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34.第一百三十四章 狩猎修罗(收藏七千五双更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曲轻歌这边的分组是她跟乌浪浪与另外三个鲛人少年,三个少年, 却是三种不同颜色的鱼尾, 正好方便了曲轻歌辨认。

    蓝色鱼尾的鲛人叫温, 长相清秀, 性子也很好,就是瞧着有点文文弱弱的;湖绿色鱼尾的叫千枫,长着一张娃娃脸, 两颊还有些可爱的婴儿肥, 明明都二十多岁了, 瞧这个却跟曲轻歌差不多的稚嫩, 他特别爱笑, 性子很活泼, 就是话有点多。

    最特别的那一位是拥有紫色鱼尾的邵弘缕,虽知鲛人族鱼尾颜色各不相同,但曲轻歌还是第一见到这么漂亮的紫色鱼尾, 可能是因为自身灵根的原因,曲轻歌对于蓝色与紫色特别有好感, 如今见到如此好看的紫色鱼尾,自觉不自觉地就多看了几眼, 引来人家一个不满的怒瞪。

    这一位是个脾气不怎么样的,有点傲又娇气十足,好在他与温是好友, 性子包容柔和的温总是能很好的安抚他的情绪。

    就算能自己于陆地之上自由活动了, 但是各人还是带着各人的战奴, 他们带着战奴一起来可不是单纯为了前期代步用的,而是作为自身的一个武器,帮助自己能夺得更多的贡献点。

    在被乌黎踢出城猎杀修罗族时,乌黎明确说过,他们的传承考核便是依照各人所能得到的贡献点来判定的,至于具体需要多少贡献点才能获得鲛人族的完全传承,这一点乌黎未说,反正贡献点一定是越多越好的。

    而且这鲛人的驻守城池之内还设有许多不错的锻炼之地,在里面可很好的磨炼自身实力,可若想进入其中是需要花费贡献点的,且他们除了刚来的第一个月食宿是免费的,今后无论衣食住行都是需要花费贡献点,而获得贡献点却只有斩杀修罗族一途,所以积攒贡献点势在必行!

    “我们初来乍到,对此地尚且不熟悉,所以这次狩猎只需在离城池不远处进行便可,一来方便回城,二来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也好求救。”乌浪浪在对着队伍的行动进行规划,曲轻歌就只是静静地跟在一旁,认真听着她的安排。

    在这支五人小队一形成,作为鲛人族三公主的乌浪浪便自动成为了领头人,负责领导着他们一起出城狩猎。

    其实真要论起领导作战才能,前世作为统领曲家军的大将军,曲轻歌肯定比乌浪浪强得多,但是曲轻歌却只是安静地待在一旁,任凭乌浪浪的指挥,丝毫无打算争夺领导权的意图。

    她精通人情世故,自然清楚自己的定位,她不过是乌浪浪公主从外捡回来的一个流浪儿罢了,因为三公主与乌小雅斗法,使得她意外获得接受传承的名额,她应该对着乌浪浪感激涕零,心怀尊敬。

    若是她进了这传承之地之后,还妄图与乌浪浪争夺领导权,那她在鲛人族们的眼中,就是一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

    曲轻歌自然不会让自己陷入这个境地,她不过是想来蹭个传承罢了,蹭完就找个机会溜之大吉,又不是想在鲛人族之中谋取什么权利,没必要将自己作成全族公敌。

    一行人约莫在离城池十里处左右找了处空地停了下来,乌浪浪看了千枫一眼,千枫点点头,五指化为锋利的利爪,深处一指在自己白皙的胳膊上轻轻划了一下,鲜红血液涌出点点,微不可查的血腥味散开。

    随后千枫对着被自己划伤的手臂施展水愈术,柔和水波流过,那到本就浅浅的伤口顷刻间愈合如初。

    曲轻歌看了眼千枫施展的利爪,微微垂下头,右手成爪,原本白嫩纤细的小手划过一抹锐光,她的五指指甲变得锋利无比,犹如刀刃一般。鲛人们虽然类似人形,但毕竟也可算作海兽的一支,既是兽类,怎可能不会有利爪凶齿?

