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103.第一百零三章 黄粱一梦!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回家之后,曲轻歌意识到自己修真的路子断了, 她是个果断的性子, 一条路走不通, 立马就收拾好心情, 积极准备起第二条路来。

    她没有用自己之前想的那种方法,让自己来场意外,用来掩饰自己的不同之处, 而是通过以不让家人怀疑的方式来慢慢改变, 让他们相信自己是因为成长的原因才发生变化的, 这也渐渐打消了曲张氏对她骤然与之前有些不同的行为的疑惑。

    至于她利用系统所采集出来的东西, 能用在家人与自己身上的就用, 不能用的她就先放着, 反正她也不修真了,得了灵石也没用,干脆直接全部喂给系统。

    因此, 哪怕过了系统所谓的‘新手期’她每次采集的成功率都大大降低,就算成功, 采集而出的物品品级也不高,但还是能基本维持系统的日常运转所需。

    她所采集而出的道具大多数都是零级, 金银珠宝类的最多,灵石之类有灵气的东西少得可怜,顶天了也就一级, 至于二级, 那对于凡人曲轻歌来说, 是传说中的东西。

    金银之类的曲轻歌年纪太小,她的家人们一个比一个精明,不好糊弄,实在想不出理由拿出来,她干脆就自己存着,等她长大了再想想怎么利用这笔钱。

    索性家中年年有父亲寄回来的银钱,并不差钱,而以曲轻歌如今的心智也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不再不小心弄坏东西,没了她这项大开销,家中的日子自然好过了许多。

    在曲轻歌四岁之时,她明白,她得开始为了将来习武而打基础了,有前世的经验与系统的帮助,她要自己给自己打基础并不难,但是还是那一句话,她无法解释!

    还好她之前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了,早早就缠着她娘,打着想看明白父亲写回来的家书的旗号,‘学会’了认字,自然知道她父亲书信中有提到他已经升到从五品千户,很是思念家人,想让周丽娘带着孩子们随军。

    不过前世的周丽娘顾念着家中的公公婆婆,还有青山村的娘家,加上时人眷念故土,轻易不肯背井离乡,她又是个女子,带着两个孩子上路不安全,考虑总总,心中自然就不大乐意去了。

    曲家爷爷奶奶又不识字,周外婆根本不会去看女婿写给女儿的家书,曲大哥一向听话,周丽娘叮嘱几句他就绝对不会将此事外传,所以这件事只要周丽娘不说,谁能知道?

    所以在曲轻歌的前世,他们一家人还是一直等到父亲高升,荣归故里,才跟着上金享福。

    可是重生的曲轻歌怎么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要知道,虽然现在父亲是在军营里,但以他的身份,能得到的资源可不是现在还被困在小村落里的周丽娘所能想象的。

    只要他们去到父亲身边,她和大哥就能提早习武,而且哥哥的学业父亲也能找到更好的良师,甚至周丽娘提前在边关当上官夫人,等回到金中时才好有个过渡,不至于像她前世那样手忙脚乱的,顾头不顾尾,最后让年幼的她被人恶意祸害,坏了性子。

    今生,作为能看懂爹爹家书的另一个人,曲轻歌看完上面的内容,不等她娘纠结完,直接就转身跑出去找她爷爷奶奶嚷嚷开了,她两腿小短腿虽短,但跑得还真快,至少周丽娘没来得及抓住她,只能无奈地看着她溜走。

    曲轻歌最后还任性了一把,将此事闹到外婆那里去,曲爷爷和曲奶奶都是明理的人,虽然不舍地孙子孙女们,但更不舍得让儿子身旁连个关心的人都没有,所以他们是支持周丽娘带着孩子去找曲爹爹的,不过他们一个女人两个孩子,独自上路不安全,让谁去护送到是成了个问题。

