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76.第七十六章 卿言与葵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结束一上午的修炼,凌珩例行将曲轻歌送到书院门口, 直到目送她小小的身子进入书院之后, 才转身化作一道剑光离去。

    曲轻歌吃完午食之后, 来到属于自己的炼丹课室, 此时,她的丹药师长已经候在那里了。

    巨大的鎏金云顶丹炉之前,端身坐着一位面貌普通, 却周身萦绕着浓郁丹香的温润青年, 那青年察觉到有人进入, 转目对着曲轻歌温和一笑, 满目温柔:“轻歌来了, 进来吧!今日我们来学一种新的丹药。”

    “卿言师叔好。”曲轻歌毕恭毕敬地对着青年行了一礼之后, 才踏步进入炼丹室之中,来到青年身旁的另一个小蒲团上坐好,等着青年为她授课。

    “轻歌今日所受伤势不小, 凌珩倒是个不细心的。”卿言关切地看着曲轻歌,心疼地关心她的伤势, 嘴上还指责了友人一番。

    “嘻嘻嘻……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卿言师叔,今日是轻歌自己冒进了些, 不怪凌珩师叔的。”曲轻歌脸上嘻嘻一笑,亲昵地拉着卿言的衣袖,糯声为凌珩解释道。

    她那把继承自外婆的娇软嗓子, 使得她在刻意软下声音说话时, 便犹如一只小奶猫在对人撒娇一般, 总是能使旁人对她心软几分。

    卿言的丹药修为何等强大,作为一名丹师,他经常需要依靠嗅觉辨认草药,所以对于气味是非常敏锐的。

    哪怕在来之前凌珩已经帮曲轻歌上过药了,曲轻歌自己也为自己施展过清洁术了,但是仍是常常被卿言嗅出她受过伤的事实。

    且卿言还能凭借着这一点点气味,就能大致分辨出曲轻歌所受伤势的轻重,轻的伤势便也就罢了,毕竟这是修炼攻击之术所在所难免的,但是孩子若是受了较重的伤势,还是会惹得卿言心疼的。

    之前便有一次曲轻歌不慎受了比较重的伤势,在去上课的时候被卿言所发觉,当时他已经和曲轻歌熟悉起来了,心底很是喜爱这个有天赋,又刻苦的弟子。

    出于关心,他便多问了几句,当时曲轻歌也没多想,便直言是上午修炼时所受的伤。

    结果第二日,当凌珩来接她的时候,曲轻歌惊讶地发现凌珩身上多了些小小的红疹,且皮肤隐隐泛紫,这却是中毒的迹象。

    她当时关切地询问了一番凌珩,但凌珩什么都没说,只是之后凌珩再带她去妖兽群中修炼时,每次都会往她身上套层护体屏障,且视线还从不离她身。

    这次曲轻歌被卷入暴风龙卷之中,便是因着凌珩注意力一直放在她的身上,一见她遇险,便立即赶过去相救,曲轻歌才没受更重的伤势。

    而那日下午曲轻歌前去上丹药课时,却见卿言居然也受伤了,身上的伤痕还蕴含着丝丝熟悉的剑气,怀着满腔疑惑的曲轻歌是后来听人说起,这两人居然为了她打起来的事,才恍然大悟他们的异常从何而来。

    不过别看眼前这个青年气息温和,好似脾气很温柔似的,曲轻歌在被他所教导之前便听说过他的事迹,这位看似温柔的青年可是修真界鼎鼎大名,人人闻风丧胆的毒阎王——九品毒丹师卿言!

    而这位主的鬼煞名号之所以会这么广为流传,乃是因一件冲怒一冠为红颜的风流韵事。

    当年他的道侣因长得太过美丽,被某个修真大家族的子弟看上,想将其强纳为侍妾,但他的道侣已经有了他了,与他情投意合,自然看不上那个无能的纨绔子弟,便严词拒绝了那大家子弟。

    不曾想那大家子弟是个心胸狭窄的,被据之后不甘心,想着软的不行来硬的,便带人直接强抢,不曾想卿言与他爱侣两人的实力高强,最后那大家子弟反而被他们夫妻俩失手杀死。

    那大家子弟虽然无能,但是却是个身份极高的人,他是那家族的老祖活到一千多岁,才得的唯一的孩子,自家孩子就这么被人打杀了,那老祖自然暴怒,竟倾全家族之力追杀他们二人,使得两人很是流亡了一段时日。

    最后逼不得已的两人入了凌云宗,想着找个大宗门来依靠,以撑过那个家族的追杀,有了凌云宗的庇护,那些追杀他们的人确实收敛了一些,可惜那位老祖犹不死心,一直处心积虑想让他们血债血偿,最后卿言的爱侣还是被那老祖寻机祸害,痛失爱侣的卿言为了给爱侣报仇,竟然借着凌云宗的名义公然对着那个家族进行人命悬赏!

