便用点化之术,为这条龙多增加了点灵性,甚至还赐予了其一口龙息,使得它变得不仅仅是一个法术所化的死物,而变得与活物类似,拥有强大的攻击力,有一点点灵智。

    但因其追究还是一道法术,所以凌珩此举不过算是帮助曲轻歌强化了一道法术,最终还是受曲轻歌所控制的。

    利落地杀完两只修罗族,曲轻歌转头一看,凌珩已经将他的十只修罗族斩杀完毕,无一不是一剑毙命,此时的凌珩正靠在一颗枯树之上闭目养神,低下还剩下一只修罗族在游荡,不用多想,这肯定是留给她的。

    曲轻歌冲上前挥剑将其快速解决掉,见凌珩依旧靠在树上,没有丝毫要动弹的意思,无奈只能自己一个个动手,将修罗族的内核收集起来,装到一个小布袋里。

    布袋里面哐啷作响的,瞧着鼓鼓囊囊的,里面的内核少说也有几十颗,能换取好几千的贡献点,这些都是曲轻歌与凌珩今日的战果收获。

    扣除掉还给乌浪浪的贡献点和这阵子两人的各种花销,此时曲轻歌身上还剩下一万多一点的贡献点,这些都是凌珩师叔与她这几日的努力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