    凶齿曲轻歌是没有的,但是这利爪……却是她当初从亚鲲飞鱼尸身之上采集而出的一本技能书,还有之前所得的技能:鲛皇啸,也是与鲛人息息相关的技能,看来她有今日之机缘,乃是冥冥中自有安排。

    想在异界战场之上引诱修炼族很简单,他们本就渴望吞食血肉,只要弄点血出来,就能很快吸引到修罗族出现。

    千枫所放出来的那点血量,血腥味虽淡,但还是被极度饥饿的修罗族捕捉到,很快的,空中一阵空间波动,从中出现了一只修罗族。

    看到来人,几人愣了一下,这次出现的是女性修罗族,众所周知,女性修罗族是出了名的美貌,此时出现在曲轻歌他们眼前的这一只更是名副其实。

    妖娆绝美的面容,婀娜多姿的玲珑身段,若不是那猩红的双眸,根本不会让人认为这是一位修罗。

    “食物……”这一只女性修罗族同样是低级修罗,当她看到曲轻歌等人之时,眼前一亮,眸中带着浓郁的食欲,饥渴不已,按耐不住的,这只女修罗向着离她最近的温扑了过去。

    红唇大张,露出里面的利齿,绝美的面容在这狰狞的表情下也变得可怖。

    温早有准备,闪身躲开,可是这只女修罗的速度却极其快速,一道血光闪过,温忍不住剧痛惨叫一声,脸色瞬间刷白,冷汗淋漓,他一手捂着自己少了一块肉的肩头,一边在自家战奴的掩护下向后飞快退去。

    而另一边成功咬到一口血肉的女修罗正一脸满足地吃着口中美味的肉块,感受着丝丝能量从中充实自己的体内,无比畅快,丰韵的双唇染上血红,却带出艳丽的色彩,让她的容貌变得越加娇媚,可这模样在其他几人看来就是地狱中的饿死鬼!

    仅仅一小块血肉怎么可能满足得了女修罗,吃完之后她再次将目光转向曲轻歌他们,带着狂热的贪婪之色。

    “好吃…食物,我还要…给我!”出口的嗓音有点沙哑,却带着女性特有的柔媚,宛若在撒娇一般的呢喃,让所有人再次提起十万分的警惕。

    曲轻歌眸中一冷,对于亲眼见到修罗食肉的场面心中发寒,重魂剑再次出现在她手中,鱼尾一摆,整个人便如一道离弦之箭一般,向着女修罗径直冲去。

    举剑挥砍,“锵!”女修罗迅速用锋利的利爪挡住曲轻歌的重剑,却受不住她的距离,被逼得向后退了几步。

    在乌浪浪他们还未回过神来之时,那边的曲轻歌已经跟女修罗交手无数次,“锵锵锵…”的金属激烈碰撞声不绝于耳,他们呆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纷纷施展起水系法术,干扰女修罗,为曲轻歌助阵。

    几个战奴们也在主人的示意下,冲上前与女修罗缠斗起来,那女修罗比较精明,她肤质白皙如雪,胸前的浅粉色印记就显得格外显目,所以哪怕是面对着几人的强势围攻,她也一直牢牢护住这个弱点。

    几个近身的战奴因为相互之间并不熟悉,所有有点各自为政的趋势,凌珩更是本就习惯一人单打独斗的主,根本不知合作战斗为何物,曲轻歌心下无奈叹息,凌珩师叔她管不了,但这另外的这几个战奴她却不能不管。

    她开始引导着几人配合战斗,众人本就有意相互配合,在曲轻歌暗地里的引导下默契逐渐加深,对付起女修罗来也更加得心应手。

    曲轻歌手中剑锋一转,将女修罗的利爪挑开,乌比冲上前来,正好一拳轰在女修罗身上,原本是冲着她胸前弱点而去的,可是却被她双手交叠成十字,挡在身前,强硬的外皮牢牢挡下这一拳,女修罗的身上一点淤青都没留下。

