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10.第一百一十章 轻歌暴怒!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小子,识相点的将身上的财物全都交出来, 哥几个今日性情好, 你合作一点, 我们还可以考虑饶你一命。”六位围着曲轻歌的筑基修士中, 明显修为最高的领头人唇边裂开一抹恶劣的笑意,语气中带着深深的威胁。

    配合着大师兄的话,这六人还默契地同时放出自己的威压, 意图一举镇压曲轻歌这个筑基初期的小修士。

    他们六人本是一个小门派的同门弟子, 奈何师门惹上了不得了的大人物, 门派被一举全灭, 他们是正巧在外做任务, 才侥幸未被灭口, 对方太过强大,他们也不敢升起报复之心,只能隐姓埋名, 四处躲藏。

    从此之后师兄弟六人便过起了流浪的散修生活,这么多年, 他们为了获得修炼资源,联合起来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拦路抢劫不过是最为平常的事罢了。

    “话真多。”曲轻歌才懒得跟他们扯皮,对方那位领头人嘴上说着交出财物不杀,但他那眼底隐藏极深的杀意, 对于杀意极为敏感的她可是不会错辩。

    恐怕等她在对方的胁迫下乖乖交出财物之后, 接下来等待她的就是杀人灭口了, 毕竟瞧着一个身家颇丰,还小小年纪便能修炼到筑基期的少年修士,想也知道他身后肯定有高阶修士的长辈护持,或是宗门作为依靠。

    他们师兄弟六人可是显示真容的状态,若是抢了他之后将他放跑了,他再怀恨在心让长辈前来找他们算账,届时他们可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所以对于这种人,他们一向都是抢完就杀的,毕竟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曲轻歌既然看出了他们的心思,那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直接抽出重魂一剑砍去,凌厉的剑气划过,径直向着那位领头人袭去。

    能在宗门灭门之后还能带着一众师兄弟一直活到现在,还全都修炼到筑基后期以上的那位领头人自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曲轻歌向他挥出一击之后,看出此招不凡,他脸色顿时微变,立马闪身躲过。

    曲轻歌这一击也不过是试探罢了,连平日三分实力都无,但就凭此,这道落空的剑气袭向那领头人身后,也将一颗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的枯树给一击砍断!

    那领头人瞧着那枯树的下场,心下一惊,不曾想这小子还有几分本事,且还是个战力颇强的剑修,这下子,他们六人想要将他留下就得耗费一番功夫了,这真是一个不怎么样的消息。

    如此想着,那领头人神色骤然变得阴狠起来,也不在与曲轻歌客气,直接大喝一声:“列阵!”

    随着他一声令下,六人便默契地快速踏着特殊的步伐位移,隐隐构成一个六边形阵法,将曲轻歌团团围了起来。

    身后一道劲风传来,曲轻歌挥剑格挡,尚未给曲轻歌反应的时间,又是同时五道攻击从四面八方向着她猛地袭来,曲轻歌急速挥舞重魂层层格挡,明明是厚重之兵,在她手中却跟轻若无物一般,随着她手中的轨道,变成道道残影,挡住无数攻击。

    清脆响亮的兵器交驳声不断响起,最后曲轻歌似乎是给弄得烦了,眼眸一沉,周身灵气流转,漆黑的重剑瞬间被一股清灵的水汽包裹,阵阵水波层层荡漾而起,化为道道水蓝柔波,波光粼粼,如梦似幻。

    “变阵!”领头人察觉到曲轻歌手中招式的危险性,立马呼喝一声,六人齐齐变化位置,三人后退,站在后方,手中释放各种法术向着凌厉袭去,而另外三人留下,三道金色光盾竖在他们身前,组成三角之势,将曲轻歌困在中间的同时,也将自身化为肉盾,呈守护之势将身后三人护住。

    “晚了。”曲轻歌轻笑一声,身上法衣防御铭文亮起,将那些法术攻击尽数拦下,一丝痕迹也无,心下感叹莲儿所制的三品鲛纱法衣果然不凡,接着她神色又化为嘲讽,眸中厉色闪过,冷声道:“重水环!”