    曲爷爷年级大了,身子又不好,有心无力,而曲二叔要留在家照顾爹娘,曲小叔到是合适,但是他毕竟年少,又长得瘦弱,打架还不如曲轻歌利索呢,一时之间,曲家竟是无人可靠。

    好在周外婆得知此事之后,直接扛着她的大刀,领着两个人高马大的儿子上门表示她能护着闺女与外孙们去找他女婿,顺便还能跟女婿‘叙叙旧’。

    曲家当场万分感激地答应,连忙帮着收拾上路的行囊,也不知远在边关的曲乔山知道自家彪悍的岳母要来,会不会当场‘感动’地哭出来。

    就这样,曲轻歌他们早早地回到父亲身边,生活环境的骤然改变,也确实让周丽娘很是忙碌了一段时间,但这里是边关,而不是繁华的金中,许多军官人家也都面临过曲家的这种情况,有些热心肠的夫人们看不过去还会提点提点周丽娘。

    所以不过短短半月,周丽娘也就基本适应了官夫人的生活,曲轻歌缠着父亲学武,她的天赋自不用说,不过一场测试,就让曲乔山惊喜万分,而曲大哥则直接被军中军师看上,带在身边学习。

    一家人的生活步上正轨,曲轻歌也随着年岁渐长,开始利用之前采集术所积攒下的钱财与道具发展自己的势力。

    反正她还小,想要人才除了找现成的,还能自己培养,而且自己培养的更为忠心,所以她一边学武,一边在边关收罗孤儿,将他们养起来,再根据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不同的天赋,而进行不同方式的培养,等到他们长到能做事的年纪,就将他们放出去为她发展势力,她则在暗中提供钱财与给予指点。

    等到曲乔山继续晋升到一定高度能被调回金都时,他们才回去接了曲爷爷曲奶奶,一家人一并在金中生活。

    曲二叔他们虽然留在家中,但是曲乔山也帮衬着兄弟,出资买了许多田地庄子让他帮忙管着,还供侄子侄女们上学,曲小叔会专营,爱经商,曲乔山就给他本钱,用自己的名号给予他庇护,让他自己闯荡。

    曲乔山还在家乡重建祠堂,买了大量祭田,从中的产出,一部分用来供养家族中的家学,让读不起书的族人们能有个读书的机会,另一部分则用来赡养族中无儿无女的贫苦老人,曲二叔则作为新一任族长,掌管着曲家族中大小事物。

    就这样,曲家人全心将力往一处使,渐渐将整个家族发展起来。

    而曲轻歌的地下的势力也发展良好,她具有前世的经验,且又不是被困在闺中的女子,知道的天下大事自然多,每每都能让下属利用这些事从中获利,或是赢得名声,或是获得钱财,或是将势力进一步发展。

    回到金中,曲轻歌自然会遇到前世的故人,那位最大的仇人,辜负了她一腔真心,将她曲家害得家破人亡的当朝三皇子——卫恒!

    曲轻歌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当她遇到卫恒,勾起心中仇恨之时,她便打算让卫恒为他前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虽然仇恨充盈她的心间,压得她夜不能寐,但是今生最为重要的是家人,她不愿意一心扑在报仇之上,而忽略了家人。

    所以她耐心隐忍,一边勤奋习武,一边暗地里发展自身势力,有了前世经验与今生天赋的打底,曲轻歌不过十二岁便成功晋级先天之境,轰动了整个大央朝。

    在曲轻歌突破之时,宫中还传出一件事,当朝三皇子卫恒,在宫妃们的相互争斗中,被人误伤,身中剧毒,虽然经过太医抢救,性命无碍,但他此生只能与药石为伴,且这辈子都失去了生育能力。

    帝王震怒,命令彻查此事,最后也就砍杀了几个宫妃与无数奴才侍婢,将皇宫血洗了一遍,事件便不了了之,可惜无论多少人因此而死,被害的三皇子的身体也无法再复原了,后半辈子只能拖着病体残存。

    试问一个身体虚弱又不能生的皇子,他还能有什么未来可言?朝中大臣纷纷心下暗道:三皇子此生与皇位无缘了!

