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12.第一百一十二章 打上门讨说法!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周围突然变得寒冷无比,地面上渐渐凝结出了点点霜白冰晶, 虚空中出现了另一头洪荒巨兽!

    这巨兽身形尚未完全露出, 就直接一尾巴将迎面扑来的火麒麟抽开, 火麒麟后推几步, 停再半空中,懵逼地甩甩脑袋,显然被抽得有点晕。

    此时, 众人才看清那突然出现的巨兽是什么。

    那是一条通体雪白的冰霜巨龙, 森寒的剑气凝结于上, 让人能轻易地发现, 这乃是一道强大的剑气所凝结而出的巨龙虚影, 这头巨龙周身鳞片清晰分明, 利爪尖锐,比之对面那只粗糙的火麒麟要不知精细多少倍,也强大多少倍!

    元婴威压临空而降, 此刻有着曲轻歌所操控的剑玉所发挥的力量可不是在她昏迷时自动引发的那一点,强大的高阶修士威压直接将修为最弱, 只有筑基初期的娇俏少女给压得吐血,脸色刷白, 浑身颤抖不已。

    就连那两位金丹巅峰的护卫脸色都变得有点苍白,神色惊慌,他们没想到, 那小子手中居然还能有这种底牌, 这下子, 他们终于意识到,他们此时是真的惹到了不该惹的存在了,顿时脸色一片灰败,眼中杀意却反而更盛。

    此时的他们已经站在悬崖边缘,没有退路了,为了不让他身后之人出手报复他们,只能先杀死这小子,再栽赃给那些逃跑的修士,山高水远的,此地又荒僻,此事三小姐也算牵涉其中,城主就算是为了保住三小姐,也一定会出手帮忙遮掩的。

    两兄弟默契非常,同时想到这一点,张银立马一手刀将娇俏少女击晕,不让她出来捣乱,接着闪身来到哥哥张金身旁,准备与他联手杀死曲轻歌。

    曲轻歌看那架势,轻笑一声,不知是在苦笑自己倒霉,还是在嘲笑对方不自量力,冰龙已经蓄势待发,火麒麟也不甘示弱,正当双方要殊死一搏之时,一道娇媚诱人的嗓音突然插了进来。

    “哟~这是在干嘛呢?这么热闹?”

    汹涌的暴风突然袭来,曲轻歌动都未动一下,她知道,这道攻击不是冲着她来的,索性也懒得动弹。

    果不其然,一道暴烈的龙卷风狂猛地向着火麒麟袭去,在火麒麟还来不及做出什么有效反抗的时候,瞬间将它卷席而起,狂烈的旋转暴风将火麒麟的身子困住,火麒麟挣扎不休,却被龙卷风的强大吸力困住,怎么也无法摆脱龙卷风的束缚。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都是一惊,下意识地向着刚刚传来声音的方向望去。

    曲轻歌也回身望去,只见不远处一道妖娆修长的身影缓缓走来,一看到她,让人最先注意到的不是她那张艳若桃李的娇媚脸庞,而是她火爆性感的身姿,艳红的衣裙包裹着玲珑的身段,腰细腿长,身前一片波涛汹涌,白嫩的两座高峰露出大半,在艳红衣物的包裹下更加晃眼。

    “小弟弟~姐姐好看吗?”妖娆女子迈步来到曲轻歌身旁,微微弯下腰,伸手意图轻抚曲轻歌的脸颊,被她偏头躲过。

    “这位前辈请自重。”曲轻歌一脸肃然地对着女子说道。

    以她敏锐的感知,自然知道这个人对她没恶意,甚至似乎是站在她这边帮着她的,但她并不喜欢被一个陌生人随意触碰。

    “小弟弟好生无趣呢~”女子捂嘴轻笑,花枝乱颤,银铃般的笑声带着勾人的意味,却不像是那些专门修习了媚术的女修一举一动都带着修炼而来的魅惑,她的妩媚,是天生而来的,却更显诱惑,不分男女都会轻易被她所吸引。