    这时一道水缚术袭来,将女修罗短暂束缚住一阵,邵弘缕的战奴,一只修成半人形的双头赤泷蛇变回原形,趁机从女修罗背后偷袭,两颗蛇头全都向着她的后背袭去,锋利的利齿在上面留下四颗血洞,黑红血液涌出,双头赤泷蛇却火急火燎地从女修罗身后抽回。

    “滋滋……”“嘶嘶嘶……好痛啊啊啊啊……”刺耳的腐蚀声伴随着战奴的惨叫声响起。

    邵弘缕目呲欲裂地看着自己的战奴两颗头颅被女修罗那剧毒之血腐蚀了大半,挣扎着在地上翻滚哀嚎,最后凄惨死去,在女修罗奔袭着冲上前想要品尝美味之时,身躯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这是死亡者被传送出去了。

    只顾着想吃肉的女修罗在这一刻放松了警惕,曲轻歌眸中杀意凌然,霜白寒气凝结于剑锋之上,猛地往前挥去,剑气化为凶狠雪虎,向着女修罗胸前的印记横冲而去,整只雪虎横冲之势快如极光,猛地横穿而过女修罗的身躯,却只在她胸前的弱点留下一个深邃的血洞。

    双眸睁大,尚未来得及发出惨叫,女修罗的身子便软倒在地,彻底死去。

    “阿弘……”温担忧地唤了好友一声,他肩头还流着血,但比起身上的伤势,他更加关心邵弘缕。

    “废物!废物废物废物…这么容易就死了,以后谁来保护我?!”邵弘缕破口大骂,似乎真的对自己战奴的生死不屑一顾,只关心自己的安危问题,可是他通红的眼珠子却暴露了他的内心。

    曲轻歌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已经难过地要哭出来了,可是却碍于面子,死死忍着。

    鲛人族的战奴都是自小培养的,与主人共同长大,除了曲轻歌之外,其他鲛人们都与战奴们相处了很长的时日,感情自不必说,此时邵弘缕亲眼见到自己的战奴身死,哪怕知道这不是真的死亡,但毕竟画面感太强,这一幕对他心理的冲击可想而知。

    第一次独立猎杀行动就死人,气氛有点凝重,曲轻歌默默蹲下身捡起地上被她的剑气轰出来内核,同阶的女系修罗族的内核比之男性的贡献点多一倍,也就是这颗内核值200贡献点,五人平分正好每人40点。

    响起她之前打听的五点一日的房租价格,曲轻歌觉得他们今日干的这一单所得还远远不够。

    没等众人多缅怀邵弘缕死去的那个战奴,空中又是一阵空间波动,可能是温受的伤弄出了更加浓郁的血腥味,这次居然一次性出现了三只身形庞大的男性修罗。

    修罗族天生善战,说是为战斗而生也不为过,他们一生当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战斗,在掠夺血肉,所以每一位修罗的战斗力都不可小觊。

    他们拥有坚固无比的外皮,锋锐的爪牙,强悍的身躯,连血液之中都饱含腐蚀性的剧毒,甚至中级修罗族是能使用修罗族独有的技能法术的。

    此时曲轻歌他们所面对的不过是实力大概在炼气期与筑基期之内的初级修罗族,之后还有更加强大的中级修罗族,高级修罗族,大修罗族……等等,仅仅是初级便如此难对付,可以想见之后更加高级的修罗族究竟有多么强大。

    “我和乌比、邵弘缕缠住一只修罗,温和千枫缠住一只,歌儿缠住一只。”乌浪浪快速安排道,经过之前那一战,她已经意识到曲轻歌的实力很强,比他们所有人都强,所以让她与她的战奴缠住一只修罗族是没问题的。

    “是。”众人应声,纷纷瞄准自己的目标,向着修罗们发起进攻。

    凌珩手中紧握一柄三尺青锋,这柄剑是他从自己储物戒之内拿出,并非自己的本命之剑,他所能动用的那一点点灵力不足以支持他召出本命之剑,索性他也不在意。

    心中有剑,剑自在,就算无灵力,可用剑确是无需灵力。

    杀戮之剑,为杀而杀!

