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97.第九十七章 无主秘境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大家快来看啊,全长南洲最齐全的地图, 最齐全的地图啊!”

    蹲在地上的小贩大声叫卖, 但路过的行人大多数都无视了他, 他也不在意, 一般人不是新出门历练的菜鸟,都是不用买地图的,所以他依旧自顾自地大声叫卖, 意图吸引几个初出茅庐的肥羊。

    曲轻歌刚好路过这里, 听到他的叫卖声便走了过去, 对着那小贩询问道:“这些地图怎么卖?”

    “哎, 这位公子长得玉树临风的, 一看就是识货之人, 我也不诓您,一块下品灵石一张,随您挑。”那小贩见有生意上门, 里面堆起了满脸掐媚的笑意,连声夸赞着曲轻歌, 同时也报出了一个看似合理的价格。

    “一块下品灵石两张。”曲轻歌对着小贩温和一笑,出口的话却让那小贩瞬间苦了脸。

    “这……这位客官, 这样买小人是要赔本的,小的家中上有老下有小的,还请您体谅则个, 不能降价。”那小贩一脸纠结为难, 磕磕绊绊地解释说。

    “两张, 不买就不要了。”曲轻歌收起温雅的笑容,淡淡道。

    她这张脸虽然是长得偏温柔款的,但毕竟多年的气势在哪里,此时这一板起脸来,竟也带上了些尊贵威严之色,一时之间,那小贩也不敢再过多纠缠,哭丧着脸答应了曲轻歌的砍价。

    曲轻歌蹲下身在那摊位上仔细挑选了很久,这小贩到是没吹牛,他家的地图确实挺全的,曲轻歌除了选了五大洲的简略地图之外,还买了各州的各大大型城市的详细地图。

    一个界的地域何其大,光是选了这些地图,曲轻歌就选了将近百张,她因为选的量多,所以最后还是付给了小贩一笔不少的灵石,喜得那小贩眉开眼笑的。

    待曲轻歌将地图玉简全都收进储物袋,起身离开之后,敏锐的耳力还能隐隐让她听到周围其他小贩的切切私语。

    他们在暗暗讨论,羡慕嫉妒那地图小贩又宰了个肥羊,明明那些地图他一般都是卖三颗灵珠一张的,十颗灵珠等于一块下品灵石,一块下品灵石本来可以买三张地图,还能有剩,偏刚刚那位长得俊秀绝伦的小公子傻,被人坑了还自以为得利,果然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小菜鸟。

    曲轻歌也无所谓身后的那些议论,她在此地人生地不熟的,会被坑是肯定的,只是坑多坑少而已,这次就当花钱买教训吧!而且她也不想为那点钱财与那小贩过多纠缠,没得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

    “站住!”一声粗嘎的厉喝突然从拥挤的人群中传来,紧接着周围的人群似乎被什么东西强力拨开了一般,纷纷退到街道两旁去。

    走在路中间的曲轻歌敏锐地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往自己背后快速冲来,她脚下步伐利落一转,立马旋身退到一旁去,不让那人撞到她身上。

    索性那横冲而来的人的目的也不是她,直接越过她身边,继续往前快跑而去,很快就只剩一个背影。

    刚才惊鸿一瞥之下,曲轻歌看到那是一个年约十一二岁,满身狼狈,长得颇为俊俏漂亮的男孩,他此时正一脸惶急地拼命不断往前奔跑,似乎他能跑得越远,就离渺茫的希望越近一般,带着拼尽一切的决绝。

    他的身后此时正紧追着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因为城内禁空,连跳到别人屋顶上都不行,所以他们追逐的双方都只能用两条腿跑路,反倒给那孩子的跳生留下一线生机。

    追人的几人中,为首的大汉身材非常魁梧,但与易夏师叔比起来却差了不止一点,他的声音粗哑不堪,如磨砂般难听,路上的行人听见了这把特殊的声音,脸带唯恐避之不及的神色,纷纷躲开到道路两旁,一副深怕招惹了他们的模样。

    见此,心念电转之下,曲轻歌大致也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了,在那几个巨汉即将经过她身旁的时候,她本想将他们绊倒,帮帮前面逃命的可怜孩子,却不想,在她还未出手的时候,那几个壮汉就突然哀嚎一声,在她面前倒下了,他们倒下的位置很巧合,看着好像就是她做了什么手脚一般。

    何人害我?!