    一个十二岁突破先天的天才,一个废物皇子,众人自然更加关注天才,而废物皇子则被皇帝早早给了个郡王爵,分出宫外建府独居,连个亲王都捞不着,只能拖着病体落寞收场。

    另一边的曲轻歌则一跃成为了炽手可热的少年天才,她趁此机会向帝王提出要入军为国效力,君王大喜,准奏!认命她为五品将领,当时刚好桐阳关有小股兽潮来犯,扰得当地百姓苦不堪言,帝王便命曲轻歌前往桐阳关,解决此次兽潮。

    曲轻歌欣然领命出发,在母亲与爷爷奶奶的不舍下,在父亲的殷殷叮嘱下,跟着大哥一起前往桐阳关。

    是的,此次桐阳关之行,是由曲轻歌大哥作为主将,而曲轻歌作为副将领兵带队出发的,这位帝王又不是傻子,他爱惜人才,曲轻歌就算武学修为再怎么厉害,也才十二岁,为了不盲目损失人才,又能达到利用人才,培养人才的目的,他特地任命曲轻歌的亲大哥作为主将。

    曲大哥今岁十六,虽然没有妹妹那么厉害,但武学修为也到了后天九重,且他十三岁随父上战场,十五岁考取武状元,同样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帝王将此次小型兽潮交给他们兄妹解决,未尝没有让他们历练历练的意思。

    且自家亲大哥,在战场上自然会多多照顾自家妹子,无论如何,他也总不至于看着妹妹身死,让一家老小伤心。

    也是因为有了沉稳可靠的曲大哥照顾着,曲家才那么放心地让曲轻歌小小年纪上战场,要不然就不止是周丽娘这个做娘的不同意了,就是曲爷爷曲奶奶那一关曲轻歌就过不了。

    曲轻歌回到熟悉的战场之上,感受着桐阳关那熟悉的气息,身心刚刚一阵放松,便感到熟悉的悸动从灵魂之中传来。

    接着在三军众目与桐阳关百姓们睽睽之下,桐阳关的城墙之上弥漫起漫天血光,原本明媚的天色变得阴暗起来,关外传来野兽们不安的嘶吼声,一整恐怖的煞气传来,将整个桐阳关的百姓们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感觉好可怕!”“这好像是……兵魂出世!”众人议论纷纷。

    强大的带着戾气的威压将士兵们压得脸色苍白,他们皆眼神惊惧地到处乱看,整个三军阵营都有些乱了,曲大哥连忙扬声大喝,意图镇压下这股骚动。

    好不容易联合其他的几位将领将躁动的士兵们安抚下来,曲大哥转头就见自家妹子正痴痴地看着远方血光最为浓郁的那一处,见妹子如同被什么妖邪迷惑了一般,一步步向着城墙而去,他心下担心,正要上前将她给拉回来时,就听见她的一声低声呢喃。

    顿时,整个天地就发生了极大变化,地洞山摇!

    “弑血……”曲轻歌一声低语,心中激动。

    城墙边的血光越加浓郁,威压越深,暴虐的煞气冲天而起,几乎在所有人觉得自己即将要承受不住这股可怕的气势之时,一股浓郁如血的黑红光芒冲天而起,凌空化作一把古朴厚重的玄黑巨剑。

    “那是……极品兵魂——弑血剑!”军中的军师愣愣地呢喃道,满眼震撼之色。

    周遭其他人的表情都跟他一样,有对于极品兵魂的敬畏,也有震撼之色,无论无可,他们能亲眼见到极品兵魂出世,乃是人生大幸,只是不知此次兵魂所择之主乃是何人?

    每次兵魂出世,必定是因为其选择了新任主人,而此时他们之中符合条件的人不多,不过两人而已,那位十二岁的小天才正在其中。

    想到此处,有部分士兵的目光都不自觉落在曲轻歌与另一位镇守桐阳关,还没有兵魂的先天之境的强者身上。

    果然,曲轻歌没让众人失望,弑血剑在空中盘旋一圈,便瞬间化作一道流光,向着曲轻歌快速袭来,曲轻歌没有丝毫反抗之意,欣然张开双臂接纳弑血剑没入自己的体内。

    顿时,整个桐阳关都轰动了,大央朝沉寂多年的极品兵魂居然认了一位十二岁的先天强者为主!!!

