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63.第六十三章 得宝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曲轻歌缓缓睁开眼,低头一看, 不出意外地发现原本清清淡淡的翠绿色灵药液变成了黑红色, 这里面除了有她体内新排出的杂质之外, 还有之前受伤时流出的血液。

    身上原先遍布的伤痕已经不见了, 肌肤恢复成了原来白嫩的摸样,她起身换了一桶清水,将自己洗干净之后, 从储物袋之中翻出一套新衣服穿上。

    待将自己收拾好之后, 曲轻歌才有心思探查此处洞府。

    似乎是做好了在此地长期居住的准备, 或者被她所惊动后, 刚刚出门太过匆忙, 红琳竟未带走太多物品, 在此间洞府内留下了不少东西。

    曲轻歌到处找了一圈之后,将那一堆能用的东西集聚在大厅中的石桌之上,她把明显带有魔气的东西都给弄到一个储物袋里, 打算等出秘境之后,将它们上交给宗门。

    收拾完魔器之后, 她又将没有灵气与魔气气息的东西也都分装在另一个储物袋之中。

    因其没任何特殊气息,曲轻歌自认目前眼力不行, 这些东西可能只是一堆凡物,但其中也可能蕴含着某种机缘。

    毕竟在修真界中,只要是个宝贝, 都会被有心人或者宝物自身将其耀眼的外表掩藏起来。未免打眼, 错失良机, 她将这些拿不定主意的物品收拢起来,同样打算上交给宗门处理,由着宗门中其他有眼力的长辈去辨认。

    若是毫无用处那也就罢了,若是其中真的有什么机缘,她相信宗门会分给她一分不错的奖励的。

    不是她对宗门盲目信任,而是凌云宗作为顶级大宗门,坐拥无数庞大资源,不屑于去贪墨门下弟子那点子东西,且以曲轻歌如今的身份,宗门给她资源还来不及,怎会私吞她的机缘。

    没了那一堆魔器之后,此时桌面上也就只剩下三件物品,分别为一把扇子,一个玉盒并一艘小小的白色灵舟。

    此三件物品均灵光湛湛,一瞧便不是凡物,经过曲轻歌仔细辨认鉴定,那把扇子是件二品火属性的灵扇。

    一般来说,修真界之中,丹药、灵器、符篆、阵法、法衣等物都只分为一至十级。

    拿灵器来举例,一至十品的灵器就分别对应着修士从练气到合体十级,而渡劫与大乘期修士使用的灵器的已不属于灵器的范围,他们所使用的乃是半仙器或者真正的仙器。

    其中蕴含着仙界所特有的仙灵气,本质便与灵器之流的法宝不同,威力自然也不可与之相提并论。

    据曲轻歌所知,凌云宗之内,便足有三件仙器坐镇,其余还有五件半仙器,均是宗门开创至今,数万年间所积攒下来的底蕴。

    这把灵扇正是一把适合筑基期修士使用的灵器,而那个玉盒之内装的乃是离天小秘境的特产——离天珠。

    里面一共有七颗离天珠,五颗下品离天珠与两颗中品离天珠,理所当然的,一颗上品的都没有。

    剩下的最后一件小灵舟,乃是一件三品飞行法器,此灵舟虽没云舟那么高级,但也性能不错,且飞行法器不同于其他法器,只要有足够的灵石填充里面的能源所需,就算是曲轻歌这种练气期的小修士,也是可以御驶这艘金丹期修士可用的灵舟的。

    如此一来,曲轻歌便拥有了一件赶路与逃命的利器,且那件火属性的灵扇她也不是不可用,虽她体内无火灵根,但是就跟其他灵根属性的人也可修习五行基础法术一样,只是使用起来耗费的灵气更多,且威力也没同属性之人使用起来更大而已。

    但对于现阶段,手中还未曾有其他的属性适合自己的高阶法器的曲轻歌来说,这把扇子也可勉强够用,待她将来找到一把更加适合自己的法器,再将这把灵扇拿去卖掉换取其他资源或者赠与适合此物的友人,也是好的。

    收拾好战利品,曲轻歌便出了此洞府,一路向着南方而去,打算继续寻找积分玉牌。

    一改之前的单人独行,此次曲轻歌在收集玉牌的路上,遇到了不少同门,他们有的只与曲轻歌打个照面便各自离去,有的妄图占着人多势众,意图抢夺曲轻歌手上的积分玉牌,最后却反被曲轻歌给抢了。

    曲轻歌不打算主动去抢他人的成果,但若是他人不长眼来招惹她,那便别怪她黑吃黑了。

    如此行事之后,又是三日过去,此时已是众人进入秘境的第六日了,许多原本潜于水下的争斗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几乎是每隔两三个时辰,曲轻歌便会遇到一些弟子们为了积分玉牌而争斗的案例。

    比如此时,曲轻歌正坐在一棵粗壮的树上,繁茂的翠绿枝叶将她小小的身影掩盖得密密实实的,她身上又贴着完全收敛气息的敛息符,底下的正在对持的两方人居然没一个注意到她的。

