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32.第一百三十二章 修罗族(收藏七千双更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每人带领着自己的战奴进入一个传承膜之中,待传承正式开启, 尔等神魂将会被传送进入传承之地。在那里, 尔等不会有性命之危, 只要一死, 就会被传送回来,不过就算如此,尔等也不可懈怠, 需尽力而为, 多多历练己身, 争取得到我鲛人族更多的无上传承, 延续我族荣光!”

    鲛人皇庄严肃穆地立于高空之中, 对着低下的小鲛人们宣读着传承之地的规矩。

    随着他的指挥, 小鲛人们一个个领着自家战奴向着那些悬浮于半空之中的梦幻泡泡游去,见乌浪浪已经带着乌比进入一个泡泡中,曲轻歌才明白这些看起来轻轻一碰就破的泡泡们, 就是鲛人皇口中所谓的传承膜。

    她瞧准一个没人的空泡泡,拉着凌珩师叔游过去, 在穿过泡泡膜,进入其中时, 曲轻歌只感觉自己穿过了一层凉凉的东西,没什么太大的触感,就进了泡泡中。

    一入泡泡里, 她周身就仿佛失去了重力一般, 轻轻悬浮在半空之中, 她摇摆鱼尾,还是能随意动弹的,没什么影响,转头一看,身旁的凌珩师叔也是与她一个境况,不过他很是闲适,显然对这种情况并不意外。

    待每一个小鲛人都进入那闪着彩光的梦幻泡泡里时,鲛人皇才再次一挥手中海皇三叉戟,一道庞大的彩光从中发出,在半途化为百千缕流光,投注在每一颗装着小鲛人与战奴们的泡泡上,所有泡泡亮起炫目的光芒,与那流光交相呼应。

    “诸位谨记!尔等是我鲛人族新一代的希望,万万不可堕了我鲛人族之威名!”鲛人皇最后威压肃穆地说出这一句话,得到所有小鲛人的齐声回应:“是!”

    当泡泡光芒亮到极点之时,曲轻歌只觉得自己的神魂一轻,眼前一片迷蒙,随之不受控制地短暂失去意识。

    等她再次恢复意识之时,就发现自己与凌珩师叔并排出现在一道光柱之中,周围还有许多同样的光柱,每一道光柱之中都站着一至三个人,其中有与她同来的鲛人族人,也有其他种族之人,他们一个个一醒来就自己走出光柱,向着门外大步走去,看起来对此很是熟悉。

    外门是陆地,不是曲轻歌所想象的海底或者是任何有水的地方,此时她的一条鱼尾想在外自由行动就抓瞎了,可她又变不回人身,这就很尴尬了。

    说实话,她都有点佩服百变药丸了,不愧是三级道具,居然不仅仅是躯体,连同她的神魂模样都能给变成鲛人形态的,原来她听到鲛人皇说他们是神魂进入之时,还有点担心自己神魂与躯体不一样,会暴露己身,还好系统的三级道具足够给力。

    不过现在给力过头了,她又变得麻烦了,看着眼前的陆地,当曲轻歌还在思索她该怎么用鱼尾在陆地上撑起身子走动…或者跳动之时,身旁的凌珩已经率先走下光柱,并回身将她抱了出去。

    曲轻歌犹如小时候那般,坐在凌珩师叔并不粗大却很健壮有力的臂弯之中,双手扶着他的脖颈稳住自己,转头打量四周围。

    见乌浪浪也是让乌比抱着走的,不过人家是打横的公主抱,她是被人当成孩子给抱了,其他行动不便的鲛人族们也是任由着自家身强力壮的战奴抱着行动。

    见此一幕,曲轻歌心中隐隐懂得了鲛人族为何规定每一位小鲛人们进入传承之地需要带战奴了。

    这些战奴们就算不是用来保护自身的,也是用来代步用的。

    “歌儿,这边来。”那一头的乌浪浪已经在招呼曲轻歌了,凌珩抱着曲轻歌沉默地向着乌浪浪那边而去。

    两人之前商量过,未免多惹是非,在凌珩假装曲轻歌的战奴之时,当着外人之前,他一般会保持沉默,能不说话就不说,省得两人的交谈暴露了什么,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要去哪里?”曲轻歌一脸疑惑地问道。

