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21.第一百二十一章 挑衅!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三支队伍一上云舟就各自被一名执事弟子领走,“师姐, 请随我来。”

    带领曲轻歌他们这一队的是一个二十多岁, 长相普通的执事弟子, 他一路恭敬地领着曲轻歌和风刑他们向着属于他们的船舱走去。

    这艘云舟之上每一个住人的船舱都是被事先按身份分配好的, 曲轻歌和风刑都能各自拥有一件独立的舱室房间,而他们所带领的这些弟子们却只能一起待在一座公共的大舱室之中,直到抵达秘境地点。

    当曲轻歌得知这个事情的时候脸色未变, 似乎觉得理所当然, 站在一旁的风刑也没说什么, 同样脸色平常, 毕竟她是核心弟子, 身份不同, 怎么可能跟这些宗门弟子们一起待在简陋的公共舱室之中。

    其实这云舟之上的公共舱室并不算简陋,装饰雅致的舱室就如同一个小花厅一般,其中落错有致地摆放着一些桌椅与蒲团, 桌椅范围与蒲团范围用着一副精美的百花折叠屏风隔开,这是一个舒适的可供人稍事休息的地方, 但这毕竟是公共场合,比起单独的雅间来说还是差了许多。

    “师姐, 请您随我前来,我带您去您的雅间之中。”执事弟子带着曲轻歌所带领的那些弟子们进入属于他们的公共舱室之后,就伸手向着另外一个方向牵引, 示意曲轻歌跟着他向着那边走。

    “不用了, 路途短暂, 未免麻烦,我也待在这里便可。”曲轻歌温声拒绝了执事弟子的带路之举。

    “这……”执事弟子为难的目光看向风刑,希望他能帮忙劝劝曲轻歌。

    “走吧,带我去我房间。”风刑却没随他意,而是让他直接略过曲轻歌,带着自己去自己的雅间。

    那执事弟子见此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带领着风刑就走了。

    临走之前,风刑还对着曲轻歌赞赏一笑,悄悄竖了竖大拇指,曲轻歌摇头失笑,这风师兄还真是个性情中人。

    旁人遇到这种事情是何做法曲轻歌并不知道,她只知道既然这些弟子们被暂时分到她手底下,那就等于是她的兵,而要与士兵们培养感情,建立起一定的默契,与他们同甘共苦,是一条最好的捷径,没人会喜欢一个高高在上的将领,而亲民的将领总是更加受人爱戴。

    曲轻歌在公共舱室之内随意找了一个蒲团坐上去就开始闭目调息,她只是在潜意识的调息,还留有一分心神在外界,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随时能醒来。

    果然,见曲轻歌居然留下来跟着他们一起待在这里,那些弟子们看着她的眼神顿时多了几分复杂和不易察觉的亲近之意。

    确认所有人都上了云舟之后,这艘巨大的云舟才缓缓升起船头,向着目的地一个加速,瞬间飞驰出数千丈距离,在云舟启动之时,云舟内部会有一点摇晃,通常坐过云舟的人都知道这种时候最好找个地方稳稳坐下,不然很容易被突然加速的惯性晃倒。

    可惜这些弟子们都是初次上云舟,没人给他们说这种话常识性的经验,直接就导致了当曲轻歌察觉到异样,睁开眼的时候,看到倒了一地的‘横尸’的惨烈场景。

    “你们在干嘛?”她不解地低头看着倒在自己脚边的洛欧问道。

    “没……没干嘛,这云舟骤然加速,晃得我们站不稳,就……这样了。”乐绫在一旁挣扎着爬起身,边爬边解释道。

    “下次注意点。”曲轻歌叮嘱了一句,就又闭目调息去了,不再理会这些人。

    她清楚地明白,他们双方还不算熟悉,现在刚刚相处,她要给他们一点适应的时间,先等大家都缓下来之后再让大家相互介绍,认识认识。

    “按姓名、年纪、灵根、修为、内外门弟子、擅长技艺来一个个自我介绍。”等大家都在先前的一场小插曲之中脱身而出的时候,曲轻歌这才再次睁眼,第二次认真打量着这些被她选中,也选中了她的弟子们,淡淡说道。

    “我先来,我叫乐绫,今年十七岁,水系天灵根,筑基中期,是内门亲传弟子,擅长绘符。”乐绫第一个兴冲冲地自我介绍。

    曲轻歌认真地打量了她一眼,她是个长得娇俏可爱的少女,身上却无一丝娇蛮之气,她的脾气有点大大咧咧的,心中却揣着一把秤,谁好谁坏都心知肚明。

    “洛欧,今年十九岁,火系天灵根,筑基后期,内门亲传弟子,擅长炼器。”洛欧是个带着些痞气的高大少年,长得很俊朗,却总给人一种坏坏的感觉,但以他对乐绫的维护程度就能知道,这人心地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坏。

    “孙安宴,二十四岁,金木双灵根,筑基中期,内门记名弟子,同样擅长炼器。”孙安宴说着话的时候,眼珠子还咕噜噜地乱转,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人,这人很可能会成为队伍中的刺头,不过曲轻歌并不怕,她最擅长的,就是调/教军中的刺头了,想到此,曲轻歌脸上不显,心底却露出一丝略带阴险的笑意。

    “金锐立,二十七岁,金土水三灵根,筑基中期,内门普通弟子,擅长绘符。”金锐立虽然名字很锐气,但是性子却很是憨厚,高高壮壮的身躯,配上那黝黑粗糙的皮肤,瞧着更加像是一个农家汉子,而不是筑基修士。

