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78.第七十八章 突破!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身心俱疲的一日总算过去,曲轻歌泡完据说是紫溟为她所专门炼制的毒/药浴, 被折磨得浑身酸软, 几近虚脱之后, 才终于能四肢大张地躺在软绵绵的舒适大床上, 虚弱地喘气,简直想被床封印住,永远都不想再爬起来了。

    可惜她早已养成的勤奋习惯没那么容易被消磨掉, 曲轻歌自身坚定的意志也不允许自己在修炼一途上有任何松懈, 颓废了不足一刻钟, 她便又坚持着爬起身, 拖着疲惫万分的身躯走向修炼室继续修炼了。

    盘膝端坐于蒲团之上, 曲轻歌双眸微闭, 沉淀心神,渐渐入定,此时她体内的经脉与丹田, 犹如化作了毒水冰三种灵气的乐园,散发着三种不同灵光的灵气照着既定的路线, 欢乐前行,绕着曲轻歌的经脉运行着三个不同却偶有交集的大周天。

    脑中不由自主地回想起紫溟的教导, 回忆起她对于《九天毒经》的注解,曲轻歌那时才发现,她先前那种将三部功法当成单纯的练气功法究竟是一种多么的大的浪费, 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本末倒置。

    她所主修的那三部功法应该变为她的修炼基石, 被她所细细打磨专研, 直到初步修炼透彻,打好基础之后,她才可以去思考修习其他的招式功夫。

    这便如同万丈高楼平地起一般,不好好打好基石,便去建那精美的阁楼,最后这座高楼不过空有其表,稍微来阵强点风都能将其吹倒。

    所以哪怕她选择了剑修一途,她此刻所该做的却是摒弃其他招式,先用心修习自己的主功法,而不是去考虑其他威力强大的剑式招法。

    思及此,曲轻歌才明白了宗门特意安排紫溟来教导她的用意,是为了点明她的错处,及时阻止她继续走上弯路。

    《天葵神水决》与《寒玉玄冰》并不是紫溟主修的功法,她无法对曲轻歌做出详细的注解。

    不过这个问题无需担忧,这两部功法均是前期专注累积灵气,后期才会发挥大作用的功法,曲轻歌只需先自行按部就班地修炼,等她修炼到了筑基期之后,宗门自会专门派人前来教导她。

    如今且先来说说《九天毒经》的特性,因其需要从一开始便仔细修炼,所以宗门才早早派出紫溟来为曲轻歌引路。

    《九天毒经》威力巨大,无需修炼到后期,初期的作用便已是无比巨大,端看曲轻歌在小离天秘境之中战宝麟青蛇时,就能凭着一点点血液,便能将宝麟青蛇毒倒就可知其一二威力。

    可要将这部毒系功法顺利修炼下去,必须每个阶段都不间断地服用一定量的毒物辅助修炼,因为《九天毒经》其实本身就带毒,修炼到大成之后,曲轻歌身上每一块血肉,每一丝头发,每一点灵力,甚至连神识里都会带上丝丝毒性。

    除了与她灵魂契约的灵魂伴侣可获得免疫毒性之外,曲轻歌其实无法与其他任何兽类签订签约,因为在签约还未成之时,那只兽就会被她所毒死,这便是这部功法唯一的缺点。

    之前也有修炼过此功法的先辈想过,既然普通兽类不能签订契约,那么他可以找那些同样身具剧毒的高阶兽类签订契约,可是经过实验之后,他发现此举并不可行,因为他们是连神识上都带毒的人,而那些剧毒的兽类的神识却是无毒的,两者一连接上,还是一签一个死。

    最后那位进行此实验的先辈还因此得罪了那个被他所弄死的毒系高阶兽类一族,被兽整个种族追杀了整整三千年,直到他三千年后成功飞升,这一场恩怨才算作罢。

    从此之后,《九天毒经》上的首页便注明了修炼此功法的缺点,曲轻歌自然也看过,不过她本就不耐烦养个兽类、草木精灵什么的小伙伴,自然无所谓这些缺点。

    《九天毒经》因其自带毒性,若是修炼者不定期收纳一些毒素进入自己体内以平衡体内毒性的话,可能他自己也会被毒死,或者修为毫无进益,也就是需要常常以毒攻毒,直到修为大成,将自己彻底改造成一个万毒不侵的毒物为止。

    之前曲轻歌也有在通过药浴补充体内毒素,但是木老毕竟没有正经修炼过此功法,对于毒物用量的把握只是控制在正常水平,没有今日紫溟所调制的恰恰好在曲轻歌所能承受的极限点。

    有了这次新毒的补充,曲轻歌再通过运行功法将其传送到四肢百骸,骨肉骨髓之中,让其渐渐充盈全身,此时曲轻歌的外貌便犹如中了剧毒一般,嘴唇青紫,皮肤惨白,指甲泛紫。

    她周身灵气渐渐鼓动,毒系灵气借着那些毒素的引燃,急速增多,毒灵气的运行带动其余两种灵气的运行,最后三种灵气一同飞速运行,周围浓郁得几近成雾的灵气汹涌而至。

    三才阵疯狂运转,将所有灵气强力压缩,再分别传输进三个丹田之中,渐渐充盈其中,达到饱和。

    不过半刻钟时间,曲轻歌突然身子一震,体内传来一声闷响,三个丹田骤然扩大数倍,全身经脉再次经历一场灵力的汹涌冲刷,扩张到几近撑裂的程度,隐隐作痛,再被后来的温和灵气渐渐抚慰,愈合。

    练气九层,突破!