    “雾凡道友,此事是我们鹿德城的私事,你来捣什么乱,不怕我们城主得知了此事,而怪罪于你吗?”张金阴沉着一张脸,厉声喝问道,心中却忌惮不已。

    这雾凡乃是一位金丹巅峰的修士,与他们这些自小被圈养的护卫不同,雾凡乃是一位散修,多年来靠着自己的一路努力才获得的修为,凡是能修炼到高阶的散修都不容人小视,她的实力比起他们兄弟二人来,要强大不少,就算是他们两人联手也不是她的对手。

    而且多年前还隐隐听说,这雾凡的亲兄嫂双双入了大宗门,如今为一宗长老,且那两位如今都突破到了元婴期,有了这两座靠山的雾凡早已不是那个毫无势力背景的散修了,旁人轻易招惹不得。

    “哎呀~人家好怕怕哦!”雾凡闻言,拍拍酥/胸,一脸惊吓地道,但那语气怎么听都假得不能再假。

    突然,她诡异一笑,那捆着火麒麟的龙卷风猛地一阵收绞,将那只火麒麟彻底绞杀!

    “嘭!”地一声巨响传来,狂猛的气流差点将两兄弟吹翻,那带着炽热火气的气流大部分都落在两兄弟的身上,虽然他们二人躲闪及时,没受什么大伤,但是浑身的衣物和头发都被烧燎地坑坑洼洼,狼狈不堪。

    场地就那么大,双方离得有点近,龙卷风与火麒麟爆裂的气流还是有一些落在了曲轻歌这边,但雾凡及时招出了一面风盾,挡在两人面前,将那些气流尽数拦截在外,不让曲轻歌受到一丝伤害。

    “哈哈哈哈……好玩,真好玩!”雾凡肆无忌惮地捂住平坦的小腹,哈哈大笑道。

    “你……”张金意识到了雾凡在戏耍他们,顿时气得脸色涨红,瞪着她的双目都带上了暴怒的火气。

    “你想找你们家城主为你们做主,那倒是去啊!反正我有这位小弟弟护着,我倒要看看,到时候是我倒霉,还是你倒霉。小弟弟,你一定会护着姐姐的,对吗?”说着,雾凡还对着曲轻歌抛了个媚眼。

    “对!”曲轻歌斩钉截铁地点头,虽然她觉得就算是没有她护着,这人也不会出什么事,但既然人家是帮着你的,你就得表明个立场态度。

    “呵呵呵…小嘴儿真甜,姐姐喜欢!”雾凡被曲轻歌逗得娇笑不已,看着她的眼神也从最开始的友善变为的亲近,那种长辈看待小辈的亲近。

    曲轻歌凝神了雾凡的眼眸一眼,接着就垂下了眼眸,不再语言,但从她周身软化的态度来看,她心中对着雾凡多了一丝亲近,因为她已经隐隐猜到了雾凡的来历。

    “你们两个合起来也打不过我,今天姐姐心情好,识相点带着你家小姑娘赶紧滚回去,不然……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雾凡艳丽的脸上露出丝丝杀意,眼眸暗沉,让人知道她的话可不是开开玩笑那么简单。

    面对雾凡赤/裸/裸的威胁,张金张银两兄弟就算是再愤怒不甘,也不得不扶起被打昏的三小姐,转身御剑急速离去。

    真的如了雾凡的话,赶紧滚了。

    “感谢前辈相救之恩。”就算曲轻歌并不需要旁人相救,但这个旁人既然是宗门长辈拜托前来护持她的,她自然心怀感激。

    “唉,姐姐还是来晚了一步,好端端的小丫头,白嫩的手臂被烧成这样,真是让人心疼。”雾凡蹲在曲轻歌身前,查看她焦黑的手臂,眼露疼惜。

    “敢问前辈乃是哪一位宗门长辈拜托前来的?”曲轻歌直射着雾凡的眼眸,直接就开口问了,当她听到雾凡一语道破她性别的时候,就知道,她肯定也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对于心中那个猜测越加肯定。

    “呵呵呵……聪明的小丫头,难怪兄长和嫂嫂那么喜爱你,嫂嫂接到你的消息之后,还特地传信拜托我照顾你几分。”雾凡捂嘴轻笑,明媚的笑容让她漂亮的面容更加艳光四射,不过曲轻歌此时注意的是她胸前随着轻笑而微微颤抖的雪峰,真的好大啊!

