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70.第七十章 凌珩(二合一大章)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回到宗门之后,玉袖先行前去宗门报备他们已回归, 注销假期, 曲轻歌则留在小院里独自修炼。

    此次回家看望过家人之后, 她不仅给家人带去许多灵药宝物, 还连带着震慑了无数对曲家心怀恶念之人,今后只要她还在一日,他们便不敢动曲家一分。

    她甚至还顺便坑了三皇子卫恒, 也就是她前世那个害得她家破人亡之人一把。

    曲轻歌并不奉行得饶人处且饶人的说法, 别跟她说什么前世的过错今生人家还没犯下, 今生的那人现在还是无辜的, 别去计较前世的恩怨, 她不计较了, 她饶了人,那前世有谁饶过她,饶过曲家了吗?

    只要有仇, 她才不管前生还是今生,有机会她便一定要报!

    心中巨石放下, 没了那块一直沉甸甸压在她心头的执念之石,曲轻歌只觉眼前的世界都变得更加清明美好了几分, 她盘膝端坐于修炼室的蒲团之上,闭目沉淀心神,渐渐入定。

    周围的灵气受到吸引, 汹涌而来, 经过修炼密室里的淬灵阵淬炼精纯之后, 被曲轻歌所吸纳,又被她体内的三才阵再次淬炼。

    似乎是心境的提升带动了修为的增长,此次修炼,曲轻歌明显感到她吸纳灵气的速度比之先前快了许多,原本才刚突破练气八层没多久的修为境界又再次蠢蠢欲动。

    曲轻歌眉心微蹙,她不欲太过仓促突破,这会造成自己根基不稳,底蕴不足,所以她立即一心三用,强行加速三部功法的运行,推动三才阵逆向运转,将丹田里那些汹涌翻腾的大量灵气强力压缩。

    待曲轻歌结束这次修炼之时,她的修为依旧还是停留在练气八层,但她身上原本还略有些虚浮的灵气却彻底稳固下来,体内三个丹田里的三团气海也浓郁了许多,几欲由雾成滴。

    她顺手掐了个除尘决,将身上那点微末的灰尘扫尽,起身出了密室,玉袖已经恭敬地候在外头。

    一见她出来,便上前对着她屈膝一礼,柔声道:“小姐,您的练体师长周上人前天已自行入罪渊领罚,她临走之前命我传给您一句话:三年期限已到,你我师徒情分未完,带我领完罪罚之后,再回来继续悉心教导于你。”

    “……我知道了。”咋一听到此消息,曲轻歌愣了许久,才低声回应道,语气中略带失落。

    修真界之中只有元婴大能才可被尊称为上人,而专门教导她练体的周姓上人是谁,不做他想,正是秦芳师叔。

    直到此时,曲轻歌被这一消息惊得有些混乱的大脑才忆起,因为之前她训练过度而重伤之事,让周秦芳被宗主严罚了,其他师长们包括宗主现已都领罚,除了秦芳师叔因为还需继续教导她,所以罚期延后了三年,如今三年之期已至,她自然也该去罪渊领自己的罚了。

    “周上人临走之前将此物交与我,让我转交给您。”玉袖拿出一个玉简递给曲轻歌,曲轻歌伸手接过,还未待她探入神识查看,便被玉袖阻止道:“宗门已为小姐新安排了一位师长前来教导于您,师长将至,还请小姐做好准备。”

    似乎是为了应和玉袖的话,在她话音刚落之时,一道凌厉的剑势夹杂着恐怖的杀气突然袭来,曲轻歌神色一变,立即向后急速退去,那道剑势却没有伤她分毫,而是径直落在她的院内,化为一道颈长的人影。

    此人便是她的新师长?

    曲轻歌仰头好奇打量,那人背对着她,长身玉立,周身散发着凌冽的杀伐之气,极为迫人,瞧着身量极高,身着一袭雪色白衫,三千鸦羽般漆黑如墨的青丝一半用白玉冠束于顶上,余下披散下来,垂落腰际。

    “曲轻歌。”他轻唤一声,声音低沉,缓缓转过身来。

    “弟子在。”曲轻歌垂眸敛手一礼,肃然道,当她再抬起头时,眸中倏然闪过一丝惊艳。

    她此生从未见过如此清艳俊逸之人,明明眼前之人除了那双与她略微相似,形似桃花,眸光潋滟的桃花眼与那对斜飞入鬓的剑眉较为出彩之外,其他五官都平平无奇,但是组合在一起之后,却显得俊逸非凡,使得他整个人都增色不少。

    “吾乃凌珩,今后三年内,由吾暂代汝剑之师者,教导汝剑之一道。宗门还另外为汝安排了一位毒师,那人云游未归,汝需多等些时日,在此之前,便先专心与我修习剑法吧。”凌珩垂头,双眸冷冽地凝视着眼前的孩子,淡然道。

    “是,弟子遵命。”曲轻歌表面上乖巧应答,只有她心里清楚,她刚刚在听到那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名字的时候被惊了一下,凌珩!那不就是周师伯所说的,当年破战塔而出用时最少的那位吗?

