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93.第九十三章 疗伤,赠礼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风刑师叔,此事是我与莲儿的不是, 在此师侄向您赔罪了, 对不住, 您商行的损失估算出来之后, 账单请送往外门集市上的九毒阁,自会有人照价赔偿您的损失。”在宗主走后,曲轻歌拉着张莲儿来到风刑的面前, 对着他郑重地行了一礼, 满含真诚的歉意, 道歉道。

    在曲轻歌说到九毒阁的时候, 风刑还没什么反应, 但他身后的容钰却不由惊讶地挑了挑眉, 九毒阁乃是三年前在外门突然开起来的一座专卖丹药与符篆的店面。

    其特殊就特殊在,他里面的丹药大多数都是作用各异的毒丹,有能整人的, 有能害人的,有能杀人的, 还有迷药类的等等,各式各样, 包罗万象。

    有了这些毒丹,使得许多弟子在外出历练之时方便了许多,而店内所售其他的那些符篆与疗伤丹药之类的货物, 也是质量颇高, 比之外头的那些一般店铺所卖的还好用, 所以颇受欢迎。

    这家店铺在外门扎根短短三年,就将门店扩张了一次,生意还是络绎不绝,日进斗金。

    没想到那九毒阁的幕后主人是眼前这位不过十岁的孩子,容钰心底暗暗思量,明白曲轻歌小小年纪就能在外门集市上开起店铺,肯定有宗门帮扶的原因,而能得到宗门的特殊关照之人,在这批预备弟子之中也肯定是出类拔萃的那一位。

    对于这种很有可能未来站到与主上同一阶层的门内弟子,能交好,就还是不要因为这种小事开罪的好。

    如此想着,他就通过秘术,暗暗给风刑传音,将他发现的那些猜测尽皆告知与他,风刑脸色神情不变,但看着曲轻歌的目光莫名带上了一丝善意,这就是有要交好之意了。

    “对不起,是我的鲁莽害得师叔的商行被烧,还请风刑师叔原谅我们,您的损失我也会照价赔偿的。”张莲儿也一脸歉意地说道。

    其实这件事说起来,罪魁祸首还是她,要不是她见曲轻歌被偷袭受伤,情急之下冲动使用了火凤师叔给予她护身的玉佩,也不会不小心烧了人家的商行,所以对于宗主要求她赔偿人家损失和道歉,她也觉得理所当然。

    可是却有些不甘于让轻歌也跟着赔偿,明明轻歌她是被她所连累的,还处处护着她,按理来说这些钱财让她和那个华茵一起陪不就得了,怎么还扯上了轻歌,这让她心底对着轻歌又升起了浓浓的愧疚之心。

    感到手心被人捏了捏,她不由得转头望去,见曲轻歌对着她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让她不禁也跟着笑了起来,带着明了的释然,她明白轻歌的意思,她们二人是挚友,便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区区钱财,无需在意。

    “无妨,两位师妹也是无心,此事就此揭过。”风刑露出爽朗的笑容,大气地说道,不过一句师妹,便将三人的距离拉近了几分。

    “感谢师兄宽宏大量,此乃师妹的一点歉意,还请师兄收下。”曲轻歌也顺势亲近地口称师兄,从储物袋之中拿出一个玉盒,双手奉给风刑,算是她们二人的赔罪礼。

    “如此,我便厚颜收下了。”风刑知道曲轻歌的意思,只有他收下这个赔罪礼之后,他们双方今后才算互不相欠,可正常往来。

    不过匆匆扫了一眼,他就将玉盒收入自己的储物戒之中,刚才那匆忙的一眼,足以让风刑看出那是一株三品上等的灵植,灵性充足,他此时修为正在金丹期,这株灵植他正好用得上,心底感叹曲轻歌心思细腻,气运不俗,又坚定了几分与她交好的决心,脸上的神色又舒缓了不少。

