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18.第一百一十八章 宗主令!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只是赏梅不免无趣,不如我等前去邀请诸位公子小姐们一起玩击鼓传花吧。”镇国公府的嫡出三公子, 齐修永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可。”曲轻辙看了一眼身旁的妹妹, 点头应答。

    时下风气较为开放, 虽然世俗界还是会在一定程度上顾忌男女大防, 但受修真界影响,世俗规矩对女子的约束没那么强,若是哪家小娘子心怀大志, 也可科举应试, 入朝为官, 甚至与曲轻歌前世一眼, 走从军之路, 成为一代巾帼女将。

    一般只要有长辈或者较多下人看着, 又是光明正大的场合之下,各家贵女与贵公子们还是能凑在一起玩乐的,并不影响声誉, 所以齐修永的提议并不过分。

    而曲轻辙想让妹妹也玩乐一下,天天看着她辛苦修炼, 都没个放松的时候,她自己自小习惯了, 不知心疼自己,但他们这些家人们却看得心疼不已。

    曲轻辙也是个宠妹妹的,他心中明白, 今日府中会举办这场宴会其本质是想让妹妹放松一下, 别整日都紧绷绷的, 此时他一听到齐修永的提议,扫过曲轻歌感兴趣的目光,自然就顺水推舟地答应下来。

    曲轻歌确实是对这个游戏感兴趣,但这更多是一种怀念,她还记得她前世最是喜爱与闺中密友们一起玩儿这个游戏,她习过武,身手敏捷,每次都能险险送出落在手中的花球,自然每次都是她看着旁人受罚,自己乐呵呵的在一旁看热闹。

    那一段时光是她两辈子以来最为轻松快乐的时光,记忆深刻是理所当然的。

    “那男宾这边便由我来邀请参与者,女客在内院,我等不好进去,便劳烦曲兄与葛小弟前去邀请了。”齐修永对着曲轻辙拱手说道,风度翩翩,态度温和有礼。

    “也可,玩乐地点便设在花园湖心亭之中吧,尔等请到人便先去,我等去内院邀请各家有意同玩的小姐们前来。”曲轻辙沉稳点头,带着曲轻歌转身向着内院翩然走去。

    渐行渐远的一高一矮两道声音,同样的风姿卓越,气度不凡,端得是一派名门贵公子的派头,让站在原地的齐修永暗了暗眼神。

    “看来这曲家新收的干儿子在曲家地位不低啊,瞧那曲轻辙处处维护的模样,玩个游戏还得看人家眼色。”站在齐修永身后,一个容貌敦实,长得稍微壮实了一点的公子一边轻摇着手中的折扇,故作风雅,一边轻笑着说道,言语之中对曲轻歌很是看不上。

    “既然知道人家宝贝着,就别轻易去得罪他,否则多惹出什么事端,坏了大事,上头可不会轻饶了你。”齐修永脸色不变,出口的话语却变得冰冷无比,暗含阴鸷。

    “知道了。”敦实公子打了个激灵,低头恭敬应道。

    曲轻歌跟在大哥身后,在即将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微微侧头往后瞧了眼那两个还站在原地的人,唇边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她耳力何等敏锐,怎会听不见两人的话语,怕是她大哥也听到了吧。

    皇帝老迈,皇子们个个逐渐长成,太子之位尚未确立,这大央的储位之争,渐渐浮出水面,天下将乱。

    只要不祸及自己的家人,曲轻歌就懒得理那些皇子们的明争暗斗,在她看来,谁上位当皇帝都与她无关,无需她多费什么心思。

    如今她早已真正踏入修真一途,到了这个层次之后,她才明白,她前世的困局,对于今生的她来说,其实不过一件蝇头小事,不足挂齿的那种。

    曲家出了个仙师,这个是全大央朝的人都知道的事,只要在位的帝王不傻,就绝对不敢动曲家分毫,因为就算他们在世俗界的权利再大,也不过一介凡人,承受不起一个修真者的怒火,还是一个大宗门之中地位极高的修真者的怒火。

    说句难听的,就算有那一条约定俗成的修真者不得干扰世俗界事物的条例在,但以曲轻歌如今的身份,她只要找到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就算将整个大央皇族给屠杀殆尽,她的宗门都能将她给保下来,顶多就是让她进罪渊思过几年而已,绝对不会死。

    等过了几年,风头过去之后,她被放出来,依旧还是凌云宗高高在上的核心弟子,风光无限,谁还会为那可怜的皇族之人申冤?