    此人是凌云宗内的一尊绝世天骄,还必然是凌云宗内的一位正式核心弟子!

    “如此,那便走吧。”凌珩稍稍满意于曲轻歌的乖巧,看来这个孩子还算好带。

    话毕,凌珩随手招出一柄长剑,长剑凌空绕着周围欢快地盘旋一圈,清鸣一声,接着便乖巧落于凌珩脚下,凌珩一脚踏上,侧身向着曲轻歌伸出手来。

    曲轻歌看着伸到眼前的修长大手,伸手将自己稚嫩的小手放上去,两只手都同样白皙,不过一只坚硬有力,一只绵软细嫩,大手与小手的对比鲜明。

    手上一股力道传来,将她一把拉上飞剑,曲轻歌站在凌珩的飞剑之前,凌珩站在她身后,双手有力地放在她双肩上,稳住她的身形,不让她掉下去,飞剑迅速地向上飞起,带着凌珩与曲轻歌一同远去。

    其实宗门为曲轻歌安排的师长原先并不是凌珩,但那人好巧不巧,在几日前突然顿悟了,为了及时抓住这个机缘,他需得立即闭关,潜心感悟。

    可是他身上还有宗门的调师令,为了不耽误那位弟子,他只能飞快给故友传信请他代为帮忙教导新弟子,而凌珩便是那位故友。

    凌珩接到传讯的时候,碍于于故友之间的情谊,无奈只能过来帮忙带孩子。

    是的,在凌珩的观念里,过来教导曲轻歌剑道就是带孩子,其中区别只是看那个孩子性子如何,好不好带而已。

    两人在高空中急速飞行,无数风流与云朵经过他们身旁,可是曲轻歌却感受不到一丝被烈风吹刮的刺痛,因为凌珩在他们身前设下了结界阻风。

    凌珩是元婴修士,肉/身强大,自然无需担心那点风流,只有她修为尚浅,躯体防御不够,若是被这烈风不停吹刮,不仅会有痛感,更甚者还可能会受伤,所以凌珩此举定是为了她而做的。

    此人是个细心之人,这是曲轻歌对于凌珩,除了第一次初见时,觉得此人长得格外好看之外的第二印象。

    凌珩带着曲轻歌一路来到凌云山脉中围,找了一处妖兽群的集聚地,飞剑悬于兽群之上,两人凌空俯视着底下的妖兽们,就在曲轻歌还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没想到凌珩突然对着她坚定地说了一句:“战!”便随手将曲轻歌推了下去!

    曲轻歌措不及防之下被推落飞剑,身子腾空,心底错愕不已,但她此刻正在高速下落,来不及发怒,只能尽快自保。

    她如今已至练气八层,虽还不能学习御剑飞行,但是让自己短暂的腾空还是做得到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只要她能冷静地及时反应过来,并不会有性命之危。

    但是凌珩是将她推到妖兽群里的,不是旁地,这说明她在降落的途中不仅要想法子让自己安全降落于地,还得防着那些妖兽们对她这个外来者发起的攻击。

    底下的妖兽群是一群独角剑马,约有二十几匹,除了领头的马王是筑基初期的修为之外,其他妖马修为普遍在练气十层至十二层。

    基本上除了刚出身的幼马,所有妖兽都比曲轻歌修为高,但它们实力也不一定比曲轻歌强。

    独角剑马领地意识很高,性情暴躁,在感应到有陌生的外来者入侵它们的领地之时,它们便立即进入战斗状态,头顶角剑对准曲轻歌,猛然发出一道道剑气攻击。

    曲轻歌足下猛力一点,利用极强的力道强行将周围灵气压缩于脚底,为她制造了一点承托力,借着这一点承托力,她缓了缓下落的趋势,身形向着一旁高大的树木顶部飞掠而去,同时躲开了一部分独角剑马的剑气攻击。

    她一把抽出身后巨剑,举剑横档,又挡下部分剑气,她利用那些剑气袭来的冲击力,身形加快速度向后掠去,直到降落在那高大的树冠之上,借着那些繁茂的树叶,施展轻身身法,稳稳立于树梢之上。

    底下的独角剑马们纷纷步伐矫健地快跑过来,围在树底下,对着树梢上的曲轻歌不断发起猛烈的攻击,仅仅二十几匹剑马,便发出了如同万剑齐发的攻势,逼得曲轻歌不得不不断挥剑,将那些袭来的剑气一一斩落。