    他所悬赏的丹药是毒丹,一至九品的各种毒丹!凡是斩杀了那个家族的人,都可以提着项上人头前去凌云宗找他兑换毒丹,根据那人的修为给予不同的毒丹奖赏,而修为最高的那个老祖的人头,则可以换取那最高的九品毒丹。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那个家族被整个修真界的人围剿地全灭,而他的爱侣却奇迹逃生,等她历经千难万险回到凌云宗的时候,才知道了自家爱侣为了她,做了什么好事。

    两人自此之后便凶名远扬,但他们却毫不在意,径自低调地在凌云宗过着隐世的生活,说来也是巧合,那位教导曲轻歌绘符的符师,就是卿言的爱侣——葵素。

    这两人成婚多年无子,不过高阶修真者子嗣艰难很正常,但平静的日子过久了,膝下的空虚也让两人甚是颇觉寂寞,卿言是觉得无所谓,子嗣这种东西还是得随缘,有则有,无则无,无需介怀。

    但是葵素却日日为此忧愁,整日愁眉苦脸的,卿言为了让葵素开心一点,便与她商量过后,两人一同向着宗门自请前去秘境之中帮着教导下一代,至少两人周身有孩子环绕,也能热闹一点。

    如果有缘的话,若是遇到合心意的弟子,他们也会考虑收徒之事,不过宗门重点培养的那些弟子们可是不能轻易拜师的,但这也不妨碍,他们两人本就不会在乎那点名义,若真遇到喜欢的,即便是不拜师,将毕生所学全都传授给他也未尝不可。

    收到两人的请求之后,原本清河还在苦恼该让他们教导谁,葵素还好说,可是卿言却是个专修毒丹的丹修,这种丹修,派去教导谁都不大合适。

    不知是上天注定还是什么,曲轻歌刚刚好选择了精修丹符,而她的毒灵根则注定了她在炼制毒丹方面有着独天得厚的优势。

    这样,清河便不必烦恼了,她本身也很喜爱曲轻歌这个不怎么怕她,愿意亲近她的孩子,能给曲轻歌找到这么一个合适又优秀的丹药师傅她也是高兴的。

    因着曲轻歌所选的是丹符,而卿言的爱侣正好是个符修,清河便一事不烦二主,干脆将这夫妻两人都配给曲轻歌,让他们专门教导曲轻歌丹符之术。

    这两夫妻自从教导了曲轻歌之后,也很是喜欢这个可爱好学的乖孩子,日常教导之余,他们还会常常关心曲轻歌的生活,就跟对待自家的孩子一般。

    之前得知曲轻歌天天被凌珩那个粗鲁的剑修搞得一身伤,夫妻两人都很是气愤,有种自家孩子被人欺负了的感觉,哪怕凌珩是他们两夫妻的友人也不可原谅。

    所以卿言才去找了凌珩‘谈谈心’,希望凌珩在‘带孩子’时可以再温柔一点点,注意一点点,好在凌珩认错态度良好,最后双方经过‘友好’的协商,完美解决了此事。

    “今日我们来学习炼制九转金丹,九转金丹乃是修真界之中的疗伤圣药之一,此丹名为九转,却分为九个阶层,每一转为一层,每一层都可对应治疗同一阶的修者伤势,要炼制此丹药需用到九位主药,十八位辅药,分别为千年人参,九转金莲……”

    卿言一边缓缓解说着,一边取出一份炼制九转金丹所需的全部药材,动手炼制,为曲轻歌演示着炼制方法。

    曲轻歌眼中认真地看着卿言那行云流水到赏心悦目的炼制手法,耳边细致听着卿言温柔的声音对着她的细细讲解,如同一块干枯的海绵一般,绵绵不断地吸收着新知识,学习着新技法。

    这次卿言所教的是疗伤丹药,下次便必定是一种毒丹了,之前卿言在得到清河的传音,让他们夫妇两去教导一位叫曲轻歌的孩子,他们便专门去了解过曲轻歌的一些基本信息。

    在知曲轻歌的天赋之后,他便定下要以教导一种毒丹之后,转换成教导一种正常丹药的轮流教导模式,来教导曲轻歌炼丹。

    时间在一个认真教导,一个认真学习中过得飞快,很快今日的丹药课便结束了,曲轻歌起身告别卿言,去了隔壁属于葵素的符篆课室。

    葵素也同样早早等候在里面,当你一见到真人时,便可知,她果然如传言中一般貌美。

    曲轻歌看着那身着青衣的温婉女子端坐于桌案前,提笔敛袖细细画符,将近西斜的日光透过格子窗棂照射进来,正好落在她身上,将她本就绝美的面容映照得更加耀目。

    待画完一张灵符,她转头见着曲轻歌来了,便欣喜一笑,站起身快步上前一把抱起曲轻歌,回身走到桌案前坐下,柔声哄着她说道:

    “轻歌学完炼丹辛苦了,不过我们还是得先上完今日的绘符课才可休息哦,师姑给你做了甜甜的糖蒸酥酪,等你乖乖上完课后就给你吃,好不好?”

    曲轻歌心下无奈,这葵素师叔总是将她当孩子哄,虽然对此她觉得有些别扭,但面上还是对着葵素乖巧一笑,声音甜软道:“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