    曲轻歌缓缓睁开双眸,潋滟的桃花眼之中惑人的迷离紫光一闪而过,又变为暗黑,之后她又闭上双眸,继续修炼,巩固新突破的修为。

    待曲轻歌出关之时,已是七日之后,她仰头看着被毒林之中稀薄的瘴气轻轻掩盖的天色,稍微掐指演算了下时辰,便知时间过去了多久。

    心底一声叹息,今后几日要不好过了,她需要将之前突破时所落下的功课补回来。

    瞧着天色依旧还是傍晚之时,她便又心安理得的回身进了她那瘴气浓郁的宫殿之中,准备去好好睡一觉,休息一晚,养足精神再去应付明日的大量补课。

    浓厚的瘴气掩盖了她渐行渐远的娇小身影,玉袖跟在她身后,手中拎着一个食盒,恭敬随侍身旁。

    因为曲轻歌考虑到她的下属没有她那么好的免疫毒性,所以她特意找上宗门,要求用自己之前捕获魔修红琳的贡献,换取宗门派人帮她在自己的驻地里设下阵法,将周围的瘴气除去外围唬人的那一层,内里的全都引到她所居住的宫殿之中。

    这样一来,那片给她下属居住的竹楼之地的瘴气便没那么浓,只要修为在筑基期之上的,都可靠自身的护体真气自行抵御,无需再另外服用解毒丹或者避毒丹。

    此举一来解决了她下属的居住问题,为她赢得了下属们的心,二来那些浓郁的瘴气也可为她的修炼增加益处。

    三来今后下属们若想进殿找她禀报事物,只能通过玉袖,用阵法前去为他们开辟一条直通议事大殿的道路,增加了曲轻歌这个主子的神秘性,也潜移默化之中,增加了她的威望。

    至于能随意进出曲轻歌宫殿的那几人,玉袖是傀儡,本身就不怕毒,而凌珩修为高,又自身带着厚重杀之剑意,那些近身的瘴气早已被他无意识抹杀,连靠近他一丈都不能,自然不能伤他。

    紫溟则是本身就是个毒系天灵根的主,又跟曲轻歌一样修炼了《九天毒经》,那点瘴气对她来说反而跟泡温泉一样,舒服得紧,哪里会有什么影响。

    清晨,晨光微露,曲轻歌正在自家舒适的大床上沉沉安睡,突然,敏锐的感知告知她身旁有人,她猛地睁开双眸,手一伸,便将周围瘴气中的水汽抽出,凝聚成一条细细的水鞭,向着来人凌厉抽去。

    “警惕性不错。”冷清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赞赏,成功止住曲轻歌的攻势,她在水鞭即将抽到那人身上时,猛地使力收回,一手紧握,便将其再次震碎成一片水雾。

    透过浓郁的瘴气,她只能看清一个颀长的高大模糊身影负手站在她的床头,挥手散去寝殿中的瘴气,曲轻歌下床对着大早上突然闯入她寝殿的凌珩行了一礼,口气略带不悦地说道:“凌珩师叔好兴致。”

    若不是她修真之后,学会了除尘术等可保持清洁的小法术,自觉无需麻烦地频换衣裳,睡觉习惯穿一套完整的衣物,此时还不得被这个师叔看光了,她都七岁了,男女七岁不同席,虽修真界对于女子清白并不怎么看重,但她心底也心塞不是。

    “你缺了七日课。”凌珩一道淡淡的话语成功让曲轻歌心下郁气散去,心底反而划过一丝淡淡的心虚。

    她抬眸看向神色清冷的凌珩,好奇问道:“师叔此行急忙前来寻找弟子,可是有何要事?”

    曲轻歌心底明白,凌珩再怎么没常识,也不是那种不懂得分寸的人,此行如此冒失,自然是有急事的。

    “先跟我走,路上说。”凌珩来时时间便颇为紧迫了,此时察觉时辰不足了,来不及解释,一把俯身将曲轻歌抱起,便身形一闪,化作一道剑光离开了。

    曲轻歌还没回过神来呢,就被凌珩带到了一处大殿之中,她窝在凌珩温热宽阔的怀中,抬头看到宗主玄寒正一脸肃然地看着她,再转头看着周围站着的各位宗门长老前辈们,心底一紧,预感到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那感觉不好不坏,似乎是……祸福相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