    “我也不知,父皇只是告诉我到了此地便自行出去,会有人来接引我们的。”乌浪浪也是一脸的迷茫。

    “那我们先出去再说吧。”曲轻歌与乌浪浪两人被战奴抱着走出去,门外一片闹哄哄的,犹如喧闹的集市一般,不断有各种种族的接引人站在那里大声呼喊着自己种族的新人们到他们那边集合。

    曲轻歌看着这一幕有些似曾相似的熟悉之感,像是她前世每逢朝廷征兵之时,各大兵团齐齐抢新兵的画面。

    乌浪浪与曲轻歌张望了一会儿,就见到一个拐角之处,正有一位成年的男性鲛人等候在哪,这明显就是他们的接引人了。

    别人关注的是此人的身份,而曲轻歌则关注的是那人无需旁人的帮助,便可自由于陆地之上活动的方法,只见那人修长的翠绿鱼尾之上自下而上,缠绕着一条由一道水流构成的碗口粗细的水蛟,水流形成的蛟龙之首栩栩如生,正正落在那成年鲛人的侧胯之间,冷眼凝视着他们。

    “鲛人族的再此地集合。”

    那接引人相比于隔壁那位长相粗糙憨厚的牛族人显得越发精致优雅,没像其他人一样没形象地大喊大叫招呼人过来,而是在见到曲轻歌他们时,清清淡淡说了一句,见曲轻歌他们听到自己的话,向着这边而来时,便不再出言,淡然而立于原地,犹如遗世独立的谪仙一般,将周围的嘈杂隔绝在外。

    “这个接引人瞧着有些冷淡啊。”曲轻歌耳尖地听到乌浪浪的小声嘀咕,她转头瞧了瞧那看起来清冷尊贵的鲛人族接引人,可能是在凌云宗见多了这种清冷款的,她到是觉得这没什么。

    “怎地连这么小的幼崽都送来了,这可是异界战场,不是陪小幼崽过家家的地方,海皇界之内的鲛人族真是越发不济了。”那接引人清冷的翠绿眸子扫过曲轻歌,眉心不悦地蹙起,口中毫不留情地斥责起来。

    “你……”听到这人不仅看轻曲轻歌还污蔑他们海皇界的鲛人族,乌浪浪气得小脸都红了,激动地差点从乌比怀中翻下来,与这人理论,好在被曲轻歌眼疾手快地按下,才没让她冲动之下惹怒这个接引人。

    他们此时人生地不熟的,还得靠着这人,不宜惹事,一切先以忍为妙,等以后摸清楚情况,再来有仇报仇,有冤申冤。

    “前辈,我就算年幼,也自信在此地有自保之力,无需前辈过多费心。”曲轻歌安抚地拍拍乌浪浪的手,转头对着这位接引者不卑不亢道。

    “哦?自保,就你现在这幅连行动都需要人抱着的模样?我念你年幼不知事的份上不与你计较你的自大,只希望你有一日能自己站着在我面前说话,别到时候连自行站立都没来得及学会便被杀回族地。”引导者嘲讽一笑,看着曲轻歌的目光是说不出的轻蔑。

    乌浪浪见曲轻歌被骂得垂下小脑袋,似乎很伤心的模样,不由得双目喷火地看向那引导者,她想张口说些什么为曲轻歌打抱不平,却被曲轻歌拉住手,对着她轻轻摇头。

    曲轻歌脸上似乎被嘲讽地有点失落,垂下的眸中却划过一丝厉色,距离曲轻歌最近的凌珩注意到怀中孩子的情绪波动,心中一边暗道孩子还小,难免容易意气用事,一边抱着她,双手紧了紧,提醒她注意控制自身情绪,同时也在安抚她。

    抿了抿嘴,曲轻歌平复下被人质疑实力后不爽的情绪,又恢复成一只天真柔软的小鲛人。

    见这小鲛人被自己的嘲讽弄得失落不已,一张可爱的精致小脸上满是沮丧之色,那接引者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口气重了,也不再多说什么,一时间场面有点沉默。

    等这次鲛人族进入传承之地的人到满了,那接引者才再次开口说话:“我名唤乌黎,乃是你们这一批鲛人小家伙在此地的接引人。记住!从你们踏上此地的那一刻起,鲛人族传承考核便已经开始了,你们若想得到完成的鲛人传承,就必须认真听我的教导,不准违背我的命令!”