    赔罪完毕,曲轻歌便与张莲儿跟风刑告辞,又跟周围还未离去的长辈们告退,才跟着自家师长们离去。

    因为葵素实在心疼,曲轻歌也不忍拒绝她的关心,所以这一路回去她的居地,曲轻歌都是被葵素爱惜地抱在怀中的,张莲儿也跟着火凤老祖他们离去了。

    一行人来到曲轻歌的居地,曲轻歌伸手掐诀,散去宫殿之中的瘴气,让几位师长带着她径直走入其中,来到她的寝殿之内。

    卿言与易夏已经避出寝殿之外,殿内只留下葵素与紫溟为曲轻歌疗伤,曲轻歌乖乖自行脱下上衣,露出伤势颇重的左臂,看着心爱的孩子被伤成这样,葵素不由得泪水盈盈,弄得曲轻歌手足无措地轻声安慰,紫溟在一旁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曲轻歌手臂上的伤势在《天葵神水诀》的治愈作用下已经止住血了,甚至伤口周围还隐隐长出了点点新肉,有些要愈合的趋势。

    紫溟上手就拿着手帕沾冷水将曲轻歌满是血迹的手臂搽干净,帮她清理伤口,有了亲近的长辈在身旁,曲轻歌难得露出脆弱的一面,她被紫溟粗鲁的动作疼得直皱眉。

    “你倒是轻点。”葵素在一旁心疼道。

    “哼!现在知道疼了,早干嘛去了,她火凤的凤舞九天伤害范围大,可你身上不是还有凌珩给你的剑玉吗?那玩意只会冲着一面攻击,你当时被人围攻的时候,就该直接发动那剑玉,释放里头的剑气,将敌人全都斩杀,不然你瞧瞧,最后受伤的还不是你!”

    紫溟不悦的哼了一声,手下还是放轻了几分力道,多了些温柔,替曲轻歌处理伤口,嘴上还在不停数落她,见曲轻歌似乎有话要反驳,她就跟曲轻歌肚子里的蛔虫一般,明白她要说什么,直接一句话怼回去:“别跟我说华茵是你的同门杀不得,华茵确实杀不得,但她的护卫杀了就杀了,宗门里谁还能为那些战奴们找你麻烦不成?”

    曲轻歌自知理亏,低头乖乖受训,一副认真忏悔,诚心悔过的可怜模样,看着心爱的弟子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紫溟也说不下去了,最后只能冷哼一声,闭嘴专心为她处理伤口,在紫溟看不到的地方,曲轻歌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得意模样,看得一旁的葵素宠溺地伸手虚点她的小额头,却也不点破她装可怜的德行。

    经过几年相处,曲轻歌早就知道紫溟看似嘴毒,脾气坏,不好相处,其实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最见不得她在乎的人受委屈,所以就算曲轻歌在她面前闯了什么祸,只需装装可怜,就会被轻轻放过了,不过曲轻歌也很少闯祸便是了。

    待紫溟清理完曲轻歌手臂上的血迹,露出底下的伤口的原样,因为被清理过,原本凝固的血又被擦掉,曲轻歌的伤口周围再次渗出丝丝血液,狰狞的血肉里面果然露出了森森白骨,让葵素偏过头去,不忍再看。

    “忍着点。”紫溟轻声说道,见曲轻歌点点头,眼神坚定,示意她做好准备之后,她伸出玉手,催动灵气。

    白皙如玉的手臂之上突然隆起一道紫黑色的东西,它在紫溟的皮肤之下不断蠕动,向着曲轻歌的方向而去,这个怪异的东西速度很快,不过一会,就从紫溟的手臂之上来到她的手腕,那到隆起更加凸起,突然,那东西从中破开一个血洞,从中爬出一条紫黑色的丑陋虫子。