    曲轻歌眉心一蹙,凌冽的眼神扫过刚刚传来细微风流的方向,只见临街对面的阁楼之上,一位身着紫色锦衣,长相精致俊美到妖孽的男子正对着她妖娆一笑,灿若艳李,若是一般女子,早就被他这副勾人的样子给迷得七魂丢了六魄了。

    可惜,曲轻歌自小在宗门内见多了俊男美女,从出生到现在,能好看到让她产生惊艳之感的不过凌珩师叔一人罢了,见过了那种绝色,对于其他美丽的皮相也就无感了。

    她得知自己被人陷害之后,眉心拧得更紧,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自己想出手帮人是一回事,被迫给人背锅便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想到此,见躺在她身前的几个人还在哀嚎不休,她干脆利落地转身便走,不愿沾染与她无关的是非。

    “你给我站住,敢妨碍我们办事还想逃,美得你!”领头的壮汉已经缓过了身上的疼痛,挣扎着爬起了身,见曲轻歌转身要走,立马用高大壮硕的身躯挡在她面前,一脸凶恶地说道。

    但当他一见到曲轻歌的正脸,顿时眼前一亮,嘿嘿猥琐一笑,道:“不过瞧你长得细皮嫩肉的,干好是我家主子喜欢的那一款,要不小子你识相点,跟爷爷回去,爷爷保证你今后能吃香的喝辣的,灵石花不尽,灵丹灵宝尽情用!”

    “不是我干的,滚!”这一天接连发生的种种,成功让曲轻歌这个隐藏的暴脾气被惹恼了,她眸中划过一丝隐晦的杀意,身上的气势倾泻而出,严声厉喝道。

    那历经千军万马,浴血而成,充满杀伐的血铁之气不是眼前这个不过筑基初期的壮汉所能抵挡的,被曲轻歌那滔天的气势一压,那壮汉顿时冷汗直冒,脚下一软,差点给曲轻歌跪下了。

    “你…你…”他哆哆嗦嗦地想说些什么,却又出不了口,只能一脸恐惧地看着曲轻歌,心底默默担心着,这怕不是一个装嫩的老怪物出门扮猪吃老虎来了!

    曲轻歌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实际上是透过他看向那阁楼之上的妖孽男子,眼中含着丝丝警告之色,示意自己记住他了,今日大恩,来日必报,之后她就转身离开了。

    那壮汉似乎被她吓怕了,僵硬在原地也不敢出声,任由着她就这么走了。

    阁楼上一直观望着低下一切的妖孽男子见此,伸手轻抚自己弧度优美的脸颊勾人一笑,轻声感叹道:“看来我惹了个不得了的人啊!”明明是用叹息的语气说出,但他那神情却透着不以为然之色,可见对于得罪刚刚那位俊秀的小少年这件事不怎么在意。

    “该走了,那孩子跑远了,可别最后追不上啊。呵!修罗之子……”原地只留下一声轻蔑的哼笑,之后便没了那妖孽颀长的身影。

    曲轻歌一路气冲冲地回到客栈之内,一把推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却见里面叶桐黎小小的身子正趴在一大桌精美的饭菜之前,正在呼呼大睡,似乎是等她等得睡着了。

    瞧着那乖巧稚嫩的面容,眼前似乎又出现了她幼弟当年得知她战胜归家时的情景,她在归来后得宫中宴请,不得不前去应酬,明明有叫人传信回家说不必等待,但等她晚间回到家,却看到阿弟在她的房中,小小的一团趴在一大桌做好的饭菜之前,等着她回去一起吃饭。

    不过是与前世相似的一幕,便让她心底的火气一下子被平息了不少。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她刚才的反应不大对劲,以她多年的养气功夫,本不该如此易怒,却不过一个粗鄙之人一句粗鄙的话语,就能轻易点燃她心中的炮竹,这怎能不让人暗暗惊心。

    本来曲轻歌还想仔细探查一番自身,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但叶桐黎已经听到了曲轻歌进门时所弄出的动静,醒了过来,她一见到曲轻歌,眼前便闪过一丝惊喜,欢欣道:“恩人,您回来了!”