    心底默默对比了一下自己前世成年后的大小,再与眼前的雾凡相比较,……输了,听说这个可以考后天补的,她如今还小,多补补应该能再长长的吧!

    暂时安全了,为了转移身上的痛楚,曲轻歌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思维还莫名其妙就拐到了如何丰(咳咳…)上。

    “您是卿言师叔的妹妹吗?”仗着自己如今年纪小,曲轻歌说话很直。

    “是啊。”雾凡点点头应道,接着她突然皱了皱眉,广袖一把将曲轻歌卷起,化作一道狂风消失不见。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去找个地方落脚吧。”一道传音落入曲轻歌耳中,曲轻歌强大的神识也探测到有人来了,所以她也没盲目反抗,给雾凡徒增麻烦。

    两人一路入了鹿德城,雾凡直接来到鹿德城城主府门口,将曲轻歌放出来。

    “我得罪了此城城主,为何还要入城?”曲轻歌抬眼看看那城主府的大门,不解问道。

    她并不是怕会遭到什么报复,说真的,她身上底牌众多,就算打不过,跳也是能跳得走的,只要她还活着,将来总有一日能为自己报仇的,所以她并不怎么在意鹿德城的报复,则是单纯的疑惑而已。

    “谁说你得罪了此城城主,如今是那城主得罪了你,他们家护卫将你打成这样,姐姐总得为你讨个公道,不然兄长嫂嫂该责怪我照顾你不利了。”说着,雾凡直接一手拉着曲轻歌未受伤的手,带着她径直向着城主府走进去。

    “站住!来者何人,为何擅闯城主府。”门口的护卫注意到她们,立马上前来阻拦。

    “哼!你们家护卫将我侄女打成这样,让张大城主出来给我个说法!”雾凡眉目一厉,艳丽的面容带上盛气凌人的气势,使得她整个人更加耀眼夺目,让几个护卫都看呆了眼。

    面对这周围痴迷的目光,雾凡早就习以为常,讽刺地轻笑一声,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青色羽扇,扇尾还坠着一枚翠绿的猫眼宝石,曲轻歌从卿言师叔哪里看到过一颗一模一样的,看来这是两兄妹的信物。

    手中羽扇一挥,狂风刮过,瞬间将那些拦路的护卫们尽数吹飞,借着这一击的开路,雾凡带着曲轻歌大摇大摆地踏入城主府,周身气势毫不收敛地释放,惊动了这城主府中无数人。

    此时的鹿德城城主张柒翰正坐在正堂之上,内室中妻子正守在昏迷的三女儿身旁嘤嘤低泣,吵得他心生烦躁。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三小姐不过是出门玩乐,回来怎么就变成这幅模样了!”张柒翰厉声喝问道,声如洪钟,元婴期的威压向着低下的两个护卫狠狠压去,将他们压得口吐鲜血,张金本就受了不轻的内伤,这下子更是伤上加伤。

    “城主,此事乃是我们护持不利,三小姐说想要去城外玩,我等想着有我兄弟二人护着,再有城主威名震慑,其他宵小们也不敢冒犯小姐,不曾想小姐不过是路见不平,就被那不识相的小子打伤,我等前去找那小子算账,却被雾凡真人拦下,一力护着那小子,还将兄长打成重伤,不让我们为三小姐报仇雪恨,还放言要我们好看,城主,请您一定要为三小姐做主啊!”

    张银对着张柒翰说明情况,却添油加醋地将所有过错都推到了曲轻歌和雾凡身上,意图祸水东引,这样他们身上顶多一个护持不利的罪名,最多被城主责罚几下,不会危及性命,至于三小姐那里,只要他们兄弟二人前去装得凄惨一点求个情,三小姐绝对不会怪罪他们,反倒还可能帮他们向着城主求情。

    不然若是让城主得知是他打晕的三小姐,他们还得罪了一位背景深厚的少年天骄,最后居然还手脚不干净,让人给跑了,那他们的下场真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那雾凡简直欺人太甚!”张柒翰威严的脸上露出怒色,却也没全然相信这两个护卫的一面之词,只想着等他乖女儿醒了之后,他在去问问怎么回事,搞清楚状况再去找雾凡算账。