    不过是轻描淡写的一剑直刺,一道带着汹涌杀气的剑意便猛地贯穿眼前的修罗族,他甚至没有瞄准他的弱点刺去,而是一剑贯穿他坚硬的头颅,将其杀死!

    曲轻歌甚至都没出手的机会,战斗就结束了,她只能站在一旁,看着凌珩所使出的惊天一剑,若有所悟。

    “剑意,无形而有形,由心之剑所凝成。你空有剑气而剑意未成,可修为已至筑基巅峰,剑修金丹期后便该开始凝造独属于自身的本命之剑,在结丹之前,你需找到你的剑。”凌珩回头淡然看向曲轻歌,那双清透的桃花眼犹如要看进曲轻歌的内心一般,让她不得不正视己身问题。

    “如何寻找?”曲轻歌迷茫问道。

    随着习剑时日越久,她也渐渐感到自己碰到了一个瓶颈,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明明她的剑术每日都在精进,可她就是觉得不对,剑诀招式不是她的追求,她想要的是领悟属于自身的剑意,可是就是不得其门而入。

    她心中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苦苦压制着自身修为,不敢随意突破。

    “这需要靠你自己去领悟,我之剑,只可予你做个参考,无法为你指路。”凌珩提点道。

    他对剑的造诣不是曲轻歌能比的,两人见面的第一眼凌珩便看出曲轻歌在剑道上遇到了瓶颈,偏偏她修为突破太快,使得她不得不苦苦压制修为。

    曲轻歌心境到了,体内灵力也早已充溢,要想突破金丹期是很容易的,可是一旦突破,她却还没找到属于自己的剑意,将剑意化为本命之剑,今后她就算成功凝结了本命之剑,那剑的威力也大大不足。

    但是修为压抑久了,对曲轻歌的身子是有影响的,压抑修为,就像在压抑着她的身子的自然成长一般,时日越久,只会长得越加畸形。

    曲轻歌与凌珩间的对话是用传音入密之术,直接在识海之中谈话的,表面上两人都未出声,自从凌珩能动用灵力之后,在外人面前两人便一直如此行事,所以也无人得知他们的秘密。

    “歌儿,快来帮我!”正当曲轻歌还在思索自身剑道难题之时,耳边传来乌浪浪的呼唤声将她惊醒,这才想起他们这边的战斗结束,人家那边的还未完结呢。

    凌珩未动,曲轻歌则自己向着乌浪浪那边冲去,突然想试试鲛人族的能力,她将重魂收起,五指成爪,身子灵活地在修罗身侧腾挪,偶尔找机会给人家一爪。

    锋利的爪子落在修罗身上不过是留下道道白痕,但是曲轻歌却是专门盯着一处地方狠爪,最后竟然让她给抓破了修罗的防御,黑红血液喷洒在她手上,那血可是有毒的!

    “歌儿!”乌浪浪惊呼一声,却见曲轻歌居然完好无损,这才迟钝地想起乌黎老祖说过,修罗族只有女性带毒,与之战斗之时需注意切勿沾染。

    这一点乌黎不过说了一次,他们在战斗中无人想起,所以才无人阻止邵弘缕的战奴,使得他最终中毒0身亡。

    “吼!”被挠破防御,感到疼痛的修罗怒吼一声,回身一只巨掌就想着曲轻歌狠狠拍下。

    曲轻歌伸手阻挡,明明是看起来纤细脆弱的手臂,却牢牢挡住修罗的巨力,并且曲轻歌还趁机抓住修罗的指头,用力将他狠狠轮了个半圆,砸在地上!