    曲轻歌蹙眉看了那虫子一眼,伸手轻点它,冰霜灵气从她指尖流入虫子体内,接着那虫子竟然迅速结茧,又立马破茧而出,化为一只美丽的冰蝶,蝶翼精致,晶莹剔透,美丽无比,那冰蝶翩翩飞到曲轻歌受伤的手臂之上,整个身子覆盖上去,刚好覆盖住曲轻歌的伤口。

    接着,一整剧烈的刺痛伴随着极致的奇痒传来,冰蝶之上汹涌的毒素与强大的愈合之力相交冲击,使得曲轻歌更加难受,痛苦万分,可是她只是紧抿着嘴,一声不吭,整条手臂却控制不住地不停颤抖抽搐,这是剧烈痛苦之下的本能反应,冷汗顺着额迹不断留下,不过一刻,她浑身的衣物就湿了个透,黏连在身上,很是不适。

    “好孩子,你乖,忍一忍,很快就好了。”葵素来到曲轻歌身旁,温柔地将她抱入怀中,柔声安抚着她,可是曲轻歌还是自己默默忍着那令人绝望的痛与痒,就是死也不肯露出一丝一毫的痛苦之意。

    殊不知这幅模样的她更加令人心疼不已,连着紫溟都略带担忧地看着她,但她们也知这是曲轻歌自小经受严苛训练的后果,她的骄傲,不允许她露出一丝软弱,哪怕是在亲近的人面前。

    其实葵素与紫溟都不知道的是,曲轻歌的坚忍,还与她前世从军那段艰苦的岁月有关,不过这段往事注定会被她掩埋在时光长河之下,无人可知。

    伤势的愈合不过用了短短一刻,但这一刻,曲轻歌几乎是从地狱里走了一圈似得,手臂之上的冰蝶已经彻底化入她的体内,只在她恢复如初的手臂之上留下一道精致的冰蝶纹身,但这道痕迹也会在未来的几日内渐渐淡化,直至消失无踪,彻底抹去她受伤过的痕迹。

    “时间紧迫,我们只能用这种快速愈合的方式帮你治疗,虽得吃些苦头,但也比影响考核要好。”紫溟说道。

    她这种办法虽然愈合速度快,但冰蝶毒素强横,在治愈曲轻歌的同时,也免不了让她遭受痛苦,也幸好曲轻歌有毒灵根,又修炼了《九天毒经》,体内毒素足以跟冰蝶的毒相抗衡,不然她可能刚被冰蝶碰到就得毒发身亡了,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以毒攻毒疗法了。

    “你也算因祸得福,如今你体内再次容纳了冰蝶之毒,至少在筑基之前,你无需再次寻找其他奇毒修炼毒系功法,为你的考核之行省了不少事。”紫溟的这一句话,让正虚弱无力地靠在葵素怀中的曲轻歌露出一丝欣喜的笑意,这场苦也算没白挨。

    曲轻歌的伤势好了,之后葵素利落地帮她换了一套干净的衣物,才带着她出去找外面等待的两个男人。

    “原本这两日师叔们也要去寻你的,不过今日赶巧,便索性提前给你了,这些乃是师叔们的心意,你仔细收下,努力考核,出门在外注意安危,谨防小人,多多练心,提高心境,早日筑基,师叔们等着你的好成绩。”

    卿言温和地蹲在曲轻歌身前,将手中的储物袋塞入曲轻歌手中,这是他与爱妻给予曲轻歌的礼物,一旁的紫溟与易夏也分别拿出一个储物袋塞入曲轻歌手中,示意她收下。

    “丫头,你可得好好努力,别丢了师叔的脸啊!”易夏哈哈一笑,大手轻拍曲轻歌的小脑袋,鼓励她加油。

    “没通过考核,以后出门别说我教过你。”紫溟斜睨了曲轻歌一眼,凉凉说道。

    曲轻歌早就习惯她的说话方式,也不在意,她郑重收下几个储物袋之后,对着四位对她帮助良多的师长们感激地行了一礼,道:

    “轻歌,定不负师叔厚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