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31.第一百三十一章 买战奴(营养液八千双更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曲轻歌一路上被乌浪浪拉着走,神情还有点迷茫, 配着她那张稚嫩的脸庞, 看起来有点呆萌, 惹得乌浪浪不由得轻笑着捏了一下她的小脸, 打趣道:“怎么,突然知道能参加我们鲛人传承仪式,乐呆了?”

    “确实呆了。”曲轻歌喃喃道, 不过她是惊呆的。

    她本就是因为想打鲛人传承的主意才想尽办法来的鲛人族地, 却没想到出师大捷, 轻易就得了参与名额, 这让她的大脑到现在还是一片迷茫的, 心中狂喜, 可是她现在不能表现出来。

    她要扮演一只流落在外的可怜鲛人,可以知道传承仪式对鲛人族幼崽来说很重要,但不能表现得太过显眼, 因为此刻的她应该对传承的重要性没有一个明确认知,知道传承重要, 但是具体有多重要,她无法感同身受, 所以再多的喜悦她也只能压在心底,憋得有点辛苦。

    “三公主,请问参加传承仪式我们需要准备什么?”曲轻歌一副好奇的模样, 看着乌浪浪。

    “叫什么三公主, 歌儿叫我浪浪便好。”乌浪浪先是轻嗔了曲轻歌一下, 接着才为她细细讲解起来。

    原来,鲛人族所谓的传承仪式,是需要小鲛人们进入鲛人族的传承之地,通过海皇大人的层层考验,最终才能得到鲛人传承。

    鲛人传承不会有生命危险,且基本上每一位小鲛人都是能得到一定的传承的,之所以是说‘一定’,那是因为鲛人传承会根据每一位小鲛人在考验之中的表现,来决定其能得到多少传承。

    传闻中,鲛人族内凡是能得到完整传承之人千万年来,也不过渺渺百人左右,对比起鲛人族每次进入接受传承的鲛人数量,实在少得可怜。

    而乌浪浪的亲大哥,乌麒麒便是其中一位,也是因此,他很得鲛人皇看重,连带着乌麒麒的亲妹妹乌浪浪在鲛人族中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

    每次要进入传承之地前,小鲛人都会做好充足的准备,例如随身带上武器、银钱、食物等物,没人知道他们会在其中遇到什么,所以只能尽量准备齐全。

    而他们需要准备之物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物是:战奴!

    当听到这里的时候,曲轻歌眉梢微挑,面露疑惑,乌浪浪见此,更加细致地为她讲解起来。

    鲛人族中规定,每一位要接受鲛人传承的小鲛人都需要带上一位战奴进去,许多尚未进入传承之地的人不知何故,那些进入过的人却三缄其口,一个字都不肯多说,但是身为鲛人皇族的乌浪浪总是有点特殊的消息来源的,她虽然知道的不多,但是还是能大概知道一点点有用的信息。

    他们鲛人族所谓的传承考核之地,是……异界战场!

    鲛人们的主要攻击手段还是靠着鲛人族特有的音攻类天赋技能和水系法术,体格战斗也有,但是相比于法术系攻击就有些弱了,为了弥补这一缺点,保证他们能在异界战场之上活得更久,以便能获得更多的传承,所以他们被允许每人携带一名身强体壮的战奴进入传承之地。

    乌浪浪的战奴是从小便被千挑万选出来,早已训练好的,可是曲轻歌的战奴却还没着落,还有三日传承仪式便要开始,为了让曲轻歌能拥有更多时间与自家战奴熟悉起来,所以乌浪浪此时正是打算带着她前去鲛人族内的奴隶市场找寻合眼缘的战奴。

    “买战奴需要钱吧,可是我……没有钱?”曲轻歌略带羞涩地说道,她微微垂下头,双手无措地纠结在一起,似乎很是窘迫。

    其实她根本不知道鲛人族的货币是什么,想花钱也得先认认钱长什么样吧。

    “放心吧,你是本公主的恩人,本公主怎么可能让你因钱财之物烦恼。”乌浪浪一脸神气地拍拍自己的胸脯,豪气万丈。

    曲轻歌却只注意到她胸前随着拍打引起的雪白波涛,尴尬地默默移开眼睛,她尊重别人的穿着喜好,却依旧不怎么习惯看到女子穿得那么少。

    她心底明白,这是因为前世世俗观念的影响,但这观念已经形成几十年,伴随着她从出生至死亡,根深蒂固,她自己无法接受自己穿成这样,不过她能去理解和尊重别人。

    随着两人一路边游便交谈,鲛人族的奴隶市场很快就到了,这是一片很宽阔的平地,人群吵杂,大家都在呦呵着招揽生意,许多异族的奴隶被随意用海草绳子绑着,或者关在珊瑚笼子里,展示给来往的鲛人们挑选。