    当乌浪浪听到这引导者叫乌黎之时,眼中浮现惊骇之色,那乌黎似乎感受到乌浪浪的目光,转目冷冷地看向她,见她打了一个激灵,乖巧低头,才继续转回头说道:“我会先教导你们如何在陆地之上自由行动,让你们尽早摆脱行动不便的境况,接下来再教导你们如何在这战场之上生存。”

    乌黎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小鲛人们,优雅转身,向着一个方向游荡而去;“现在,你们先随我来吧。”

    曲轻歌仔细地观察着乌黎的行动,发现他是借助着缠绕在鱼尾上的水蛟,制造出了一种湿润的浮力,这种浮力能让鲛人犹如置身于海洋之中,能在陆地之上悬浮于半空之中,摇摆着鱼尾,如同在海中一般行动自如。

    “歌儿,你没事吧?”乌浪浪与曲轻歌一起被战奴抱着,远远跟在乌黎身后,见离那人远远的,她才从刚刚的惊吓中恢复过来,转而关心起曲轻歌。

    “无事,不过被人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到是浪浪你……是不是发现了那位乌黎前辈有何不妥之处?”曲轻歌先是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随后假装好奇地试探问道。

    “这个……等到了无人之地我再跟你细说吧。”乌浪浪看着乌黎的背影纠结了一下,还是没胆在人家的背后乱说什么,想着等会私底下再跟歌儿说明她所发现的东西。

    “恩恩。”曲轻歌开心地点点头,一脸要为两人保留小秘密的模样,惹得乌浪浪轻笑着捏了捏她的小嫩脸。

    乌浪浪年纪比曲轻歌大,曲轻歌昳丽的五官尚未张开,尚且稚嫩,现在看着不过是精致可爱罢了,且她又刻意装乖巧,这让低下没有弟妹的乌浪浪自觉不自觉地将她当作了亲近的小妹妹照顾。

    乌黎一路带着鲛人族的小鲛人们出了这传送城,巍峨的城墙之外是一片荒芜之地,曲轻歌淡淡垂眸,还能见到外城墙上与城墙外的土地上有一些乌黑的痕迹,那些痕迹很明显是后期沾染上去的,却怎么也洗不干净,带着一股风干后的腥味。

    对此格外熟悉的她知道,这是血迹,永永远远都清理不掉的血迹,每一座战事频发的城池之外都有的,代表着荣誉的勋章。

    当他们一行人出了城门,还未走出多远时,空气之中突然一阵波动,一只身形高大无比,足有丈高,苍白毛发胡乱披散在身后,浑身赤红,头顶长角,生有四肢粗壮手臂,如野兽般的利齿外凸,长相丑陋的人形怪物突然冒了出来,嘶吼着向着小鲛人们扑杀过来。

    “啊——!” “什么东西,救命!” “走开,不要过来!”

    许多战斗经验不足的小鲛人们吓得当场惊叫起来,有些小鲛人甚至因挣扎幅度过大,从战奴的怀抱之中摔了下来,躺在地上,甩着鱼尾爬不起身,只能狼狈呼痛,惊恐地看着那只怪物迈着沉重的步伐,离他们越来越近。

    曲轻歌在这只赤红怪物出现的瞬间,手中就用水系法术凝结出了一条水鞭,她此时行动不便,用剑反而碍事,不如鞭子来得灵活。

    在那怪物向他们走过来之时,她挥舞着水鞭灵活地缠住怪物的脚踝,手中用力一拽,就将其绊倒,从那怪物出现到现在,已经足够让她观察到这怪物行动力有些迟钝,所以若想对付它,首先限制其的行动力才是关键。

    “碰!”的一闷声,那怪物高大的身躯被曲轻歌这一拽之下,仰面摔倒在地上。

    当他想挣扎着爬起来之时,斜刺里又是一鞭子狠狠抽在他的身上,“啪!”的一声,水花四溅,巨大的力道将它再次打趴下,可惜这只怪物的防御力非常强大,就算曲轻歌凭借着自身强悍的力量,也不过只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连人家的皮都没抽破!