    当然,曲轻歌虽然好战,但不是嗜杀之人,不被逼到那个地步,她的原则是绝对不会让她干出这种事的,不过若是她的家人受到什么伤害,难保她不会发疯。

    届时,失去理智的曲轻歌可是真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这就是修真者与普通人的区别,强者与弱者的区别,天与地的区别,谁能跨越?

    内院的女客们大多都在赏花吟诗作对,少数在作画下棋,曲轻辙径直带着曲轻歌上前去。

    大家都知道,这场宴会除了是将葛青介绍给各大世家贵族之外,还是在为曲家大儿子曲轻辙相亲,所以当他一出现在内院之中,便立即引起了众位贵女们的注意。

    曲轻歌真实相貌长得很漂亮,她家爹娘自然也不错,曲轻辙作为曲轻歌的亲大哥,虽然容貌长相不及一双弟妹精致,但也算是相貌英俊,仪表堂堂,且他多年习武,自有一种独属于武者的磊落气魄,更显得他沉稳威武,使人安心,一看就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优秀男子。

    许多贵女看着曲轻辙,具都羞涩地红了脸,矜持地垂下头,不敢再多看。

    曲轻歌不知道的是,其实这其中还有些是因为看她看得羞红了脸的,世人多爱一张俏颜,她张脸皮子还长得不错,自然能引起春心刚刚萌动的少女们的注意。

    但她虽扮作男子,行事之间也无一丝女气,可她心中却无一丝将自己当做男子的自觉,自然不会注意到有些女孩子看上的是她,心中还在暗叹自家大哥魅力真大。

    自家妹子没自觉,但曲轻辙是个细心之人,敏锐地能注意到这一点,侧头瞧着一丝自觉性都没有的妹子,他无奈地轻扯嘴角,对着众位注意力在他们兄妹二人身上的贵女们拱手一礼,邀请道:“我等有意在府内湖心亭处玩击鼓传花,特来邀请诸位小姐前来一同玩乐,若有意前来的小姐,便请随谨之来吧。”

    谨之是曲大哥的字,他行冠礼之后父亲亲自为他赐名,意为希望他做人做事谨言慎行,日日警醒自身。

    众位贵女们犹豫了几下,就从中走出几人,跟着曲家兄妹一起离去。

    曲轻歌注意到这几人之中有一位长得娇美可爱的灵动少女,她特地注意这人不是因为旁的事,而是这人是她前世的大嫂,为他大哥生下曲家长孙曲子湛,年纪轻轻就守了寡的大嫂,礼部尚书家的独女——安童玲。

    安童玲是家中独女,连一个兄弟姐妹都没有的那一种,她爹娘不愿过继旁支子弟,只养着她一个,在家中自然是千娇百宠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较弱的女子,内心却无比坚强,还对着她大哥一往情深,就算她大哥身死,也愿意专心养着遗腹子,为他守一辈子寡。

    她犹记得,前世曲家出事之后,安家不忍闺女受守寡之苦,求到曲轻歌头上,愿意倾家族之力让曲家复起,只求曲家让闺女为丈夫守够三年孝期之后,放她归家另嫁,得到新的幸福。

    曲轻歌不是一个刻薄的人,也心疼寡嫂遭遇,将自己关在祠堂中对着大哥的灵位忏悔了一夜之后,第二日满身疲惫地出来答应了安家的要求,没想到最后安童玲得知之后,死活不肯归家改嫁,就是要死守着曲轻辙的灵位,终身守寡。

    安家劝服不了她,只能无奈答应,为了让女儿处境好一点,还得继续暗地里帮着曲家再次立起来,说起来,曲轻歌前世能那么快地将曲家支撑起来,安家也是功不可没。

    心下暗道可惜,她现在是个少年外壳,为了人家的闺誉不能随意上前攀谈套近乎。

    安童玲一心盯着曲轻辙高大的背影,双颊绯红,眼神迷离,没有注意到那个一直跟在曲轻辙身侧的少年一直盯着她看,但一位走在她身侧的柔媚少女却清晰地看见安童玲盯着曲轻辙的爱慕目光与曲家养子对着安童玲的别样在意。

    她扫了曲轻辙伟岸的背影一眼,柔媚的眸中划过丝丝温柔,还带着一种野心,接着她微微垂下头,心中思绪一闪而过。

    众人聚在湖心亭之中,一颗精致的花球随着鼓声激励的响起而不断被传来传去,不知是有意无意,在鼓声将停之时,这枚花球落到了曲轻歌手中。

    不过曲轻歌身手敏捷,一接到花球就立刻抛给身旁的人,坐在她身旁的那一位,正巧就是她前世最大的仇人,当朝三皇子卫恒!