    有了兵魂,曲轻歌就得立马进入与兵魂的磨合之中,无法再参与此次战事,但光凭她能令极品兵魂认她为主,成为弑血剑的掌兵者之事,帝王就一定不会责怪她的不战之罪。

    容纳兵魂的极致痛苦曲轻歌早就经受过一遍了,此时再来一遍她也不怕,在她安心花费三月时间将兵魂彻底掌控之后,她大哥也带兵平定了桐阳关的兽潮。

    若要使用兵魂,除了掌兵者的引导之外,还需要无数兵士的配合,将兵魂气势激发,产生更为强大的力量。

    所以每一位掌兵者的旗下都会拥有一支独属于他的军队,这支军队就是为他们的兵魂所培育的,祭出兵魂之时,只要兵士们爆发出强大的气势,领头的将领汲取这些气势,凝聚兵之魂,从而祭出兵魂。

    可以说,有些将领不一定有军队,但是拥有兵魂的将领就一定有军队,曲乔山的曲家军除了因他自身努力,也是因他的兵魂而得。

    不过兵魂力量强大,区区凡人要想掌控这股力量,所需付出的代价极大,每祭出一次兵魂,视所使用力量的大小,每一位兵士包括将领,都会被抽去一定的寿命,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先天之境的强者拥有二百年寿命,但是历代掌兵者却还是寿命短暂的原因。

    拿曲轻歌来举例,她前世临死前最后所使用的那一招已经爆发出了弑血剑近九层的威力,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每一位士兵都被直接抽去了至少二十年以上的寿命,而曲轻歌作为弑血剑的掌兵者,则直接被抽走了五十年!

    因为一下子少了五十年寿命,让曲轻歌的身子瞬间变得虚弱无比,才会被偷袭成功,身损而亡。

    而害得她如此的盛德帝不仅会大失民心,还会被他的死对头楚王借此名义清君侧,废掉帝位。

    甚至那几位收受贿赂,消极怠工的仙师们捅了这么大的窟窿,不仅让无数用命保家卫国的士兵们寿命锐减,还害得守城主将身死,他们不仅需要背负这一份巨大的业障,还会被宗门重罚。

    这些人的下场,也算是曲轻歌留下的最后报复了。

    重新得到兵魂之后的短短四年,曲轻歌便凭此建立起自己的弑血军。

    因为曲家军的名头还被她爹给占着,她只能另外给自己的军队起个名字。

    哪怕成功干掉了卫恒,但她心中还是有一种莫名的紧迫性,这促使着她在战场上拼命杀敌,建立起大量军功,不过短短数年,身上官职就接连晋升,官拜三品威武将军。

    今日的官宴乃是帝王为了庆祝曲轻歌又一次得胜而归所设的,在宴会上君臣共庆,君主尽欢,可是在宴会的第二日,曲乔山就被御史弹劾,说其拥兵自重,不敬皇族。

    就算帝王将此事压下,但是为了安抚宗室,他在朝堂之上,当众严厉斥责曲乔山,罚他禁足三月,罚俸三年。

    曲轻歌就这么站在百官之列,看着自家父亲这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被越发老迈昏庸的帝王骂了个狗血喷头,目呲欲裂,她低下头,掩饰着自己猩红的双眼,手中紧握,十指陷入肉中,流下点点殷红都不自知。

    她心底明白,这是帝王在借着她父亲敲打她,若问她不是刚刚立了大功,整改赏赐之时,为何要敲打她?

    曲轻歌唇边露出一丝冷笑,不过功高震主罢了!

    回到家中,曲轻歌径直来到父亲书房之中,看着丝毫不为帝王的责罚所伤心的父亲,心中怀着不知名的情绪,低声问道:“父亲,那御史的弹劾纯属污蔑,您为何就不反驳?”

