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94.第九十四章 出宗历练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曲轻歌如今轻易地接受师叔们的帮助,对于其他弟子们来说并不是一种不公平, 其实这些师长们也是宗门给予弟子们的资源, 但这种资源能得到多少, 就须得看你自己如何行事了。

    就如同曲轻歌一般, 她与自己的师长们相处良好,相互感情深厚,师长们自然会顾念她, 在她出门历练之时赠与一些宝物让她护身, 这是在宗门的默许范围内的, 毕竟人缘, 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几位师长们给完东西又陪了曲轻歌一会, 直到见她神色疲惫, 叮嘱她之后两天内好好休息,就转身离去了。

    曲轻歌在师长们离去后,也回身让玉袖为她准备热水, 她则往里头滴了点稀释灵乳,跳进去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 换身舒适的衣物,扑到柔软的大床上舒服地睡觉了。

    三日时间不过转眼一瞬, 很快就过去了。

    这三日之中,在第一日出去外门集市出了点意外之后,曲轻歌之后的两日便没有再出门了, 一来是为了养伤, 二来是为了炼制一些丹药符篆, 补充库存,以备不时之需,三来也是为了整理系统背包,将里头的东西规整好,今后如果要用到什么道具的时候,才方便她取用。

    虽然在宗门之中使用系统采集术采集物品多有不便,但几年时间内,曲轻歌也是找了许多次机会,用了不少次采集,采集出了不少可用的道具,就连护身玉佩都有不少,目前她手头上最高级的就是二级护身玉佩了,她如今身上所装备的护身玉佩便是一枚二级玉佩,不然也挡不住火凤老祖的凤舞九天,安全护下她自己和张莲儿。

    三日内,天痕听从她的命令,也为她准备了许多资源,让她随身带着,免得出门在外,囊中羞涩。

    天痕在第三日为曲轻歌送来修炼资源的时候,还顺便为她报告了风刑商行的赔偿事宜,原本曲轻歌以为他们烧了那么大一家商行,其中宝物无数,她就算只是需要赔偿四份之一,也是需要陪掉半数家底的。

    没成想,真正的宝物不怕火练,风刑商行估算过后,刨除没被损坏的货物与摆饰,具体只损失了店铺建筑与一些低级的灵宝灵材之物,算起来,曲轻歌只陪了五十万下品灵石左右,虽然也出了些血,但没达到伤筋动骨的地步,算是可接受范围。

    而且少了这五十万灵石,在之后曲轻歌整理师叔们给予她的储物袋之时,发现其中除了四枚分别封存着四位师长最强一击的玉符,一小部分她适用的灵器与灵药,还有葵素师叔专门为她准备的大量漂亮衣物之外,余下的都是灵石,零零散散的上中下三种品阶的全都有,很明显,这些灵石是师长们得知她得赔偿风刑商行的损失,而临时加进去补贴她的。

    曲轻歌心下感念师长们对她的爱护,决心今后一定要好好孝顺他们,以回馈他们对她的心,毕竟感情是双向的,没有她一直受人恩惠的理,若是有机会的话,她也是要回报一二的。

    三日的准备期,让每一位弟子心中都是自信满满,他们抬头挺胸,身着宗门精致的蓝白服饰,以曲轻歌为首,排得整整齐齐,身负利器,英姿勃勃地端正立于凌云书院议事大堂之内,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堂上的三位一直以来都悉心照顾教导着他们的师长们。

    “诸位此去,三载之期,在临行之前,我有两物准备赠与诸位,望诸位善加利用,早日筑基,通过考核,成为宗门顶梁之柱!”清河身着华服,敛手立于堂上,清冷肃然的目光缓缓扫了底下的弟子们一眼,在曲轻歌和张莲儿身上稍稍停顿了一会,又很快移开,肃声出言道。

    站在她身后的木老趁着没人注意,偷偷对着徐老挤眉弄眼,一脸调侃之色,徐老对着木老冷冷飞了个眼神,示意他注意点场合,之后又转头当他的严肃师长去了。

    木老无奈的撇了撇嘴,扫了周围两位装严肃的人,一脸无趣。

    也不知道是谁,在得知弟子们出门与华霜那个倒霉丫头的女儿起了冲突,还弄得一身伤回来,心中气急,脸上还一如既往地一脸冰霜,却在安抚完余下的留在外门集市上的弟子们,让他们回秘境休息之后,转头二话不说,跑去拦截将要去受罚的华霜,与人家打了一场,让她带着一身伤进入罪渊领罪。

    另一个暴躁的死剑修,在得知华霜被人先抢了之后,说什么本着不能欺负小辈的原则,反而跑去九音阁找华霜她前道侣的麻烦,说是儿女债父母还,将人家云岂上人结结实实给揍了一顿,天知道云岂早八百年就与华霜和离了好嘛!而且华霜那女人入幕之宾一向很多,华茵那女儿还不一定是他的,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至于木老嘛,他是个药修,战力不足,且他自诩是个文明人,干不来那些大老粗们一言不合就拔剑的举动,顶多只是暗戳戳断了华霜一脉的高阶丹药供给,等什么时候他老人家心情好了,什么时候再恢复吧!

