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33.第一百三十三章 须弥之境(营养液八千五加更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到了,此地便是我鲛人族在异界战场之内的驻守城池, 今后一段时日内尔等将会在此生存, 直到死亡为止!”乌黎带着小鲛人们停在城门前, 伸手遥指高大的城墙。

    从乌黎那平淡的语气之中, 曲轻歌却看出了一股自豪之意,乌黎犹如在介绍着自身的归属之地一般,骄傲地将其介绍给其他人。

    “进城吧!我先带你们在城内登记身份, 再为你们安排住处。”说完, 乌黎率先动身, 紧跟在他身后那些抱着小鲛人的战奴们见到目的地近在咫尺, 也不再感到疲惫, 只想尽快送小主人们入城。

    曲轻歌微微从凌珩怀中抬起头, 侧目打量这座鲛人族的驻守城池,那城墙乃是用坚固的黑钢石所筑,最高可承受分神修士的攻击, 墙壁之上还铭绘了许多阵法,有些是鲛人族特有的阵法, 有些确是人族阵法。

    鲛人族的阵法曲轻歌只能依稀辨认几个,具体是干什么用的看不出来, 而人族的阵法她到是熟悉,看得出来上面布了好几个大型的攻防与警示阵法,这些阵法瞧着都有些年头了, 无一不是上古大阵。

    甚至有些阵法已经在修真界之内失传了, 曲轻歌虽然有点阵法天赋, 却不痴迷此道,不然如今的她可能就会像余莹萱一般,失态地趴在上面废寝忘食地研究了。

    之前她无意间见过一次余莹萱研究阵法之时的模样,那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模样,宛若一个女疯子。

    论起阵法方面,人族天生测算才能优于其他种族,所以人族阵法的发展,要比其他种族的都要强大。

    而根据此地出现在鲛人族驻守城池之上的人族阵法,可以判断得出,此地的人族与鲛人族就算不是关系和睦,但也不是敌对阵营,且有一定的合作关系,回忆起他们刚到此地时,在那座城池内所见的许多种族齐聚那一幕,曲轻歌心中暗暗加上一句,此地的大部分种族应该关系都还不错。

    看来那所谓的修罗族在其中起的作用很是巨大,这个种族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能逼得其他种族联起手来共同对抗他们!

    “无需想太多,届时我自然会找机会将一切告知与你。”一道淡淡的清冽嗓音在曲轻歌脑中响起,她抬头看了凌珩一眼,又似乎好奇似得转头继续四处看看,暗地里却同样用传音入密之术回答凌珩。

    “师叔可动用修为了?”

    “龙族传承已炼化八成,可稍稍动用一点灵力了。”凌珩淡然回答道,像是在向着曲轻歌说明自己的实力,安抚着怀中孩子不安的心。

    在凌珩看来,曲轻歌不过十二岁半的年纪,这点年纪还应该在宗门之中继续学习修炼,而不是小小年纪便上了战场,这未免太过残忍,不过想来这孩子在来鲛人族之前,也预想不到鲛人传承仪式居然是要上战场,等她知道的时候也晚了,名额已定,容不得她跳脱。

    所以凌珩觉得自己作为她的师叔,此时唯一还留在这孩子身旁的长辈,就该在战场上多护着她,可以适当让她自己成长,但一定要保证其安全。

    这安全不仅仅是指身体上的,在此地他们就算死了也不是真死,而是心境上的,就算身体不是真的死,但谁能保证她经历过生死之后,不会留下心魔?若是曲轻歌再大一点,凌珩也不必如此担心了,问题是她还太小,凌珩怕她心性不够成熟,没人宽慰,自己走不出来。

    其实若是之前一心只有剑与修炼的凌珩根本不会想那么多,但可能是之前带过一阵孩子,原本冷心冷情的他也开始学会稍稍为这个孩子着想了,但也仅限此刻窝在他怀中的这个孩子了,其他小娃娃能不能靠近他还是两说。

    乌黎对着守门的护卫出示了身份令牌之后,才得到允许,一路带着曲轻歌他们进入城门,在城门口的顶上镶嵌着一面泛着白光的镜子,曲轻歌看前面每一位路过镜子底下的人都会被照得显露出一道原形虚影,不由得心下一紧。

    居然是九品宝器——照妖镜!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曲轻歌自己是个假货,有点担心隐瞒已久的身份在此刻被拆穿,那场面可就好看了。

    此时她只能在心中祈祷系统道具再继续给点力,千万别在关键时候坏了事。

    凌珩垂眸看了眼怀中脸色不变,身子却微微紧绷的孩子,知道她为何紧张,但此时尚未完全恢复的他想帮助她掩饰也有心无力,只能心中暗暗提起戒备,准备着如果发生了最坏的情况,拼死也要护住这孩子,带着她逃走。

    好在系统出品,质量总是有保障的,在曲轻歌被凌珩抱着走过照妖镜低下之时,他们只感到身上照了一束暖光,接着两人身上所显示的虚影都是正常的影像,顺利过关!