    这些禁锢之物都经过特殊处理,早已变得坚韧无比,寻常人很难弄坏,更别说这些被锁了灵力的奴隶们。

    曲轻歌被乌浪浪拉着,一个个奴隶仔细看过去,毕竟事关鲛人传承之事,曲轻歌也不愿随意敷衍了事,很是认真地在挑选奴隶。

    这些奴隶们全都是外族人,不是各种修成人形的海兽,就是其他类人的海底种族,或者是人兽结合所生的半妖,甚至还有几个人类。

    当看到有人类的时候,曲轻歌不自觉地多关注了一下,突然!她眼神一凝,不顾身旁的乌浪浪,快速游到了一个珊瑚笼子之前。

    “哎!歌儿,你游那么快干什么?”乌浪浪追了上来,见到曲轻歌正盯着一个珊瑚笼子里的人族奴隶看个不停,专注地连她都不理了,不由得问道:“你喜欢这个奴隶?那我给你买下来做战奴好不好?”

    “好。”曲轻歌双眸依旧专注凝视着笼子中那个低头坐着的人,听着耳边乌浪浪的话,坚定地点头答应。

    “那你在这里等等,我去找老板交钱。”乌浪浪交代了曲轻歌一声,接着转身离去。

    因为在鲛人族地内买卖奴隶很安全,根本没人会来偷货物,所以这些买卖奴隶的老板们总是喜欢到处窜来窜去,跟人聊天,打听消息,想找到他们还真得耗费一点时间。

    转身离去的乌浪浪没看到的是,当听到曲轻歌那声‘好’时,那个正低着头的人族突然抬起了头,直视着笼子外的曲轻歌。

    当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之时,曲轻歌瞳孔一缩,心下一惊,一声“凌珩师叔”差点脱口而出,却被凌珩用眼神制止。

    就算此时变为了鲛人族的奴隶,任人售卖,凌珩也依旧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丝毫无损其风姿气度,也是因此,他才会被鲛人奴隶老板们看上,送到族地内贩卖。

    曲轻歌从凌珩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灵气波动,甚至连剑气都没有,这不是灵力禁锢所能做到的,因为无论何种灵力禁锢也只能禁锢修士修为,却不能消除他们的修为,可是在曲轻歌的神识感知之中,凌珩师叔却只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她心下猜测,凌珩师叔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才会变成如此模样的。

    凌珩此时也很是惊讶,他从未想过能在此地见到当年那个被他照顾过一段时间的孩子,而且那孩子还变成了这幅鲛人的模样。

    见到小少女身上只有一个抹胸肚兜,凌珩稍稍偏开了眼神,视线落在曲轻歌脸上,对着曲轻歌轻轻摇头,示意她先沉住气,等到了安全地方再细说。

    曲轻歌轻轻点头回应,等到付完钱的乌浪浪回来,拿着一枚令牌向着珊瑚笼子一抛,上头的光芒一闪,紧接着珊瑚笼子化为一道流光绳索,将凌珩上半身牢牢捆住,绳子另一端被乌浪浪交给曲轻歌。

    “谢……谢谢浪浪。”曲轻歌柔声道谢,有点僵硬地伸手接过流光绳子,一想到自己居然这么牵着自小教导照顾过自己一段时间的凌珩师叔,心下不知作何感想。

    “走吧歌儿,忙了一日,你也累了,我带你去你的寝宫休息。”乌浪浪灿烂地笑着伸手拉着曲轻歌的手,曲轻歌顺从地一手被乌浪浪拉着,一手牵着凌珩,两人摇摆鱼尾,向着鲛人皇族宫殿而去。

    两人在海中游动,凌珩几乎被吊在半空中,曲轻歌手中感不到一丝重量,似乎那道绳索能自动让凌珩在海中浮起来。

    如同放风筝一般,曲轻歌在前头游着,凌珩被绳子束缚着在她背后随着她的游动而移动,变成了被‘放’的那只风筝,一想到此,哪怕知道不应该,但是曲轻歌唇边还是忍不住勾起一抹掩饰不住的笑意。