    底下的独角剑马们无法上树,树上的曲轻歌被围着也无法脱困,场面一时僵持不下。

    曲轻歌心中突然想起自己被迫落下飞剑前,凌珩对她所说的“战”。

    此时此刻看来,不战还真不行了,曲轻歌心下无奈一叹,她是个果断之人,一旦决定战,便立即对着底下的独角剑马们发起反击。

    一剑横扫,剑气呈月牙状,锋锐地划过独角剑马群,独角剑马们受惊,往后退了几步。

    趁着这个空档,曲轻歌立即一跃而下,跳到地面上,她单手持剑站在地面上,双眸微眯,眸中闪过一丝煞气,胸腔当中战意凌天,抡起重剑便向着独角剑马群悍勇杀去。

    借着重剑的重量,曲轻歌脚下旋转,将自己轮成了一个风车,无数道环状剑气包围着她,将她保护地密密实实的同时,也化作无数道最为凌厉的攻击,完全不辨目标,直接在马群中疯狂攻击起来。

    “呦呦呦——!”许多剑马们措不及防之下被曲轻歌所伤,皮肉被锋利的剑气划伤,鲜血喷溅而出,剑马们吃痛,愤怒地嘶鸣一声,双目充血,对着曲轻歌扬高蹄子猛踹过来。

    面对无数强有力的马蹄,曲轻歌哪怕灵活地躲过了前方侧面的,也躲不过后边的,背心一阵钝痛,她娇小的身躯被踹得凌空向前飞去,撞到前方的一只剑马身上,强大的冲击力还将那只剑马给撞倒了。

    喉中一甜,曲轻歌蹙眉将这股腥甜咽下,此时的她狼狈地趴倒在一只剑马身上,正当她想爬起来再战之时,周围的剑马却不知为何突然恭敬地垂下高昂的头颅,向后退去。

    曲轻歌抬起头,便见一道颈长优雅的身影向着她缓缓走来,那是一匹比其他剑马更叫高大矫捷的剑马,与其他剑马不同的是,这只剑马的独角虽然底部还是白色,但是上面却有一圈圈金色的螺纹。

    那匹剑马来到曲轻歌身前,对着她高高扬起头颅,喷了一口气,眼神不屑。

    这是独角剑马王在……宣战!

    曲轻歌握着重剑,从被她压在身下的剑马身上爬起来,那只剑马在曲轻歌一起身后,便立即爬起来走开了。

    她一手高举起重剑,剑尖直指向独角剑马王的头颅,精致的小下巴一抬,眼含挑衅,那双狭长的桃花眼做出挑衅的神色,更加嘲讽人,也更加激怒了独角剑马王。

    它前蹄刨了刨地面,突然低头向着曲轻歌猛冲过来,头上的独角犹如一把利剑一样,向着曲轻歌直刺而来,曲轻歌挥剑格挡,用巨力与独角剑马王的蛮力相对抗,剧烈碰撞的两者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相击声,火花四溅。

    曲轻歌剑锋一旋,便缠着独角剑马王的独角,压低而下,沉重的巨剑压在头顶上让独角剑马王无法轻易挣脱,可是曲轻歌那锋利的剑锋在那坚硬的独角上狠狠地划了一圈,却无法伤它分毫。

    独角剑马王身子伏低,头颅灵巧地一甩,头上的独角挑着曲轻歌的巨剑不由自主地挪开,让它得以挣脱曲轻歌的纠缠。

    巨剑迅速横起,“锵——”一声轻响,曲轻歌手腕一震,虎口发麻,宽阔的剑面挡住独角剑马王突然袭来的一击剑气,但也将曲轻歌震出三米开外。

    独角剑马王短暂胜了一招,也不得意,他谨慎地后退几步,抬起头,那双蓝色的眼眸中满是棋逢对手的战意,它的独角之上金色的兵戈之气默默酝酿,隐隐成型。

    曲轻歌同样神情凝重,手上的巨剑被她由单手握剑改为双手握剑,她先前与独角剑马王的那几招不过是试探,此时,双方都明白,对方要出真格的了。

    周围气温骤降,全身灵气疯狂涌入手中之剑内,巨剑被层层冰霜冻结,地面上也零星出现了点点白霜,但那巨剑的剑身之上却又出现了圈圈荡漾的水波。

    水与冰的交织,引出一股奇异的波动,大量的水灵之气与冰灵之气被曲轻歌迅速凝聚于剑身之上,其中甚至还隐隐带着一股毒气。

    水之剑意带动一丝丝微弱的冰之剑意,不同灵气之间的碰撞,造成一股极其强大的剑之气势,连带着立于飞剑上垂眸关注着底下战况的凌珩眼神都认真了些许。

    最后,不知是谁先动的,独角剑马王与曲轻歌几乎同时出手,向着对方发出自己最强的一击。

    水蓝色与冰蓝色两柄巨剑的虚影相互交织着,外面隐隐笼罩着另一柄紫色巨剑,携带着斩杀一切的气势,向着独角剑马王凌厉攻去。

    独角剑马王头顶上那支金黄色的巨角化为一柄金黄色的利剑虚影,剑身上缠绕着大量的兵戈之气,疯狂围绕着利剑剑锋旋转,一旦被其击中,其上的兵戈之气便会疯狂地侵入敌人体内,将其躯体绞割成一片肉酱!