    “嘭!”一个高大的修罗被大力砸在地上,将地面都给砸出了个坑,他挣扎着,在坑里扑腾,却被曲轻歌一鱼尾踩着,起……起不来?!

    凌珩眉梢一抽,这孩子那身力气越发大了。

    看见这一幕的人,众脸懵逼,乌浪浪简直是目瞪口呆了,她从未想过,歌儿娇小的身子内居然蕴含着那么强大的力量,能光凭自身的力气,就将修罗揍得倒地不起。

    曲轻歌凝出一道水箭,射在鱼尾下的修罗胸前印记上,顿时,还在挣扎扑腾的修罗就不动了。

    成功干掉了两只修罗,第三只修罗也在众人的合力下被成功杀死,拿到了修罗内核的他们准备赶回去了。

    经过这两场战斗,大家都或多或少有负伤,就连曲轻歌在与修罗对战之时也有被攻击到之时,腰腹上有一块硕大的淤青,在雪白的皮肤之上格外显眼,让凌珩看着不怎么顺眼。

    周围血腥味浓郁,未免引来更多修罗,让负伤的他们雪上加霜,大家都全速往城池方向赶路。

    之前乌黎在将他们踢出城门的时候,说了每一小队至少要狩猎到一颗内核,才能回去,曲轻歌他们手握四颗内核,自然完成了任务。

    本就没走远的众人很快赶回到城池内,在进城门之时,他们都感受到空中隐隐的空间波动,好在他们已经进城,那些再次出来的修罗已经不归他们管,被守城护卫给击杀了。

    顾不得回住处休整,曲轻歌他们直接去了办事大堂,将手中的内核换成500点贡献点,曲轻歌分得180点贡献点,余下的几人平分,每人80点。

    之前在出城时,他们便相互规定好利益分配方法,个人独自斩杀的内核归个人,小队合力斩杀的就平分,凌珩自己杀了一只修罗,他的身份是战奴,贡献点自然算在曲轻歌身上。

    在兑换贡献点的途中,他们还遇上了其他小队的人,他们无一不是身形狼狈,神情疲惫,大部分小队都少了点人,有些小队甚至只剩一半人数,余下还未归来的小队也不知是和情况,反正不乐观就是了。

    得了贡献点,曲轻歌兴冲冲地拉着凌珩向着之前看好的一处训练之地跑去,两人来到一座高塔之前,被门口的守卫拦下。

    “要进战魂塔,每人100贡献点。”护卫漠然道。

    来之前曲轻歌跟乌浪浪借了20贡献点,身上有202个贡献点,够付两人进入战魂塔的贡献点。

    将身份令牌在护卫手上的小圆盘之上按了一下,光芒闪过,里面所剩的的贡献点立马只剩2点,曲轻歌却并不心疼,钱没了能再赚,此刻她最想进这座肖想已久的战魂塔之中。

    这座战魂塔乃是鲛人族城池的一处训练之地,塔分九十九层,每上一层塔都需闯过一道难关,既然名为“战魂”其中关卡自然就与武力有关,曲轻歌苦闷于剑道瓶颈束缚,她此生除了家人之外,最爱战斗,便想在战斗之中寻求契机。

    这战魂塔适用于筑基期至化神期的修士,会自动根据进入者的实力调整难度,对于凌珩来说也是有用的,所以曲轻歌便拉着凌珩一齐进入。

    那守塔护卫见曲轻歌面容稚嫩陌生,心下猜测她是新来的历练的小鲛人,身旁的那个人族应该是她的战奴,看她居然要带着战奴进入战魂塔,他有些意外。

    一般这些小鲛人们为了积攒更多的贡献点,以获得更多的鲛人传承,对于战奴是很吝啬于将贡献点用在他们身上的,像眼前这个小鲛人对战奴那么慷慨的也不是没有,但是很少,非常少,少到珍惜的地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