    张柒翰的三女儿乃是他晋升元婴后才生的老来女,前头的两个孩子都是他在修为低微的时候生的,众所周知,修士修为越高越难要孩子,这孩子是在他风光得意时所生,又是幺女,他难免偏疼了几分,与妻子将她宠成了个天真的性子。

    就在张柒翰还在调查爱女受伤之事,门外突然传来一整喧闹,接着一股金丹期的威压肆意传来,满满的挑衅之意。

    这次张柒翰是真的暴怒了,他作为一城之主,还是个堂堂元婴修士,居然被个金丹期的小辈挑衅了,怎么可能忍得了!

    来人动作很快,还未等张柒翰有什么动作,好几个府中护卫突然被一阵狂风吹了进来,狼狈地摔落在张柒翰脚下,成功让他的脸色黑如锅底。

    “雾凡道友,我尊你兄姐实力,可以不容许你在我面前放肆!”张柒翰冷声说道,眼神阴鸷。

    “我也不想闹事,但是你们府中三小姐与其护卫太过霸道,我只是来为我家小辈讨个公道而已。”雾凡娇媚的嗓音远远传来,下一秒,狂风拂过,原地落下一高一矮两道身影。

    高挑的女子美艳动人,矮小些的那个少年则通身狼狈,一边的衣袖被烧焦,露出低下烧伤严重,恐怖狰狞的纤细手臂,俊秀的小脸上沾满灰尘,满身狼狈,但难掩他出色的姿容。

    看到雾凡居然带着那小子直接杀到城主府来了,张金张银兄弟脸色一阵变幻莫测,及其难看,他们之前之所以敢胡说,就是仗着雾凡不会带着这小子前来对持,没想到她们不仅来了,还直接就是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

    “你来讨公道?呵…那你说说,你想讨什么公道?”张柒翰嗤笑一声,冷声问道。

    “你家三女愚蠢乱事,不仅不辨青红皂白地放跑抢劫我家侄子的强盗,还让手下护卫强行抓他,使得他身受重伤,之后还妄图想杀人灭口,若不是我及时赶到,此时我兄嫂就该给这孩子收尸了。”雾凡也不怕张柒翰,反怼回去,一项一项地罗列着对方的罪行。

    张柒翰一时没有说话,听了雾凡的话语,他下意识看向那乖巧站在雾凡身侧的少年,他毕竟是元婴大能,不过一眼,就能轻易看出曲轻歌身上的不凡,这孩子骨龄不过十一,修为竟然已至筑基中期,且灵力厚实稳重,一看就是一路稳扎稳打艰苦修炼而来,再瞧她周身的不凡气度,再结合雾凡明里暗里的暗示。

    他心下不由得一惊,这孩子莫不是那对夫妇的孩子吧!他们府中居然得罪了这个孩子,这下子可就麻烦了,他不过是一座城池的城主,而且也就是个元婴中期,那两位可是大宗门的客卿长老,还是两个元婴后期,惹恼了他们,十个他都不够人家斗的。

    但他也明白自家三女的性子,被他们宠溺地天真的有点愚蠢,一时被人蒙蔽了也是有的,但她心地善良,绝对不会做危害对方性命之色,那就是两个护卫自作主张了。

    想到此处,自认明了曲轻歌身份的张柒翰脸色变了几变,看着地上还跪着的两个护卫眸中闪过一丝杀意,最后转头面对曲轻歌时,又化为一个勉强可称之为和蔼的笑容。

    他努力温声对着曲轻歌说道:“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我家三女也是昏迷着被护卫们抬着回来的,这护卫也受了不轻的伤,这件事双方都有过错,且是两个小辈起了争执,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我们就化干戈为玉帛,让两个小辈和好如初吧。”

    “和好如初?你想得倒美,可怜我家孩子被打成这样,你就一句误会打发我,这天下可没这么好的事!”雾凡不屑地哼笑一声,她的态度有些咄咄逼人,但此时张柒翰不敢招惹她,所以也没去计较这种小事。

    “鹿德城主,你家女儿是你家护卫打晕的,我不过轻轻踹了她一脚,没有伤她。”曲轻歌力气虽大,但她对于力量的掌控能力更加强大,她是个控制欲有些厉害的人,平时对外没有表现出来,但对于自身力量,却是表现得很鲜明。

    她踹出去的那一脚,虽然将那娇俏少女给踹飞了,但是却不会伤到她,顶多让她疼一疼,连点淤青都不会留下。

    张柒翰猛地将目光扫向地上的两个护卫,见他们脸上强装镇定,却难掩惊慌,这下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孽障!”气怒至极的张柒翰一掌劈在张金头顶,五指成爪,死死扣住他的天灵盖,源源不断的强大神识侵入他的识海之中,收魂索魄!