    “不要叫我恩人,叫我葛青哥哥就好。”曲轻歌稍稍缓和下脸色,说道。

    “好的,葛青哥哥。”叶桐黎欢喜地应下这个新称呼,接着她看到眼前的还有些热气的饭菜,连忙说道:“对了,你饿不饿,厨房已经做好一桌子灵食送过来了,我们快点来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已经凉了。”曲轻歌无奈一笑,伸手掐了个火决,一个红彤彤的小火球悬空绕着饭桌迅速转了几圈,就熄灭在半空中,而那些只带余温的饭菜则变得跟刚刚出炉一般,热气腾腾。

    叶桐黎眼眸一暗,只凭这看似随手的一招,便可见葛青他对自身力量的精控力之强,也可从中窥得一两分他的真实实力。

    他那么强,是不是……是不是……

    可以救救她的哥哥姐姐们!

    “吃饭吧。”看出叶桐黎有心事,但不知是什么心事的曲轻歌,一无所觉地招呼她过来吃饭。

    她之前给予小二的熊掌已经被这家客栈的大厨烹饪成几道美味的菜肴,其中还加了不少蕴含丰富灵气的配料,将一整桌灵食做得色香味灵气俱全。

    等饭后,叶桐黎被她赶去隔壁厢房洗澡,曲轻歌坐在软塌上研究手上的靴子,翻来覆去看不明白,最后她泄气地放弃自己研究,直接拿着系统鉴定术往上面拍,顿时一道冰冷机械的提示信息响起。

    前头的增加速度曲轻歌还没怎么在意,但她一见到最后那一条‘可任意调整高度’的属性,心底便升起浓浓的兴趣,正想将靴子装备上试试看效果,就见洗完澡的叶桐黎一脸犹豫地磨蹭到她身边。

    “有何事?”曲轻歌低头疑惑问道。

    “我……”叶桐黎呐呐地张了张口,最后脸上闪过一丝决绝之色,对着曲轻歌快速说道:“求葛青哥哥帮帮我,帮忙救救我兄姐!”

    “救你兄姐?你不是说你兄姐外出历练了,不日将归吗?”曲轻歌眸中划过一丝了然之色,又很快隐没在深邃的眼底,对着身前一脸忐忑的孩子一脸疑惑地反问道。

    “对不起,是我骗了您,我兄姐之前偶然发现了一处无主秘境,他们在进去探寻之前只给我留下了一道讯息,但之后半年都了无音讯,族中的人都说他们死了,可我不信,这才冲动跑出去找他们的,没想到实力不济,沦落到被妖兽追杀的地步,幸得葛青哥哥相救,不然我早就死了。”

    “求求你,葛青哥哥,帮我救救我兄姐,我愿意告诉你那秘境之地,你从中所得我绝不敢索要一丝一毫,也绝不会透露出你在秘境中所得之宝的信息。”叶桐黎小手拉着曲轻歌的衣袖低低哀求,那双可爱的大眼睛早已泪眼汪汪的,里头的泪水眼看着就要脱框而出。

    曲轻歌轻叹一声,也不再为难一个孩子,伸手轻轻为她拭去眼角泪痕,道:“睡吧,明日出发。”

    “谢…谢谢,谢谢葛青哥哥!”叶桐黎一时被巨大的惊喜击中,连忙连声道谢。

    要不是兄姐还未找到,她几乎想跳起来好好发泄一番心中的激动之情,快兴奋地找不着北了。

    “行了,别过度兴奋了,今晚好好睡,明日才有精神为我带路。”曲轻歌叫停叶桐黎的兴奋之举,赶她去床上睡。

    现在两人的身份,她是属于年长的少年,自然要照顾年幼的妹妹,让她睡床,她自己睡软榻,索性曲轻歌年纪尚小,身量还未长成,一个不大的软榻倒也能容得下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