    一道水蓝色的巨剑虚影围绕着曲轻歌劈出一道环形剑波,绚丽的剑光照亮了这一方天地,因挥剑的速度太快,甚至还带出层层叠叠的剑形残影,看着像是无数柄水蓝巨剑环绕着曲轻歌狠狠击出一般。

    金色光盾撞上水蓝剑波,瞬间被这股强横的力道击碎,剑波余势不减,继续化为强力的攻击,猛地向着那躲在光盾身后的六人狠狠扫荡而去,那六人惨叫一声,横飞出去,口吐心血,倒地不起。

    这一招是曲轻歌新领悟出来的招式:水之剑意——重水环!

    那领头之人捂着心口咳嗽了几声,没成想终日打雁终被啄了眼,他们师兄弟几人今日算是栽了,内伤过重,导致他又吐出一口心头血,他垂着头,神色隐藏在阴影之中,让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那领头之人抬起头,看着曲轻歌正拖着那玄墨重剑向着他一步步走来,迎着西斜的残阳,少年俊逸白皙的脸庞被映照得一片通红,他面无表情,薄唇微抿,漂亮的桃花眼之中无一丝情绪,只有一片虚无。

    恍惚中,那领头之人似乎见到了一位身着战甲的少年将军浴血踏尸而来,虽然他身上并无一丝杀气,但那也不过是杀人太多的麻木罢了。

    心底徒然升起一股恐惧,那是死亡逼近的恐惧,随着曲轻歌的逼近,他突然变得胆小卑谦,一脸惊恐之色地仓皇开口求饶:“求求您!求求您!不要杀我,我们之前不过是跟您开个玩笑而已,不要杀我,我家中上有老……”

    他一副贪生怕死的模样,不停求饶,配着他此时身受重视的样子,狼狈异常,而曲轻歌就像一个可怕的杀神一般,欲意要杀人灭口。

    曲轻歌不为所动,手中巨剑已经缓缓举起,对于与自己结仇之人,还起了杀机的人,她一向奉行以绝后患的原则,能杀就杀,不能杀就干脆废了敌人,反正就是不给小人留一丝可以祸害她的机会,动手之前,她突然向着一个地方隐晦地瞥了一眼,接着一剑准备落下,斩草除根!

    “住手!”一声娇喝传来。

    “大师兄!”另外五人骇然惊呼道。

    血光闪过,一颗人头咕噜噜地滚落而出,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不甘,那领头之人到死也没想到,他原本注意到有人躲在一旁偷看,通过神识不经意瞥到的身份玉佩,认出那人身份,想着他装装可怜,能骗得天真善良的那位出手保下他,没成想曲轻歌丝毫不为所动,一剑将他给劈了!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狠毒的心,我都叫你住手了,你居然还胆敢杀人?这可是一条人命啊!你这个没心肝的魔鬼!”从一旁的树后跑出一位身着粉红华丽衣裙的娇俏少女,那少女插着腰,对着曲轻歌横眉倒竖,喝骂道。

    曲轻歌眉心一蹙,突然一脚伸出,将这位莫名其妙跳出来指责她的少女一脚踹飞,丢给人家一句冷冷的“好吵。”

    “三小姐!”两道隐藏在暗处的身影突然闪现,接住被踹飞的少女,金丹修士的威压顿时如同一座厚重的山岳一般,落在曲轻歌身上。

    曲轻歌脸色一冷,周身气势猛地攀升,将那股威压狠狠地挡了回去!

    下马威被挡回来,还碰了个钉子,那两位护着少女的金丹护卫顿感此人不简单,还是万万不可轻易得罪为好,可惜他们会审时视度,但奈何他们家天真任性的三小姐不配合啊!