    所以在曲轻歌与张莲儿还不知道的时候,护崽子的三位师长们背地里已经为她们报了仇了,也不知华茵的父母因为她一时任性骄纵,而惹来那么大的麻烦,会不会怪罪于她。

    冷冷斜了身后两人一眼,清河转回头不再理睬他们两个老顽童,素手轻挥间,三十道流光从她手中飞出,轻巧落于众位弟子们手心,每人人手一份,不偏不倚。

    曲轻歌展开手心一看,她的手中正躺着一个小巧精致的人脸面具和一枚晶莹翠碧的玉牌,玉佩较为普通,还不知是作何用的,而那人脸面具的图案精致细腻,明明不过拇指大小,却能将上面的每一处细节都细化到极为精细的地步,连人脸的眼睫毛都根根分明,五官清晰。

    乍一看,这是一个及为钟灵俊秀的男童脸像,细看还与曲轻歌有一二相似,也不知清河师姑给予他们这两物是何意?

    “诸位手中之物,玉佩为传送玉佩,是为给予诸位外出历练之时,作保命之用。”说到这,清河话语顿了顿,让底下的弟子们消化了一番她的话语之后,才继续解说道:

    “宗门让你们出门历练,虽不让你们打着宗门的旗号行事,宗门也不会在你们的历练途中给予一丝一毫的相助,但也并非是让你们去送死。此玉佩便是留作你们最后保命之用,在遇到致命之危时,你们可捏碎玉佩,它会立即弹出一道护体屏障,暂时保护你们的安全,且快速将你们传送回宗门之内,保住你们一命。”

    见底下的弟子们面上一喜,似有浮躁,她又冷下脸,加重语气泼他们的冷水:“但是,一旦使用玉佩,不论是何原因,不论你们晋没晋级筑基期,使用玉佩的弟子,直接淘汰!归入内门!”

    众弟子们原本欣喜的情绪顿时一冷,全都冷静了下来,看着手心之中的玉佩,眼神带上了郑重之色,无需多言,师长们都明白,以这些弟子们的骄傲与野心,不到山穷水尽、命悬一线之时,他们是绝对不会动用这枚绝顶重要的玉佩的。

    “敢问清河师姑,这面具又有何用?”底下有一名急性子的弟子等不及,扬声恭敬地向清河提问道。

    “勿急,且听我道来。”清河伸手轻压下弟子们的骚动,淡淡将面具的作用讲出。

    “此乃幻面,将其滴血认主之后,带在脸上,可变幻成面具之上的人面之像,非分神不可识破。诸位此行既然不可作为宗门弟子外出历练,为防被人认出,一定得带上此面具化名行事,待考核过去之后,才可摘下,面具上的人脸均是随机,诸位得到什么就是什么,不可有异议。”

    这话中所谓的‘为防被人认出’就是不让那些修真世家弟子们求助家族了,这样才算与其他世俗界来的弟子公平竞争。

    众弟子们听了清河的解释之后虽有部分人心底有些不满,但面上也不敢表露出来,乖顺地接受了手上的面具,当场滴血认主,将其祭练成自己的法宝。

    不同于其他弟子的心怀异议,却不敢出言,曲轻歌毕竟比这些从未出过远门的弟子们多了一世经验,没了那丝对外界的天真向往,自然明白宗门给予他们面具的苦心,诚然其中有部分原因确实是清河所言的那样,但只有出门历练过,经验丰富的人才会明白。

    有了这么一个能做伪装的面具,就等于有了第二个身份,这样出门在外,行事方便了不少不说,同时也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此时那些人不懂,但他们总有一日会懂的,等他们想明白之后,自然心中会对宗门更加感激,也更为忠心。

    曲轻歌炼化完自己的面具,心念一动,手中的面具就化为了一面轻柔的薄膜,覆盖在她的脸上,她挥手找出一面冰镜,照看自己此时的模样,冰镜之上映照出一位俊俏的小公子的模样,唇红齿白,肤质白皙,那张脸与曲轻歌原先的脸有很大不同,唯一与曲轻歌相似的只剩那双多情潋滟的桃花眼了。

    只是镜中的小公子却穿着一袭漂亮的蓝白衣裙,头上还扎着娇俏的双丫鬓,上头还点缀着几朵美丽的珠花,一副男扮女装的模样。

    索性小孩子本就长得雄雌莫辨,这幅面容又长得好,倒也不会显得不伦不类,但曲轻歌还是无语地扶额,赶紧令身上的裙装变化为男子所穿的衣袍,又摘了头上的饰物,打散发丝,用发带束成一个男子发鬓,这样才显得正常了许多。

    她此时身上所穿的乃是张莲儿连夜用鲛纱为她所赶制的二品法衣,不禁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还可随主人心意任意变化样式,很是得她喜爱,在莲儿将法衣赠与她时,她也将那把火属灵扇与一枚二级护身玉佩赠与她,希望她也能顺利通过考核。

    见底下的弟子们均换上面具,与调整好着装之后,也不让他们过多相叙,徐老直接一挥手,所有的弟子便被她干脆利落、毫不留情地丢入不知何时出现的传送大阵之中,消失无踪。

    一阵熟悉的被传送的天旋地转之感传来,在被转晕过去之前,曲轻歌心底只有一个念头:说好的一个一个来呢?又被为老不尊的师长们耍了!

    “呵呵呵呵……小崽子们都走了,操心了那么久,我们也该好好歇歇了。”木老呵呵和蔼笑着,一手轻抚着胡须,转身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

    清河也与徐老相互点头告别,两人同时闪身离开这座书院,各自逍遥而去,这个宗门最为重要的秘境,因为没了小弟子们的身影,被关闭起来,静待三年后弟子的回归,才会再次开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