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44.第四十四章 水之剑意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就在曲轻歌无力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她身前的五个黑影突然顿住了前进的动作。

    她们如同瞬间被时间暂停了一般, 一个个保持着奇怪的姿势僵硬在那, 一动不动。

    接着她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 雄雌莫辨的神秘嗓音:

    “参考弟子曲轻歌, 你已身受重伤,可要选择放弃此次考核?若选择是,你将被直接传送出战塔, 此次考核成绩作废;若选择否, 则继续战斗, 至死方休!”

    “滚——!”曲轻歌喘着粗气, 声音嘶哑, 双目赤红, 对着那道声音怒吼一声。

    都到了此时,她心中早已杀出了火气,如何甘愿就这么放弃, 不就是五个自己吗?既然一个个地杀,怎么都杀不死, 那就全都一起杀掉吧!杀到她们不能再生为止!

    “判断弟子曲轻歌选择否,继续战斗!”对于曲轻歌的满腔怒火, 那道声音依旧不温不火、不紧不慢地宣布道。

    随着它的话音一落下,那五道黑影如同被开启了时间流速一般,突然又动了起来, 立刻举剑继续向着曲轻歌进攻而去。

    面对身前的危机, 曲轻歌就像是突然被蒙蔽了双眼, 什么都看不到一般,无视身上的疼痛,满身伤痕,单手握着手中之剑,将剑身竖立,剑尖牢牢抵在地上。

    接着她一手撑着剑,缓缓地挪动身子,借着巨剑的承托力,慢慢地爬起身,刚刚战立起来的她似乎身子还有一些不稳,扶着巨剑,脚下踉跄了几下,才堪堪保持住平衡。

    曲轻歌小小的身子侧站在巨剑之前,双手虚握着剑柄,双眸紧盯着手中之剑,神色柔和,犹如看着此生最重要的伙伴一般。

    一缕微风吹拂过她额前的碎发,似是终于感应到什么,她缓缓抬起头,清澈的眼眸倒映着那五道向着她快速袭来的黑影。

    眸光一利,曲轻歌浑身的气息突然变得极度危险,神色骤变成一片肃杀之色,唇瓣微抿,眸中一缕莫名的微光一闪而过。

    她双手缓缓举起巨剑,那比她身量还高大几分的剑身被她轻松举起,剑尖斜斜向上直指。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变得无比缓慢,那五道黑影的动作被无限放慢。

    曲轻歌甚至还能看清她们举剑的动作轨迹,看着她们是怎么迈步,一步一步地踏在地上,向着她走来。

    耳边似乎传来轰隆隆的瀑布激流声,强烈的水流似乎还在不断地冲刷着她的身躯,脑中不由得回想起,自己每日不断于瀑布底下挥剑练剑的时日,心下似有感悟。

    心念一动,手上顺着那股感觉,一剑平平挥出。

    这只是一击最为基础的平斩,看似普通的剑招,却蕴含着一股抽刀断水之势。

    随着曲轻歌的一剑挥出,一道带着一丝丝细微的水之意境的剑气,呈月牙形,一往无前地向着那五道黑影拦腰斩去!

    秒杀!

    那五道黑影瞬间被曲轻歌的这一击砍成十节,上下分离,破碎成一片片黑色的碎片,缓缓散落、消融,最终消散于天地之间,一击全灭!

    “剑意!”正巧端坐于显示着曲轻歌所在密室内的水镜之后的一人惊呼出声,引来周遭其他人的围观。

    他们一行七人,正处于战塔顶层之中,排成一列,盘腿端坐于一面高大的玉石壁之前。

    而他们七人,正是凌云宗除主峰之外,另七大峰的峰主。

    在他们面前的这面玉石壁之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水镜,每一面水镜之中,都显示着各个密室之中的场景,他们正是此次参加武考的弟子们。

    里面的每个弟子,都在与数个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黑影艰苦对战。

    而此时已经陷入了苦战之中的弟子们,丝毫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已被人密切监视着。

    他们每一个弟子在进入密室之后,初始都是同样地需要同时对付两个实力与自己相当的黑影。

    大部分弟子们到现在都还在与两个黑影对战,唯有曲轻歌、楚殇、水坤御、周子沐、张恒风、余莹萱、长孙凌语七人是已斩杀过一次以上的黑影,此时他们每人正于三个以上的黑影同时作战。

    其中只有曲轻歌一人所需对战的黑影数量最多——同时对战五个!

    所以她的表现也是其中最为亮眼的一位,才能引得凌剑峰的峰主一直关注着她。

    正因此,在五道黑影与曲轻歌一同使出雪虎之势对轰之时,他便眼前一亮,心底觉得曲轻歌习剑天赋极高,颇为欣赏。

    之后又得见她居然使出了一击带着剑意的攻击,哪怕只有那么一丝不成形的剑意,却也使得他心中大为震撼,才不禁惊呼出声的。

    “真的是剑意,水之剑意!”凌器峰的峰主听得凌剑峰主的惊呼,转眼望来,也跟着惊呼道。

    “此位弟子,观其骨龄,尚且只有五数之龄。五岁便可领悟剑意之人,真可谓天才…不…是天骄,绝世天骄!哈哈哈……我宗可能又要出一位绝世天骄了,宗门的下一代有了此人,真真乃是一件幸事啊!”