    “张三小姐救命啊!这个人突然跳出来意图打劫我们师兄弟几人,我们不肯,他就将我们打成重伤,现在居然还胆敢当着三小姐您的面杀了我们大师兄,三小姐,你是最为心善公正之人,求求您给我们做主啊!”余下的五人之中的其中一人脑筋一转,突然痛哭流涕地对着那位少女哀嚎道。

    那少女听了那人的哀嚎,顿时对那俊逸少年修士的印象大跌,本以为长得那么好看的少年本性未必多坏,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人居然是这种恶人,那她就可得替天行道,好好教训他一顿了。

    “张金,张银,给我抓住这个人,将他押回城中,接受惩罚!”张三小姐指着曲轻歌,对着护卫们命令道。

    那两位金丹护卫接到自家主人的命令,无奈,只能冲上前向着曲轻歌发起狂猛攻击,既然注定得罪,那也只能得罪个彻底了。

    水之剑意——断水!

    重魂剑身上水波阵阵,流水之意凝聚于上,带着挥剑劈断汹涌瀑布的气势,狠狠一剑横劈而出,向着两位金丹护卫横劈而去!

    一位使刀的护卫挥刀一砍,霸道的刀气与曲轻歌的剑气激烈撞击在一起,“轰!”的一声巨响,两道攻击相互碰撞抵消。

    强大的冲击波使得曲轻歌和那位护卫不得不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双方站定,相互冷冷看着对方,气氛紧张地对持。

    伸出猩红的舌头,轻轻舔去唇角血迹,曲轻歌心下微沉,脸色凝重,那两位金丹护卫是两个金丹巅峰,她不过是个筑基中期,就算凭借着强大的战力可以越阶战斗,也顶多能够抗衡金丹初期的修士,哪里抗衡得了金丹巅峰,还是两个!

    腹部隐隐作痛,她知道,自己此时是受了内伤了,水系灵气自发在曲轻歌体内流转,用着那微末的治愈之力,全力抚慰她的伤势。

    神识一扫,果然那余下的五人早已逃之夭夭,曲轻歌心底嗤笑一声,中了她重水环内隐藏的剧毒,没有她的解药及时解毒,还想活命?

    看着对面的金丹护卫和站在后方的娇俏少女,曲轻歌已经彻底被这接二连三的变故惹恼了。

    她不过是想好好去参加个拍卖会,结果半路被人跟踪抢劫也就算了,结果还有个莫名其妙的人跳出来大义凛然地指责她,还想抓她回去惩罚?她以为她是谁?打量着她没脾气的是吧!

    反感地抿紧唇,她的脸色变得冷漠至极,周身气势同时变得极度低沉危险,随着她情绪的变化,水冰双灵体满值的亲和力使得周围的水、冰双系灵气隐隐被她所引燃,变得躁动起来,甚至还有些排斥让曲轻歌如此愤怒的人。

    这就是满值灵根天骄的可怕之处,随着他们修为的日深,他们沟通天地灵气的能力就越加强大,满值的属性灵体使得那种属性的灵气对他们非常喜爱,而当他们与其他灵根非满值的修士对上时,若是负面的情绪太过强烈,就会引发与他同属性灵气的共鸣,强大的甚至能让敌方在战斗中动用不了那一系的灵气。

    打个比方,两个人敌对,一方是你最为喜爱的那一个,另一位是你同样有点喜欢,但是也没那么亲近的人,两相比较,你肯定会去帮着那位最喜爱的人对付另一位惹得喜爱之人不快的人了。

    也就是说,水冰两种灵气被曲轻歌的怒火所感染,心疼她被人欺负,与她同仇敌忾,厌弃排斥起了那些惹她生气的人了。

    那位三小姐身上就恰巧好有水灵根,她是水木双灵根,却只是中上等纯度,不是满值灵根,这么一被曲轻歌排斥,她就隐隐感觉到体内的水灵气开始有些不受控制,渐渐有要暴动的趋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