    乌浪浪看到了,也当成是曲轻歌找到心仪的战奴,心中喜悦所致。

    见此,她也感到十分开心,她作为鲛人族的三公主,因为平常脾气不太好,再加上身份的原因,其实真正的朋友很少,她之所以对曲轻歌那么好,除了有报恩的心思,也是将其当做了一个可交的朋友来对待的。

    “到了,歌儿快进来看看,这里就是你的寝殿,我特地吩咐人布置的,你快看看喜不喜欢?”乌浪浪笑着拉着曲轻歌进去,期待着曲轻歌能喜欢自己的布置。

    “很漂亮,我很喜欢,谢谢浪浪。”曲轻歌环顾四周,屋内布置得奢华又不失雅致,带着海洋特有的风情,确实十分漂亮,她不吝啬于自己的赞美,哄得乌浪浪眉开眼笑的。

    “时候不早了,歌儿你先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见到曲轻歌脸色露出的疲惫之色,乌浪浪贴心地说道。

    “恩,那我就不送你了,谢谢浪浪。”曲轻歌伸手抱住乌浪浪,这一句道谢真心实意。

    乌浪浪眼眸柔和下来,拍拍她纤瘦的背脊,与她道了别,最后才转身离去。

    等到乌浪浪走远了,曲轻歌才赶忙让凌珩师叔进了自己寝殿,伸手关上屋门,挥手布下鲛人族的水之结界,这才转头帮凌珩松绑。

    “凌珩师叔怎会在此地,您不是回了元昆界了吗?”曲轻歌挥手搬来一张椅子,让凌珩坐下。

    “海皇秘境连同各界,元昆界也有一入口,我修为尚在元婴,可入内一探,自然该进来历练一番。”凌珩解释道。

    曲轻歌恍然大悟,她之前便知道海皇秘境是个跨界型超大秘境,但从未想过能有缘再遇凌珩,自然在咋一见到他时,会感到惊异。

    “球球~轻歌,这是谁?”躲在曲轻歌发间憋了一整日的水灵和冰灵见外门好像安全了,顿时就冒了出来。

    “精灵。”凌珩挑眉,冷眼看着围绕着曲轻歌飞来飞去的两颗小团子。

    “这是我在秘密之中意外所认识的两只灵力精灵,这一只是水系精灵,水灵;这一只是冰系精灵,冰灵。水灵冰灵,这是我的师叔,凌珩师叔。”曲轻歌为他们双方做介绍。

    “师叔好,球球~”两只精灵在曲轻歌的示意下有礼地打招呼,凌珩淡然点头回应。

    “师叔为何会变成这番模样?”曲轻歌绕着凌珩游了一圈,还是感受不到他身上一丝一毫的灵气波动。

    “奸人所害罢了。”凌珩见这孩子这幅活泼好奇的模样,想起她幼时的可爱模样,脸色稍缓,伸手习惯性地轻拍她的头顶,曲轻歌顺从地低下头任由这位长辈拍抚,听着他缓缓诉说自己的经历。

    原来凌珩入此秘境之前,手中是有一本前辈札记的,其中记录了海皇秘境的一些信息,凭借此札记,他提前准备了避水珠等海中可用之物,一入秘境便吞了避水珠潜入海底,经历过一番奇遇之后有幸得到隐藏在海底的龙族传承。

    可是,正当他在接受传承之时,却被昔日仇人或者说是单方面仇恨他的人撞见,凌珩早就忘了那人是谁,而那人却在因正在接受传承,而动弹不得的他面前说了一大堆不知所谓的话,然后出手意图毁了他。

    幸得在关键时刻,曲轻歌送于他的护身玉佩起了作用,虽然只是阻挡了一瞬间,但也能让凌珩趁机强行中断传承,出手将那人斩杀,之后在那人的同伙前来之前,逃离那处地方。

    强行中断传承让凌珩受到了传承的反噬,好在他是得到传承主人认可之人,所以实际上那传承还在继续,但是却转移到凌珩体内进行,在所有传承尚未完全被接收完毕之前,凌珩一丝灵力与剑气都动用不得,否则便会引起经脉混乱,爆体而亡。

    没了灵力与剑气保护,空有一副凡躯肉/体的凌珩,独自在危机四伏的海底之中生存,哪怕他体魄再怎么强壮,身手再怎么利落,都挡不住有修为的海兽们的袭击。

    在一次仅凭躯体力量与一只筑基巅峰的海兽搏斗之后,凌珩虽然顺利将其斩杀,但自己也身受重伤,昏倒在海底,被一位路过的专门贩卖奴隶的鲛人族捡回去,放到市场上贩卖,没想到正好遇到了混进来的曲轻歌,不得不让人感叹缘分的奇妙。