    “吼——!”他嘶吼着,抵抗着一鞭鞭落在身上的重鞭,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四只手齐齐猛地紧抓住曲轻歌的水鞭,手下一用力,就将曲轻歌的鞭子给捏碎成流水,细碎沿着他的指缝,流淌而下。

    曲轻歌脸色未变,依旧沉着地招手挥出几十只锋锐的水箭,向着怪物狠刺而去,当她发现水箭之中夹杂着几道水刃之时,转头望去,只见乌浪浪对着她灿烂一笑,坚定地点点头。

    “大家别慌,尽量施法妨碍那只怪物的动作,攻击力强的专照着他的脖颈击打。”曲轻歌高声道,虽然她不知这是何种怪物,身上致命弱点在哪,但一般无论何种生灵,被斩了头都是活不了的,她就不信没了头这玩意儿还能活!

    六神无主的小鲛人们一听到曲轻歌的安排,也不在意她是谁,凭什么命令他们了,全都下意识照做。

    一时间,各种水系法术纷飞,还有些人使用的是冰系法术,将那只怪物的脚给冻住,减缓其本就不快的速度。

    乌浪浪带领着攻击力不强的鲛人们拌住怪物的脚步,那些摔落在地的鲛人们趁机让自家战奴将自己重新抱起,曲轻歌则带领着攻击力强大的鲛人们专门瞄准怪物的脖颈疯狂攻击。

    曲轻歌并指成剑,凌空划出一道凌厉的水之剑意,劈砍过怪物的脖颈,剑气的锋锐成功在其相对纤细的脖颈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流下了点点黑红的血迹,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让小鲛人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不由得更加卖力起来。

    在曲轻歌和乌浪浪两人的带头下,其他小鲛人的齐心协力之下,这只难杀的怪物终于被彻底砍断头颅,高大的身躯轰然倒下,众人发出一阵欢呼。

    凌珩全程都没有出手相助,只是牢牢抱着曲轻歌,默契地配合着她移动位置,看着她娴熟地观察敌人的弱点,针对其发起最有效的攻击,战斗经验很是丰富,心中欣慰,看来这孩子在他走后修炼也很是勤勉。

    就在小鲛人们为第一次战斗的胜利而欢呼之时,空气之中又突然传来一阵波动,这次居然齐齐出现了五只赤红怪物,他们一见到这群鲛人与战奴们,顿时目露贪婪之色,流着恶心的口水向着他们齐齐扑来。

    小鲛人们被这场变故弄得几乎都要绝望了,之前好不容易联手干掉了一只怪物,他们早已精疲力尽了,结果现在居然又冒出来了五只,他们怎么可能一下子敌得过五只怪物!

    曲轻歌拧眉看着这些一受到打击就没了士气的小鲛人们,心中对于乌黎之前所说的海皇界鲛人族越发不济之话有了几分认同,这些人空有一身本事,却像娇花一般,经不起打击。

    “你们还在磨磨蹭蹭地干什么?”

    正当曲轻歌预备从丹田之内招出重魂剑,全力赴战之时,之前走到前头的乌黎又反身而回,看着眼前混乱的小鲛人们眼露不屑,五指一张,锋锐的利爪亮出,不过是看似随意地挥手几爪下去,厉光闪过,这些怪物们顿时具都捂着破了一个血洞的心口倒了下去。

