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68.第六十八章 宫宴意外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在曲轻歌回家的这几日,天天都有闻风而动的人带着重礼, 恭敬地到曲家上门拜访, 或递请帖邀约曲轻歌, 下到走卒贩夫, 上到皇亲国戚,其中不乏朝中重臣,所有人态度都热络不已, 就为了见见那传说中的仙童一面。

    其实世俗界被选中去修真界修炼之人不知凡几, 按理来说世俗界之人对于仙师们也没那么陌生, 更何况这些有权有势之人所能接触到仙师的机会更是大大增多。

    那为何这些人还对曲轻歌如此推崇呢?

    却原来, 修真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若无大事, 修士不可随意打扰世俗界。

    所以修真界之人哪怕出身世俗界, 偶尔回家探亲,也甚少在大庭广众之下表露身份,而曲轻歌之所以那么受人追捧, 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也是她出行的方式太高调了,瞧见的人太多, 引起的注意太广泛,才会导致如今这种盛况。

    不过哪怕行事再高调, 但曲轻歌也不愿被他人打扰与家人的欢聚时刻,所以除了大央国君安武帝专门为她所设下的宫宴,她会赏脸去之外, 对于其他的那些拜访邀约她全都是一律推掉的。

    被推掉拜访或邀约请求的人, 哪怕心有郁闷, 却都不敢心生不满。

    因为在外人眼中,曲轻歌的身份不仅是四品忠武将军之女,更是修真界中称霸一方的大宗门,凌云宗内身份尊贵的仙童,连那么多实力强大的仙师们都得听她的号令,侍立她左右,可见她在那大宗门之内身份之尊贵。

    而对于大央国君的邀约,曲轻歌也可以选择不去,毕竟大央国君就算贵为一国之君,也只是一届普通人,奈何不了作为修士的她,但是她的父母亲人们还要在大央继续生活。

    为了家人,这个面子,曲轻歌怎么说都得给一下的。所以当她一接到安武帝的胞弟,忠肃王爷亲自送来的邀请贴时,也没怎么为难人家,干脆利落地当场应答下来。

    今日是曲轻歌归家的第三日,大央国君安武帝专门设下奢华宫宴,就为款待降临大央的仙师们。

    宫宴设在午时,所以曲轻歌在结束一晚上的修炼之后,便起身准备起来。

    她穿上她最为华贵的一套法衣,这套法衣是由冰蚕丝所制的一套由冰蓝色到霜白色减变的衣裙,荷叶领的广袖长裙,上面还绣了精致的雪花暗纹,在光线的照耀下,瞧着流光溢彩,很是华丽。

    这套衣裙虽然品阶不高,只有一品中等,但却是曲轻歌所有法衣中,外表最为华丽的一套衣裙,乃是张莲儿专门为她量身定做的胚衣,她自己再在上面利用雪花暗纹之间的空隙,缝画上了基础的除尘阵和防御阵,还有容光符。

    容光符顾名思义,乃是一种能使器物容光焕发,闪闪发亮的符文,这种符多用于制作女修的衣物之上,很受爱美女修们的青睐。

    换上衣物,再带上一套精致的蓝宝石头面,曲轻歌伸手掐了个水镜术,站在水镜前窥镜自照,镜中的女孩虽面容尚且稚嫩,但也已经初具几分少女之感,眉眼精致,冰肌玉肤,配上那套冰雪系的华贵衣裙,犹如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雪中仙子一般,飘然出尘。

    看着自己的扮相,曲轻歌满意地点点头,这身装扮华丽又雅致,又带着几分庄重之色,很是符合她的身份。

    她转身踏出房门,前去父母那里,路过幼弟的小院时,她敏锐的听到里面幼弟中气十足的哭闹声和他奶娘的哄劝声,她直接走进去,顺路将幼弟拐了出来,一起带到父母院子里。

    一到姐姐怀中,曲轻弦便乖乖地窝在里面,两只小胖手紧紧拽着姐姐胸前的衣襟,圆乎乎的小脸上犹带着两道委屈的泪痕。

    曲轻歌一路稳稳抱着他走,心底对于自家那两个不着调的爹娘无语了,居然将一个一岁的孩子独自放在一个院子里居住。

    不过她心底也清楚,曲家是农户出身,农户人家养孩子本来就比较糙,曲家是武将起家,对于男娃的教养那更是糙得没边了,不像当年养她这个女孩子那么精细。

    可能是婴孩天生对灵气较为敏锐的缘故,自曲轻歌归家之后,曲轻弦一有机会便爱黏着这个姐姐,而曲轻歌也乐意宠着幼弟。

    来到父母屋中,见他们已经起了,此时正在用早食,曲轻歌跟父母打过招呼之后,便抱着曲轻弦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拿起玉袖端上来的灵食喂弟弟吃饭。

    在曲轻歌回家之后,除了第一日她吃过一次世俗界的饭食之后,今后的每一餐都是玉袖亲自拿着灵谷灵菜灵兽肉去厨房做的饭,以供曲轻歌吃,连带着曲家众人也跟着吃这些富含灵气的食物,不过短短数日,他们瞧着精气神便与从前大不一样了。