    今生的卫恒与曲轻歌前世的差别很大,光是那体弱多病的消瘦体型和他常年虚弱的苍白脸色,就不像她前世那个身形修长,姿态优雅,仪表堂堂的三皇子。

    听外界传闻,这个卫恒因为身子太过虚弱,于子嗣有碍,这么破败的身子,自然是与皇位无缘了,早早地就被帝王放弃,在他年满十四之后,就给随意封了个郡王,挪出宫去独居了。

    曲轻歌眸中紫光一闪,那股常人看不到的,长期盘旋在卫恒头顶之上的幽紫雾气便渐渐消散,紫雾散去之后,三皇子的脸色反而变得越加破败。

    这人身子早已被她当年所留下的毒气伤得千疮百孔,除非大罗金仙在世,否则谁也别想治好他,不出三个月,大央三皇子,就该暴毙了。

    不知自己的命运早已被决定,无奈拿到花球的卫恒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当即以梅为题,做了一首应景诗句,获得大家一致喝彩。

    游戏继续,期间曲轻歌也有故意接中两次花球,在随意糊弄了几首诗句之后,众人也得知这位曲家养子诗歌词赋玩得不怎么溜,也贴心地不再为难他。

    正当众人玩得正高兴之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惊动到湖心亭这边的人,他们赶紧站起来查看,没想到不过就是这么一瞬间,这边也传来一声惊叫,接着是两声“噗通!噗通!”的落水声。

    曲轻歌神识急速一扫,顿时‘看’清落水的人是谁,脸色一变,下意识地一脚将她哥给踹进湖里去了!!!

    措不及防之下被自家妹子给踹进水里,这可是寒冬的冰水,也亏得曲轻辙水性好,自己挣扎着从湖中冒出头来,一眼就看见在自己不远处挣扎扑腾的安家小姐,眼看着人就要脱力沉入湖底了,救人要紧,他也顾不得那么多,赶紧游过去将她拖起,带着人,向着岸上游去。

    眼睁睁看着曲大哥也落了水,曲轻歌默默地收回自己踹出去的脚,还呆萌地眨眨眼,似乎没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等她被人们混乱的声音吵得回了神,终于想起自己作了个大死的时候,顿时浑身一颤,足尖一点,整个人便如一只轻盈的燕子一般,飞掠过湖面,两次弯腰,就将落进水中另外的一男一女两个人给一手一个,捞了起来,带着这两只浑身湿哒哒的家伙跃到对岸,顿时就是一大群人围了上来,对着这两人各种嘘寒问暖的。

    另一边将自己和安童玲成功救起的曲轻辙他们也一样,被闻讯而来的人们快速包围。

    曲轻歌眼尖地在人群之中看到自家娘亲,立马就像一只兔子一样,跳到她身后去,躲着她哥喷火的目光,不敢冒头。

    场面混乱,周丽娘也没空搭理这俩兄妹之间的眉眼官司,赶紧吩咐丫鬟们将几位落水的公子小姐都送进厢房之中,换上干净的衣物,并命人前去请府中大夫前来为几人看看,厨房那边已经闻到风声,熬煮了姜汤送过去为他们驱寒。

    在这种寒冬腊月时节落了水,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不慎,身子都能给毁了。

    “娘,您将这颗丹药化入姜汤之中给他们喂下,能保他们的身子无碍。”曲轻歌拦住焦急的娘亲,悄悄将一个小瓷瓶塞入她手心之中。

    这药只是给被她所救起的那两位公子小姐用的,至于她哥和她未来大嫂那边,她有更好的东西给他们。

    快步来到大哥房中,就见已经换好衣服正在擦干头发的曲轻辙一脸寒霜地怒瞪着她,曲轻歌左看右看,都没见着一个家人,心中暗暗叫糟。

    她娘去安慰那些落水的公子小姐了,她奶奶应该还在赶过来的路上,爹爹和爷爷还在前院招待客人,小弟也不知道跑哪去玩儿了,此时竟是没人能帮她分担一下大哥的怒火。

    最后,曲轻歌只能苦着脸,期期艾艾地跟自家大哥道歉:“大哥,对不住,当时情况紧急,我一时下意识反应,就……”