    此时楚殇正一脸冷漠地持剑而战,同他对面的公孙凌语和她身后的五人相对持,双方气氛紧张,战局一触即发。

    楚殇同张莲儿一样,年长曲轻歌两岁,他跟曲轻歌一样,所选之路也是剑修之路,不过曲轻歌主修重剑,他主修长剑罢了。

    此时九岁的少年五官已稍稍长开了一些,他身着一身玄色滚银边衣袍,手持三尺青锋,棱角分明的俊颜,冰封般的黑眸,微抿的薄唇,带着一脸的寒冷气息,浑身气势冷冽,犹如一柄出鞘利剑一样,锐不可当。

    曲轻歌见到这个长大了一些的楚殇,偶尔还会感到有些奇怪,怎么他这个雷系变异灵根的人,最后整得比她这个冰灵体还冷。

    公孙凌语同样是在众位预备核心弟子中实力排名靠前的人,她是木系天灵根,容貌妍丽,性子温柔可人,小小年纪,身边就集聚了许多追随者,为她鞍前马后的,惹得其他女弟子不怎么喜爱跟她交往。

    曲轻歌也不喜她,倒不是同其他女弟子一样,觉得她抢了自己的风头,她曲轻歌在同届弟子中的风头无人可抢得走。

    而是她毕竟阅历比这些孩子们高一点,看人的眼力不低,一眼就能看得出公孙凌语一身的小心思,曲轻歌只是单纯的不喜与心思弯弯绕绕的人打交道罢了,心累。

    此时公孙凌语与楚殇的对持,正是她以怕她周围的某位追随者积分不够,会被淘汰,从而鼓动着其他人一起去围攻楚殇,意图抢夺他的积分,好让他们所有人都可以留下来,继续得到宗门的大力栽培,一同开心地进步成长,然后便出现了曲轻歌所见的这一幕

    “楚师兄,师妹知道你很厉害,但我们人多,斗到最后,谁输谁赢也不一定,若是你识相,还请你将手中的积分玉牌分与师妹一半,师妹保证拿了积分玉牌,立马转身走人。此时还有时间,楚师兄没了那一半积分,凭你的实力,还可再去继续寻找,或者从他人手中借一些,若是师兄执意反抗于我们,那么你身上可就一个积分都留不住了,到时……后果自负了。”公孙凌语温柔一笑,似善解人意一般对着楚殇说道。

    她的话从表面上看,方方面面都为楚殇考虑好了,可是内里的本质,说白了还是强盗行径。

    楚殇懒得与对方过多对持,一确定他们是敌非友,直接挥剑就是一击含着雷霆之势的剑气横劈过去。

    站在最前头的公孙凌语首当其冲,迎面与楚殇的剑气撞上,她匆忙躲避,身后的护花使者们也立即上前保护,她却依旧还是被楚殇的剑气划伤手臂。

    强大的雷霆之力将她半边手臂给劈得焦黑,连带着她洁白的衣裙也黑了一大块,气得她脸色发青。

    “啊~!好疼啊~”公孙凌语黛眉微蹙,娇声呼痛,那声音娇嗲得树上的曲轻歌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也难为楚殇还能继续面不改色地一脸冷漠的看着她。

    “凌语师妹,你没事吧!楚殇,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将他的积分玉牌强光。”公孙凌语身旁的一位修为最高的护花使者狠狠道,他眼神狠厉,瞧着楚殇的眼神简直恨不得生吞了他。

    楚殇神色凌冽,眸中一丝冷光闪过,举剑与对面六人战成一团,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最后的结果是楚殇惨胜。

    而公孙凌语等人不仅全被打成重伤,还反被楚殇抢走大部分积分玉牌,最后只能放几句狠话,转身跑掉了。

    曲轻歌坐在树上看了一场好戏,从始至终都没想着下去帮忙。

    她很清楚,以楚殇的傲气,不屑于在个人的战斗中,得到他人的援手。

    没了公孙凌语等人的阻挠,楚殇身上气力一泄,终于放松下来,他失了强撑身躯的力气,直接便瘫倒在地上,虚弱地喘气。

    此时身受更为惨重伤势的他,已无再战之力,随便来个普通野兽都能杀死他。

    曲轻歌从树上跳下来,敏锐地察觉楚殇的身子在察觉到此地还有人时刹时紧绷,她无视楚殇的防备,径直走到楚殇身旁,丢给他一瓶‘回春’,接着便在周围找了一处地方,盘膝坐下,闭目调息。

    楚殇手中紧捏着曲轻歌丢给他的伤药,侧头看着不远处的曲轻歌,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感激,他知道,曲轻歌此时不走,是为了给他护法,心底记下这个人情,他忍着浑身的疼痛与身上的阵阵无力感,艰难地爬起身给自己上药。

    待楚殇给自己上好药,身上的力气也恢复了一些之后,曲轻歌便直接起身离开了。

    无需多言,楚殇自会明白她助他之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