    “唉……”一声无奈的叹息从头顶上响起,接着曲轻歌就感到自己的头被人轻轻摸了摸,耳边传来父亲语重心长的话语:“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我明白了。”曲轻歌快速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快步离开父亲的书房,连偶遇母亲的呼唤都不应声。

    躲在自己房中,曲轻歌辗转一夜未眠,待第二日晨光落在她的窗棂上时,她推开窗户,负手仰望晨曦间的第一缕光,眸中燃烧着炽热的烈火。

    接着窗门“碰!”地一声,被人大力关上,而那站在窗前负手仰望的昳丽少女,早已不见了踪影。

    之后的日子似乎过得很是平淡,可是暗地里却暗潮汹涌,老帝王越发显老,早已长成的皇子们争斗激烈,就连早已被人遗忘的三皇子卫恒也在其中掺杂了一脚,使得大央这一潭浊水越发浑浊。

    曲轻歌则一边躲在暗处默默加急发展自己的势力,操练手下军队,一边暗暗给那浑水加点料,使它更为混乱。

    家中无人得知她到底怎么了,天天阴沉着个脸,满身煞气,将周丽娘为她所相看的人家全都吓走了,惹得周丽娘很是念叨了她几日。

    曲乔山毕竟知道得比较多,心智较深,隐隐猜测到爱女的意图,心下翻起惊骇之情,但爱女又没明显表现出来,他也不愿露出自己的怀疑,惹得爱女伤心,所以他最后压下满腔忧心,保持沉默。

    最终,在二皇子忍不住带兵进宫逼供之时,大皇子也随后就到,正在双方都闹得不可开交,快要把老帝王气死时,曲轻歌带重兵进宫护驾。

    可惜,她护的不是皇族的驾,而是她自己的!

    她直接将所有皇室成员屠杀殆尽,自己手握重兵,宣布择日她将登基为帝,这一击直接引起轩然大波,群臣纷纷跳出来指责曲轻歌大逆不道,但是诡异的是,百姓们却兴高采烈地乐见其成。

    原来,早在不知什么时候,曲轻歌就赢得了天下人的民心,老帝王年迈昏庸,在诸位皇子相互构陷争斗之时,将天下百姓搅合得不得安宁,是曲轻歌曲大将军一心爱护百姓,一直尽心尽力地帮助百姓们渡过重重难关,使他们能安居乐业。

    这世间无论哪朝哪代,谁能让百姓们吃饱穿暖有得住,他们自然就愿意追随谁。

    曲轻歌懒得去收拢这些早已腐坏的大臣们的心,不服她的直接砍掉,提拔上她自己培养的人才,杀得多了,那些人自然就不敢再作反了,一个个乖顺地跟鹌鹑似得,见了曲轻歌就瑟瑟发抖。

    无数旧臣想去找曲乔山劝劝曲轻歌丧心病狂的举动,但是曲家却一直闭门不出,曲乔山旗下的曲家军则被曲轻歌拿着兵符掉走了。

    曲乔山坐在书房之中,回想起他之前与闺女的谈话,那句‘我明白了。’的背后,恐怕是: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若是我自己为君呢?谁敢动君王之父?

    作为臣子,他不能背叛自己的君王,作为父亲,他无法拒绝孩子的要求,所以他最后选择了不作为,但那枚被轻易拿走的兵符,其实也早就表明了他暗中的态度,只是无人会去挑破他的私心罢了。

    钦天监在曲轻歌的威胁之下,迅速地选了一个最快的日子,曲轻歌踏着一地尸骨,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皇位,从此为家人换来一世安康。

    她登基之后,改国号为安平,史称安平大帝,乃是愿天下安平之意,册封祖父母为太皇上皇与太皇太后,父母为太上皇与太后,大哥封为忠武王,幼弟封为锦安王,外婆册封为超品镇国夫人,舅舅们封为国公,其余护龙功臣,各有封赏。

    之后她励精图治,将大央治理地井井有条,借助系统所采集出来的道具使粮食丰产,改造生产工具,精修水利道路工程,创新兵器,使大央国力大增,外敌不敢来犯,百姓们安居乐业,对她无不称赞。

    今日是安平五年,曲轻歌前世身死之时,她负手站在自己的寝殿前,身后的家人们到的齐全,他们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威严的帝王,不知道她突然将他们叫到一起为何意。

    良久,曲轻歌才转过身来,温柔地看着她在乎的家人们欢乐团聚在一起,浅笑一声:“感谢你们给了我一场美梦!”

    眼前的世界轰然崩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