    “啊——!”张金发出一声惨叫,接着眼神渐渐变得空茫,一副痴傻之相,旁边的张银看着哥哥的凄惨模样,满脸惊恐之色。

    曲轻歌看着张柒翰的目光变了一变,心中对这个人提高了几分警惕,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个魄力,见势不对直接牺牲护卫保全女儿,此人心思深沉,狠辣果断,不可小觎。

    连雾凡看着张柒翰的动作,也是轻轻蹙了蹙柳眉,眸中闪过一丝不虞,搜魂之术太过阴邪恶毒,早就被列入了禁止使用的术法之一。

    不过修真界虽然禁止人轻易使用搜魂之术,但这条禁令对于元婴大能来说就是一个摆饰,处于可触及也不可触及的地位,不过一般有点人品的大能修士就不会轻易这么去干,可是这张柒翰居然做得那么利索,动作娴熟,一看就是经常干这种事的人。

    缺德事做多了也不怕将来天劫过重被劈死!

    对着护卫搜魂,得知了事情的起因经过之后,张柒翰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这群蠢货,做事也不知处理干净,给他惹了一堆麻烦。

    心中暗骂护卫,他转脸对着雾凡歉意一笑,道:“此事是我府上护卫自作主张惹起,是我教管属下不利,我城主府愿意跟这位小友道歉,且奉上赔礼,至于这两个背叛城主府的护卫,便交由你们任意处理了。”

    张柒翰很果断,果断到无情的地步,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必要时刻,他可以冷漠地牺牲任何人。

    曲轻歌心中明白,这种人,自私自利,无情无义,今日之事,是因为她身后有雾凡前辈和卿言葵素甚至凌云宗撑腰,且此事确实是他们城主府理亏,闹大了对他没好处,他若想保全城主府和他的女儿,就只能立马抛下脸面低头赔礼道歉和牺牲两个金丹护卫的性命。

    就算只是看在他一个元婴期向着一个筑基期的小辈低头道歉,这事曲轻歌就无法在追究下去,只能不了了之,但雾凡还是帮曲轻歌敲诈了张柒翰一大笔好处,心疼得他脸皮直抽抽。

    一切都处理妥当,接下来就该处理这两个护卫了,雾凡直接昂首示意曲轻歌自行处置他们,曲轻歌上前一步,垂眸看着痴傻的张金和被废除修为,瘫软在地上的张银。

    一只焦黑的小手伸到两人面前,一道清越的少年嗓音传来:“吃了它,从此我们恩怨两消。”

    张银抬头呆愣地看着那焦黑小手上染血的两颗药丸,不知那是何物,他颤巍巍地伸手拿起那两颗药,一颗喂给已经痴傻的哥哥,一颗喂给自己。

    顿时两兄弟就痛苦地滚在地上,哀嚎不止,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为两滩血水,死的不能再死!

    曲轻歌就冷眼在一旁看着那两兄弟惨烈挣扎之后,渐渐死去,对于想杀自己的人,她从不宽容。

    她给出的那两颗药丸没毒,那只是她用来润喉的糖丸,之前吃的还剩下几颗,干脆就拿出来给那两人吃了,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别忘了,那上面可是沾着她的血呢!

    所有目睹这恐怖一幕的人看着曲轻歌的眼神之中都带上了一丝惊恐之色,没想到这个长相俊逸温和的小少年出手居然这么狠辣不留情面,连张柒翰看着曲轻歌的眼神也慎重了许多,心中暗自庆幸这次事件解决了,双份恩怨消弭,不然等这个背景深厚的孩子将来长成,保不住会转头对鹿德城城主府进行报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