    为自己捏了把虚汗的曲轻歌决定,她今后再也不抱怨系统消耗的能量多了,毕竟人家用的多,作用也大不是?

    “修罗族狡猾,常常会幻化成我族之人的样子混进来大肆屠杀捕食,这照妖镜只是一道防守罢了。”乌黎边走还边随口为他们解释了一句。

    “屠杀?!”

    “捕食?!”

    天真的小鲛人们被乌黎话语中所流露出来的信息吓了一跳,脸色微微发白地问道。

    “哼!不然你们以为那些修罗族攻击我们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填饱肚子啊!”乌黎不屑地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小鲛人们的天真无知。

    小鲛人们一路上早已被乌黎嘲讽得麻木了,早就学会忽略他不好听的语气,选择听他话语之中的提点之语,但咋一听到自己居然被人当成了食物,心中还是感到别扭,无法接受。

    曲轻歌到是还好,在之前与修罗族的初次对战之中,她也看出了那些怪物们看着他们的眼中是满满的食欲,那像饿了十天半个月的恶狗见到肉骨头的眼神,她前世在战乱时期见得多了。

    战争频发之地,粮草紧缺,战士们尚且吃不饱,更可况那些平民们,扒土而吃,易子而食,屡见不鲜。

    这些还未正式参与战争的小鲛人们绝对无法想象得到,真正的战场,残酷绝望得让人麻木。

    想起昔日往事,曲轻歌双眸暗淡了一瞬,周身气息沉郁了一瞬,又瞬间掩去。

    “天降红雨了,我们乌黎大人居然还会去带幼崽了!”一道轻佻的调侃之音想起,曲轻歌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乌黎的肩上瞬间就靠上一条白皙纤细的手臂。

    一道修长的身影慵懒地半靠在冷如寒冰的乌黎身上,那容貌端得是倾国倾城,风华绝代,他赤发垂腰,鲜红鱼尾轻轻摆动,其上缠绕着一只水凤,凤首高傲地落在其肌肉线条流畅的赤/裸腰间,迷离的蓝色凤眸轻佻地看向曲轻歌他们一众小鲛人们,艳红的薄唇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沉吟道:“恩……我看看,这一批小家伙们的质量……也不怎么样嘛。”

    听到这类似于瞧不起人的言论,乌浪浪这次只是皱了皱眉,双手握拳忍住怒气,经过之前之事,她早已明白此地不是她能任意耍脾气的地方,所以她照着歌儿的忠告,先忍着,以后再算账!

    见人家不奋起反驳,默默忍下他的挑衅,这位风情万种的男性鲛人反而无趣地撇了撇嘴,转而又去调戏冷着脸的乌黎。

    “我的人如何,与你何干?”乌黎脸色冰冷地斜了红尾鲛人一眼,冷声说道。

    他毫不留情地将肩上之人甩落,懒得理他,继续领着曲轻歌他们进了城内的办事大堂,为他们一一登记身份,分发身份令牌。

    曲轻歌摸着分到自己手中的两枚碧蓝原石,上面刻画着简单的水波铭文,她跟凌珩师叔只需将灵气输入其中,便能绑定身份,今后他们要进出城门,储存贡献点都需要用到这枚身份令牌。

    他们之前所杀的低级修罗族内核也一并被换成了贡献点,怪物是大家一起合力斩杀的,按理这100点贡献点该要平分,他们一行一共五十只小鲛人,刚好每人两点。

    在此地,战奴是没资格持有贡献点的,就算在之后他们用自己独立斩杀的修罗族所兑换的贡献点,也是归属于他们的主人所有,他们需要买什么都需要主人为他们付款,且在进此地之前,每一只小鲛人都已跟自家战奴签订了主仆契约,所以这些战奴们可谓是身家性命都掌控在主人手中,绝对不敢背叛的。

    当然,曲轻歌与凌珩这对假货肯定是没签的,不说她不敢也绝对不会这么做,就算真签了,她还怕将人毒死呢!虽然她也不确定她跟凌珩师叔两个毒灵根最后到底是谁毒死谁,但这种东西还是别尝试的好。

    领了身份令牌,又被逐一安排了住处之后,乌黎便宣布让他们今日先休息,明日一早起来学习如何自行行走。

    每人的屋子都是一件简单的单间,里面布置得很是简洁,中间隔着屏风,晚上战奴们睡在外间,小鲛人们睡在里间,见到居住环境这么简陋,许多小鲛人当场就苦了小脸,却不敢大声抱怨,只能小声嘀咕。