    比如曲爷爷腿脚上的那点子风湿的老毛病就好了许多,最近走路简直健步如飞,曲奶奶更是瞧着年轻了好几岁,乐得她兴冲冲地跑去库房挑了好几匹颜色鲜艳的布匹,让府中绣娘帮她多做几身好看的衣裳,弄得曲爷爷老是嘀咕她为老不尊,不过最后都被她怼回去了。

    “别光顾着你弟弟,你自己也多用些饭。”周丽娘给曲轻歌舀了一碗豆浆,又夹了根油条并两个包子,推到她面前,关心的叮嘱道。

    “知道了,娘。”曲轻歌点头应到,见怀中的弟弟也差不多吃饱了,她自己拿起筷子用起早饭来。

    叮嘱完女儿,周丽娘转头见丈夫连饭都不好好吃,就知道一心捧着女儿带回来的武功秘境痴痴看个不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在曲乔山腰间狠狠拧了一把。

    “哎呦!”疼得曲乔山惨叫出声,扭头不解地看着自家怒火中烧的妻子,一脸懵逼地问道:“娘子,你为何拧我?”

    “你还敢问为何?!孩子们还在呢,你一大早的不好好吃饭,作这副模样羞不羞人?而且喵儿好不容易回家一次,你不好好抓紧时间和她相处,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捧着这几本破书神神叨叨的,信不信我让喵儿将给你的书给收回去!”

    周丽娘柳眉一竖,美目冒火,对着曲乔山就是一堆噼里啪啦的数落,训得曲乔山一脸羞愧地连连保证今后不会再犯,又小心翼翼地哄着妻子,让她别再生气。

    这副窝囊的模样要是让外人瞧见了,还指不定怎么编排他曲乔山堂堂一个男子汉,还是个统领千军的大将军,居然惧内!

    不过曲乔山也不介意这一点便是了,在他看来,他的妻子为他生儿育女,孝敬父母,操持家务,已经很是辛苦了,他日常宠着她,让着她是应该的。

    一大早就看了好一出戏,曲轻歌见怪不怪地吃完自己的饭,又抱着弟弟玩了一会,待弟弟犯困又睡着之后,便将他留在父母院子里,自己去爷爷奶奶院子里陪伴他们去了。

    待到临近宫宴开启之时,曲家众人全都梳妆打扮好,整装待发,曲轻歌抱着弟弟,带着玉袖坐上她的车架,而曲家其他人依旧还是坐着曲家的马车,一行人出发前往皇宫而去。

    在宫宴之中,曲轻歌被作为上宾奉上主位,连安武帝和他的皇后都退居一线,坐在曲轻歌下首位置,玉袖一脸恭敬地站在她身后随身伺候,其他人则被安排坐在帝后下首的位置,这种时候,曲轻歌就不适合再带着她弟弟了,只能将他交给母亲照顾。

    在宫宴上,曲轻歌全程保持冷漠之色,并不多话,对于安武帝的一些话语也有给予一定回应,但更多的就没有了。

    这个形象反而为她又增添了些许神秘威严之色,使得在场之人心中对她更为畏惧。

    “仙师大人,小皇敬您一杯,还望赏脸。”安武帝端起一杯酒,对着上首的曲轻歌敬酒。

    曲轻歌拿起身前被倒得半满的酒杯,回敬安武帝,淡然道:“国君客气了。”

    接着她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不曾想酒水一入口,她便察觉不对,眉心一蹙,面显不悦,转头质问安武帝道:“国君这是何意?”

    “什么?”安武帝被问地一愣,莫名地反问道。

    “这酒里有毒!”曲轻歌眼神骤然变冷,如同千年寒冰一般,口中冷喝道。

    “不可能!”

    “不可能!”安武帝失声道。

    于此同时,另一个女声也跟他一样,失声尖叫道,那声音尖锐刺耳,引起了场中许多人的注意。

    他们转头一望,待看清楚那个失态的女子是谁之后,立马转回头,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尖叫的女子正是曲轻歌的亲娘,她一听到女儿的酒中被人下了毒,一时失控,惊声尖叫起来,但众人理解她爱女心切,曲轻歌身份又特殊,倒也没人敢治她个御前失仪之罪。

    “娘亲放心,这点小毒,还奈何不了我。”曲轻歌见亲人们为她着急起来,立马扬声安慰道。

    这时,四周一暗,陷入一片漆黑之中,一道黑雾突然笼罩住整个宫殿,空中传来一声阴森诡异的笑声:“嘻嘻嘻哈哈哈……来玩啊~嘻嘻嘻……我们一起来玩啊~”

    骤然黑暗下来的环境让在场之人惊叫四起,大家皆惊慌失措地到处逃跑,有的堵在桌案下瑟瑟发抖,有的试图逃出门外,却被那黑雾挡住去路。

    能够资格参加这场宫宴的人无一不身份尊贵,位高权重,此时遇到这种离奇惊悚之事,这些大人贵妇公子贵女们均被吓得失了往日体面,狼狈相尽显,丑态毕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