    两道攻击向着对方极速袭去,猛然相撞!

    “轰——”一声巨响传出,尘土漫天,碎石飞溅,巨大的冲击力将周围的草木全都冲击地弯了腰,连带着曲轻歌与独角剑马王也同时被冲击地向后倒飞而去。

    “咳咳……”曲轻歌瘫坐在树底下,轻咳两下,伸手挥了挥眼前的灰尘,她的另一只手无力地垂在身侧,不仅被伤得鲜血淋漓,还脱臼了。

    好在她身上所受的内伤并不算重,本来在刚才那么强大的攻击之下,她就算不死也得重伤,而她不过只是仗着身上有护体玉佩才敢那么疯狂,拿她新领悟创造出来的,还未成熟的招式去与筑基初期的独角剑马王硬拼!

    可是当危机来临只是,真正保护了她的不是她的护体玉佩,而是另一道护体屏障。

    刚才的那一场对决,是她输了,在双方招式对撞之时,她的招式虽然也削减了对方大部分攻势,却还是不敌,被死死压制住了。

    她明明清晰地看见,那道被削减了大半,却依旧威力强大的剑气向着她极速攻来,而她刚刚才全力发出一击最为强力的攻击,体内灵气枯竭,身子一时脱力。面对独角剑马王的攻击余势,一时躲闪不及,眼看着就要被打个正着时,眼前却闪过一道密布着细细雷电的护体屏障,将她牢牢护住。

    曲轻歌很肯定自己身上没有任何一件防御器具是有这种效果的,那就只能是凌珩为了保护她,在她身上留下的一道护体屏障。

    虽然最后还是有小部分兵戈之气透过那道护体屏障划伤她拿剑抵抗的那只手,但那只是皮外伤,回去随便擦点伤药便能恢复如初了。

    而她的手之所以会脱臼,不过是冲击力太大,她被冲得猛然撞到身后的巨树之上,将手给撞脱臼了。

    眼前的浓雾渐渐散去,对面的独角剑马王同样摊倒在地上,它的一只前腿被伤得不轻,上面冻上了层层坚硬寒冷的冰霜,将它的前腿给冻成一个冰块,若不能及时解冻,它那条腿就该废了。

    它头顶上的独角也缺了一小块,上面还残留着一点点水渍与丝丝紫色毒气,虽然最后被消解掉了,但曲轻歌的那一击,集合了她全身的灵力与她到目前为止对于剑的领悟,那攻击力也不是吃素的。

    而独角剑马王又没有像曲轻歌一样,有个元婴大能在她身上下了个保护屏障,哪怕它作为妖兽肉身比人类强横许多,却也受不住如此强大的攻击。

    察觉到头顶独角的缺失,那独角兽马王顿时暴怒,理智陷入疯狂之中,它高声凄厉地嘶鸣起来。

    周围原本被它命令在外围观战的独角剑马们眼神骤然变得凶狠,迈步向着曲轻歌快速围拢过去,它们低下头颅,头顶独角对准树下的曲轻歌,其上的剑气蓄势待发,意图将她杀死。

    曲轻歌嘴角轻扯,露出一丝苦笑来,说好的决战结果最后还是得面临围攻,果然妖兽们的信用就是不能被期待的。

    还好她刚刚留了一手,体内三个气海,冰水气海的灵气都被她抽光了,但是毒系的却还剩下小半,她此刻伤势不重,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曲轻歌伸手将掉在不远处的巨剑拾回,缓缓爬起身,周身渐渐涌出浓郁的紫色毒雾,眼神锐利地盯着面前逐渐围拢上来,神色不善的独角剑马们,那些毒雾犹如有意识一般,向着曲轻歌手中的巨剑缠绕而去。

    双方气氛紧绷,战局一触即发,这次是独角剑马们率先发动了攻击,而就在曲轻歌想挥剑迎击的时候,她的面前突然多了一个人的背影。

    曲轻歌瞳孔突然狠狠一缩,眸中是深深的震惊之色。

    只见眼前那人只是那么轻描淡写地并指一划,指尖发出一道暴烈的剑气,毁天灭地般恐怖的气势笼罩而来,压得被他护在身后的曲轻歌身子都有些轻微颤抖,那道剑气携带着一股强烈的杀之剑意猛然横扫而过!

    连一声惨叫都没听到,鼻尖嗅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这整个独角剑马群,居然……在一击之内,被……屠杀殆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