    曲轻歌却觉得还不错,最艰难的时候,她连雨中的大草地都睡过,也明白非常时期,非常对待,不会去抱怨这些有的没的,有那时间还不如多收集点有用的信息,所以此时她正拉着乌浪浪躲在内间之中嘀嘀咕咕的。

    “浪浪,之前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快跟我说说,我可好奇了。”曲轻歌拉着乌浪浪的手,一脸兴小女孩的兴奋八卦之色,引着乌浪浪说出之前发现的事情。

    “歌儿,你可知道,乌姓乃是我们鲛人族的皇族之姓?”乌浪浪神色严肃地问道。

    “这个我知道,说起来那个乌黎前辈便是乌姓的呢。”曲轻歌歪歪头,思索了一阵,如此说道。

    “没错,那位乌黎前辈……或者该说是乌黎老祖,乃是我海皇界第二代鲛人皇,早在万年前便……战死在修罗之战中。”乌浪浪紧拧着柳眉,缓缓说出自己所发现之事。

    曲轻歌瞳孔一缩,万年前便已死亡的人,怎么会出现在此地,难道……

    “你可确定是那人?”曲轻歌追问道,她需要确定的答案,才好推断出接下来的结论。

    “我确定的,海宫之中有乌黎老祖的画像保存,我之前见过,与那人长得一模一样,名称长相都对上了,那身份也可确定了。”乌浪浪思索了一下,坚定地点点头,肯定道。

    “这其中应该隐藏着什么秘密,但此刻信息太少,无法推断。就先这样吧,我们先安心在此地待着,之后再看看。”

    曲轻歌轻哄着乌浪浪离去,等到屋内没人之时,她才将所知之事一五一十地通过传音入密之术,告知凌珩师叔。

    “此地要么就是一个幻境,要么就是一个须弥之境。”凌珩听后,直接断言道。

    “须弥之境?”曲轻歌疑惑。

    “须弥之境乃是只能容纳神魂进入的世界,其中生物只修炼精神力,完全由精神体构成。”凌珩细心为曲轻歌讲解道。

    “那此界的修罗族与须弥之境有关吗?”

    凌珩赞赏地看了曲轻歌一眼,一问就直接问到了关键点上,未免两人的谈话泄露出去,他同样用传音之术回答道:“修罗族乃是上古大族,本也属神族一支,但后来不知为何却叛出神族,堕落神格,被大道所恶。”

    “自从天地巨变之后,这天地间的所有生灵总的分为人、仙、魔、鬼、妖、修罗六大族,其中人、仙、魔、鬼、妖各族间各有恩怨,关系复杂,但是修罗一族则是其他所有种族的共同敌人。”

    “修罗族内,男的丑陋,女的貌美,繁衍强,有美人而无美食,这是一个为了贪欲而生的种族,他们自身被大道厌弃,无法修炼,便只能通过进食来获得修炼所需的能量,而吃掉其他种族之人,便是他们的最好选择。无人会在时刻的饥饿之中与自己的食物和平共处,所以从本质上来说,修罗族乃是我们人族乃至于其他四族的生死大敌。”

    “在万年前,修罗族为了掠夺更多血肉,对着其他界发动了全面性的进攻,各界集结战力与之抗衡,五族联盟,与修罗族展开一场旷世大战,最终各族以牺牲无数顶尖强者为代价,将修罗族封印在修罗界之中,各界才换回一片安宁。那一场战争,被称之为——修罗之战!”

    “成功封印后的结界经过岁月的侵蚀,会渐渐变得不稳定,总有部分修罗趁机逃了出来,为祸人间,所以为了巩固结界,当年剩余的大能们利用须弥之界,设下异界战场,投入无数资源,让无数后辈在此地战斗,斩杀修罗的同时,留下部分精神力,用于巩固结界。”

    “你所说的那战死之人又出现在此界,那应是当年参与战事而死于战场的先辈们的残魂,先辈们的残魂永久留在此界,不断与修罗们战斗的同时也引导着前来此地的后辈们。”凌珩淡然的声音向着曲轻歌诉说着先辈们的功绩。

    “此地之人都是值得敬佩之人。”曲轻歌肃然起敬,那些人等于自愿变成了英灵,世世代代、无怨无悔地守护着各界的安宁,的确值得人由心敬佩。

    凌珩伸手揉揉曲轻歌的小脑袋,表示鼓励,接着继续说道:“此地出产之物对于各族人来说都是于神魂与精神力有益之物,甚至那修罗族的内核也是一种可用于修复与提升神识与识海的宝物,一般此界之人会大量将其收集起来,反用于蕴养结界。”