    “荣志文,二十八岁,火金木土四灵根,筑基初期,外门弟子,擅长炼丹。”荣志文是个看着就很沉稳的青年,虽然修为是所有人之中最低的那一个,但是他身上有一种很稳重的气势,使得人不敢轻易看轻他。

    “广文彬,二十六岁,水风土木四灵根,筑基中期,外门弟子,我平时只知道修炼,到是没有怎么学习过什么技艺。”广文彬腼腆地挠挠后脑勺,弱弱地解释道。

    “阮才英,十七岁,金系天灵根,筑基中期,内门亲传弟子,我是一个剑修,只擅长使剑。”阮才英抱着怀中的剑冷冷道,整个人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冰山,能冻死人的那种。

    “欧阳文琳/欧阳文嘉,我们今年二十岁,都是雷火双灵根,也同样都是筑基后期,同属一位师尊门下的内门亲传弟子,我是姐姐文琳,擅长炼丹,我是弟弟文嘉,擅长阵法。”一对长得一模一样,且长相很是精致的龙凤胎姐弟一唱一和地,笑嘻嘻着自我介绍道。

    “元德,十六岁,冰系变异天灵根,筑基中期,我只爱刀,对其他都东西不敢兴趣。”怀中抱着一把霸气无比的大刀的俊美少年高昂着骄傲的头颅,傲然道。

    得了,又是一个刺头的潜在分子,曲轻歌在心下撇嘴。

    这些人修为普遍都在筑基期,那是因为宗门的门内大比是有参赛限制的,宗门举办这个大赛是为了激励新进弟子努力修炼,相互切磋,增长对战经验。

    所以规定了门内三十岁及以上弟子与金丹期及以上的弟子不可参加,参赛者都是练气与筑基期的弟子,且年岁都在三十之下。

    这些被曲轻歌所挑中的人之中,有的比她修为高,有的比她修为低,也有的与她修为持平,但是曲轻歌却能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一句大实话:这些人就算是全部加起来,都不够她一个打的!

    绝对的武力压制给了曲轻歌强大的自信,她能带领好这些人,在秘境之中活着回来!

    “既然大家都介绍完了,那我也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叫曲轻歌,你们叫我曲师姐就好,毒水冰三系灵根,今年十二岁,筑基中期,也是一个剑修,擅长炼丹和绘符。”见所有人都自我介绍完,不仅曲轻歌对他们多了解了几分,他们相互之间也对对方有了一个基础性的了解。

    当听完曲轻歌的自我介绍之后,那些弟子们之中有几个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一丝愕然之色,其他身份低些的弟子可能还不知道,但他们这些身份高的亲传弟子可是稍稍了解过宗门选取预备核心弟子的条件,区区三灵根根本就没可能被选中。

    似乎看出几人心中的疑惑,曲轻歌对着他们露齿一笑,森白的牙齿反射着凌冽的寒光,带着满满的恶意:“就算我只是个三灵根,光凭我一个人,也能将你们全都干翻!”

    当场所有人的脸都黑了个彻底,他们都是经历过大比的考验,而选出来的凌云宗新一代数一数二的年轻天才,谁心底没点骄傲自豪?此时被人这么一挑衅,顿时双目之中具都透出熊熊怒火,不服气地怒瞪着曲轻歌那张稚嫩的嚣张小脸。

    “我离开一下,你们自便,如果有谁不服,欢迎随时来挑战我,好久没松松筋骨了,正好能活动活动。”一只小巧的传信纸鹤落在曲轻歌手心之中,她扫了一眼,就站起来对着这些弟子们说道。

    她的语气之中并不嚣张,却带着满满的挑衅之意,更加刺激了这些弟子们的神经。

    “混蛋!少瞧不起人!”最沉不住气的是性格骄傲又脾气暴躁的元德,他气得挥起手中的大刀,向着曲轻歌猛砍而去。

    霸道的刀气裹携着冰的森寒之势,化作一道巨大的霜白刀影,向着曲轻歌狠狠砍去,曲轻歌不闪不避,不过是一个随意的抬手,娇小白嫩,甚至还有点肉肉的带着几个小肉窝的小手就那么轻易地徒手接住刀影。

    刀气的余波吹拂起她额前的几缕碎发,雪白的刀面映照出她冰冷的桃花眼,指尖一个用力,瞬间,整个巨大的刀影化作无数碎片,消失无踪!

    “呵……也不过如此嘛!”曲轻歌不屑地轻笑一声,接着转身离开,娇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越发不甘的众人面前,激起他们心中的斗志。

    “葵素师叔!”曲轻歌一走进卿言与葵素的房间之内,见到正坐在厅中绣花的素雅女子,顿时惊喜地叫了一声,小跑着过去扑进她怀中,小身子轻轻摇晃着撒娇,嘴上像抹了蜜一般甜:“轻歌好想您~”

    她那软糯糯的小嗓音娇得人心都化了,此时的曲轻歌早已不复之前在那些弟子们面前的张狂模样,反而像个爱娇的小女孩一般,窝在葵素怀中撒娇。

    “好孩子,两年不见,长高了不少,也瘦了。”葵素赶忙怜爱地搂住曲轻歌,轻揉她柔软顺滑的发顶,温柔道。

    没错,曲轻歌刚刚就是接到了葵素的传信,才急匆匆赶过来,她心下惊喜,没想到卿言和葵素两人都是要进海皇秘境的,虽然进了秘境之后以双方的修为实力,他们不会在一个区域活动,但此时能在云舟之上看到亲近的长辈也是件很喜人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