    能在落魄之时刚好遇到同宗之人,且还是关系不错的同宗者,这也是凌珩自身的运道了。

    “你这鱼尾怎么回事?”凌珩说完了,轮到他反问曲轻歌了。

    面对师叔的问题,曲轻歌乖乖地张口回答:“弟子顺利通过最终考核,被宗门提前召回,成为核心弟子……”

    她简单地说了她成为了正式的核心弟子,宗门让她带队进来秘境历练,没想到刚开始几日,就发生了意外,她跟队伍走散了,流落入深海之中,身上又没有避水珠等宝物,为了活命,她情急之下动用了某种秘法,将自己变为了鲛人,时限一个月,之后想着趁此机会可以去鲛人族看看能不能蹭个传承什么的,然后就混进来了。

    对于曲轻歌话语中对变身的秘法含糊其辞,凌珩并未深究,每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只要知道那秘法对曲轻歌伤害不大,不用付出什么大代价就行,其余之事无需过多探明。

    “师叔还需要多少时日才能恢复修为?”曲轻歌问道。

    她是要进鲛人族传承之地的,那地方是个战场,若是凌珩师叔无法在此之前恢复,实力不足,那再带着他入内无疑就很不适合了,可是曲轻歌却又不可能将凌珩一个人丢在鲛人族地之内,一时间,她陷入了两难之地。

    “七日。”凌珩淡然回答,见这孩子一张小脸愁的都快皱成肉包子了,不有得有点手痒,凌珩就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心中想着,手上就随着心意伸手在曲轻歌细嫩的脸颊上捏了一把。

    见她惊讶地将一双略微狭长的桃花眼瞪得圆溜溜的,像一只受惊的幼猫,不由得又出言安慰道:“无需担心,虽我动用不了修者手段,但仅凭身手,护住你还是可以的。”

    之前凌珩不过是在养伤,才没从那鲛人手中逃走,但凡他有心思要离开,就算没了修为,也无人可拦得住他。

    “我这有些伤药,师叔先拿去用吧。”

    凌珩无法动用修为,自然也打不开储物戒,拿不出里面的东西,水灵的治愈之力只对她认可之人有用,对于凌珩是无效的。

    曲轻歌想到凌珩身上还有伤,连忙拿出自己身上的疗伤丹药递给他,卿言师叔为她炼制的顶级伤药含毒,她不敢给,这丹药是她自己炼制的,其中被她加了木之精与灵乳,效果比之旁的同阶伤药还要强出许多,正好适合凌珩使用。

    看到被递到眼前的伤药,凌珩未伸手去接,在曲轻歌疑惑地看过来时,开口问道:“你拥有毒灵根,身上应有毒系疗伤丹药吧。”

    说是问句,其实凌珩用的是肯定句,他对卿言这位友人还是有些了解的,以他们夫妻对这孩子的在乎程度,她入秘境之前,肯定会为她准备充足的各种丹药,其中肯定有适合这孩子用的毒系疗伤丹药。

    “……有。”曲轻歌愣了一下,点点头,下意识从储物袋之中拿出卿言师叔给予她的毒系疗伤丹药,没想到凌珩却直接附身过来,伸手拿走药瓶,从药瓶中倒出一粒,丢入自己口中。

    “师叔!这丹药有毒!”曲轻歌惊呼一声,想去阻止凌珩师叔的动作,却见他已将丹药吞服而下,脸色却丝毫未变。

    “无妨,我是雷毒双系灵根。”凌珩说完,就起身找了一处地方,盘膝端坐而下,闭目调息。

    见凌珩入定,曲轻歌也不敢去打扰他,只能自己默默消化凌珩师叔居然是个雷毒双灵根这个事实,她原先还以为凌珩师叔是雷系天灵根来着。

    三日不过是弹指一瞬间,当曲轻歌回过神来之时,已经到了鲛人族传承仪式正式开始之时。

    在这三日之内,她天天都被乌浪浪拉着出去买东西,准备入传承之地用,而凌珩则留在曲轻歌寝殿之中专心炼化龙族传承,争取早日将其接收完毕。

    在这三日之中,曲轻歌终于见识到了鲛人一族究竟是有多么的富有,他们的货币居然是万年珍珠!