    “我们人族之中也分散着许多通往异界战场的通道,但我没想到鲛人族居然直接将其当做后背的传承历练之所,用于考核锻炼后辈。”说到这里,凌珩也有点无奈了。

    “师叔进过异界战场吗?”曲轻歌好奇问道。

    “未曾,此次乃是第一次进入。”凌珩摇头说道。

    若不是此次意外,其实出了海皇秘境之后,凌珩也是有打算进入异界战场历练历练的,他没有与曲轻歌说明的是,高阶修士与他们这些年轻一代所入的异界战场层次是不同的,若是按着他所能入的那个层次的异界战场,他们所面对的就是堪比元婴分神期的高级修罗族了。

    曲轻歌将水灵与冰灵留在了鲛人族地,他们两只小家伙只要努力藏好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在与凌珩师叔聊过之后,曲轻歌便回内间修炼,凌珩师叔说过在此地修炼,吸收的虽然不是灵力,但是对精神力提升效果很好,所以曲轻歌要抓紧时间努力修炼,凌珩则在外间打坐,继续炼化龙族传承。

    一夜瞬息而过,第二日卯时,曲轻歌便早早起身,被凌珩抱着与其他小鲛人们汇合,被乌黎带着进入训练场。

    “将他们放下,你们就可以走了。”乌黎对着战奴们命令道。

    这些战奴们垂眸得到小主人示意,才将小主人小心放下,转身离去,坐在冰冷坚硬地面上的小鲛人们有点不适,他们挪动了一下,却还是只能坐在地上。

    “站起来!”乌黎冷漠低喝,态度强硬。

    “这……这要怎么站啊!”有人小声抱怨道。

    “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像条肉虫子,都给我站起来!”乌黎脸色一沉,厉喝之声变得更大,小鲛人们被他吓得浑身一抖,不得不挣扎着试图用鱼尾‘站’起来。

    曲轻歌先试了试鱼尾的承受力,确定她的巨力能作用在鱼尾之上后,直接利落地伸手撑地,用力一跳,便灵活跳了起来,鱼尾尾鳍向后翘,稳稳落在地上,就这样站了起来。

    不过,当曲轻歌一立定之时,尾尖便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她抿了抿嘴,觉得还能承受,便没坑声,鱼尾毕竟不同于双腿,天生只适合在海中畅游,像人一眼站立起来之时全身重量都被压在脆弱的尾鳍之上,疼痛是难免的。

    其他小鲛人见曲轻歌那么轻松,脸色也没显露出痛苦的神色,顿时就被误导了,纷纷有样学样,最后都因受不住疼而又摔倒在地。

    心下不由得抱怨曲轻歌不厚道,那么疼,她究竟是怎么忍来的?

    乌浪浪性子虽然有点小骄纵,但是也有自己的骄傲与坚持,除了在措不及防之下摔了一次之后,第二次她便能与曲轻歌一样忍着痛,自己站了起来,但那眼角还是微微有点湿润。

    这种站立只要能忍住痛,其实并不难,所以没一会儿,大部分小鲛人就都用鱼尾自己站了起来。

    乌黎扫了曲轻歌一眼,看不出喜怒,他本以为需要耗费许多功夫的站立,没想到在这只年幼小鲛人的领头之下,变得迅速了许多。

    “接下来我便教你们水浮术,此法能让你们幻化出自身的水之灵物,帮助你们于陆地之上自由行走……”乌黎将水浮术的口诀与要领细细讲解了一遍,便留着小鲛人们自己参悟,他则转身离去,忙碌其他事情去了。

    因为水冰灵体的原因,曲轻歌对于水冰两系的法术天赋很高,此时变为了鲛人只会更加增强了她的天赋,而不会减弱,所以不过花了短短半刻钟,曲轻歌就在周围其他小鲛人们羡慕的眼神之中,成功施展出了水浮术。

    只见一道蓝色炫光闪过,一股清澈的水流围绕着曲轻歌的水蓝鱼尾层层盘绕而上,渐渐幻化出一只威风凛凛的神兽——龙!

    这只水龙栩栩如生,身上每一片细小的鳞片都清晰可见,龙头靠在曲轻歌纤细的侧腰上,威严地注视着前方,双目灵动,若不是众人是看着曲轻歌如何变化出的这条水龙,都要以为缠绕在她身上的这条龙是真的了。

    施术成功之后,曲轻歌尝试着利用水浮术的浮力漂浮起来,尾鳍离地,痛感消失,鱼尾灵活一摆,犹如在海中一样畅快,曲轻歌在训练场上欢快地绕着房梁游了一圈,终于一解行动不便的郁气。

    在曲轻歌之后,乌浪浪是第二个成功学会水浮术的人,她的水之灵物是一只水麒麟,水麒麟半环着她,将她轻轻托起,很快的,乌浪浪也跟着曲轻歌遨游于房梁之上嬉闹。

    异界战场之内的人们过得很是忙碌,并没有给曲轻歌他们过多适应的时间,在确定他们能自由行动以后,他们便被乌黎分为五人一组,踢出城门外斩杀修罗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