    原来怪物们的弱点在心口之上!曲轻歌心下暗道。

    敏锐地注意到乌黎染血的利爪之上抓着什么东西,曲轻歌多看了几眼,乌黎冷厉的眼眸就瞬间转过来,与曲轻歌对上。

    清澈的桃花眼对上锐厉的冷目,曲轻歌眸中是一片好奇之色,还带着丝丝探究,没有丝毫破绽,乌黎率先移开目光,对着小鲛人们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低声道:“恭喜你们,刚刚达到此地便获得了100点贡献点,不过杀了修罗族的你们身上也沾染上了修罗族的气息,你们成功被记仇的修罗族盯上了。”

    其他小鲛人们被这消息吓得睁大了惊慌的双眼,连那上面贡献点都没心思追问了,反而是曲轻歌仗着自己在鲛人族中年纪小,歪歪头,一脸天真好奇地问道:“乌黎前辈,什么是修罗族?”

    当她提到‘修罗族’这个词时,明显感受到凌珩师叔抱着自己的手臂紧绷了一下,曲轻歌便知道,凌珩师叔应该也是知道所谓‘修罗族’的事,但他之前为何不提醒自己呢?

    对于曲轻歌的提问,乌黎却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走到那只被他们合力杀死的修罗族面前,粗暴地抓起他的尸体,举高显示在小鲛人们的面前,晃了晃吸引了所有小鲛人的注意力。

    “看到没有,这就是低级修罗族的弱点所在。”他伸出那还沾染着黑红血液的手点点尸体胸口的部位,锋利的指尖划过一块皮肉,轻而易举破开修罗族强大的防御,“他们胸前有一块皮肤颜色相对较浅一点,今后你们再遇见了低级修罗族,就照着这里打,切断其内核与躯体的联系,自然就能轻易将其杀死!”

    “还有,我只负责教你们怎么杀敌,其余多余的东西,不该问的别多话!”说着,乌黎突然五指用力,陷入手中尸体的胸口处,硬生生当着所有小鲛人的面,挖出了一个血淋淋的恐怖血洞,徒手掏出了一颗染血的结晶体,向着他们抛过来:“接着,这可是你们的100贡献点。”

    其他小鲛人们纷纷都吓得躲开这颗恶心的结晶体,就连乌浪浪也面露嫌恶,不愿伸手去接,只有曲轻歌不怕脏地伸手将其牢牢握住,手心中升起一颗水球,将整颗结晶体包裹住。

    待水球散去,曲轻歌将手摊开,这颗原本恶心不堪的结晶体显出了原形,竟是一颗不规则的璀璨宝石,比之钻石还要耀眼漂亮,顿时就吸引了周围许多鲛人少女的目光。

    “别再浪费时间了,快点走。”给这些天真的娇花们上了生动的一课之后,乌黎又恢复成了那副冷厉的模样,无情利落地转身离去,丝毫没有再管身后这群小鲛人们的意思。

    被修罗族吓怕了的小鲛人们哪里敢掉队,赶紧吩咐自家战奴走快点,紧紧跟在乌黎身后。

    感受到身后那群小鲛人们身上的浮躁之气消失了,走在前头的乌黎唇边露出一抹不明显的满意笑意,随后又很快压下 。

    那抹笑,犹如昙花一现般,瞬息无踪。

    他们一路跟着乌黎快速赶路,一连赶了大半天,这里地域荒芜,气候炎热,犹如火炉一般,炽烤着此地的生灵,还地形崎岖险峻,连平原上也都是小型沟壑众多,很是难走,小鲛人们被抱着还没什么感受,但是那些战奴们却明显有些累了,汗流浃背、热气蒸腾。

    凌珩没有修为,现在只是一具凡躯,就算再怎么强壮,抱着曲轻歌在这艰难的道路上连续跑了那么久,也是额迹隐隐冒汗,曲轻歌窝在他怀中,还能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散发而出的烫人热度。

    她让凌珩师叔将她抱得低一些,假装困倦地将头靠在他肩头,冰系灵力流转全身,周身的温度渐渐降低,凌珩抱着她,犹如抱着一个清凉的冰袋一般,很是舒/爽。

    知道这孩子是心疼他受累,他看着怀中孩子的目光不由得放柔了几分,将她抱得更稳了几分,随着乌黎又赶了半个时辰的路程,最终来到了一座巨大巍峨的城池之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