    每当曲轻歌看着乌浪浪用一颗颗堪称珍宝的珍珠拿去与人买卖,她就不由得开始默默计算自己的财产。

    最后得出结论:咱穷人还是别跟富人比富了。

    其实曲轻歌算不上穷,她的身家真要算起来,甚至比之大部分金丹修士还要富有,甚至有些身家单薄一点的元婴修士都比不上她,可是这些东西比起更加富可敌国的鲛人三公主乌浪浪,那就不够看了。

    难怪她能那么自信地说自己不差钱,还真的是位不差钱的主。

    趁此机会,曲轻歌拿出自己在海底收集的一部分好东西在鲛人族内售卖,收获了一大堆万年珍珠,她准备暗戳戳地带着这些珍珠回去,一部分留着自己用,一部分送给亲友,一部分则拿去拍卖,换取大量灵石。

    有点囧的是,有鲛人族少女看上她身上的肚/兜,请教她怎么做,在她慷慨地将其制作方法教给她们之后,收获了一大堆珍贵的谢礼,这让她有种空手套白狼的心虚感。

    不过也是因此,曲轻歌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穿着这样出现在凌珩师叔的面前,当时她的内心几乎是奔溃的。

    从此之后,她回到寝殿之中都在外面多加了一层外衣,虽然知道她在凌珩师叔面前的形象早没了,但能挽救一点就挽救一点不是?

    凌珩也注意到曲轻歌的转变,知道这孩子是害羞了,也识趣的未曾提起这一点让她难堪,算是让曲轻歌松了一口气。

    此时凌珩正木讷着一张脸,恭敬地跟在曲轻歌身后,向着鲛人族核心之地而去。

    早在之前乌浪浪就带着她来过一次,所以曲轻歌认得路,当他们二人到达之时,乌浪浪也看到了他们,她兴奋地向着曲轻歌挥挥手,招呼她过去。

    “歌儿,这是我的战奴,乌比。”乌浪浪一见到曲轻歌,就骄傲地向着她介绍自己的战奴。

    曲轻歌侧目望去,正看到一道极为英俊的高大身影,沉默地守在乌浪浪身后,如同一个最为忠诚的护卫一般守卫着她,不让她受到外界一分一毫的伤害。

    乌比是个人蛟结合所生的半妖,虽为人形,头顶之上却有一只蛟龙独角,四肢之上也覆盖着坚硬的黑色鳞片,五爪锋利,看其身上结扎的肌肉,可以想见其肉身力量究竟有多么强悍。

    在场之中集聚着许多鲛人族的少年少女们,他们身旁都跟着一位战奴,此时他们都正好奇地偷偷看向曲轻歌,窃窃私语。

    曲轻歌听觉灵敏,零星听到几句,都是在讨论她是如何挤下乌小雅,夺得这个名额的。

    有人说她心机深沉,有人说她撞大运,也有人说她是巴上了三公主才有今日,甚至有人猜测她是鲛人皇流落在外的私生女,众说纷谈,说什么的都有。

    曲轻歌听到这些不靠谱的言论,嘴角隐蔽地抽了抽,她能说自己什么也不是,就是个混进来蹭传承的人族吗?说出来会被打死的吧!

    “诸位!”一道威严肃穆的声音响起,瞬间场中的窃窃私语声如同被按下了消音键一般,立马消失。

    所有准备进入传承之地的鲛人们均抬起头,挺直腰背,双眸晶亮地注视着游在半空之中,手持鲛人圣物海皇三叉戟,威严端肃的鲛人皇,等着他宣布传承仪式的开始。

    鲛人皇威严的双目扫过低下新一代的小鲛人们,满意一笑,接着巨臂高举,手中海皇三叉戟一挥,一道刺目的光芒从三叉戟顶端射出,落入鲛人族核心之地,整片地域逐渐亮起炫目的光芒。

    曲轻歌凝神一看,地上遍布着一种神秘的陌生铭文,她脑中有一点点鲛人族的传承记忆,知道这是鲛人族的一种古老语言,不过上面具体写了什么,她却是看不懂的。

    随着所有铭文的亮起,周围的海域也泛起蓝色柔光,海底浮起一个个巨大的透明泡泡,那些泡泡晶莹剔透,在各色光芒的照耀下反射出五彩炫光,整个鲛人族的核心之地在这些泡泡们的衬托下,犹如海中仙境一般,梦幻美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