    一道威严浑厚的声音突然自七人身后响起,他们转头望去,见来者身穿一席鲜艳的赤红长袍,外貌约莫四十上下,发须如火一般赤红,身材高大,虎背熊腰,手抗一把大刀,浑身散发着熊熊的烈火之意,脸上时长挂着大气爽朗的笑容。

    居然是那三位坐镇宗门的渡劫期老祖之一的鸿崖老祖亲自驾临,七人赶忙起身恭敬拜见。

    “见过鸿崖老祖。”

    “不必多礼,本座只是前来随便看看,诸位无需理会我。”鸿崖朗笑着拜拜手,示意他们无需在意他的存在。

    可是这么一个大活人就站在你身后,那还是一尊大能,哪能不拘谨呢,一时间,这七位随便拿出一位都能在外呼风唤雨的人物,在鸿崖面前都乖得跟鹌鹑似的。

    “此届还另有几位瞧着不错的弟子,看来这届的预备弟子们最后能成为核心弟子的人数还不少,此乃宗门大幸,大幸啊!”

    鸿崖也不在意,身上突然燃起熊熊烈火,室内温度急剧升高,炽热的火气将七位峰主生生热出汗水,接着鸿涯化作一颗巨大的火球,向着前方快速飞去,瞬时来到玉壁之前,现出身形。

    他负手站在高大的玉壁之下,抬头观看上面各水镜里的情景,看着众位弟子的表现,心中颇觉欣慰,口中不住赞叹道,引得七位峰主纷纷附和。

    这些高层们的事,曲轻歌是不知的,她在使出那含着水之剑意的一击,秒杀完五道黑影之后,便眼前一黑,接着一亮,她突然被传送出那间阴暗的密室里,出现在练武场中。

    曲轻歌略带些迷茫地看着周遭之景,当她看到远处的周秦杰正双手环胸,默默地盯着她的方向,或者说是盯着她身后的方向时,她也跟着缓缓回身望去。

    只见,她此时正战立于一座高大的黑塔之前,塔门已紧紧关闭,周遭除了她一人之外,再无他人。

    她身上在原先那场苦战之中,所受的伤势全都不见了,此时身上连一丝衣角都没破,让人不禁怀疑她刚才的那一场战斗,究竟是真实发生的,还是只是她的南柯一梦。

    心底明白她这应该是通过考核了,曲轻歌在原地呆站了一会,才向着周秦杰走去。

    待走到周秦杰身前时,才恭敬地向他行了一礼,“弟子已从战塔之中脱困,接下来可还有事,还请周师伯示下。”

    “你可知,你是第几个从战塔之中出来的?”周秦杰略略低头,看向身前这个还没他腰际高的孩子,沉声问道,语气复杂。

    “弟子不知,还请周师伯赐教。”对此一问,曲轻歌不做回答,只是恭声回应道。

    “第一个!”周秦杰似乎也不在乎曲轻歌的答案,只是沉声低喝,接着他继续强调道:“还是在凌云宗历届预备弟子们,上数九届之内,自此战塔中最快脱困而出,用时最少的第一个!”

    “那弟子与上数第九届之后的全部弟子比,如何?”曲轻歌抬眸,清澈的眼眸之中,隐含锋芒地盯着周秦杰的双眼。

    “哈哈哈……全部弟子之中,你排第二。”周秦杰对于曲轻歌略带挑衅的眼神毫不在意,爽朗地哈哈一笑,语气赞赏地说道。

    “敢问周师伯,那位第一之人,是何人?”曲轻歌略略歪头,声音娇软,露出孩童的天真之态,状似好奇地问道。

    “我只可以告之于你,他名唤凌珩,至于其他的,若你日后能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终有一日会遇见他的。”哪怕明知曲轻歌是装的,但周秦杰还是难得软下声音,语重心长地对着曲轻歌说道。

    “好了,今日已无你其他事了,你可以走了。”还未待曲轻歌再说什么,周秦杰就对着曲轻歌摆摆手,示意她可自行离去了。

    哪怕此刻心中对于那位‘凌珩’好奇不已,但曲轻歌也知无论她再怎么追问,周秦杰都是不会再跟她过多透露什么了,所以她很干脆地后退一步,对着周秦杰行了一礼,拜别他之后,转身便走了。

    在曲轻歌离去之后,第二位从塔中出来的是楚殇,接着是水坤御、公孙凌语、周子沐、张恒风、余莹萱、张莲儿……

    在他们之后,又陆陆续续有其他弟子们,接二连三地从战塔之中出来。

    众弟子们一出来,便发现了自己身上的伤势都不见了,一堆弟子们集聚在塔下,叽叽喳喳的地相互讨论着什么,最后是周秦杰不耐烦地开始赶人,他们才三三两两地结伴离去。

    楚殇一出战塔,先是探查了一番自身,接着对着周秦杰行了一礼之后,便一脸冷漠地自行离去了。

    只有水坤御与周子沐从战塔之中出来之后,还站在战塔之前等了许久,可是无论他们怎么伸着脖子,在已出战塔的人群之中到处寻找,都找不到曲轻歌的身影。

    最后他们一直等到临近考核时间结束,其他在战塔之中考核时间超过三个时辰,还没能自行破塔而出的弟子们被自动全部传送出战塔,也还没能见到曲轻歌的身影。

    直到此时,他们才不大甘心地接受一件事实,曲轻歌应该早在他们前头便出来了。

    二人最终只能怀着不甘的心情各自离去,而此时的曲轻歌则早已在自己的小院子中泡药浴了,丝毫不知还有两人在战塔前等了她许久。
小说推荐