    “你踹我入水还有理了?”曲轻辙沉着脸质问道,他其实本就有跳水救人的意图,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能忍受被人踹下水的感受。

    自己跳下去救人和被踹下去救人,那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曲轻歌眨眨眼,突然一挥手,在曲轻辙的房间周围就被布下一道结界,接着她周身一阵水波荡漾,曲轻辙就这么眼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俊逸少年瞬间变矮了许多,水波散去,露出里头格外熟悉的女孩儿来。

    精致漂亮的女孩儿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灵动的桃花眼水汪汪地看着你,就算是再硬的心肠都得被她给软化了。

    “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没被刻意改变的娇软嗓音这一撒起娇来,犹如一只小奶猫在对着你娇软地喵喵叫着卖萌,谁都受不住。

    这颤抖的娇软声线一出口,别说曲轻辙,就是曲轻歌自己也被恶寒了一下,妹子都这么豁得出去了,这下子真是再大的火气都得消了。

    “你啊!下次可不能再这么冒冒失失了。”曲轻辙无奈地伸手轻弹曲轻歌的额头,这是兄妹俩幼时的亲昵互动,一旦曲轻歌调皮闯了什么祸,曲轻辙在帮她收拾烂摊子时就会这么轻弹她的额头,以示惩戒,但这根本就不疼,所以每一次曲轻歌都不会放在心上,下次继续闯祸坑哥。

    “谢谢哥哥原谅。”曲轻歌对着大哥甜甜一笑,脆生生说道。

    结界散去,曲轻歌又恢复了少年模样,她拿出草木之精,掺杂了一点点在大哥和安童玲的姜汤之内,草木之精强大的生发之力转瞬间就修复好了两人冻伤的身子,甚至让他们变得更为健康。

    喝下姜汤的两人脸色红润起来,大家也只是认为是姜汤的热气挥发了出来而已。

    好好的一场赏梅宴,却因这突发的事故,而匆匆忙忙结束,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送走了众位宾客之后,周丽娘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正堂,此时一家人都聚在此地,围着服下草木之精,早已无大概的曲轻辙嘘寒问暖。

    “爷奶爹娘请放心,辙儿无事,妹妹与我的灵药效果甚好,此时我还感觉身子比之先前还要健壮上不少,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曲轻辙温声安慰这受惊的家人,曲轻歌踹人的壮举已经被自家无良的大哥宣扬得全家都知道了,此时正恹恹地窝在一旁,无精打采的。

    曲家人才不管曲轻歌实力多么强大,在宗门之中地位多高,他们只知道孩子做错了事,就得训,就得罚,就得教好,一定要让她知错就改,不能让她继续犯错,所以曲轻歌很是被家人们给训斥了一顿,就连一向最宠爱她的曲张氏都不站在她身边。

    自己也知道错了,所以曲轻歌乖乖认训,现在做出这幅模样不过就是为了装可怜罢了,果然,不过一会儿,曲乔山就先软了心肠,帮着劝说妻子老娘消气。

    折腾了许久,这一茬才算是过去了,见爷爷奶奶爹娘都恢复了往日模样,曲轻歌正想说几句好话哄哄他们开心,突然脸色一变,周身气势紧绷,有人触动了她的禁制。

    一道流光从径直屋外飞进来,完全无视曲轻歌禁制的阻挡,落在曲轻歌身前,紧接着一道漠然的熟悉嗓音在屋内响起,四周一片鸦雀无声,气氛骤然冷凝。

    “弟子曲轻歌,宗门有要事,立即捏碎传送玉佩,速回!”

    声音一落,那到流光,也就是传讯玉符瞬间化为一个奇特的凌云图腾,转瞬消失。

    这是……宗主令!

    刚刚那是……玄寒宗主的声音!

    见图腾者如见宗主亲临,凡是凌云宗之人,莫敢不从。

    曲轻歌转头不舍地看向静默的家人,苦涩一笑:“爷爷、奶奶、爹爹、娘亲、大哥、阿弟……”她一一细数道。

    “我该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